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朝花时文
至影片剧终,礼堂的灯唰地亮了,师参谋长见座位边的走道上挤满了溜进来的战士,命令各大队长在门口领回自己大队的战士,严肃处理。这时,我才后悔不该溜进来。
作者:李动 2020-07-11 08:08
(8)
(0)
1920年2月19日,上海十六铺码头一艘天津至上海的客轮上走下一位头戴绅士帽、行色匆匆的中年男子,在向北京发出一封平安电报后迅即住进公共租界汉口路50号惠中旅舍。他就是新文化运动领袖陈独秀。一路上寒冷与惊险相伴,但他心怀着一个伟大的目标和神圣的约定,准备在上海大展宏图。
作者:徐光寿 刘严宁 2020-07-09 07:46
(5)
(0)
娇小的她被誉为留学生文学的鼻祖,喜欢说笑称祖师奶奶,还笑声爽脆地问:要不要叫於阿姨?
作者:张凤 2020-07-08 19:07
(1)
(0)
一种安慰
作者:程果儿 2020-07-05 10:06
(18)
(1)
从此,我知道了世上有个辛亥诗人、“革命和尚”苏曼殊,还知道他有小说《鸿雁飘零记》。后见唐代诗人张籍在其《节妇吟》诗中有“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方知“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乃由此巧妙脱胎而来。
作者:张建中 2020-07-04 14:27
(13)
(0)
关良的绘画其以独特的方式遥接了文人画“忘形得意”的理想。
作者:彭莱 2020-07-04 13:03
(6)
(0)
​在1980年之前,人们知道的沈醉,是臭名昭著的军统局总务处少将处长,是长篇小说《红岩》中特务头子“严醉”的人物原型。事实上,1960年获得特赦的沈醉,1980年经国家有关部门甄别,已被认定为起义将领,其家属享受相关待遇。我在1981年6月偶然了解到这一信息后,即在新闻专访中向外界披露了沈醉的这一最新身份。
作者:洪伟成 2020-06-30 07:52
(4)
(0)
正像那素雅淡泊、清香飘逸的傲骨幽兰
作者:成志伟 2020-06-29 14:51
(12)
(2)
还有一个隐秘的叙事
作者:曾于里 2020-06-27 07:51
(9)
(0)
上海市静安区从成都北路到石门一路之间短短的一段延安中路上,集中了多处共产党早期活动的场所,有中共二大会址、人民出版社、平民女校以及八路军驻沪办事处旧址。人们对于西安、武汉的八路军办事处比较熟悉,对于八路军驻沪办事处了解并不太多。因为它在1937年9月设立,当年11月日军占领上海后便转入地下,1939年11月撤销。时间不长,却在鼓舞人民、宣传抗日上起了重要作用。
作者:笑 之 2020-06-26 07:46
(9)
(0)
25日凌晨,惊闻著名配音表演艺术家刘广宁因病离世,特将她的儿子潘争所著《棚内棚外——上海电影译制厂的辉煌与悲怆》一书(本报曾连载)中有关她的片断摘录出来,以怀念她的“中国好声音”。
作者:潘争 2020-06-25 11:02
(27)
(0)
她是真正的名门闺秀——父母是文坛耀眼的作家陈西滢、凌叔华。1945年7月,抗日战争的危急关头,这个14岁的少女,写下“以个人数十年必死之生命,奠国家民族亿万载不朽之根基”的誓言,又用指血写下“我祖国万岁”的血书,坚决要求从军。这个夏天,走入她的家门,听她讲父母这一代的故事,仿佛走进了历史
作者:许云倩 2020-06-25 08:16
(5)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