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风云 > 文章详情
专访赵奇:闵行拆违绝不会不痛不痒
分享至:
 (17)
 (9)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高渊 朱珉迕 2015-10-18 23:27
摘要:在上海,要论区县经济实力,多年来闵行区仅次于浦东新区,稳居老二。而要论社会治理的复杂性,地处近郊的闵行也当仁不让,位居前列。当前和“十三五”期间,闵行“补短板”任务尤其繁重。

 

 

10月16日,闵行区召开全区环境整治动员大会。用区委书记赵奇的话来说,闵行最大的短板是社会治理的缺失,关键切入点就是拆除违法建筑。这轮拆违,闵行打算既要“拖地板”,更要“关龙头”,做到“止新拆旧”。因为这些年的经验教训证明,哪里半途而废,哪里必定马上反弹。

 

闵行这轮拆违能拆到底吗?赵奇接受了《上海观察》的专访。

 

怎么看:违法建筑好比“万恶之源”

 

上海观察:现在上海各区都在“补短板”,闵行最大的短板在哪里?

 

赵奇:最大的问题就是社会治理的缺失,方方面面的问题都可以从这里找到答案或根源。比如生态环境建设,比如城中村现象的消除,比如人口调控,包括城市化进程、社会治安等等,都在这里充分体现,所以是关键的关键。

 

这是制约闵行整体发展的重要因素,而闵行作为上海中心城区之外的主城区之一,社会治理的短板能不能补上,将产生全局性影响。

 

上海观察:要补社会治理的短板,闵行准备从哪里切入?

 

赵奇:就从拆除违法建筑开始。

 

现在有一个大家都认同的说法,叫做违法建筑好比“万恶之源”。无论是公共安全、违法经营、生态环境、社会治安、人口管理等,都与违法建筑有着直接或间接关系。不拆违,很多短板难很补上。

 

但像闵行这样的近郊,拆违涉及巨大的利益调整。其中有开发商利益、投资者利益、当地村集体经济组织利益、农民自身利益,甚至还有一些基层干部的利益。

 

上海观察:从公开发布的数据看,闵行每年拆违量将近100万平方米,不能说不卖力。但人们的感受中,好像违建非但没有少,反而越拆越多。这是为什么?

 

赵奇:每年拆违百万,历年来闵行也取得了不小的成绩。但以往的拆违,大多数是非成片的小修小补,或者是通过动迁带动,群众没感觉。何况,其中可能还存在选择性执法,而且止新力度不够。

 

这次根据市委市政府对拆违和环境综合整治的要求,我们已经制定了从现在开始及“十三五”期间的拆违和环境综合整治方案。可以讲是全覆盖实施,在量上、质上均要有大的提高。主攻历史违法用地、存量违法建筑、影响防汛通道和公共安全、侵犯公共用地等违法建筑,涉及“六小”行业、“三高一低”企业、无证照经营户、村集体违法建筑、居民小区以及大量村民宅基地违法建筑。

 

怎么做:不痛不痒地拆是不行的

 

上海观察:大家都知道拆违难,你们这回准备怎么做?

 

赵奇:通俗地讲,就是“拆庙赶和尚”。要解决上述社会治理中存在的一系列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拆庙”。

具体拆法可以用六个字概括:统筹、区域和领域。

 

所谓“统筹”,就是说不是为拆违而拆违,要把社会治理的方方面面工作都统筹起来。拆违要和人口结构调整紧密结合,跟市场秩序整治紧密结合,与生态环境建设、产业结构调整、土地减量化等都结合起来。拆违综合性最强,一定要统筹。

 

所谓“区域”,就是要整一块,像一块。不要不痛不痒地拆,那样不行的。尽量按照成区域的范围来整治,尽可能彻底铲除,今后才不会回潮。

 

还有就是要分“领域”。对不同领域存在的违法建筑,分层分类落实责任、同步实施。比如,高速公路桥荫桥洞违建、农村宅基地违建、居民小区内违建、工业园区内企业违建、河道边违建、绿化内违建等。把违建分门别类梳理后,落实条块共同责任,齐抓共管形成整治和管理合力。特别是加大对违规无证经营的查处和取缔力度,赶走违法建筑内违法经营的“和尚”。

 

上海观察:每个违建背后都涉及巨大的利益,能顶得住这个压力吗?

 

赵奇:必须顶住。这个事早晚要做,而且要全区一盘棋、齐步走,避免被群众认为是选择性执法。哪里如果半途而废,哪里必定马上迎来反弹,每次拆违都是这样的。拆违不能应付,不然一定会有报复性反弹。因为有利益啊。

 

我经常跟干部讲,拆违工作既要“拖地板”,更要“关龙头”,做到“止新拆旧”。你不拆到底,新建违法建筑不会断根。

 

上海观察:村民会很现实地说,拆违等于断了一条增收渠道。怎么来解决这个矛盾?

 

赵奇:村民的接受度是一个问题,但毕竟要用法律说话。有的违建严重的村,平均每户一年的额外收入有10万元。你可以似是而非地说这是农民增收途径,但归根到底,这是不合法的。

 

所以这次我们制定好拆违的统一标准,把所有村民宅基地的原始凭证重新核对,理清每户宅基地违建的现状。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搭建,不管怎样都要整治,这是大势所趋,也是我们对村民宣传告知的重点。同时,我们也鼓励农民自拆或助拆。自己动手拆除违建的,给予一定奖励,也体现一种导向。应该说,只要做出规矩来,大家还是能够接受的。

 

怎么变:堵掉“后门”也要开“前门”

 

上海观察:拆违方案如何落实到村居?

 

赵奇:对特殊区域必须施加压力,方案做得越细越好。我们这次要求全区发动,动员大会开到村居,要求做到“一村一方案”,像许浦村这样的重点地区,要做到“一户一方案”。拆违这件事就是这样,你做得越彻底,之后的工作就越好做。

 

上海观察:短期内,这样大规模的整治肯定有震慑力,但能保证长效吗?

 

赵奇:这就需要制度建设。我们有一系列保障方案,这跟拆违方案同等重要。拆违这件事,要同农民增收分开来,不让拆违变成农民增收的阻力。

 

首先,村民每年在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中的合法收益,我们把它固化下来,由镇里足额保障,就能解决村里对违法建筑的依赖。

 

接下来,我们将剥离村一级的经济发展职能。村支书、村长就抓三件事:基层党建、社会治理和公共服务。经济发展职能收到镇一级,由镇里来替你操心。当然,村集体经济的所有权和收益权继续归村级集体经济组织,承包权和经营权上收到镇集体经济组织代为行使。

 

同时,我们已经开始实行“村财镇管”,村一级的财务全部由镇里管理,要么镇里派会计驻村,要么村的账拿到镇里核算。村级所有资产凭证,包括房产证、土地证等,全部上收管理。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实现统一、规范管理,避免“小官贪腐”。

 

上海观察:要防止违法建筑出现报复性反弹,关键是要让农民增收。出路在哪里?

 

赵奇:我们要盘活合法的集体建设用地。现在该整的整、该拆的拆,这是堵掉“后门”。但“后门”堵住之后,你要给农民开“前门”,把土地盘活,搭建合法的农民增收平台,促进合法的招商引资。对个别在规划控制区域里的村,我们探索允许在拆违基础上全镇统筹协调,给他们一块农民增收平台,这就能解决出路问题。

 

怎么盯:基层干部到拆违中去“遛”

 

上海观察:拆违对基层干部的考验很大。而且对村居干部来说,或许不仅是一个能力问题,有的自己就是违建的利益相关者。这是不是一个难题?

 

赵奇:的确,如果村居干部是利益主体,也通过违建获利,他们必定站在拆违的对立面。要改变这种局面,去年市委一号课题起到了很重要的统一思想作用,就是村居干部的工作重心必须放到社会治理上,而不是别的地方。

 

同时,闵行实施了“班长工程”。要解决基层干部队伍的带头人问题,也是要让干部的思想意识、队伍素质和体制机制都尽快到位。这跟拆违是环环相扣的。老实说,如果放在去年年初来这样一次拆违行动,恐怕到处都是阻力。但现在不一样,思想越来越统一。

 

上海观察:你在推“班长工程”时就说,要把最优秀的人放到基层去,最好的干部也要从基层挑出来。这次拆违和环境整治行动,也是选拔干部的机会吧?

 

赵奇:拆违确实是锻炼基层干部最好的途径。基层党支部有没有战斗力,党员干部有没有先进性,一碰到拆违这种全局性的、牵动重大利益格局调整的事,就看清楚了。

 

我们讲干部要有作为、有担当,要解决懒政、解决“不敢为”,不能只是说说,要拿出来“遛遛”。

 

怎么解决不作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到基层一线、到拆违战场去,给他压担子,让他有急事、难事做。目标明确,有事情做,不怕出不来好干部。

 

上海观察:现在基层干部被区里盯得感觉怎么样?

 

赵奇:大家普遍反映,工作是难的,压力是大的,但工作是能做的。一年前可能基层没人理你,说要把违建统统拆到位,怎么可能。但现在看来,非但做得掉,先行动的区域里,老百姓也大多能接受,社会舆论氛围也很好。

 

应该说,今年到明年,这项工作压力最大。明年以后,只要形成制度,接下来就省力了。

 

(题图为赵奇在环境整治动员大会上讲话。制图:邵竞 本文编辑:柳森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相关文章
评论(9)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