我的位置: 文化 > 读书 > 文章详情
【读书】保护你是最重要的任务!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刘和平 2015-03-25 11:29
摘要:崔中石更靠近了他,声音虽低却十分清晰:“一个方面是曾可达。我来北平的路上,一直有他们的人跟着。另一个方面不是别人,是你爸爸!”

 

崔中石家北屋客厅的一角,一个高几上摆着一台手摇唱机,这时已经被打开。

 

唱片已经摆好,崔中石摇了最后几把摇柄,发条上足了。他将唱针对准了正在转动的唱盘。

 

立刻,周璇原唱的歌声传了出来: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

 

崔中石动情地望向了方孟敖。

方孟敖的目光渐渐收了,神思却显然已经随着歌声飘向了看不见的空间,已经飞逝的过去。

 

团圆美满,今朝最……

 

“侬烦不烦啊?老是这首曲子,耳朵都起茧了。”叶碧玉捧着一个茶盘,托着沏好龙井的茶壶和两个杯子,进门就唠叨。

 

周璇仍在唱着:

 

清浅池塘,鸳鸯戏水。

红裳翠盖,并蒂莲开……

 

“谢谢嫂夫人。”方孟敖站起接茶。

 

“方大队长快坐下。”叶碧玉对他却是过分地热情,“你不知道啦,要么就十天半月不回家,回家就听这个曲子。方大公子不是外人,也不是你嫂子疑心重。三年前去了趟南京,就喜欢上了这首歌,也不知道是哪个美人唱给他听的。人在家里,心却在别人身上。”

 

崔中石好生尴尬,望向了方孟敖。

 

方孟敖却一阵感动涌了上来。

 

三年前在杭州笕桥航校初见崔中石的那一幕如在眼前:

 

方孟敖手里拿着母亲和妹妹的照片,在低声吟唱《月圆花好》。

 

崔中石眼中闪出了泪花,跟着他吟唱了起来。

 

一曲吟罢,崔中石紧紧地握住了方孟敖的手,那声音动人心旌:“孟敖同志,我代表党,代表组织,送你一个祝愿:花长好,月长圆,人长寿!”

 

……

 

“方大公子!方大队长!”叶碧玉的呼唤声引来了方孟敖的目光,“你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吧?是不是中暑了?我给你拿藿香正气水来?”

 

方孟敖一笑,笑得叶碧玉怔在那里,这个青年笑起来真好看!

 

崔中石这时也陪着笑了,对老婆说道:“多亏是自家朋友,你这些胡乱猜疑,传出去我还要不要干事了?”

 

方孟敖真诚地望着叶碧玉:“嫂夫人,我今天还真来对了,我替崔副主任辩个冤。三年前他到杭州来看我,我喜欢这首歌,他也喜欢了。这张唱片还是我送他的。你说的那个美人,就是我。”

 

叶碧玉愣在那里:“侬个死鬼,从来没听他说过。方大公子千万不要介意。”

 

方孟敖又笑了:“我又不是美人,哪会介意?”

 

叶碧玉跟着尴尬地笑了:“请饮茶,你们谈。好朋友了,多谈谈。”再也不敢唠叨,匆忙走了出去。

 

周璇还在唱着。

 

崔中石面容严肃道:“孟敖同志,刚才那些话你不该说。”

 

方孟敖面露不解,望着崔中石。

 

崔中石低声地:“这是组织秘密,对谁也不能说。”

 

方孟敖立刻笑着手一挥:“这算什么秘密!你代表家里来看我,谁不知道?我们喜欢听同一首曲子,谁还敢拿这个来加我的罪名!”

 

崔中石更严肃了:“这正是我今天要跟你说的。国民党中统、军统,还有铁血救国会新发展的中正学社,他们吃的都是这一行的职业饭。任何一个细节,都可能被他们当成线索,都可能由此引起严重后果!我们以前交往的事,你不能再说一个字。以你现在的身份地位,可以拒绝任何人的提问,尤其要警惕别人通过闲聊套你的话。千万要记住。”

 

方孟敖认真地点了下头,接着低声问道:“接下来我该怎么办?今天可是南京方面直接交了任务,叫我查民食调配委员会,还要查北平分行。民食调配委员会我好查,可查北平分行,就是查你。”

 

“不对。”崔中石望着他,“查北平分行不是查我,你该查就查。当然,你查不出什么来。等到该让你查出来的时候,会告诉你。记住,你查我,在感情上一定要为难,带着为难还得查我。现在已经有两个方面在注意你和我的关系了。”

 

方孟敖见他停顿,也不问,只是等着听。

 

周璇还在唱着。

 

崔中石更靠近了他,声音虽低却十分清晰:“一个方面是曾可达。我来北平的路上,一直有他们的人跟着。另一个方面不是别人,是你爸爸!”

 

方孟敖一怔。

 

崔中石:“具体原因我不能跟你说。你爸爸已经怀疑我的身份了,由此也怀疑上你的身份了。这一关很难过。你务必注意,方孟敖从来就不是中共党员!平时你是怎么做人做事,接下来还是怎么做人做事。只要你忘记自己是中共党员,任何人就都没有办法伤害你。组织已经有指示,该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无须请示。保护你是最重要的任务!”

 

周璇已经唱到不知是第几遍的最后一句了:

 

柔情蜜意满人间。

 

方孟敖眼中的崔中石从那个大哥的形象慢慢虚幻了。

 

一个清秀端庄慈祥微笑的妇女慢慢浮现在眼前——就是照片上他的母亲!

 

方孟敖轻轻地说道:“我记住了,您放心好了……”

 

只有崔中石才能感觉到,方孟敖说这句话的时候突然间像十年前那个大孩子的状态——这是儿时常对母亲的承诺。

 

崔中石:“几点了?”说着到桌上去拿那块怀表。

 

方孟敖已经看了手上那块欧米茄手表:“八点二十了。”

 

崔中石:“我得走了。徐铁英约了行长和我九点在你家见面。你也回军营吧。”

 

“徐铁英约见你们?”方孟敖眉一扬,“他想干什么?!”

 

崔中石:“都不关你的事!记住了,去干你该干的事。牵涉到我,你都不要过问。”

 

方孟敖沉默了少顷:“你自己要保重。真有什么事就告诉我,我能对付他们!

崔中石轻轻跺了一下脚:“要我怎样讲你才明白?组织交给我的第一任务就是保护好你!回去吧。”

 

方孟敖又深深地望了一眼崔中石,毅然转身走出北屋门。

 

“嫂夫人,我走了!”

 

崔中石望着院中方孟敖的背影,一阵忧虑尽在眉目间。

 

西屋窗内也有四只小眼睛在偷偷地望着院子里的那个方叔叔,满是好感。

 

叶碧玉碎步奔了出来:“这就走了呀?侬要常来呀!”这两句话说得已充满了亲友之情,全无了巴结之意。

 

方邸洋楼一层客厅里,所有的人都回避了。

 

站在厅门内的只有一个谢培东。

 

崔中石站在厅门外,两人目光短暂一碰。

 

崔中石微微鞠躬:“谢襄理好!我来了。”

 

谢培东:“上楼吧,行长和徐局长已经在等你了。”

 

“是。”崔中石进门,向左边的楼梯走去。

 

方邸洋楼二楼行长办公室。

 

不知何时,从不摆设桌椅的高大南窗前摆下了一只细藤编的圆茶桌。

 

靠窗,茶桌的左右,方步亭坐在右边的藤椅上,徐铁英坐在左边的藤椅上。

 

靠里边,那只空着的藤椅显然是为崔中石留的。

 

“行长!”崔中石在门边微微鞠躬,仍站在原地。

 

“没看见徐局长吗?”方步亭一脸祥和,语气中所带有的责怪也是对自己人的那种亲切。

 

“徐主任好!”崔中石满脸含笑,紧接着自我责备,“看我,叫习惯了。现在应该称徐局长了。”

 

方步亭稳坐着,徐铁英却客气地站起来:“小崔呀小崔,都多少年的朋友了,你就不能叫我一声老兄?”

 

方步亭:“徐局长请坐吧。论辈分,在你我面前他还是小辈,规矩还是不能乱的。你也坐下吧。”

 

徐铁英仍然站着,直到崔中石走到椅子前,还殷勤地伸了一下手,让崔中石先坐。

 

崔中石当然不能先坐,望向方步亭。

 

“这是看得起你。恭敬不如从命嘛。”方步亭太知道徐铁英的做派了。

 

“失礼了。”崔中石只得先坐下。

 

“这就对了嘛。”徐铁英这才笑着坐下,又拿起壶给崔中石面前那只空杯倒茶。

 

崔中石又要站起接茶。

 

“坐着,别动。”徐铁英真是极尽笼络之能事。

 

崔中石只好坐着双手虚围着茶杯,待徐铁英倒完了茶双手捧起,浅浅地喝了一口,又双手轻轻放下:“徐局长太抬举我了。”

 

“错。”徐铁英还是那脸笑,“抬举你的可是方行长。方行长抬举了你,你又代表方行长尽力关照我们这些朋友。小崔,以茶代酒,饮水思源,我们俩敬行长一杯。”

 

两人都端起了茶杯。

 

方步亭也端起了茶杯:“小崔呀,徐局长这话可不能当真啊。孟敖这次能够逢凶化吉,可全靠的徐局长。你不要动,这一杯让我先敬徐局长。”说着一口喝了。

 

徐铁英没有立即喝茶,十分真诚地说:“步亭兄,你这句话一是不敢当,二是总感觉有些见外。且不说孟敖是步亭兄的公子,他也是国军的栋梁啊。你收回这句客气话,我就喝。”

 

方步亭:“我收回。”

 

徐铁英立刻一口喝了杯中茶,不待崔中石去拿茶壶,抢先拿起了茶壶,先给方步亭续了,又给自己续了,双手端了起来,望着方步亭:“不是我羡慕,步亭兄,几十年了,跟我的人也不少,没有一个人比得上小崔对你忠诚啊!我们俩敬小崔一杯。”

 

崔中石下意识地微微低下了头。

 

方步亭望他时便察不着他的眼神了。

 

方步亭还是端起了茶杯:“铁英兄,你可别把我的属下都宠坏了。不过说到忠诚,有时候自己一手带出的下级比儿子还靠得住啊!小崔,端杯子吧。”

 

崔中石心里飞快地将方步亭这几句话琢磨了一遍,神情却还是以往那个小崔,虽然端起了杯子,却说道:“行长,徐局长是客气,您可不应该这样批评我。我干的那点事,当不起行长这个评价。”

 

“我这是批评吗?”方步亭望着徐铁英,“看到了吧,做上级的有时候说什么话都不对。下级不相信你呀!”

 

“还不快喝了。”徐铁英装出责怪的样子,“真要让行长觉得你不相信他?”

 

崔中石举起杯子慢慢喝了。

 

徐铁英笑了,等着方步亭,同时将茶喝了。

 

三只杯子搁下时,突然出现了一阵沉默。

 

客套周旋一过,言归正传前,经常会出现这样的短暂沉默。

 

青年航空服务队军营营房。

 

方孟敖大队一向纪律严明,平时,冬天都是晚上九点,夏天都是晚上十点吹就寝号。可今天大队长有命令,每天晚睡两个小时,学算盘。

 

因此营房里灯火通明,有些是一对一,有些是一对二,在各自的床边或蹲或坐,会打的教不会打的。

 

算盘声一片。

 

突然,靠营房门边的算盘声停了。

 

接着,所有的算盘声都停了。

 

队员们的目光都望向了营房门口,都有些诧异,有些队员站起来,然后大家都站了起来。

 

方孟韦取下了帽子,带着尴尬笑着,望向离自己最近的陈长武:“打搅你们了。大队长在吗?”

 

陈长武没有回言,只是向顶端的单间点了下头。

 

方孟韦:“你们接着打。”迎着那些目光一边点着头,一边向方孟敖的单间走去。

 

背后又响起了刺耳的算盘声。

 

营房方孟敖房间。

 

“爹叫你来的,还是徐局长叫你来的?”方孟敖一边拿着暖瓶给方孟韦冲咖啡,一边问着,“这咖啡不错。哪里弄的?”

 

接连两问,方孟韦坐在办公桌边,当然是回答后面一问:“央行的人从美国带回来的。”

 

方孟敖将咖啡递给方孟韦:“你还没有回答我。”

 

方孟韦:“我自己来的。心烦,来看看哥。”

 

方孟敖望着弟弟的眼睛:“‘七五’的事情还没有给学生一个交代,学生随时会上街抗议。你这个警察局副局长还有闲空来看我?”

 

“哥,在你眼里我能不能不是警察局副局长?”方孟韦也望着大哥的眼睛。

 

方孟敖突然感觉到弟弟还是那个弟弟,聪明、敏捷,但干任何事情都是先想别人,后想自己。这一点像自己,更准确地说是像妈妈。

 

方孟敖很难得叹气,这时竟叹了一口气:“你是不是想说,在你们眼里我能不能不是稽查大队的大队长?”

 

“是。”方孟韦立刻肯定地答道。

 

方孟敖:“那我就可以不查北平银行的账?”

 

方孟韦沉默了片刻,又抬起了头:“大哥,你真的一点儿也没有感到北平这本烂账你查不了,谁也查不了吗?”

 

方孟敖:“说下去。”

 

方孟韦:“铁血救国会那些人里面就有很多是学经济、学金融的,国防部预备干部局为什么不组织他们来查?倒叫你们这些空军来查?”

 

方孟敖:“说下去。”

 

方孟韦:“那就说明,他们是叫你来查爹。可爹早就看到了这个时局,一开始他就没管民食调配委员会的账,全是让崔叔在管。”

 

方孟敖诧异了一下:“你管崔副主任叫崔叔?”

 

方孟韦:“我一直叫他崔叔。”

 

方孟敖:“嗯。接着说吧。”

 

方孟韦:“那你就只有去查崔叔了。大哥,你觉得崔叔是什么样的人?”

 

方孟敖两眼眯成了一条线:“什么意思?”

 

方孟韦:“你能查崔叔吗?”

 

方孟敖不接言了,也不再催问弟弟,从桌上拿起一支雪茄点着了,喷出好大一股烟雾。

 

方孟韦不吸烟,立刻咳嗽起来。

 

方孟敖连忙在烟缸里把雪茄按灭了。

 

未完待续……

 

(注:《北平无战事》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本栏目版权归上海观察所有。不得复制、转载。栏目编辑:许莺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名家简介
著名剧作家,小说家,历史学者。祖籍湖南邵东,生于湖南衡阳,长期从事历史学研究,舞台剧、电视剧和小说创作,曾任南开大学中国思想政治史研究中心兼职教授、北京大学产业与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副理事长。现任中国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会长兼专家学术委员会主任。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