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财经 > 财商读本 > 文章详情
特朗普为何赢?反全球化发动机开启
分享至:
 (7)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谈佳隆 2016-11-09 17:40
摘要:在全球化和反全球化思潮深刻博弈的背景下,重要参与其中的国家都应该考虑政经政策本身能否实现“帕累托最优”,而不能仅仅关注经济增长及人均GDP的增长。

特朗普赢了,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刻都想问为什么?

 

20世纪初,意大利经济学家维弗雷多·帕累托在其著作《政治经济学讲义》和《政治经济学教程》中提出:对于某种经济的资源配置,如果不存在其他生产上可行的配置,使得该经济中的所有个人至少和他们在初始时情况一样良好,而且至少有一个人的情况比初始时严格地更好,那么这个资源就是最优的。

 

简言之,这段话被概括过“帕累托最优”,好的政治经济资源配置不能让最弱势者受损。如果从这个角度来审视经济全球化,特朗普为何能够获得众多美国普通民众支持便能够理解了。

 

全球化,带给世界的应该是人力、商品、科技、资金最为有效的配置,实现最大的经济利益,这在很大程度上能够提升全球经济增长,甚至是人均GDP的增长。然而,伴随着世界贸易组织推动贸易一体化的跛脚,全球化本身存在的世界大分工格局很难解决内在结构性矛盾的问题便爆发了出来,究其本质原因便是无法实现“帕累托最优”,相当一部分人并没有在全球化过程中受益,反而是受损的,这为“反全球化”浪潮埋下了伏笔,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便是最具代表性的表征。

 

特朗普的核心政策便是“反全球化”,重拾“孤立主义”政治经济立场,希拉里则反之。在全球化浪潮中,美国的跨国企业、科技企业、精英阶层、华尔街具有全球配置资源的能力,是极大的获益者,美国精英大多都是希拉里的拥趸。以苹果公司为例,其将产业链低端工厂开设在中国是完全符合企业发展规律的,实际的经济利益却留在了美国,分配给了资本、科技、创意的拥有者,而不是最普通的美国民众,这也客观解释了以高科技企业为代表的加利福尼亚州是希拉里的铁仓。

 

另一方面,无论是依靠高学历、技能、资本的合法移民,还是从拉丁美洲而来的众多非法移民也从全球化流动中受益,通过抵达美国,他们改善了自己和家庭的生活,在美国经济增长中享受了“搭便车”效应,获得了工作机会。

 

然而,正因为全球化的人力、科技、资本大分工的深化,使得美国的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实现了高度的“合谋”,但美国绝大多数中底层民众可能是受损的,这些民众无法进入美国的主流社会,也没有能力与产业资本、金融资本实现“合谋”,其生存工作机会又受到合法移民和非法移民挤压,这便是很多美国本土白人的心声,特朗普恰恰抓住了这些人的心。

 

特朗普为这些人开出了自己药方,美国应该更多地偏向于“孤立主义”,而不是美国政府此前采取的长达一个世纪的“干涉主义”政策,美国制造业应该回流美国,防止非法移民、难民对美国劳动机会的争夺,从而使美国成为一个更加“小而美”、“自给自足”的美国。

 

毫无疑问,特朗普的一整套政策是具有颠覆性的,但并不是没有先兆。早前,英国选择脱离欧盟体现了民意基础,重返了秉持多个世纪的“孤立主义”政经传统,从岛国地理上不参与欧洲大陆的事务,美国在传统也存在这种倾向,而只是经过两次世界大战之后成为全球布局的超级大国。

 

那么,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会怎么样?

 

如果其就任总统之后,践行其政纲所述,依然坚持“孤立主义”政经策略将会给世界留下巨大的政治、军事、经济空间,长久来看,这将为新兴经济体留下巨大的空间。但在短期的确会给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所形成的全球化的政治经济格局带来动荡,磨合仍然需要一段时间。

 

因此,在全球化和反全球化思潮深刻博弈的背景下,重要参与其中的国家都应该考虑政经政策本身能否实现“帕累托最优”,而不能仅仅关注经济增长及人均GDP的增长。更应该关注最底层民众和中位数人群是否在发展中获得改善,否则即便经济增长而贫富差距则在加大,这会使得民众的诉求无法得到全面尊重和关切。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曹立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