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这位演员回答道:“老师,别人都不练,我一个人练,多难为情?”“小青年哪能有这种思想?”王老师有些激动地向我感叹道,“不管怎样,要成为一个好演员,必须要多练功,多实践。演员是比较特殊的。手、腿、嗓子、眼睛等就是工具,每个工具都是要训练的。”
作者:胡凌虹 2017-01-21 07:15:49
 (12)
 (11)
小贩将铁葫芦一架,说声:当心啦!脚死命一踩。震天的爆响之后,冒出一股白烟。他用木棒撬开铁盖,白花花的爆米花瀑布般地滚落到一个脏兮兮的麻袋里。看着跳着脚、捂住耳朵、躲得远远的几个小姑娘,我们这些小男孩全都嘎嘎嘎地放声傻笑起来,似乎像是在枪林弹雨里无所畏惧的英雄。
作者:王智琦 2017-01-20 07:21:11
 (6)
 (8)
于是我就去考了。在那些美丽的高年级小分队员们犀利的目光下,我战战兢兢爬上大礼堂的讲台。我不会别的歌,要么只有幼儿园里教过的“我有一双勤劳的手,样样事情自己做”。我慌里慌张中选择去解放台湾岛。海风吹完了,我眼巴巴地望着小吴老师。她很无情地说,你可以回去了,我们小分队不要你。我很受伤,但不敢问为什么。过后我才从同学那里知道她不要我的理由,“伊讲侬是只骺背”。
作者:清清 2017-01-16 07:28:55
 (5)
 (1)
今天,驾驶已是很普遍的一种技能了,“女司机”却似乎经常被当作一个歧视性的名词。上世纪70年代初,当我成为一名卡车女司机,开着四吨重解放牌大卡车呼啸而过时,多么令人称羡啊!美国道奇、日本伊吱吱、苏联嘎斯以及上海交通、吉普、三轮摩托,啥都摸上一把,没什么能难倒我。
作者:葛申申 2017-01-08 07:42:16
 (18)
 (19)
到外队看电影回来的路上,同学们错把路上明晃晃、积满水的坑坑洼洼误认作上海城市的水泥路,一个接着一个摔倒在水塘里,全都成了落汤鸡,引来农村孩子一阵捧腹大笑。
作者:宣争鹰 2017-01-05 07:44:34
 (20)
 (14)
每年春节前夕,特别羡慕许多同事可回故乡探望父母,他们虽不能天天见到父母,心里却有期盼。我的故乡虽在泰山脚下,但我不是在那里出生的,所以对故乡没有一点印象和感觉,那里只是表格上的故乡。真正的故乡应该是我出生的地方,那就是原来的长宁区天原新村,那里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虽然它已从地图上消失了,但在我的脑海里却始终挥之不去,让我时常梦回老屋。
作者:李 动 2016-12-30 08:58:28
 (16)
 (14)
2009年,故事片《高考1977》在上海师范大学放映。影片开头,一群知青在黑土地辛苦耕耘,音乐起:“蓝蓝的天上,白云在飞翔,美丽的扬子江畔,是可爱的南京古城,我的家乡。”这首充满思乡之情的《知青之歌》,成了电影的主题曲。大学礼堂的前座,坐着来自南京的老知青任毅,就是流传全国的《知青之歌》原作者。为了这首歌,他险些付出生命的代价。
作者: 冯 乔 2016-12-29 07:30:30
 (18)
 (22)
姚家宅变名“蕃瓜弄”,有传说是1947年秋,这里有人种出了一个特大南瓜,“茎蔓卷曲似龙须,果面瘤状象龙眼”,被人称为“蕃瓜龙”。当时有人视其为吉祥物,遂以其谐音,将该地区称为“蕃瓜弄”,后流传沿用至今。
作者:胡伟祖 吴燕萍 2016-12-27 10:10:38
 (16)
 (15)
散场时突然下起暴雨,大家狼狈奔逃。我刚出校门就因为自行车轮胎别在火车轨道里摔了一跤,爬起来上了车仍然狂奔。
作者:张新颖 2016-12-22 07:33:35
 (8)
 (13)
1977年12月11日、12日,长征农场全体考生,连续两天一早到场部挤上大卡车,开到崇明合作公社学校参加高考。大卡车敞篷开在狭窄的公路上,路边的树枝把一些考生的脸都划破了。我们中午就用面包加榨菜充饥,也有的考生以半条云片糕加两只桔子,解决了午饭问题。
作者:冯乔 2016-12-21 07:16:13
 (10)
 (17)
当年取名野荸荠是有讲究的,原来苏州有一种产于车坊的荸荠,因其个大,可如手的姆指和食指间的虎口,故名叫“虎口荸荠”,是清朝时贡品,俗话说:“天津鸭梨儿不及苏州大荸荠”,于是野荸荠就有了正史。这一段历史,无疑也是告知天下,“野”,也是淮海路极其重要的元素,要论资排辈,一点不输给“雅”的,而且完全应该这么说,淮海路上的野,恰恰是它的雅。
作者:马尚龙 2016-12-17 07:53:19
 (13)
 (13)
在上海的愚园路江苏路附近,透过西边镂空的围墙,人们可以看到一座梦幻般的美丽花园别墅,这里就是长宁区少年宫,每天都能看见蹦蹦跳跳的孩子们从这里进出。这里也是经典电视剧《围城》的重要拍摄地———苏小姐的府上。不少老上海都知道它是汉奸汪精卫投靠日本人之后在上海的“行宫”,于是理所当然地将它称作“汪公馆”。其实,“汪公馆”原本应该叫“王公馆”,它是抗战前国民政府交通部长兼上海大夏大学校长王伯群的住宅,而王伯群是因为一个女人才建起这座豪宅的,她就是王伯群的妻子:由大夏大学的校花变成王公馆女主人的保志宁。在一个宁静的冬日,保志宁的外甥、年届七旬的袁智麟先生谈起了姨妈保志宁的那段往事,“王公馆”在我的脑海中渐渐立体了起来。要了解这幢豪宅的来历,还得先从大夏大学说起。
作者:章慧敏 2016-12-15 07:10:24
 (21)
 (2)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二届微电影大赛
创意设计产业信息
文创领军人物
举报中心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