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马云的门徒们③| 这位媒体出身的阿里巴巴集团前市场总监,将健身房开遍各大城市
分享至:
 (10)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曹飞 2018-01-03 07:10
摘要:去年,乐刻还入驻了蚂蚁金服,这位阿里人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回归”阿里。

初见韩伟,记者觉得他跟别的阿里人有点“不一样”。

 

阿里创业者多是“80后”,韩伟则是一位“70后”。他散发出来的气质,与他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商人身份也太不“相符”。

 

“我和你之前是同行。”韩伟开门见山,解开了记者的疑惑。

 

入职阿里前,他做过记者获过新闻奖

 

1999年从山东师范大学新闻系毕业后,韩伟进入《济南时报》做记者,连续3年获得“山东省晚报好新闻一等奖”。2002年离职后,他来到上海创办《财富时报》上海运营中心。

 

在媒体干了6年,韩伟逐渐意识到纸媒的“式微”以及互联网的广阔前景,他把互联网当成自我突破的契机。

 

韩伟

当时,供他选择的有新浪、搜狐、网易和阿里巴巴。前三家特别是新浪和搜狐,当年已是门户网站中的佼佼者。而2005年的阿里巴巴,虽然刚刚收购了雅虎中国,但还远没有今天这样的如日中天,而且给出的待遇也低于其他几家。

 

然而,韩伟拒掉了其他三家的邀约,决定入职阿里。他把这种独到的眼光归功于多年的记者生涯。“总是在做深度报道,看问题的角度自然也就会变得不一样,与其他几家互联网公司相比,我觉得阿里巴巴更有潜力。”

 

阿里也正是看中了他的媒体从业经历。刚进阿里时,韩伟主要负责集团的公关事务。因为韩伟在媒体圈已小有名气,阿里给他的职位也就相对较高——B2B业务公关总监。后来,阿里巴巴公司B2B业务准备赴港上市,韩伟又从集团转入公司负责相关事宜。阿里巴巴公司成功上市后,他又回到集团,历任集团市场总监、淘宝天下执行总经理以及新闻发言人。

 

聊着聊着,马云就坐到了桌子上

 

当时,市场和公关业务都由马云直接管理,韩伟要直接向马云汇报工作。

 

“马云是一个伟大的战略家。”他说。

 

为何不是“企业家”而是“战略家”?韩伟解释道,“在马云之前,中国的公司和企业,只晓得埋头把业务做好、做扎实。而从马云开始,可以先靠‘忽悠’和价值观来把事情做成,这让中国企业的发展出现了另外一种路径。”

 

也许是怕引起误会,韩伟特地强调,“在这里,‘忽悠’并不是一个贬义词。我认为,马云对中国的企业文化、价值观等方方面面做出了改变,这是他对中国企业界所做的最大的贡献。”

 

世人看到的是阿里雄厚的实力和出色的业绩,殊不知其竞争力在于阿里的文化和价值观。一般的企业认为要先赚钱,先实现盈利,而马云打破了这种固有的认知,可以先不赚钱,要先从培育价值观做起,企业能否成功并且做大做强,文化和价值观是关键。

 

 

“假如你是企业负责人,选人时,有两个人供你选择,第一个人的能力强但是价值观弱,另一个人则是价值观强能力弱,你会选择哪一个?”韩伟反问记者一个问题。

 

正当记者陷入思考时,韩伟说出了答案,“马云一定会选择后者。如果能力弱,可以通过后续的学习、培养,通过‘交学费’来补足。但是如果价值观弱,即使能力再强,将来也一定会出现问题。比如,过度承诺或者欺骗用户和客户,这些对企业的发展都将是灭顶之灾。”

 

在阿里工作的九年,两件轶事让韩伟印象最深刻。第一件是他刚进入阿里时,马云召集他开会。韩伟依然记得那场景,十多个人围坐在一张大圆桌旁,聊着聊着,马云就坐到了桌子上,晃动着他那双标志性的布鞋。“不分上下、不分级别,相互之间就像兄弟一样。”这种“特殊的”开会方式让在体制内待了6年的他眼前一亮。

 

第二次也是与会议有关。开会间隙,韩伟与几个同事正在会场外抽烟。“有烟吗?”这时飘来的一个声音让大家颇为“震惊”。原来是马云,他围了过来找他们要烟抽。“其实,那盒烟也就五六块钱一包。”韩伟特地强调了烟的价格。

 

也许,正是马云这种完全不同的感染员工以及管理企业的方式,让阿里走到了现在。韩伟“自嘲”道,这也正是阿里创业者“能‘忽悠’很多事”的原因,因为他们深入骨髓地领悟到了阿里内在的价值观。

 

“以前,大家都不相信路这样走可以获得成功,但是马云却成功了。只要价值观对,路走对了就不怕远。”韩伟在创业时,也一直用这些激励自己。

 

为了做健身,他拒绝到手的金融公司

 

韩伟给自己起了个花名叫作“乐活”。但韩伟在阿里却并不“乐活”。他后来成为阿里少壮派高管中的佼佼者,背后的付出却相当巨大。每周工作100个小时以上,几乎每个节假日都在出差中度过……

 

2012年夏天,韩伟终于休了进入阿里7年后的第一个年假,他前往美国洛杉矶旅游。这一次年假让他享受到了“快乐生活”的乐趣,也改变了他对于工作和生活的态度。次年,他便辞去了阿里巴巴集团的市场总监一职,前往美国找回“乐活”。

 

旅美期间,他过着闲云野鹤般的日子,可呆久了他又闲不住,开始怀念阿里的日子,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有价值的事情”。

 

 

藉由地理上的便利,他开始研究美国的那些新兴的独角兽企业。当时,以优步(Uber)和爱彼迎(Airbnb)为代表的共享模式正如火如荼。韩伟看到《经济学人》杂志发表的一篇文章,该文判断能够实现共享模式的三个领域:出行、住宿和运动健康。

 

“人们更愿意从事那些简单、来钱快的行业,比如充电宝和共享单车如此火热,一下冒出百家企业,因为其商业模式简单。而这三个领域的天花板最高,意味着做起来相对复杂,但发展空间也特别大。如果不仔细思考商业的本质,只是盲目跟风、复制,最后只能被淘汰。”

 

 

韩伟决定在运动健身领域创业,“前两块已经被优步和爱彼迎所占据,其实没得选。”韩伟调研发现,中国的健身行业有巨大的市场空间,进健身房健身的美国人占人口总数约有21%,而这一比例在中国仅为2%。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5年中国互联网+体育报告》显示,国内体育用户中有健身行为的用户占比约21%,其中26.7%选择在健身房付费健身。然而,与之对应的却是对健身馆整体满意度偏低——仅为2.5%。收费过高、推销严重等很多问题都亟待解决。

 

因为打着阿里光环,这位阿里巴巴前市场总监,自然也成为朋友、投资人拉拢创业的对象。“有朋友帮我注册了金融公司,甚至连银行资产包都帮我谈妥了。”但是,这一桩桩看起来唾手可得的生意,被韩伟婉言拒绝,他还是想在运动健康行业“做点东西”。

 

把健身房开进了蚂蚁金服

 

在美国的两年,韩伟就潜心研究美国运动健身业态和商业模式,一遍遍反复验证与推演,逐渐在心中勾勒出自己的“健身事业梦想”。

 

2015年,全城热炼、小熊快跑等“中国 Class Pass”O2O健身模式开始遭到传统健身房的抵制。遭到抵制的原因,本质上是因为 Class Pass 的零售、导流模式,违背了传统健身房以预售年卡为核心的商业模式。

 

“遭到抵制说明这样的模式真正触动了传统健身房的既有利益,打到了他们的痛处。这也间接说明,这样的模式拥有广阔的前景。”2015年,韩伟和几位阿里人一起合伙创办“乐刻运动”。

 

与市场上既有的O2O健身互联网企业不同,乐刻选择自建线下健身房。273平方米,99元包月,24小时不打烊,不设浴室和前台,一部手机自助健身。2015年5月,乐刻运动第一家健身房在杭州城西银泰的一栋写字楼里开业,形态与很多人印象中的健身房大相径庭。现如今,这样的健身房已经超过了300家,分布在杭州、北京、上海、南京、武汉等八个城市。

 

乐刻线下有悖于传统,线上似乎也没有遵循“互联网模式”。刚刚创建时,O2O补贴大战正酣,有投资人问韩伟:线上圈人更容易,你为什么从线下做?免费模式更容易获客,你为什么要收费?

 

韩伟这么做有他的理由,他并不看好烧钱来换用户的O2O模式,“等泡沫吹破就再也不会有人问我这种问题了。”一年过后,O2O补贴渐渐偃旗息鼓,而乐刻的线下店却越开越多。去年,乐刻还入驻了蚂蚁金服,这位阿里人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回归”阿里。

 

前不久,乐刻运动完成了 3 亿元人民币 C 轮融资,成为互联网健身领域融资规模最大的一家。韩伟对乐刻的未来也充满信心,他直言,线下门店运营45天左右就可以实现盈利,18个月收回成本。

 

资本的助力下,乐刻的标准化扩店再次提上了日程,下一步将在全国开出5000家门店。韩伟为乐刻规划的终极理想是,每天满足一亿人的运动健身需求,让每个人能像喝牛奶一样享受运动。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图片编辑:项建英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相关文章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