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朝花时文
德国亲友常常感到中国女子不可思议。也许他们诧异德国文化究竟是通过什么渠道冲向了遥远神秘的中国?
作者:周励  2020-01-21 15:42
(3)
(0)
如果把年比喻为一幕大戏,冬至是人们刚刚迈起步伐准备赶去看大戏;腊八节则只是徐徐地拉开序幕;接下来小年粉墨登场,年味开始越来越浓……
作者:张新文 2020-01-17 07:22
(11)
(0)
老蒋把晚年的时间更多地用来思考和写作,用他一生坎坷的革命经历和忧国忧民的深邃思索,凝结成5本针砭时弊的杂文集:《当代杂文选粹——虞丹之卷》《做官与做人》《刀与笔》《聚沙集》《虞丹集》。在这些集子里,他深刻反思了“文革”的教训,辛辣批判了党内种种腐败现象和官僚主义恶习,热情讴歌了共产党人的公仆精神和老一辈知识分子坚持真理、不畏权势的傲然风骨。
作者:刘云耕 2020-01-16 09:28
(72)
(3)
既然位列十二生肖第一名,可为什么到了大街上,却会人人喊打?
作者:汪金友 2020-01-15 15:09
(8)
(0)
半个多世纪来,芭蕾舞剧《白毛女》已经不知上演了多少场次,搬上银幕后更有上亿观众观看了此剧。但是多数中国观众并不知道,最先把《白毛女》搬上芭蕾舞舞台的不是中国艺术家,而是日本友人清水正夫和他的夫人松山树子。第一个穿上芭蕾舞鞋的“白毛女”是松山树子。
作者:沈鸿鑫 2020-01-09 07:46
(35)
(1)
说起李白在桃花潭留下的这首千古绝唱,历史上还有这样一个故事。
作者:曹伟明 2020-01-08 07:59
(14)
(5)
春日的下午,马勒别墅里正在举行的一对年轻人的婚礼,使她重新焕发出童话般的青春活力。
作者:朱全弟 2020-01-07 14:57
(22)
(1)
于是,新的“布鲁”开始跟随着他,一切还是从前的日色,一生的时间,只够等一个人。
作者:戴瑶琴 2020-01-03 11:57
(15)
(1)
2020,注定是神奇的一年,更有希望的一年。
作者:汪金友 2019-12-31 10:40
(22)
(7)
从字母块到方格网,《玛蒂尔达》的舞台设计和故事内涵以一种引人回味的方式纠缠在一起,充分诠释了何为“形式即是内容”。
作者:赵琦 2019-12-30 16:22
(4)
(0)
顿时,我看到翡翠闪过的绿色光芒。我想,这是艺术之光,是人性之光,也是希望之光。
作者:简平 2019-12-26 14:38
(75)
(6)
以“教育救国”为信念的陶行知先生曾说:“我们没有教室,没有礼堂,但是我们的学校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我们要以宇宙为学校,奉万物为宗师,蓝色的天空是我们的屋顶,灿烂的大地是我们的屋基……”他曾是《申报》三驾马车之一,又是走入乡村普及教育的实践者,胸怀理想,秉烛前行。
作者:陆其国 2019-12-26 07:46
(14)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