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法治 > 文章详情
死藤水、蓝胖子等第三代毒品数量渐长,快递成重要贩毒渠道,治理难点在哪?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闲乐 2022-06-24 21:19
摘要:以各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为代表的新型毒品违法犯罪明显上升

“对方说这药很安全,我完全没想到里面含有毒品成分。”2020年底,正在为减肥苦恼的女大学生王某,偶然看到张某在朋友圈售卖一款进口减肥药“蓝胖子”。出于对朋友的信任,王某当即买了一盒,不料服用后出现了口渴、亢奋、不想吃饭睡觉等症状。当时,王某只觉得是减肥药的后遗症,不知道其中含有国家一类管制精神药品安非拉酮。我国法律规定,违规售卖国家管制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属于贩毒行为。近期,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张某的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

“6·26国际禁毒日”前夕,上海多家检察院相继发布上一年度办理的涉毒案件情况。受国内海洛因、冰毒等常规毒品获取难度不断加大等因素影响,以各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为代表的新型毒品违法犯罪明显上升,利用正规物流网络“零包散运”成重要贩毒渠道,增加了打击难度,需提高警惕。

第三代毒品数量增长明显

和海洛因、冰毒等毒品相比,第三代毒品往往被包装成减肥药、抗抑郁药等药品售卖,欺骗性和隐蔽性极强。

2020年5月起,马某为贩卖牟利和自行吸食,多次从境外购买含有麦司卡林成分的绿色粉末(俗称“圣佩德罗”),含有二甲基色胺成分的褐色液体(俗称“死藤水”),以及含有N,N-二甲基-5-甲氧基色胺成分的褐色晶体(俗称“青蛙毒素”)。随后,马某通过聊天平台组建群聊,宣称自己是心理治疗师,每周在家中举办治疗抑郁活动,多次组织人员在活动中服用由圣佩德罗或死藤水配制的饮品,告知参与者该饮品可以治疗精神疾病,每人每次收取人民币1500元至3500元不等。今年1月,经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公诉,马某某因走私、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查获的“圣佩德罗” 徐汇检察院供图

“本案中出现的圣佩德罗、死藤水、青蛙毒素,都是国内尚未被熟知的新型毒品,又称为‘第三代毒品’,迷惑性强,危害性大。”检察官说,本案中,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其实不是在接受治疗,而是在吸毒,“他们过往没有吸毒史,这几种新型毒品和传统毒品的外观差异也很大,加上毒品有致幻作用,让他们误以为达到了治疗抑郁的效果,然后逐渐沉迷”。

多家检察院都指出,当前贩毒案件中,冰毒仍占多数,但近两年“第三代毒品”数量增长趋势明显。2021年,浦东检察院受理毒品犯罪审查逮捕案件52件72人,审查起诉案件111件152人,其中,新型毒品犯罪案件占比超过一半。长宁检察院办理的涉毒刑事案件数量比同期下降了约22%,新型毒品犯罪占比却上涨到总数的七成以上。更令人担忧的是,新型毒品种类繁多,且容易在青少年群体中传播。2021年7月以来,嘉定检察院共受理贩卖“上头电子烟”,即合成大麻素类物质新型毒品案件10件12人,占全部毒品案件的40%左右,涉案人9成以上不满30岁,还有在校大学生参与贩卖。

“网络+寄递”贩毒成主流

和传统毒品主要依靠专人运输不同,新型毒品的特点使其往往可以通过发达的正规物流渠道流通,让毒品交易变得更隐蔽。“2021年,我院办理物流寄递渠道涉毒案件35件,涉及普通快递、国际邮包等多种形式。贩运群体已经由传统意义上的专业贩运人员转向通过寄递方式‘零包散运’型,寄递物流业态的兴起对毒品犯罪的行为模式及法律适用带来不小的冲击。”浦东检察院第二检察部负责人张宇说。

类似的情况在全市各家检察院都有体现。过去两年,普陀检察院审查起诉涉毒品犯罪案件中,通过寄递渠道贩卖毒品的案件件数占70.73%。该院办理的一起贩毒案中,毒贩刘某在网上受到毒资后,采用将毒品藏匿于蓝牙音箱内,通过快递寄送至某快递柜的方式,先后两次将毒品贩卖给他人。静安检察院办理的市内寄递毒品案件中,83.3%是利用同城“闪送”“跑腿”等方式完成交易。

经常被当做减肥药的“蓝胖子” 徐汇检察院供图

“在这些案件中,有些快递员并不知情,一些则是为了高额酬金铤而走险。”检察官指出,以往的涉毒犯罪中,相当一部分运输毒品的人员是为了以贩养吸,快递员则单纯是为了多赚点钱。青浦检察院曾办理过一起快递员贩毒案,谭某某、高某某、彭某某三人均为青浦区某快递公司从业人员。2021年2月,三人商量购买和贩卖冰毒,所得利益三人均分。2021年4月15日,彭某某至老家云南曲靖拿得冰毒16.8克并通过快递邮寄给谭某某,之后由谭某某和高某某二人在上海寻找吸毒人员贩卖冰毒。经查,向三人购买冰毒的刘某某、黄某某、李某某也是或曾是该快递公司的职员。

新型毒品禁毒难在何处?

针对当前毒情新特点,我们国家相关部门已经采取了相应措施。去年10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向国家邮政局发出“七号检察建议”,同时抄送交通运输部、商务部等12个有关部门,其中明确指出,近年来不法人员利用“网络+寄递”形式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大幅攀升,应强化安全监管,堵塞管理漏洞。

一些快递公司坦承,自身确实存在实名收寄、收寄验视、过机安检等制度执行不到位等问题。但新型毒品往往会伪装成药品等形式,加上更新换代速度极快,指望快递这一关进行拦截难度极大。

从近期发布的典型案件来看,快递公司所说的问题确实客观存在。长宁检察院曾办理一起贩毒案,被告人姬某某通过虚构失眠病状,从本市多家医院平价骗配或通过相关平台下单代购,大量收集受国家管制类精神药品“思诺思”,再溢价卖给客户。思诺思是一种国家管制类精神处方药,对于服药量有严格要求,患者如果长期滥用,就有形成瘾癖的可能。姬某某也因贩卖毒品罪被提起公诉。

“对接单的骑手来说,这就是一种药品,就算开包验视也不可能发现背后的贩毒行为。不过,只要快递公司严格执行实名收寄、收寄验视、过机安检等流程,就能对一些不法分子形成震慑,也能为之后公安机关破案提供便利。”检察官说。

更重要的工作或许还得从源头做起。比如,医疗机构要强化麻醉、精神药品的规范管理,尤其是处方开具、药品调配使用、费用支付、退回、销毁等重点环节,及时排摸、梳理临床使用麻醉、精神药品方面存在的管理漏洞。严查开具“人情方”行为,加大对麻醉、精神药品的监管力度等等。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闲乐 题图来源:图虫 图片编辑:苏唯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