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新行业新岗位①|90后无人机“飞手”一年飞遍30个城市,巧解万千难题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海燕 2018-05-29 07:08
摘要:从今天起,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将推出新行业新岗位系列。

编者按:

 

潮汐之间,一群调度工人,正在用最原始的方式摆渡共享单车;蓝天之下,一波斜杠青年,正在用最炫酷的方式调控着空中的无人机;电脑机房里,几个最强“大脑”正在为新零售服务编码“算法”……

 

随着科技的发展,互联网的迭代,一些职业将逐渐遭到淘汰,与此同时,一些新职业新岗位也不断孕育。

 

凯文·凯利在《必然》里说,人们会在新的生产力水平上发现新的工作。他们可能是由游戏高手晋级成功的电竞游戏指导,也可能是拆掉了墙的无人便利店的“窝主”,抑或是共享单车的摆渡人。

 

世界经济论坛曾发表报告,预测第四次工业革命将在今后5年改变商业模式和劳动力市场,710万个工作岗位将消失,同时一些行业孕育创造出一批新岗位。透过这些新职业,我们看到了技术的升级,看到了商业模式的更新,也看到了人们在新技术前的自我调整与抉择。从今天起,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将推出新行业新岗位系列。

 

 

90后无人机“飞手”一年飞遍30个城市,巧解万千难题

 

文/王海燕

 

1990年生的杨启从没想到,当初爹妈给自己取的名字竟然暗示了他日后的职业。

 

没错,他是一位飞行器驾驶员,是遥控操纵“无人机”的驾驶员,这个新兴职业被叫做“飞手”。

 

它可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只是简单地用手遥控,杨启可是经过无人机航空学院的正式培训,拿到了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驾驶员的合格证。有了这张证,这位90后成了“空中飞人”,影视航拍、农田喷药、工业作业、灾害救援、公共安全,哪里的项目需要他,他就飞到哪里,用“无人机”来解决各种难题杂症。

 

随着无人机在越来越多领域的应用,这位90后“飞手”真的扬帆起航了,他的足迹遍布全国。近一年间,他已经“飞”遍全国近30个城市。

 

放弃销售岗位转身投入“无人机”

 

毕业于广州某技师学院数控专业的杨启一开始做的是销售,工作也挺出色,可他总觉得缺了什么,与自己的兴趣和梦想还有点距离。

 

2016年春节,杨启回老家。有位同乡朋友在玩一个遥控飞机,飞机体积不小,但飞起来速度很快,飞的姿势也特别酷炫。自此,无人机在空中翱翔的样子就扎根在他心里。

 

杨启

假期结束后,他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上。

 

当年9月,老乡打来电话邀杨启到深圳他所在的无人机公司看看。第二天,杨启就请了假,来到深圳市科比特航空科技有限公司,饶有兴致地参观了无人机整个研发和生产过程。

 

“我发现这里基本都是90后,充满了朝气。”杨启也感到挺疑惑,无人机是被国家定为高科技发展的产物,怎么工作的人却是如自己一般年纪的人呢?他的同乡朋友,之前学的是机械类专业,怎么就可以转行飞起无人机呢?

 

这一趟参观解了他的“疑惑”。原来,无人机行业属于新兴行业,发展迅速,应用广泛,对实操的应用性要求也高,而国家教育体制还没有制定出与之配套的专业,目前还没有一个大学能直接输出人才。于是,无人机企业就自己开设了无人机航空学院,让更多的人能持证飞行。杨启的朋友就是在科比特公司办的无人机航空学院学习并拿到证书的。

 

回去之后,杨启很快做了个选择,他果断的递交了辞职报告,转身就报名无人机航空学院,踏上他的无人机旅途。“之前工作的行业市场已近饱和,发展前景并不好,我也不太喜欢销售这个岗位。而对无人机,我挺看好它的未来。”杨启说。

 

身经百战的飞手之旅

 

杨启很快进入了全天候培训。

 

“培训时间不长,20来天。跟考驾照差不多,理论学一周,实超练习10天,然后是模拟考试。”杨启说,无人机培训对学历和基础并没有要求,只要你肯投入,90%以上都能通过考试。

 

理论课程包括空气动力学基础与飞行原理、航空气象与飞行环境等。实践部分包括无人机组装、维修、维护和保养、起飞与降落训练、紧急情况下的操作指挥等。

 

 

杨启先是在电脑上模拟,然后用模拟器练习,接着是操作小飞机,最后是操作大飞机。他们要掌握的两项基本功是,会划“八字”(空中画两个圈)和“映点”(自转一周)。“一开始觉得挺难,但练习的机会很多,多练几次也就不觉得难了。”

 

教官 们经验丰富,有的曾担任四川卫视大型真人秀节目《两天一夜》主飞手、天津大爆炸救援行动主飞手等。

 

2016年10月,杨启顺利拿到了AOPA(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的证书。

 

有了这张无人机驾驶证会有什么不同呢?“如果没有证,只能安排那些最简单的操作工作。有了证,才有机会参与难度系数高的项目。”

 

科比特的客户分布在公安反恐、消防救援、能源巡检、军事用途、电力拉线、航空遥感、国土监察、城市规划、森林防火、交通管理、空中侦察、影视等多个行业,公司培养了一支从事无人机服务的专业团队,培训结束后,杨启成为团队成员。

 

自此他开始了“飞手”之旅。

 

他去山东给当地消防队航拍演练场景。“我们一共去了4个人,用了三部无人机从四个角度全方位拍摄。消防队的演练场地分布很广,如果是人工地面巡逻拍摄,要来回反复跑,也只能拍个局部。用了无人机后,整个演练现场尽搜眼底,都是大场面,画面很震撼。”

 

他跑去大山里帮工程队开路。建一座电线塔,要开出一条2公里的路,之前都是人工测量,工程队要从山这边跑到山那边拉线,几天才能好。现在有了无人机,一碗茶的功夫,直接就把线拉到了那头。

 

 

他为农田喷洒过农药。农民自己撒农药,进程慢、人又累,有了无人植保机,一切都变得简单轻盈起来。“只要设置好程序,植保机就能自如作业,高效稳定,整个过程中,我们只需注意好风向变化,适当的改变作业的行走方向,无人机就帮我们远距离安全撒农药了。”

 

他曾接过东海风力发电厂的一项特殊任务——发电机上的调试,此前这项工作需要职工带上安全帽攀爬电梯上去调试,风险很大。现在用无人机来替代人工。但也有不小的考验,发电机的风突然间吹出来,如果这时飞机靠得太近,飞手经验不够的话,就会有危险。不过,杨启是身经百战的高技能飞手,再难的任务,他都应付自如。

 

他记得西藏的一次高原低温测试。无人机在海拔低的时候飞得很稳,而西藏平均海拔达4000米,温度变化也非常大。那是正值冬天,低温,风也比较大,悬在空中的无人机突然间桨叶失控,在空中直打转。不过,好在飞手的经验丰富,最后飞机安全降落。

 

 无人机“飞手”人才紧缺

 

杨启的同事基本都是90后男飞手。

 

为什么不招女飞手?“因为要频繁出差,一有任务你就要走。”杨启说,有一次,他还没上飞机,公司突然打来电话,派他去湖北,那时已是凌晨2点多,早上6点他赶到高铁站,“只买到站票,才睡了3小时又要一路站到武汉。”

 

杨启和他的90后小伙伴们

 

目前,杨启已累计安全飞行时长超过10000小时。这样的工作节奏让他有些疲惫,却也异常兴奋,“这一年我去了很多地方,见识了各种特殊情况,开了眼界。每当用无人机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后,都很有成就感。”

 

经过航空学院的培训,越来越多的飞手上岗,出差调配时间相对从容起来。而杨启也在迅速成长,不久前,他从一线回到总部,成为团队负责人,负责无人机总测试。

 

杨启从来没后悔自己当初这个选择。目前国内无人机行业岗位需求超过10万个,但是相应的无人机人才却非常紧缺。截至2018年4月,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登记数已增至18万架以上,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驾驶员合格证总数达到2.4万个。“我很看好无人机的未来,我们这个职业前景看好,希望能有更多年轻人加入。”杨启说。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题图来源:邵竞制图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