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上观学习 > 文章详情
智库|作为主题公园的城市:问题与对策
分享至:
 (39)
 (15)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朱军 2016-12-02 06:06
摘要:如何在世界城市“迪斯尼化”的浪潮中确立文化自信,需要去其糟粕取其精华,更需要“风宜长物放眼量”。

迪斯尼在上海开园,世界第二大主题公园环球影城也已经落户北京,第三大主题公园派拉蒙则可望落户深圳。事实上,迪斯尼及其所代表的城市文化风格,早已渗透进中国城市空间的机理,成为近年中国城市化运动的一种潜在逻辑,中国的城市化正在呈现出愈来愈深刻地“主题公园化”。

 

美国学者米歇尔·迪尔将这一新型城市化形态命名为“作为主题公园的城市”。即传统的城市化是以纽约、芝加哥为代表,而“作为主题公园的城市”是以洛杉矶、奥兰多等为代表,前者是以工业化金融化为主导的城市化,而后者则转向以休闲城市、娱乐城市和梦幻城市为形态的新型城市化。当下中国正在从工业社会走向都市社会、娱乐社会、消费社会,处理好“主题公园化”和城市化的关系,对于促进中国城市更新转型有重要意义。

 

“乐园城市”的类型与特征

 

中国城市“主题公园化”与巴黎、洛杉矶、东京等都市的“主题公园化”有相同之处,也表现出一些不同的特征。集中呈现为以下几种类型:

 

第一,主题公园( Theme Park)式城市景观。

 

上世纪我国有三波主题公园投资热潮,教训非常深刻。主题公园70%处于亏损状态,20%持平,约10%盈利,三分之二以上无法收回投资。2000年以来,中国主题公园迎来第四次进击。仅2015年,我国共有 21 个主题公园开业,另有20 个在建,华侨城、华强方特、长隆、万达为代表的主题公园开发逐渐形成品牌化、大投资、多梯队、连锁化、集团化的运营格局。据美国顾问公司AECOM预测,2020年中国将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主题公园市场,届时入场人次将达到2.21亿,是2015年人次的两倍。

 

与前三次投资热潮不同,第四次中国主题公园投资热不仅开发和建设规模更为巨大、品牌复制能力更强、主题类型和区位分布更具多样性、文化再现和产业集群度不断提高,更体现在主题公园的投资建设已经成为城市化的“加速引擎”,甚至可以说,与快速城市化相伴而生的乐园经济正在呈现出独特的“中国模式”。

 

第二,仿制(拼贴)城镇( Fake City) 景观。

 

仿制(拼贴)城镇是指在中国一些城市建设中,模仿中外古典城镇建筑形式和风格而建造的新城市或城市区域、居住区。

 

2001年初,上海市政府下发了《关于上海市促进城镇发展的试点意见》,提出构筑特大型国际经济中心城市城镇体系的战略构想,并将重点放在体现异国风情的“一城九镇”的建设上。松江镇建成英国风格的新城;浦江镇以意大利式建筑为特色;高桥镇建成荷兰式现代化城镇;安亭新镇则被确立为德式风格。

 

此类城镇一方面带来全新的城市景观语汇,丰富了城市视觉感受;另一方面也一定程度打破了城市景观的基质和秩序。

 

第三,绅士化(Gentrification)的历史景观

 

上世纪70年代,西方发达国家在郊区化高潮之后,富裕阶层对城市中心衰败的邻里进行重构,通过改造原有破旧的住宅,改善人口结构,城市中心再次复兴。这一现象称之为城市的“绅士化”。在中国,这一景观一般与政府主导的城市中心的“旧城改造”联系在一起。

 

上海是国内城市“绅士化”的先锋。新天地、田子坊、武康路、安远路等市中心区域的复兴,将传统空间转换为现代城市功能的新容器,通过对历史景观的重塑,营造出符合现代人审美的公共空间。

 

第四,“城市综合体”(Urban Complexes)景观

 

近年来,中国“城市综合体”建设取得突飞猛进地发展。具有吸引力的大型购物中心由迪斯尼类型的主题公园、主题化的购物中心和节庆艺术活动组成,形成了主题化的购物、餐饮、电影院、游戏厅、美容院、教育培训中心、银行等多种业态的聚集。

 

以上海环球港、世博园、K11为代表,城市综合体物质消费和精神消费同步进行。一方面,购物中心在物质上为消费者提供优雅的环境和琳琅满目的商品;另一方面,在精神上又为消费者提供艺术化的情绪体验,实现“体验式消费”。

 

“乐园城市”的问题与挑战

 

中国乐园城市的发展有喜有忧,当下也存在一些问题与挑战,需要认真解决。

 

一是同质化。“同质化”不仅是造成历史上数波主题公园投资热折戟沉沙的主要原因,也是当下城市空间山寨化、粗鄙化大行其道重要祸首。多数大型主题公园都声称要打造“中国的迪士尼”,然而以国外风情为主、毫无主题包装(法老、城堡、金字塔等)、“裸机运营”(直接从国外进口大型游乐设施,乃至粗糙的拷贝)的主题公园必然走向全面衰退;许多城市都声称要建立“东方奥兰多”,甚至不少三线城市都摩拳擦掌建设大型主题公园。不深植地方的经济社会背景和文化特色,盲目上马,“盗梦空间”式的城市化总有梦醒时分。

 

二是粗鄙化。不少主题公园和城市开发不崇尚创造,而偏爱复制,艳俗建筑成为许多城市的新景观。这类建筑又有中西之分,西式以“欧陆风”为代表,中式以追求风水为本,两者都出现超现实的建筑,穿越时空的迪斯尼化和舞台布景式建筑大行其道。究其原因,不理解别国建筑的建造背景,不理解别国的文化内涵,而仅从外观和形象出发,造成“奇奇怪怪建筑”的审美扭曲。

 

三是地产化。独家IP文化资源的缺乏,让“公园加地产”成为开发的主流模式。进入 21 世纪以来,过热的房地产开发,使得中央政府对土地的管制变得愈来愈严格。为了控制部分企业以旅游开发的名义开发房地产,国家和地方相关部门出台了多种规章制度。如何把握主题公园开发“合理的度”,在促进“宜居宜游”新型城市化建设的同时,处理好土地资源利用及其外部效益问题,避免主题公园沦为资本逐利的牺牲物,将是未来主题公园发展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探寻“乐园城市”的“中国模式”

 

新时期,“乐园城市”的发展需要更高更开阔的视野,把握中国大规模城市化的历史性机遇,打造“乐园经济”的中国模式。具体地说,“乐园经济”要从过去单纯的公园开发转变为深入促进旅游与城市、区域发展的一体化,进而带动区域经济的转型和升级。

 

第一,推进“馆→园→城→基地”模式。

 

以常州恐龙园为例,“中华恐龙馆(30 亩)→常州恐龙园(590 亩)→环球恐龙城(4500 亩)→创意产业基地(12000亩)”的空间扩张和整合,带来旅游空间和城市空间不断进行功能的生产和叠加,形成具有中国特色“作为主题公园的城市”的演进路径。这一“馆→园→城→基地”的演化过程,将主题公园从单一独立景点演化成大规模的旅游综合体和城市产业群落,正在成为国内主题公园领头企业的主导开发模式。

 

第二,以乐园经济带动旅游资源稀缺城市的转型。

 

对那些垄断性旅游资源相对稀缺的城市,譬如芜湖、南昌等地,乐园经济成为促进经济结构转型和升级的重要催化剂。芜湖方特旗下拥有5个超级主题公园,分别是方特欢乐世界,方特梦幻世界,方特水上世界,方特东方神话,方特未来世界,8年累计接待游客逾3千万人次,成为地方经济的重要拉动力。

 

主题公园通常选址在城乡结合部,充当城市化和经济转型发展的先锋。主题公园的开发建设应该有效促进周边地区的土地用途性、供求性和投资性增值。

 

第三,加速园城融合,推进旅游与城市、区域发展的一体化。

 

当下中国主题公园的“第四次创业”的时代背景是中国极速的、大规模城市化,这是欧美乐园经济未尝经历并且大规模尝试过的。主题公园有效促进了部分城市的经济重组和文化彰显,如上海、西安、常州等正日益转变为旅游城市、休闲城市、娱乐城市和梦幻城市。

 

旅游引发的城市空间和功能的变化,正引发了一场对中国旅游资源和相关旅游生产要素(知识、技术、土地等)的重新认识,这是乐园经济和城市化路径的一次革命性变化。当下需要以主题公园带动城市产业群落和新产业空间,探索旅游与房地产捆绑开发的综合土地利用方式,推进旅游与城市和区域一体化的发展模式,加速宜居宜游的新型城市化建设。

 

总之,城市日益成为主题公园,大型购物中心、企业聚集地、城市绅士化区域和仿古设计的新城镇等正在日益改变我们的城市。如何在世界城市“迪斯尼化”的浪潮中确立文化自信,需要去其糟粕取其精华,更需要“风宜长物放眼量”,重新评估旅游与房地产捆绑开发的综合土地利用方式,细加审视旅游与城市和区域一体化的发展模式,进而放大主题公园蔓延形成的城市产业群落和新产业空间,塑造人文环境与自然环境和谐宜居的新型城市化形态。


作者单位:上海师范大学都市文化研究中心

主编:王多

图片编辑:周寅杰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评论(15)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