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读书
就在两大高手同时分神之际,场上响起压抑的几声闷哼,接着“扑通”一声,三个孩子收剑后跃,光影消失。众人再看,百里奇已半跪于地,用手臂支撑着身子,满面的愤怒不甘。
作者:海宴 2016-01-20 14:14
(29)
(1)
莅阳长公主目光微凝,似是已暗下决心,心中的茶杯也不知不觉放到了桌上,抬起头来直视着梅长苏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苏先生,请您救救霓凰。”
作者:海宴 2016-01-15 15:07
(12)
(1)
我妈妈买电器会到国美、苏宁,尽管我自己也卖电器,但是我不希望像我妈妈一样的人在京东上买东西。
作者:修娜 2016-01-12 16:15
(11)
(1)
霓凰郡主瞧瞧梅长苏,见他也一副无奈的表情,便只好站起身来,道:“苏先生说百里勇士过刚易折,练武的路子错了,若被人寻出破绽,几个稚子便可击而倒之。”听到这种评论,百里奇面上肌肉一跳,微带了些怒色。梅长苏忙笑道:“是我妄言了。两位放心,百里勇士能练到这样也不容易,我是不会随便毁人前程的。”
作者:海宴 2016-01-12 15:31
(10)
(1)
突然有家院疾步地奔进来,喘着气道:“宫里来了个宣旨的公公,侯爷叫你们快去前厅……”这几个都是见惯了圣旨的,并不张皇,纷纷起身,与梅长苏作别。“不……不是……”那家院忙道,“主要是苏先生……苏先生去接旨……”“我?”梅长苏一怔。“圣上口谕,召苏哲明日早朝后进宫面圣,钦此。”
作者:海宴 2016-01-11 20:19
(5)
(1)
为聘请一个非常优秀的硬件工程师,雷军和几个创始人轮流给他打电话。某次电话整整打了12个小时。最后,工程师被小米的诚意所打动,开玩笑说道:“好吧,我已经体力不支了,还是答应你们算了!”
作者:张宏涛 2016-01-11 20:18
(8)
(1)
首先,我们每个季度,我们全体员工,不是高管,所有员工包括我在内,都会有360度的考核,而这个考核本身就是上级、平级、下级和下下级,等于四个级别体系,各种意见我们都有反馈出来。而最主要的,我们的考核后面,还会有员工的人工点评,都是无记名的。
作者:修娜 2016-01-11 20:18
(2)
(1)
赵雍叹息:“各国的战争将会越来越激烈,过去的战争是征服之战,现在的战争是存亡之战。过去有一千乘战车就算是难得的大国了,可如今战车的功能越来越弱。谁先控制更多的骑兵,将来的战争谁就有更大的胜算。”
作者:蒋胜男 2016-01-08 21:01
(9)
(2)
尚靳内心叫苦。他本就是韩国权贵,只因相貌俊美,不得已被韩王派了这样的任务出来,内心其实颇为不愿。他在国内招蜂引蝶,玩风弄月,那是雅致逸兴,可是当真去用这样的手段迎合别人,又大伤他的骄傲和尊严,无奈国势危急,只得勉强而来。
作者:蒋胜男 2016-01-08 21:00
(8)
(1)
这一去,便是三年。这三年里,义渠王来来去去,芈月又在次年生了另一个儿子,取名为悝。这三年里,义渠王和魏冉、白起等带着军队,在草原上与其他部族的人厮杀,渐渐统一了草原。诸侯观望,这下一次争霸,将会是秦赵两国之间的骑兵之战了。赵侯雍为了亲自训练骑兵,让位于太子何,时人称其为赵主父。
作者:蒋胜男 2016-01-07 20:00
(14)
(1)
当晚萧景睿带了个御医进来给梅长苏诊脉,可那大夫一听说病人正在服用寒医荀珍所制的丸药,顿时不敢多言,只说了一句“要多休息,不要情绪激动”,便立即告辞。梅长苏借口想早点就寝,打发萧景睿跟大夫一起走了,但又没有真的上床,而是披了一件夹衣,推开窗户,静静坐于窗台之下,凝望着斜挂于半空中的弯月,仿佛陷入了沉思。
作者:海宴 2016-01-07 20:00
(8)
(1)
梅长苏快速道,“当麒麟有什么不好?受人倚重,建功立业,说不定将来还能列位太庙,万世流芳呢。”靖王眸色幽深,语音中寒意森森:“那么先生是要选太子呢,还是要选誉王?”梅长苏微仰着头,视线穿过已呈萧疏之态的树枝,凝望着湛蓝的天空,许久许久,才慢慢地收了回来,投注在靖王的身上,“我想选你,靖王殿下。”
作者:海宴 2016-01-06 14:49
(9)
(1)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