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城事 > 文章详情
这里不仅仅有小龙虾,还有凹凸棒石,以及中科院成立的首家县级研发中心
分享至:
 (2)
 (1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黄海华 2017-03-22 11:31
摘要:有人把凹凸棒石比喻为“味精”,只要添加少许,就能“点土成金”。

这个月初,中科院盱眙凹土应用技术研发与产业化中心主任、中科院兰州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爱勤,获得了国际先进材料协会颁发的2017年奖章,以表彰他带领团队解决了制约凹凸棒石产业发展的棒晶束解离这一世界性难题。

 

在这背后,中科院2010年成立的首家县级研发中心,也交出了一份不俗的“成绩单”:不仅实现了纳米矿物材料研发在国际上的“引跑”,短短六年间,助推盱眙凹凸棒石的产值从4亿元增长到20亿元。

 

盱眙是江苏省经济欠发达的一个县,院地合作的盱眙模式,在这里怎么发挥作用呢?

 

曾经守着富矿却没饭吃

 

盱眙有两大宝,一是小龙虾,另一个就是凹凸棒石。凹凸棒石黏土由火山沉积变质而形成,是一种具有棒状晶体结构的含水富镁的铝硅酸盐矿物,棒晶长约1~5 微米,直径约20~70 纳米,是一种天然的一维纳米材料。有人把凹凸棒石比喻为“味精”,只要添加少许,就能“点土成金”,因此它被广泛应用于化工、建材、造纸、医药、农业、环保和食品等诸多领域。

 

盱眙的凹凸棒石资源储量达8.9亿吨,已勘探量4408万吨,是国内总量的74%,约占世界总量的一半。不过,自八十年代初被发现,这一产品的附加值一直比较低,产业链也较短,直到2010年底全县的凹凸棒石产值还不到4亿元。

盱眙的凹凸棒石天然矿产

 

守着富矿却没饭吃,原因何在?一是关键共性技术始终没有取得突破。天然形成的凹凸棒石棒晶大多以鸟巢状或柴垛状聚集,如果不对其拆分解离,它就不具备纳米材料的特性。多年来,国内外研究者采用高速搅拌、超声、碾磨和冷冻等传统处理方式,只能实现部分解离,同时还会损伤晶体固有的长径比,影响其纳米性能的应用,因此成为了制约产业发展的一道世界性难题。二是缺少研发团队的技术支撑。虽说从2006年起,这里每年举办一次中国凹凸棒石高层论坛,一大批专家先后来盱眙进行产学研合作,但一个项目结束专家也就走了,难以满足企业的个性化技术需求。三是缺少公共测试和服务平台。虽说相关企业不少,但缺乏一个平台来聚合资源。

凹凸棒石棒晶大多以鸟巢状或柴垛状聚集,必须要解离,才能发挥纳米特性。

 

2010年6月,中科院与盱眙县共建了“中科院盱眙凹土应用技术研发与产业化中心”。这无疑是一个创举,在这之前中科院从未在一个县城建过研发中心。

 

原来这堆“破土”这么值得研究

 

有了研发中心,科学家是否愿意来呢?

 

王爱勤是全世界发表凹凸棒石SCI论文最多的作者,早在2003年就来过盱眙,对这里有一份特殊的感情。尽管这里距离兰州路途遥远,但为了推进凹凸棒石产业的高值利用,这位科学家不仅参与筹建还带领团队率先入驻研发中心。在2010至2011年,他还挂职做了盱眙县的科技副县长。如今,他每个月都会来盱眙,一年差不多有3个月时间在这里工作。

中科院盱眙凹土应用技术研发与产业化中心主任王爱勤。

 

“引进的团队,彼此不能‘打架’,而要互补。”王爱勤介绍,研发中心先后引进中科院宁波材料技术与工程研究所和中科院广州能源研究所以及常州大学、环保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等单位。盱眙县每年给每个中心入驻单位拿出50万元,支持他们的运行。此外,还每年拿出200万元设立开放课题,由研发中心主导研发方向,入驻单位则根据企业需求来确定研究课题。资产所有权归各个单位,但仪器设备等资源实行相互开放。中心从应用基础突破、关键技术发明到高值产品开发,形成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创新链,显著提升了我国凹凸棒石的自主研发水平。至今,已培育国家高新技术企业10个,转化科技成果4项,累计实现销售收入18亿元。

 

眼下,中心正尝试实行股份制收益分配方式,创新要素相关的技术、资金、平台、成果、知识产权等均可折算成股份参加分配,从而建立可持续发展的长效机制。

 

曾经,王爱勤的一位女博士研究生对于凹凸棒石“不屑一顾”,甚至表示“一堆破土有啥好研究”。当她在盱眙呆了两年,亲眼目睹凹凸棒石给一座县城带来的变化后,她告诉王爱勤,原来这堆“破土”这么值得研究。

 

原来小打小闹的企业建了一条万吨级生产线

 

一直以来,各种霉菌毒素的危害困扰着畜牧业发展,它不仅导致经济损失,还会随食物链进入人体,严重危害健康。去年8月,国内首条万吨级的霉菌毒素吸附剂生产线,在位于盱眙的江苏神力特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建成,打破了国外在此领域的技术和市场垄断。

 

早些年,这家公司只生产植物油脂脱色剂一个产品,工艺简陋,产品附加值低,公司经营长期停滞不前。三年前,这家公司与研发中心建立了产学研合作关系。有了更多科学含量的产品,吸引了300多家客户,公司业绩也从原来每年的800万元提高到了3000多万元。2015年,王爱勤团队成功地对凹凸棒石进行了拆分解离,在解决这一世界性难题的同时,还研发了玉米赤霉烯酮吸附剂,并在这家公司实现了成果转化。这一产品对玉米赤霉烯酮的吸附率高达90%以上,相比国外同类产品的吸附率提高了3倍,产品价格也一下从每吨1到2千元,上涨到每吨5-8万元。

工人们正在国内首条万吨级的霉菌毒素吸附剂生产线上忙碌。 黄海华 摄影

 

这只是一个缩影。去年1月,“盱眙凹凸棒石特色产业基地”被正式列为第二批国家火炬特色产业基地,步入“国字号”行列。

 

盱,张目也;眙,直视也。盱眙,寓意着登高望远。中科院盱眙凹土应用技术研发与产业化中心的成立,正是如此。眼下,中心发展也存在一定的制约因素,如规模化企业创新主体严重不足,成果转化承载能力有限等。期待“盱眙模式”,还能走得更远。

 

题图来源:黄海华 摄    图片编辑:朱瓅

 

网友评论
13人评论 | 注册
在@后输入空格完成输入
登录并发表
  评论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