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上海温度·美丽心灵②|复旦才女辞去外企高管引入“黑暗中对话”,盲人导师被高盛挖角
分享至:
 (5)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彭薇 2017-10-03 10:41
摘要:8年前,正是一场“黑暗中的对话”,改变了蔡史印的人生轨迹。

“准备好了么?”话音刚落,一扇大门打开,手执导盲杖走入,大门又缓缓关上。这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毫无一丝光线的黑暗世界。


国庆前夕,记者来到“黑暗中对话”体验馆,进行了一场特殊的黑暗体验。在这里,你看不见,只能依靠触觉、听觉,还有一位盲人导师的引导,穿越“丛林”、“欣赏”风景、过马路、去超市购物等。

 

黑暗中对话(中国)创始人蔡史印

 

“黑暗中,你能‘看见’更多,重新认知自己与他们。”这里的“他们”,指的是视障人群。黑暗中对话(中国)创始人蔡史印,通过这样的方式,打开公益的大门。

 

体验黑暗中的世界


“导盲杖不要离地,向前走的时候,用它左右探地。”黑暗世界里,盲人导师小溪的声音,成了唯一的安抚。记者的双脚紧踩地面,却迈不出一步。


“别害怕,慢慢走。”导盲杖变成了“眼睛”,小心用它探知前方道路。平时几秒钟就能跨步十米,到了这里,时间似乎已静止。


“停下来,猜猜这里哪里?”这时,耳朵上方的鸟鸣声越来越大。小溪说,这是丛林的观影台。暂时“失去”视觉,深呼吸几口,却依然能感受到空气的清新,似乎听见大自然的声音。

 

“黑暗中对话”在中国开馆6周年庆典

 

一段时间后,逐渐适应了看不见的世界,恐惧在慢慢减少。无论是街区上的ATM机,还是超市里的物品,只能靠“摸”来识别。小溪一遍遍鼓励:“别怕,用脚寻找盲道,沿着盲道慢慢走。”


体验中,很多场景都是日常再熟悉不过的环境,很多东西也是生活中常看见的。唯一的不同,是我们完全看不到。


最后,在咖啡厅里,摸索着找到一张沙发坐下。“你可以写点什么。”小溪递来了一张明信片。耳边响起悠扬的钢琴声,拿起手中的笔,估摸着,在明信片上写下一段话:“这是我从未来过的另一个世界。经历过恐惧、不安,却始终在寻找一种力量,让内心安宁和坚定。这是我们了解他们的另一扇窗户,也是与自己的心灵对话。”

 

这是一场“重新的认知”


在光明世界里,只需几分钟完成的事,在黑暗中却体验了75分钟。


“体验之后,你才可以和他们更好地对话。”坐在面前的蔡史印,穿着一身运动装,梳着两个长辫子,走起路来风风火火。她从小到大,都是老师和家长眼中的模范学生。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国际商务管理系,而后获全额奖学金赴纽约州立大学攻读MBA。毕业后的十年职业生涯,她曾在通用电器、西门子、美国国际集团等工作。


8年前,正是一场“黑暗中的对话”,改变了蔡史印的人生轨迹。


她曾在西藏盲童学校做义工,遇见一位发明藏盲文的德国盲人,惊讶于他的内心力量。而后,她在美国亚特兰大“黑暗中对话”场馆体验后,震撼不已。“我那时才发现,我们对视障者的所有想像很多都是偏见。”她说,人们在失去自己的一个感官后,会有许多新的“看见”。如果不体验,很难感同身受。

 

“黑暗中对话”上海馆开在江滨路

 

继成都、深圳体验馆后,今年6月,蔡史印将“黑暗中对话”场馆开在了上海。4个月时间内,有2500多人走进场馆,进行黑暗中的体验。体验人群中,有企业家、公务员、教师,也有中小学生。


75分钟的体验后,几乎每个人走出来,都会刷新原有认知,甚至重新认识自己。


一位体验者写下留言:“体会了盲人的世界,更能感受他们如此渴望光明。盲人需要更多正确的关爱。”还有人说,“体验过才知道自己喝了一大碗心灵‘鸡汤’,可怕的不是视觉的黑暗,而是心灵的浑浊。”所谓“看见”,不仅是眼睛所见。心若失明,难道不是另一种“残障”?


“我们都有‘病’,‘黑房’好比是给自己照了个CT。”一位企业家在体验后发出感慨。在黑暗世界里,体验者由强变弱,体会了“失去”,更加珍惜所拥有的。

 

公益被正确打开


在蔡史印看来,做公益难,不以公益的姿态做公益更难,“体验了‘失去’,你更可以站在正确的位置上与视障人群对话。”


“一说到盲人,人们往往就想到按摩。”她说,其实盲人也是普通人,他们同样可以做大部分的事。在体验馆,盲人不仅做导师和培训教练,公司的IT岗位也由他们管理。


“黑暗中对话”深圳馆馆长刘天华,3岁半时因发高烧导致青光眼,视力持续下降,到大学毕业后完全失明。他之前做过中医推拿,在普通人眼里这是盲人就业最好的去处。他成为“黑暗中对话”的一员,如今上台演讲,海外考察时用英语流利交流,管理深圳场馆团队。


“黑暗中对话”导师小溪,7岁那年玩耍时被飞镖刺中眼睛,10年时完全失明。他当过按摩师,也做过酒吧驻唱。他告诉记者,视障者借助屏幕朗读软件等工具,与健视者一样上网、打字、阅读,玩微博和微信,“哪天你在网店与客服对话时,对方没准就是一位盲人。光从打字速度、服务水准上,你完全分辨不出。”


“黑暗”中也能创造光明。“身体障碍将永远存在。”蔡史印说,她不愿看到10年后,我们依然只有单独的盲人或聋哑学校;她希望看到,视障学生和普通学生一起上学、成长,他们也能更平等地考大学、考公务员,应聘各种工作……;

 

蔡史印带着视障员工小溪跑成都双遗马拉松。

 

“黑暗中对话”曾做过不完全的统计:体验过黑暗世界后,100%健视者在五年之后仍不会忘记这个活动和盲人导师的名字,90%以上的人会更自觉地关注盲人的生活。


与黑暗对话后,一些企业家改变看法,让蔡史印推荐合适的盲人,去企业做行政。甚至,还有盲人导师被著名的投资银行高盛“挖角”。


“小溪,你想和7岁那年的自己,和未来的自己,说些什么?”面对记者的提问,小溪思索片刻,用充满磁性的声音说:“我想对7岁的自己说,好好玩吧。”而对于未来,他有更大的期许:“虽然失去了光明,我们仍然有力量。我希望,当我挽着健视的恋人走在马路上,人们不再投来异样的目光。黑暗也能创造光明。”

 

(文内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文字编辑:王海燕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