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法治 > 文章详情
像警察,又不是警察,那些表现优秀的“辅警”如何晋升为警察?
分享至:
 (27)
 (5)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邬林桦 2020-09-22 06:19
摘要:不具有执法权的“警察”,主要承担哪些工作?“像警察,又不是警察”的身份,会给他们工作造成阻碍吗?

一段6个小时的公共视频录像,截成500张照片,同样的画面,徐佳健反反复复看了3天。最终,通过辨识出车窗玻璃被砸前后一处细微反光点的差异,他锁定了肇事者的确切作案时间,协助民警成功破获一起破坏他人财物的治安案件。

在浦东公安分局唐镇派出所,擅长视频核查的徐佳健被同事称为“徐尔摩斯”。可他的身份有些特殊,“像警察,又不是警察”。乍一看,他穿着和民警差不多的深蓝色制服,但袖章上却印着“公安辅警”4个字。

去年,上海市公安局招录首批3400余名公安勤务辅警。他们在最繁忙的十字路口、车站机场和大大小小的社区,协助民警开展治安、交通等方面的管理和执法工作。今年,市公安局再次面向全社会公开招聘4007名公安辅警,依据相关规定,表现优秀的辅警可通过招考程序晋升为人民警察。

 在一些市民的印象中,警务辅助人员曾存在素质参差不齐、管理不规范等问题。2017年,市公安局政治部成立警辅处,进一步规范警务辅助人员管理工作。目前,上海警方招录的公安辅警全部为大专以上学历、平均年龄30岁,经过严格的招聘遴选和培训考核,这支统一、规范管理的公安辅警队伍,在城市治理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但他们和民警之间始终有一条界线——执法权。不具有执法权的“警察”,主要承担哪些工作?“像警察,又不是警察”的身份,会给他们工作造成阻碍吗?

科学布岗,弥补警力不足

偶然看到的一则新闻,给了徐佳健一个圆梦的机会。

2018年11月,市公安局通过媒体发布公开招聘公安勤务辅警的消息。彼时,从武警部队退伍的徐佳健经营着父亲交给他的金属加工厂,正在赶制给品牌手机生产零部件的大单子。“看到新闻后,我没跟家人商量就报名了。”尽管对于“勤务辅警”究竟要做什么并不十分清楚,但他暗下决心,要抓住这个能延续制服情结的机会。

“笔试、面试,过程都很严格,跟考公务员一样。”徐佳健回忆。事实上,徐佳健在武警部队的经历也使他获得了面试官的青睐:“讲纪律讲规范,对于辅警来说至关重要。”

对于辅警,不少市民既熟悉又陌生。在社会上时常看到他们的身影,辅助公安民警参与服务管理。但这些警务辅助力量分类众多,分为勤务辅警、社保队员、交通协管员、社区综合协管员、特种保安员等不同队伍。

2017年12月,《上海公安机关警务辅助人员管理办法》出台,进一步规范警务辅助人员的招录和使用。根据这一规定,上海公安勤务辅警从招聘开始就有明确规范:报名者须有本市常住户口,大专以上学历,35周岁以下;须经过笔试、面试、体测、体检、考察、公示等程序后,由市公安局统一培训,并通过考核,再统一派遣到至工作岗位;实施统一、规范管理;受过刑事处罚或治安管理处罚、有较为严重的个人不良信用记录等人员“一票否决”。

层层闯关,徐佳健通过了面试,上岗前,他参加了两个月的封闭式岗前培训。“主要培训法律基础知识、执勤规范、体能训练和纪律要求,包括法言法语和交通指挥的手势等。培训前担心体能跟不上,但训练节奏安排得很好,很快就适应了。”

上海公安勤务辅警上岗前,要经过两个月的全方位封闭训练

去年7月,徐佳健如愿穿上深蓝色制服,成为唐镇派出所的公安勤务辅警。“第一天很忐忑,担心民警会不会对辅警另眼相待。”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是多余的。“我的带教民警张齐很热情,主动介绍我认识同事。碰到不懂的事情,他也总是不厌其烦地教我。所里氛围非常好,很快就跟大家打成一片了。”

徐佳健第一次出外勤,是协助民警整治交通违法,也是他碰到的第一道难关。十字路口,潮水般的车流向他涌来,这是他过去从未经历过的,“脑子一下懵了”。“之前在培训中背得滚瓜烂熟的引导用语、法言法语,那会儿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看到民警正在处罚一辆违法变道的机动车,而路口的非机动车不顾红灯就蠢蠢欲动,徐佳健终于鼓起勇气进行劝阻:“同志您好,请您退回停车线后,等绿灯亮起再通行。”迈出艰难的第一步,后面就顺利多了。两个小时里,他共协助民警处理了十余起交通违法行为,还劝阻了不少非机动车和行人违法。

协助交通管理、参与街面巡逻、辅助抓捕嫌疑人……边工作边学习,徐佳健很快熟悉了公安辅警的各项业务,工作水平也得到显著提升,尤其在视频核查方面,展现出极强的天赋和能力。

凭借惊人的毅力和眼力,徐佳健利用玻璃破碎前后的反光点差异,精准确定作案时间,协助民警侦破案件

在协助侦办一起电动车被盗案件时,公共监控只拍到作案者的衣服。徐佳健就紧盯这件衣服,根据作案时间、行车速度,推演出嫌疑人作案后的逃离路线,调取13个多小时的视频素材,整整看了两天,终于追踪到嫌疑人的落脚点。通报情况,民警实施抓捕,最终人赃并获。

“虽然是辅警,但他的视频核查能力为很多案件侦破打下坚实基础。”唐镇派出所副所长陈翔毫无吝啬对徐佳健的赞誉。他认为,规范管理的勤务辅警经过合理分工、科学布岗,依法协助民警履职,能有效缓解警力不足的压力。

去年9月市公安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上海的警力仅占常住人口的21‱,在全球一线城市中是最低的。上海公安勤务辅警队伍建立后,与民警相辅相成,进一步提升管事率,共同维护城市安全有序。

凭借出色的工作能力,徐佳健获得了领导和同事的认可,也得到了家人的支持。但仍有人质疑他的选择:“放弃家里的工厂,跑去做辅警,风吹日晒的,值当吗?”“我从事着自己喜欢和想做的工作,干嘛要在乎别人的眼光呢?”徐佳健很坚定。

不是警察,也能作出贡献

按照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规范公安机关警务辅助人员管理工作的意见》,勤务辅警负责“协助公安机关执法岗位人民警察开展执法执勤和其他勤务活动”,这也意味着他们没有执法权。有人担心,没有执法权的公安辅警会不会成为闲职?到底能发挥多大作用?

不同于市民熟悉的主要协助交通管理的交管辅警,这次招录的上海公安勤务辅警设置辅助交管、辅助巡逻和辅助打击处置等3个岗位。其中,辅助交管岗位主要负责协助疏导交通,劝阻、纠正交通安全违法行为。辅助巡逻岗位主要负责协助开展治安巡逻、治安检查,协助110接处警。辅助打击处置岗位主要负责协助抓捕、看管违法犯罪嫌疑人。“协助”是其中最重要一环,虽然并不是正式民警,但辅警们协助民警、履行职责,同样也在岗位上发挥自己的光和热。

今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最严峻之际,上海加强了各道口的防疫查控措施。往年春运任务繁忙的上海火车站,成为疫情防控第一线。“我们本来就是站区的辅警,正是需要人的时候,当然不能退缩。”作为上海首支女子辅警队,上海站地区治安派出所公安辅警殷佳鸣等10位女辅警,从1月29日起全员上岗,白天忙防疫查控,夜间还要轮流开展返程大客流安保。

“当时所里研究过,分局增援了60名民警,防疫力量的紧张程度有所缓解。这些女辅警家里都有老人、小孩要照顾,准备让她们轮休。”负责带教女子辅警队的站区治安派出所民警黄美君说,女辅警们很坚持,还主动请缨负责西北出站口地下空间的巡控。

测温、登记、放行、复查,每一个步骤都牵动着整个城市的安全命脉。返程高峰,上海站每天到站旅客超过3万人次,防疫压力可想而知。殷佳鸣和同事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没漏过一个人。站区的其他防控岗位,偶尔遇到不配合的旅客,她们还主动补位,发挥女性温柔细心的优势,耐心劝解,缓和个别旅客的激动情绪。

疫情期间,女子辅警队全员上岗,守住了入沪大门

“坦白讲,也担心有感染风险。为了家人的安全考虑,有半个月我们几个同事就睡在办公室。”殷佳鸣说,虽然不是警察,但作为公安辅警也有自己的使命感,“我们穿着这身制服,就应该为城市平安贡献力量。”

因为在疫情防控中的优异表现,女子辅警队被评为公安系统的“三八红旗集体”。这让殷佳鸣感到自豪,也对公安勤务辅警的身份产生更深的认同。

曾经因为辅警没有单独“执法权”,殷佳鸣感到过沮丧。“跟民警疏导交通的时候,路上堵车嘛,有些车主火气比较大,讲话也不是很中听。”殷佳鸣说,自己在路口协助民警疏导交通时,几次碰到过车主、路人并不买她账的情况。“有一次,我让一个车主右转改道,他直接说,你又不是警察,我凭什么听你的?”她坦言,遇上这种情形还是难免会沮丧。

徐佳健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在一次协助民警整治交通违法时,拦下一名闯红灯的非机动车骑车人,见他的反光上有“辅警”两字,对方故意挑衅他:“你拦我干嘛,你又不是警察,管得着吗?”言罢,对方还加速行驶,车把拽倒了徐佳健,致使他手部骨折。民警见状,及时拦截这名违法人员,依法进行了处罚。

“这个事情发生后,我有点委屈。”徐佳健说,更多的还是反思,“是不是可以采用更好的沟通方式,跟对方解释清楚这个违法行为,让他们平复心情,正确地认识交通法规。”他更意识到,“执法权”这一界线,是公安勤务辅警不能逾越的底线,“之后再发现违法,我都会第一时间通报民警来处理。在民警进行处罚时,我可以劝阻其他交通违法的发生,引导车辆规范行驶。”

“无论是交通管理,还是执法办案,我们都有了更得力的战友。”在不少一线执法民警看来,勤务辅警上岗后担负起各项辅助管理和执法的职责,发挥出各自的特长和优势,与民警形成了相辅相成的合力。“这些勤务辅警年纪轻、干劲足,原先又在各行各业打拼过,虽然没有单独执法权,但他们的加入的确分担了不少勤务压力,也为我们的工作提供了很多新思路。”

据市公安局统计,过去的一年,全市公安勤务辅警共协助民警破获刑事、治安案件1.3万余起,抓获各类违法犯罪嫌疑人1.5万余名。目前,勤务辅警还驻岗在全市近1100个路口帮助维持交通秩序。

圆梦警察,他们在路上

“我还不是一个警察,但我想成为一名警察。”徐佳健和殷佳鸣都怀揣着一个警察梦。成为公安勤务辅警,让他们离圆梦更近一步。

2004年,上海公安机关建立了公安文职制度。2019年,随着公安改革的深入推进,上海市公安局又新增建立了勤务辅警制度。目前,上海已明确对全体辅警实行层级化管理和考核晋升机制,其中,对特别优秀、符合条件的辅警人员,可按规定程序招录为人民警察。根据有关规定,年龄未满35周岁的辅警累计获得3次年度考核优秀的,可通过统一招录考试转为民警。

黄炅骅正朝这个方向努力着。“这个还是挺困难的,不管怎么说,自己都要更努力。”从英国斯塔福德郡大学研究生毕业后,黄炅骅回到上海进入一家外企工作。得知招收辅警后,他放弃了高薪工作,报考参加辅警招录考试。“我父亲是一名老民警,在他的耳濡目染下,我也一直向往这份工作。”面对自己的选择,家人和未婚妻都很支持,这也给了他极大的鼓舞。

他告诉记者,年度考核优秀的前提是季度考核优秀,层层叠加,“个人要在35周岁前,获得3次考核优秀,是一个很高的门槛”。

今年33岁的徐佳健已经获得了一次年度考核优秀,他有信心在35岁前达到招录要求。“我已经过了30周岁,考公务员成为警察这条路走不通了。内部考核晋升,是唯一的机会,一定要全力以赴去争取!”

“优秀的勤务辅警可通过考试招录为公安民警,确实能激励辅警提升业务技能和实战水平,但相关实施细则应当公开和明确。”在一些专业人士看来,建立健全日常管理制度、培训制度、晋升和表彰机制、投诉和退出机制等,让辅警的管理更有章可循、有据可依,是规范使用警务辅助人员,提升警务辅助效能的基础。

上海正在进行这方面的实践和探索。据了解,《上海市公安机关警务辅助人员管理条例(草案稿)》和立项论证报告起草工作均已完成。参与草案稿编纂的人士表示,通过地方立法,进一步明确细化辅警岗位的职责,提升职业保障,同时在确保辅警依法规范履职的前提下,促进公安辅警更好地发挥警务辅助效能。

“公安辅警”徐佳健希望凭借自己的努力和成绩,获得参加民警招录考试的机会。

“就算最后考不上警察,我也会继续做辅警。穿上这身制服,就肩负着守护城市安全、为人民服务的职责。这份使命同样光荣。”徐佳健最后对记者说。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邬林桦
评论(5)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