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把手中的橄榄核如飞机投炸弹般地落向目标,若把地下的那颗橄榄核顶出了框,就赢得这枚橄榄核。只要顶出,那就可以继续顶。没顶出,就换人顶。有人把它与刮豆腐格子、刮香烟壳子并列为上海男小囡欢喜的三大游戏。
作者:袁念琪 2017-04-27 10:31:59
 (5)
 (15)
按惯例,建造一个地铁车站,需要两年半时间。可淮海路工程,统共只用了11个月。7500米盾构掘进,也是一场攻坚战。此刻,庞大的盾构机一下子变得“多情”起来,恍若一个巨大的梭子,串联起了一个又一个车站。这是一场关键之战,关系到“一号线”通车前的调试,7台盾构机从上下两条线路分别推进。常熟路到陕西路,施工用了25天,创造了“当月进洞,当月出洞”的奇迹。7500米盾构掘进,提前20天便全线完工了。
作者: 陆林森 2017-04-19 16:53:38
 (4)
 (0)
我是育才中学66届高中生,有幸与姚、周的两个女儿做过同学,不过不是一个年级的。姚慕双的大女儿名叫姚玉儿,比我高一级,是65届高中生。周柏春的大女儿名叫周伟儿,是67届初中生。那时没有“星二代”的特权,她们都是凭自己优异的成绩考进来的。全校的师生都认识她俩,这不仅仅是她们各自与自己的父亲长得非常相像,更主要的是她们是学校曲艺队的主要成员,每次全校联欢会上,她俩一定上台表演节目,深受全校师生的欢迎。
作者:陈正青 2017-04-17 19:54:56
 (4)
 (3)
我们这里有许多人没机会去像大光明、大上海这样的一流电影院,但人们普遍有这样一个共识:电影院有大小、好差之分,但电影内容是一样的,我们可以等,等到我们这里放了,一样可以看。所以,不管什么新片,我们这里的普通百姓都会等。此外还有一点,最主要是俱乐室票价便宜。正是由于这一点,这个澳门路俱乐室的电影放映一直保持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
作者:刘小虎 2017-04-17 10:43:44
 (4)
 (14)
1944年,金泰钧14岁。别人以为,这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鸿翔时装公司少爷会继续升学、留学,或者起码,再玩几年。但他却回到父亲的柜台,开始上班。他说,我要学的服装设计,没有一所学校能教会我,去店里就是去了最好的课堂。毕竟,老上海人谁不知晓——鸿翔,是沪上第一家由中国人开办的时装特色店。
作者:沈轶伦 2017-04-15 10:01:43
 (7)
 (12)
世博园后滩地区,即将沿江兴建一片近2平方公里的开放式大绿地“世博文化公园”。这个曾经不为人知的区域,将成为上海生态新地标。而对奚美娟来说,“后滩”两个字,永远联系着童年。那时,这里有世家的高宅大院、有放排工人的竹筏木筏,有一起去游泳的小伙伴。闭上眼睛,沿着回忆的江堤走,似乎还能走到外婆家去。
作者:沈轶伦 2017-04-07 12:12:10
 (6)
 (14)
虹口区黄浦路,大家对该路段上的俄罗斯领事馆并不陌生。但很少有人知道在十九世纪至二十世纪初期,这条不长的路上,除了俄罗斯领事馆,还曾先后有德国驻上海领事馆(现黄浦路60号)、美国驻上海领事馆(现黄浦路36号)、日本驻上海领事馆(现黄浦路106号)等。在相当长的时期里,黄浦路被称之为上海的“东交民巷”。
作者:龙 钢 2017-04-07 11:34:07
 (10)
 (14)
整整10年,几乎每一个清晨,叶瑾都从家里出发去游泳池训练。夏天暑热,冬天寒冷,从泳池出来,湿漉漉的头发上结一片冰碴。从长乐路三小“游”到上海跳水池,再“游”到向明中学,10岁便横渡黄浦江的叶瑾,在16岁那年的一个早上,从上海去往南京,踏上了专业游泳运动员的道路,也游向了更广阔的世界。
作者:沈轶伦 2017-04-06 11:23:16
 (3)
 (16)
一百年前浦东先贤在早期开发中的铁路梦、铁路情,激励着后人的创造精神和勇气,共同描绘出百年浦东的铁路蓝图。
作者:谷粱 2017-03-31 20:40:19
 (4)
 (0)
1987年,由于原在上海文化广场的上海市戏曲学校校舍翻修,第三届昆剧演员班借住上海市第三女子中学。60名学生中,不仅有20名女生,更有40名男生。此后三年,昆曲班的学生们在这所全市闻名的女校里默默用功。如今在台上挑大梁的“昆三班”的“角儿”们,都曾承教于此。而这所百年女校,也用这种方式,奇妙地为这门中国传统艺术当了一次“苗圃”。
作者:沈轶伦 2017-03-24 17:55:39
 (7)
 (10)
于是就这样,这座公园融进了生长在普陀区的我们的血肉里。高中的好友高三那年头一回去杭州的西湖游玩,回来对我们说:“这个西湖啊,就是一个放大版的长风公园!”
作者:钱佳楠 2017-03-24 16:45:13
 (7)
 (13)
“开创号”进入鄂霍次克。一阵阵冰块撞击船体的叮咚之声不绝于耳,见过世面的船员惊呆了。在白令海和阿拉斯加海域,他们见过浮冰,但如此四面八方,都是浮冰,确实生平第一回。浮冰遮没了碧海,浮冰延伸到天边。远方,起伏连绵的冰山白雪皑皑;近处,凸凹的冰块宛如凝固的浪花。“开创号”鼻球形的船头撞在浮冰上,如卷刃的钢刀砍在石头上,船身寸步不移,螺旋桨一个劲儿地空打。行船难,难行船。冯船长胸中波涛翻滚,彻夜难眠,沉重地在《航海日志》上写下一行字:“船被围困在冰中。”
作者:王坚忍 2017-03-22 19:19:41
 (6)
 (1)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二届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