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城事
人们都跟疯了似的,购物车里都东西堆到顶,还没到黑色星期五啊?怎么搞的?我很纳闷,带孩子去试鞋。果然不错,那鞋有九成新,卖15元,又看上一双男孩子的,也八成新,10元,试试也合适。孩子嚷嚷说让我也买一双,因为迄今为止家里还只有我一个人滑过冰。“想当初……”一撩拨,我也挑了双八成新的,7元。算账的时候,收银员说,今天是老兵节,东西一律半价。哦,我才明白为什么今天这里这么多人。一算账,三双冰鞋才15元多!啊!我想偷着乐!
作者:枫雨 2017-02-28 07:49:35
 (1)
 (0)
我一位白人同事的妻子,是漂洋过海的潮州人的后代。上次部门年终聚会,她跟着丈夫一起出席。我们自然而然地挨着坐,交谈了起来。我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说:“我叫‘凤’,是我爸爸给我起的名字。”她爸爸告诉她:“‘凤’在中文里是一个美好的女孩子的名字。”“明年是鸡年,对吗?”她问我。我说是的。“我爸爸说,鸡年就好像是凤的年。”她又说。
作者:虔谦 2017-02-27 16:18:57
 (2)
 (0)
我好奇他为何不搬到儿子家附近呢?他儿子住在千叶县,也给他准备了房间。即使他喜欢自由自在,那至少也要搬到儿子附近吧。答案很快出来了。没想到他还要继续干。可能社长念在昔日情分上,让公司安排他到门房间,临时工待遇。正好公司在马路对面盖了一个新工场,他一本正经穿上制服上任了。
作者:骏骏 2017-02-23 07:48:52
 (9)
 (7)
丧偶的他,既不愿意和儿子同住享受天伦之乐,也不想找个适龄老太安度晚年,他要找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他不会上网,跑到婚介公司付了30万日元的报名费,每隔几天人家给他寄来一叠图文资料,这个难看,那个太胖,要求还不是一点点的高啊。
作者:骏骏 2017-02-23 07:48:51
 (5)
 (13)
成为“伊甸园”居民后不到一年,发生了“911”恐怖事件,街区的邻里关怀小组成员挨家挨户发慰问信,赠送可张贴于门窗上的星条旗,稳定民心激励民众仿佛具备天然的职责与贴心的细节。这个邻里关怀小组每个月还有自己编写印刷的16开四页月报《伊甸观察家》(取名自社区一条主街名),和不定期的聚会或BBQ(烧烤活动),大家在轻松自如的气氛下喝点饮料吃点自制的烤牛肉烤鸡翅,聊聊家常,该说的事也便沟通交流了。
作者:阙维杭 2017-02-22 16:05:16
 (4)
 (0)
看着这些孩子,我觉得我们国内城市里的孩子真是幸福极了。我们的孩子除了没有时间玩,什么都有,真的是太富有了。尽管这么穷,可是贝宁老百姓还很知足快乐,他们生活很简单,和他们的内心一样。这让他们的眼神看上去很纯净和善良。
作者:周宇君 2017-02-20 16:55:05
 (3)
 (0)
奇怪的是,曾经那么视画如命的我,自从结婚后就很少画画了。天天低头是工作,抬头是孩子,分分秒秒都不是自己的。画画需要极沉静的心态,我在生活的旋流里挣扎,哪还有那个闲情逸致呢。
作者:周宇君 2017-02-20 16:54:10
 (3)
 (0)
我随外交官丈夫连续外派常驻了三个国家:泰国、南非和贝宁,这近十年的迁徙是离家越来越远。在泰国时,回家只需要飞行五个小时。到了南非,从约堡飞北京就需十五个小时;到了贝宁,就算最短的时间,路上也要奔波二十七八个小时。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觉得这样的奔波是越来越辛苦了。年轻时对于相聚和离别都不那么在意,而年纪大了以后越来越不能忍受离别的滋味,每一次远行都感觉有些难以言说的伤感。
作者:周宇君 2017-02-20 16:52:57
 (3)
 (0)
街上的行人是我的同胞,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他们说着我熟悉的语言,他们的衣着是我习惯的款式,有人甚至还穿着家人手织的毛背心。他们手里提着刚从中国货超市买来的白菜猪蹄或是餐馆里买的小笼包牛肉面外卖,和国内匆匆赶路的行人毫无二致。
作者:童童 2017-02-15 16:53:22
 (2)
 (0)
一天,生意不好,少有顾客,讨价还价的都没有。想着家中孩子的尿布费,我向彼特叹苦,他听着,忽然一本正经道:“也许我们该请个脱衣舞女来。”我说:“哪来的钱呀。”他一笑,说:“没关系,我母亲能跳。”我一听,吓一跳,赶紧看他母亲,却不料,他母亲毫不介意,朝我点点头,满是皱纹的脸,慈祥一笑,腰肢、臀部跟着扭两扭,扭出不少风韵,看得我忍不住大笑。
作者:黄惟群 2017-02-11 07:13:37
 (3)
 (1)
我可没他那城府,一天,直到中午十二点,刚卖掉第一件货,整个上午,就在用上海话骂个不停。左邻右舍听我那两字发音清晰,又有点恶狠狠,很过瘾,很表达感情,问是什么意思。我灵机一动,说是“生意太差”的意思。之后,每到生意不佳时,四周便响起一片上海话的骂人声。
作者:黄惟群 2017-02-11 06:49:31
 (4)
 (1)
似乎从未发现海是那么的大,天也那么的大,大到虚无,大到不存在。在这似无穷似有限的空荡荡中,似乎看到了藏在海的那边的隐秘,看到了生命的来处和去处。忽然感到,海岸边的我,只是永恒的空空洞洞的神秘中偶然迸出的一滴水迹、一缕空气。我感到了生命的渺小、短促,又感到了生命的宝贵与光明。一团杂乱纷飞的思绪中,忽又醒悟到:一切的烦恼、苦楚、得与失,是多么的没有意义……
作者:黄惟群 2017-02-11 06:15:22
 (4)
 (12)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二届微电影大赛
创意设计产业信息
文创领军人物
举报中心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