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深度 | 安倍和文在寅明起访华,中日韩合作下一个十年如何谋篇布局?
分享至:
 (6)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全 2019-12-22 21:11
摘要:会议将发表《中日韩合作未来十年展望》,对推动三国合作提质升级起到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

临近年底,中国外交又将迎来一场重头戏。24日,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将在四川成都举行。此次会议是在三国合作迎来20周年、国际局势深刻变化、三国关系向好发展的大背景下举行的。会议将发表《中日韩合作未来十年展望》,对推动三国合作提质升级起到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

分析人士认为,从双边层面看,中日关系面临改善发展的新机遇;中韩关系开始步入稳定恢复阶段。会议有助于继续推动中日、中韩关系升温,对因历史问题陷入紧张的日韩关系,也可能起到一定的缓解作用。

从多边层面看,在当前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全球经济形势复杂严峻的背景下,中日韩共同促进区域一体化合作,展示了各方捍卫多边主义,维护开放型世界经济的决心。会议也将为三方共同打造高水平的自贸协定注入新动能。

安倍与文在寅将举行单独会谈

根据三个国家官方透露的消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韩国总统文在寅都将在23日到访北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谈,24日赴成都出席由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的中日韩领导人会议。

领导人会议分两个单元进行,第一单元将回顾20年来三国合作成果并探讨未来发展方向。第二单元将就半岛局势等东北亚和国际事务交换意见,讨论三国合作方案。

除领导人正式会议外,三国领导人还计划出席24日上午举行的中日韩工商峰会、共见记者并出席三国合作20周年纪念活动。

在日方领导人行程方面,共同社透露,23日安倍与习主席会谈,将确认发展两国关系的必要性,为明年春天邀请习主席作为国宾访日做铺垫。当晚,安倍将出席习主席主持的晚宴。

24日,在参加三国领导人会议之外,安倍将与文在寅举行单独会谈。这是去年9月以来安倍首次与文在寅举行正式会谈,双方将就劳工诉讼问题和日本对韩出口管制展开磋商。

25日,安倍计划与李克强总理会谈。两人还将到访成都郊外的世界遗产青城山,视察古代水利设施都江堰。之后安倍将启程回国。

至于文在寅的行程,韩联社援引官方人士的说法称,他将于23日在北京同习主席举行会谈并共进午餐。其间,文在寅将重申需要深入发展中韩关系,并就半岛局势与中方交换意见。

24日上午,文在寅将前往成都,出席中日韩工商峰会,随后出席中日韩领导人会议。24日下午,他将与安倍举行会谈。当晚,文在寅将同李克强总理举行会谈并共进晚餐,就加强两国经济、贸易、环境、文化等实质性合作交换意见。

为新十年勾画合作路径

分析指出,今年是中日韩合作20周年,三国合作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面对下一个10年,中日韩合作如何谋篇布局,如何乘势而上,成为会议的首要议题。

“大背景在于,世界局势发生深刻复杂变化——全球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美国对中日韩等主要国家发起贸易战;东亚地区自由贸易与经济一体化受到逆全球化冲击。”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周永生表示。这意味着,作为东亚三大主要经济体的中日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精诚团结,为下一个10年规划合作的大方向、大思路,通过有效的合作路径取得新突破。

中日韩合作起步于1999年。当年东盟与中日韩(10+3)领导人会议期间,中日韩三国领导人举行早餐会,正式启动三国合作。2008年12月,中日韩领导人会议首次单独召开,并约定每年在三国轮流举行。

20年来,三国取得的成就令人侧目——中日韩合作已形成以领导人会议为核心、21个部长级会议为支撑的全方位合作体系,在30多个领域开展合作。其中经贸合作成效显著,三方签署了中日韩投资协定,举行了16轮自贸谈判。去年三国间贸易总额超过7200亿美元,人员往来超过3100万人次。

但在“丰收”的同时,三国合作也不时受到“风雨”侵扰。由于历史问题引发分歧等原因,领导人会议曾经两次停摆,中间历时数年。2018年5月,在第二次中断后,三国领导人在日本东京重新聚首。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所长刘卿说,从这个意义上说,此次会议发表《中日韩合作未来十年展望》显得尤为重要。这将是继2008年首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发表《三国伙伴关系联合声明》之后,又一份对未来合作进行顶层设计的重要文件。

“可以发现,中日韩合作有着危机驱动的传统。在1999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的关键时刻,三国都挺身而出,果断按下‘合作键’,共同担负起引导东亚经济发展的重任,也给区域合作树立了榜样。”刘卿说,“而今,三国合作又迎来一个承上启下的历史节点。”

一方面,外部压力催生合作愿望——保护主义、单边主义、逆全球化对全球增长构成冲击,另一方面,中日韩合作的内生动力同样强烈——由于三国在贸易上既有互补性,也有同质性,难免产生竞争,迫切需要通过自贸谈判创设市场规则,在深化市场合作方面协调立场。

刘卿表示,长期以来,中日韩合作具有良好基础,当下更有切实需要。尽管中途出现波折,但三方还是着眼大局,明确了必须充分利用机制性合作引领东北亚发展的大方向。借此次会议总结经验教训,对成果和挑战进行系统梳理,将对中日韩合作提质升级起到重要作用,也将为东亚乃至世界繁荣稳定注入新动力。

三组双边关系“健康值”受关注

除了为三国未来10年合作定调指路,作为三国合作的重要政治基石——中日、中韩、韩日三组双边关系的“健康状况”也是本次会议的焦点。如何增强彼此互信水平,将成为三方的重要议题。

在中日关系方面,周永生指出,中日关系步入持续改善向好阶段。相信此次会议能进一步起到助推效果,为习主席明年可能的访日之行奠定基础,营造氛围。

在中韩关系方面,王毅本月初的韩国之行,成为中韩之间一次重要的战略沟通。双方同意谋划好下阶段重要高层交往,商定推进“一带一路”倡议同韩方发展战略规划对接,探讨推进第三方合作,同意加快推进中韩自贸协定第二阶段谈判进程,打造贸易合作升级版。

相比之下,日韩关系眼下“血脉不畅”,因此日韩领导人的“四川之约”备受关注。韩联社称,鉴于当前两国关系达到数十年来最低水平,会谈成行本身意义重大。首尔国民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李元德(Lee Won-deok)认为,韩日紧张关系可能不会很快改善,但如果双方同意确立解决问题的方向,将是有意义的。

周永生和刘卿指出,韩国和日本在会议前互有让步。韩国没有终止《情报保护协定》,给安倍送上“小礼”,而日本在会议前解除了对韩国芯片材料等产品的出口限制。而且两国就出口管制问题进行的对话也还在持续。这表明日韩关系虽然政治层面“伤得不轻”,但经济合作机制并未由此中断。

值得一提的是,中方也在撮合二者之间发挥了桥梁作用。11月的中日韩外长会成为日韩关系紧张期的一次关键协调。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日韩合作机制对双边关系发挥着稳定器与粘合剂作用。相信本次会议虽然不能根除日韩矛盾分歧,但有利于缓和紧张气氛。

区域一体化合作乃大势所趋

在三国领导人的“议题清单”中,地区热点问题以及区域一体化合作,也是绕不开的话题。

最牵动各方敏感神经的,莫过于半岛局势。据最新消息,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主持朝鲜党中央军委会会议,保证党领导全盘武装力量。另一方面,最新获得的卫星图像显示,朝鲜已经扩建一家与生产洲际弹道导弹有关的工厂。外界担心,随着朝鲜对美国设定的年底“最后期限”临近,平壤可能试射洲际弹道导弹,作为送给美国的“圣诞礼物”。

分析人士认为,此次会晤可能表明三个国家在朝核问题上的立场,即坚持半岛无核化目标,坚持对话解决方向,以及坚持建立半岛和平机制的路径。

在区域一体化合作方面,亚洲各种区域经贸合作安排,如RCEP,CPTPP都在取得进展,人们自然对2012年启动的中日韩自贸区(FTA)谈判也抱有期待。在刘卿看来,中日韩新十年的合作,一个着力点就是加快中日韩FTA谈判,助推贸易投资便利化提质升级,打造三国的“区域认同”。

作为中国参与的经济体量最大、占我外贸比重最高的自贸区谈判之一,如果中日韩FTA谈判取得成果,将使三国在东北亚经贸格局中处于更加举足轻重的地位,意义和影响力都将尤为巨大。

中日韩分别是世界第二、第三和第十一大经济体,GDP合计占全球20%以上,占亚洲70%以上。而且三国在经济和产业发展方面各有优势,建立FTA有助于充分发挥三国间的产业互补性,促进产业链深度融合。据测算,便利化投资可为三国带去至少10%以上的资本增量。其外溢性红利也格外显著,将有力带动整个东亚地区经济繁荣。

刘卿认为,日韩高度重视对外贸易和投资,在信息、大数据等高科技领域优势明显。中国有巨大市场,在5G、互联网方面有独特后发优势。三国完全可以在人工智能、大数据、智慧城市、应对老龄化、应对海洋垃圾等方面培育新增长点。一个重要趋势将是“中日韩+X”的多元“拼图”——共同拓展同第四方、第五方市场合作。比如,三国完全可以利用“一带一路”平台,将各自优势资源组合,推动合作更丰富多元。

干扰因素有待破除

至于中日韩合作面临的挑战,刘卿认为,首先在于逆全球化、保护主义对三国的影响。其次在于三国如何增加互信,夯实民意基础。“毕竟一些历史矛盾仍然摆在那里,需要通过扩大合作来减少分歧、消除分歧。”第三是警惕域外势力的干扰因素。

上海社科院国家高端智库资深专家、上海交大日本研究中心顾问王少普认为,美国对于中日韩接近一直抱有高度警惕态度,当年中日韩达成的清迈货币互换协议,就因美国反对而被废弃。特朗普政府打出“美国优先”旗号,是极端利己与反全球化的行为,对日韩利益构成明显伤害,并在一定程度上促使日韩等国调整政策,更加重视在经济上同中国合作。就最近一个阶段来看,受到美国国内政局和盟友政策微调的影响,美国阻挠中日韩三国合作的能力已经有所削弱。

周永生认为,继续捍卫RCEP谈判来之不易的成果,对中日韩也是一项挑战。日本RCEP首席谈判代表牧原秀树日前表示,日本将不会考虑在没有印度的情况下签署RCEP,一度让外界对日本推进RCEP的决心产生怀疑。“中日韩作为RCEP合作中具有分量的大国,任何一个打退堂鼓,都会对区域合作产生不良影响。应当共同推动明年协定顺利签署,从而为推动中日韩FTA谈判增添动力。”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周寅杰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