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海上记忆】光新路道口看火车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林凤 2018-12-25 16:06
摘要:如今的光新路道口,是由地下通道、地面铁路、上面立交三层组成,安全便捷。从志丹路到光新路地面路段已在围墙之内,是火车通行的专道;行人与非机动车走地下通道;机动车在立交桥上行驶。随着交通路上一长溜的绿化带,我散步到光新路道口,总会在此驻足逗留片刻:当年的大丰化工厂华丽转身为高层民居;道口的值班岗亭还伫立在原处,似乎要向乘客证明,它才是从绿皮火车到高铁进程中最有发言权的见证者。

儿时,很喜欢到光新路道口观看火车。飞驰而来,呼啸而去的火车,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是神秘诱人、满载精彩的,我时常编织乘火车去向美丽远方的故事……

 

我家住在志丹路的甘泉新村,志丹路南端与光新路接壤处是东西走向的交通路,与交通路平行的就是沪宁线铁路,毗邻光新足球场;交通路志丹路口还有大丰化工厂。铁轨、马路、足球场、化工厂,“点与线”勾勒出我童年记忆中的一幅几何图案。

 

火车是我探秘图案的驱动力,我与小伙伴隔三差五地到光新路道口看火车。客车是一节节绿皮的有窗口的车厢组成的,我爱在暮色四合中,观看已经减速即将驶进北站的客车,车厢里已泛出橘色的灯光,依窗而坐的旅客从眼前掠过,我心生满满的羡慕:坐在火车上肯定是很惬意有趣的,我何时也能坐上火车看风景呢?而货车则像一条长长的蠕动的黑龙,经过道口时,晃荡晃荡的响动,地面微微的震颤,有些车厢上面还可见到堆放的木材、煤炭等货物,有的则用帆布严实的掩盖,大人们将这种火车叫做“棚车”,我会想到课本上建设祖国运向四面八方的物资。

 

每当听到道口值班亭电话铃声响起,告知火车即将过道口时,我们就会看见穿着铁路制服的工人,吹着哨子,挥着旗子,喝令行人止步、车辆停驶。在黑白相间的栏杆徐徐放下时,还是有行人和推自行车的、踏黄鱼车送菜的郊区农民,忙不迭地弓腰穿越栏杆。目睹费力拉车的农民,想着学雷锋做好事的我们,不管不顾地奔去帮着推车,直到从栏杆的另一端钻出。“小赤佬,不要命啦?”,没获得铁路工人的称赞,反受到一顿训斥,我迷惑又后怕。

 

10岁那年,我爸到贵州“支内”。听爸说,火车从北站开出经过光新路道口。在爸每次去贵州时,送他坐上78路公交车后,我就到交通路志丹路口的街面守候,盯视着每列经过的火车,希冀看到窗口里的爸,但我还没来得及眨眼,一个个车窗就闪过啦。凝视着一列列远去的列车,心中荡出深深的失落和惆怅。

 

上初中后,我送爸到火车站。每次目睹候车室里人山人海,检票时汹涌的人群涌向闸口,我凭站台票进站,背着行李在争先恐后人群的裹挟中奔向车厢,为的是能将行李“上架”。这一切做妥,喘口气擦把汗后,爸就催我下车。爸在车上,我在车下,随着汽笛声响起,火车缓缓起动了,爸探出窗外,挥手致意我回家。车站送别,我理解了爸为什么抱怨坐火车难受,两夜三天的车程会让腿脚浮肿,并非我从光新路道口看火车窗口里的美好遐想。

 

直到我上班负责车间技术质量后,才第一次有了乘火车的体验。那是20世纪80年代中期,我与同系统的几位技术人员,到南方一带做质量专访。我们从湖南长沙、衡阳、株洲辗转到广东广州、肇庆、佛山等城市。行程一个多月,列车在崇山峻岭中穿梭,在广袤大地上奔驰,祖国已步入改革开放的年代,南方的城市已见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商贸市场呈现一派生机,丰富多彩的夜市尤其令人流连忘返。上海还鲜见的电子表、沙滩鞋、时尚印花套裙等,令我们这些上海人赞叹不已,过了把采购瘾。

 

所见所闻是令人兴奋的,但路途艰难劳顿也是难忘的。我们从这座城市到下一座城市,因为不是始发站,往往没有座位票,为了赶任务就买站票,挤上火车站立五六小时的滋味不好受。有的旅客甚至将报纸铺在座位底下,钻进去就呼呼大睡,我猜想这些人是“老出差的”。

 

逐渐的,我的生活中,不仅乘火车是常有的事,乘飞机也已不觉新鲜,不仅国内航班,国际航班也乘过不少。想出国门看看,来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也是可能的。

 

如今,我就居住在光新路道口附近的延长西路上,经常在交通路上散步,最令我心旷神怡的就是观赏东来西往的“和谐号”。改革开放将国民带进高铁时代,我也有多次乘坐高铁的体验。去年国庆节假期,我与先生乘高铁到他当年插队的安徽青阳县拜访老领导、老朋友。每小时三百多公里时速的高铁,车厢环境整洁有序,座椅间距舒适自在,列车员姑娘服务温馨细致,旅客从容地欣赏窗外美景。我们从上海到安徽池州,意犹未尽中已然到达。年届耄耋的喻晓芳是位革命老战士,自豪地对我们说:“用不了多久,高铁就会从池州建到青阳,下次你们来,直接就到我家啦。”我情不自禁地想起,2000年,我与先生第一次到青阳时,坐了八小时绿皮火车到铜陵,再转乘两小时长途车,到得青阳已是人疲腹饥。而此次坐高铁,三个多小时就到池州,再坐车半小时就到达青阳了。不久前,“复兴号”的加长版又启跑在京沪线上。“复兴号”的神速,令我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充满信心。

 

如今的光新路道口,是由地下通道、地面铁路、上面立交三层组成,安全便捷。从志丹路到光新路地面路段已在围墙之内,是火车通行的专道;行人与非机动车走地下通道;机动车在立交桥上行驶。随着交通路上一长溜的绿化带,我散步到光新路道口,总会在此驻足逗留片刻:当年的大丰化工厂华丽转身为高层民居;道口的值班岗亭还伫立在原处,似乎要向乘客证明,它才是从绿皮火车到高铁进程中最有发言权的见证者。

栏目主编: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