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海上记忆
那时的陪嫁被子至少四条,这是比较穷的人家陪嫁数,多的被子往往有八条、十条、十二条等等,越多越体现其富有。陪嫁的被子一定要成双数。被子成件后,搬动时要由两人合作,绝对不可一人独搬。要知婚嫁的被子中有绸缎面的,很是光滑,倘若抓不住,一旦滑落地面,场面非常难堪,会遭来主家的埋怨,甚至被人直接逐出送嫁妆的队列。有的即使不被逐,到了男方家里也备受冷落,招待送嫁妆人喝酒时,不会被邀请坐上宴席。
作者:柴焘熊 2019-03-23 09:23
(1)
(0)
3月15日夜晚9点,绿波廊酒楼里,最后一批客人还在依依不舍地拍照。送走他们,这家老牌酒楼将进入5个月左右的升级改造期。暂别,是为了更好归来,也让习惯生活中有绿波廊相伴的上海人,多了一份牵肠挂肚的理由。 1973年初,上海在豫园设宴款待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时,为其奉上了特制的14道点心。正是这张菜单,将经典精致的茶食文化复兴演绎,催生了至今蜚声中外的绿波廊酒楼。而在常州,一个小男孩的命运,也像被一根线牵住,与这幢建筑有了血肉交融的联系。
作者:沈轶伦 2019-03-22 16:34
(3)
(0)
当时我们年轻力壮,游心大、胃口又好。在拉练过程中,我们玩遍了住宿地附近的杜行、肖塘、拓林、闵行老街等小镇,吃遍了梅花糕、罗卜丝饼、汤团、粽子等小吃。但吃得最多的还是油条,当时郊县的油条是3分钱一根,比市区还便宜一分,又好吃、又充饥。在古镇的游玩吃喝中,“拉练情侣”们的情感也在不断“成熟”。
作者:任炽越 2019-03-22 09:21
(4)
(0)
中山医院教授朱无难2019年3月15日去世。朱无难 教授(1920-2019年)中国共产党党员、著名消化病学专家、著名医学教育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中华医学会消化病学会原常委、中华医学会上海消化病学会原副主任委员、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终身荣誉教授、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内科教研室原主任、消化科首任主任。
作者:中山医院 2019-03-22 09:21
(1)
(0)
坐在漕溪一村的家里,叶永烈能听到苏州话、无锡话、宁波话、苏北话,声声此消彼长,不断传进陋室。到了星期天,夫妻俩和邻居们一起,围着供水站,两脚踩在脚盆里洗被单。听着大家一边洗衣服一边家长里短地聊天。这是小夫妻从未过过的生活,接地气且温馨。
作者:沈轶伦 2019-03-20 16:46
(6)
(0)
很多人知道三角地菜场。其历史可以追溯到1890年,当时的工部局在现今的塘沽路、汉阳路、峨眉路这三条马路相交处,搭建了一个颇具规模的木结构室内菜场,这就是后来著名的三角地菜场。1916年,工部局又将菜场重建为二层钢筋混凝土结构,底层为蔬菜市场。但很少有人知道,三角地菜场楼上,还有过一个小学
作者:龙钢 2019-03-10 10:01
(17)
(0)
我们将用完的空壳啮合顶端,放在水门汀上磨砺,磨出两个小洞后,就可以吹出音乐声。缺乏音乐细胞的我,只能吹出单音节,不像哥他们几个调皮鬼,能吹出清亮的口哨声。女孩子还用空壳做“造房子”游戏的踢砖,蛤蜊壳表面很光滑,单脚踢时,只需轻轻地碰一下,就能踢进画在地上的空格(房子)里
作者:张林凤 2019-03-09 19:05
(6)
(0)
中国证券博物馆设立于有着170多年历史的浦江饭店——创办于1990年的上海证券交易所,正是从这里起步,这里见证了新中国证券市场的诞生、发育和成长。上海作为我国最大的经济中心城市,同样见证并参与了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的不平凡历程。
作者:沈轶伦 2019-03-09 11:04
(1)
(0)
当11路电车走完了环城园路,又兜回到了小东门时,我又回到了小东门的家。只是家已没了,老宅早已折除,老宅的土地上矗起了南外滩的标志性建筑,现代化的上海复星艺术中心大厦,只有老宅原窗前的梧桐树,依稀尚可辫认,仍然枝繁叶茂。
作者:任炽越 2019-03-09 10:00
(3)
(0)
1940年,耿丽淑回美探亲途经香港时,她与宋庆龄第一次见面。虽是初见,却如故交。宋庆龄说:“我们已是老朋友了,通过你转送的信件,我已认识了你的坚定勇敢。”耿丽淑说:“你的工作品质和目标,帮助我建立了新的人生理念。和你一起工作,我像投入光明的怀抱。”
作者:沈轶伦 2019-03-06 07:10
(1)
(0)
最近某节目里嘉宾说:“父母是我们和死神之间的一堵墙,父母在,你看不见死神,父母一没,你直面死亡。” 里面解释道,父母的存在就好像一堵墙一样挡住了孩子和死神之间的道路。正因为有了这堵墙,年轻人才不会操心结婚生子、老了以后有没有人陪伴这些杂事,因为察觉不到生命的宝贵。但是一旦父母离开了,我们将会直面死神,一眼望到尽头,才知人生的短暂。 爷爷走的时候是一个周五的傍晚。下班时分,天色依旧阴沉,但下了大半个月的雨正渐渐停止,天气预报里说,过了周五,马上要迎来两天的太阳。
作者:朱倩雯 2019-03-06 06:56
(1)
(0)
有河就有船,船民带来货运,货运汇成集市。当1998年前后,张怡微放学来到小闸镇“探险”时,依旧能看见货运船只往来,人们在码头装货卸货。眼前的漕运场景,其源头可以追溯至明清。这个底层劳动者混杂的码头,诉说着上海之所以成为大城市的历史机遇:商贸往来,依水而兴。
作者:沈轶伦 2019-03-02 09:57
(1)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