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申城最美养老护理员③|他发动近十个亲戚做这份工作,养老院老人说“他比儿子还好”
分享至:
 (4)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曹飞 2017-10-26 08:57
摘要:“尽孝,也是一代传一代的。”钟长江现在更想做的是,通过自己在南园养老院的坚守,告诉外界,男人也可成为护理员。

 

如果不是经由门卫引荐,谁也不会想到浦东南码头路街道南园养老院院中,那个正在为老人理发的中年汉子就是护理员钟长江。

 

电剃刀、理发围布……理发器具一应俱全,再加上娴熟的技术,很容易让人误以为他是提供上门服务的剃头师傅。

 

事实上,理发并不是钟长江掌握的唯一一项技艺,在旁边排队等候理发的一位老人就自豪地介绍说“阿拉长江还会扦脚和按摩。”

 

养老院的老人出门并不方便,理发等都需要师傅们上门提供服务。每逢师傅们来到养老院,在旁边照顾老人的钟长江,都会“偷偷”学习一些基本动作。现在,他成为不少老人的免费“理发师”和“按摩师”。

 

男人从事养老护理员的工作并不丢人

 

“偷学”理发等技术,还只是钟长江好学的一个方面。只有初中学历,今年已经53岁的他,最近完全靠自学通过了理论知识与实践操作考试,获得了高级护理员职称。

 

工作年限比他久的,职称没有他高;少数几个职称和他一样的,工作年限却比他少。南园养老院的其他护理员都把这位朴实的四川汉子视为榜样。

 

钟长江为老人理发。

 

不过,钟长江选择从事护理员这一行却也有过一段曲折的过程。甚至,刚开始还有一些不情愿。

 

在成为护理员之前,钟长江干的一直都是重体力活,工作岗位和工作地点不固定。“那时,我几乎跑遍了大半个中国。来到上海后,在闵行、金山、奉贤等多个区都工作过。”重体力活,风险总是很高。在一家轧钢厂工作时,钟长江还曾被烫伤过。

 

稳定和安全,是年纪渐长又有四个孩子需要养活的他,在2003年接受妻子的建议,成为护理员的最主要原因。当时,钟长江的妻子已经在南园养老院工作了一年时间。

 

不过,在钟长江的认知中,护老工作从本质上来看就是“伺候人”。这与自己一直所秉持的好胜心强、爱面子的个性完全抵触。

 

刚开始,钟长江对于护理员这份工作没有任何荣誉感,甚至还感觉到有些“丢人”。由于害怕被亲戚问到在上海从事什么工作,自打从事护理员工作以后,整整2年的时间,他都没有回四川老家过年。有时,与亲戚打电话寒暄,无法避免被问到,“在养老院从事管理工作”就成了钟长江提前准备好的答案。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谁也不会愿意来住养老院。” 每个人都会老,“他们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随着对护理员工作理解的加深,以及与多位老人的接触,钟长江愈发深切地体会到老人的疾苦。同时,他也更清晰地认识到自己身为护老人员,所肩负的责任。“男人从事养老护理员的工作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钟长江逐渐以自己的工作为荣。第3年春节,自信的钟长江回到了老家。不仅不再害怕亲戚知道自己是个“伺候人”的护理员,他还主动为养老院打起了“广告”。知道养老院护理员紧缺,每年春节在与亲属团聚的时,他都不忘兼职招聘工作,劝在外地打工的亲戚来上海从事护理员工作。现在,在南园养老院以及同样位于浦东的姐妹院,他有将近10位亲戚从事护理员工作。其中,在他的带教下,妹妹和妹夫还先后被评为浦东“十佳服务明星”。

 

“你真比医生都厉害”

 

从刚进养老院时起,钟长江护理的对象就是失智、失能,生活不能自理且常年卧床不起的老人。有些老人甚至还刚从医院急救后出院。

 

钟长江护理过的老人,年纪普遍都在80岁以上。其中,年纪最大的一个已经有99岁。虽然自己已经年过半百,但在这些老人面前,钟长江依然是小辈。老人喊他“小钟”,他喊老人“伯伯”。“最让我自豪的是,看到乘坐轮椅入院的伯伯,在经过我的护理后,出院时可以自行行走或者在旁边人的搀扶下缓慢行走。”

 

钟长江常推着行动不便的老人“散散步”。

 

在南园养老院住了七个月时间的赵伯伯,就是这样一位老人。因为糖尿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造成肾衰竭的他,在入住养老院之前,曾经在一家医院住过半年多。

 

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由于身体的原因,赵伯伯没有洗过一次澡,身上气味比较重。另外,由于长期卧床,他的脚后跟还形成了一个直径约5厘米的溃烂区,并有大量脓性分泌物流出,散发出阵阵恶臭。

 

医院里的护工都对“有味道”的赵伯伯避之不及,钟长江却没有嫌弃。“他不能洗澡,我就经常给他擦身子。说实话,刚开始胃里确实有点翻江倒海。”性子直爽的钟长江并未刻意回避当时的感受,“但是,既然伯伯接受了我的护理,我就必须负责到底。”

 

另外,他还按照操作规范仔细地对赵伯伯脚后跟的创面进行清洗、消毒。经过两个多月,每天3次的清洗、消毒以及红外线灯照射,老人的伤口一天天好转。

 

由于久受疾病折磨,原本就性格内向的赵伯伯变得更加不爱说话,刚来养老院时,也不爱搭理任何人。随着身体的好转,赵伯伯开始变得乐观、健谈起来。

 

“在医院住了半年多,伤口都没好,一到小钟这里,伤口就好了。”每逢家属前来看望,赵伯伯都会向他们介绍“神奇”的钟长江。有一次,赵伯伯还脱口而出,“小钟,你真比医生都厉害。”

 

“小钟比我儿子还好”

 

钟长江以养老院为“家”,吃住都在这里。有些老人也是长年吃住在养老院,也把养老院当成了自己另外一个“家”。“由于怕麻烦子女,一些老人甚至连逢年过节都不愿意回家。”

 

大多数老人与钟长江的相处时间,远远多于子女陪同自己的时间。钟长江与老人之间的关系也早已超越了护理与被护理,而是升华到了更高的层级。

 

在去世以前,胡伯伯在南园养老院住了10年,钟长江也护理了他10年。虽然身患冠心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但在钟长江的护理下,生前,他的身体还算硬朗。

 

在入院之前,胡伯伯一直都是由保姆照顾。“我爸爸要求比较严格,不到3年时间,就先后辞退了8任保姆。”在见到胡伯伯之后不久,钟长江就从他儿子口中得知了胡伯伯的“挑剔”。

 

钟长江为老人扦脚。

 

“每一个老人的性格都不一样,要先熟悉他的性格和脾气,让彼此成为朋友。”经过14年的护理工作,钟长江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护理经”。

 

在给老人做护理时,钟长江经常会与老人聊家常。家里什么情况,子女在做什么,爱吃什么,希望得到怎样的护理……这些家长里短,加深了彼此的了解。老人也愿意向“亲人”小钟敞开心扉,打开话匣子。

 

“小钟和我以前请的保姆不一样,他才是真心对待我。”十年时间里,胡伯伯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后来,胡伯伯生病住院,钟长江还经常前往医院看望。临终之际,胡伯伯握着他的手说“你照顾我十年,比我儿子还好。我真的觉得这些年养老院没有白呆。”

 

“做的比说的多,做的比说的好”。这样一句朴实的话语,是钟长江从事护理员以来,一直都秉持的工作作风。他把老人当亲人,老人自然也就信任他,什么事都依着他。

 

家属来养老院探望时,都会给老人带一些他们平常爱吃的东西。“小钟说这些东西对我的身体不好,我不吃。”在南风养老院,经常会有老人这样劝家属把那些东西带回去。

 

“其实,我看得出来,伯伯们很想吃那些东西。”钟长江说到时,忍不住笑了起来,“有时,老人就像是个孩子。和他们相处久了,我也觉得自己年轻了许多。”

 

“有老人生病外出住院了,要是几天看不到小钟,就会打电话来询问,说是想他了。”南园养老院副院长的这句话,也无不透露出伯伯们与小钟之间深厚的感情。

 

老人们都很喜欢“小钟师傅”剃头。

 

现在,钟长江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做五休二,去掉五险一金,每个月能拿到4000多块工资。作为一位行业内部稀缺的男性护理员,又有了高级护理员职称,他大可跳槽去别的地方,不仅收入翻倍,而且工作还相对轻松。

 

不过,钟长江显然看中的早就不是金钱。

 

“媒体也说养老护理员将是一个就业前景好、职业发展空间较大的新兴职业。”现在,在护理员岗位一干就是14年的钟长江,对这个行业的理解更一步加深。

 

但是,一个残酷的现实是,养老护理员依然对年轻人没有太大的吸引力。在年轻人看来,说起这个行业,还有不少人和钟长江14年前的想法一样——“丢人”。

 

“有的年轻人宁肯去饭店刷盘子,也不愿意做养老护理员。”钟长江在老家向年轻人打“广告”时,就曾碰过壁。“我再不做,老人家该由谁来照顾?”每个人都会老,也有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尽孝,也是一代传一代的。”钟长江现在更想做的是,通过自己在南园养老院的坚守,告诉外界,男人也可成为护理员。毕竟,女多男少,一直都是护理员行业的标签。在南园养老院,28个护理员中就只有4个是男护理员。

 

“男人做护理员,不丢人。”

 

(文内照片来源:南园养老院)

 

文字编辑:王海燕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