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作为一种民间语文,表情包体现出其强大的流行文化的力量
作者:韩浩月 2017-02-28 07:23:32
 (1)
 (0)
重返上海的查克先生在灯光摇曳的和平饭店舞池里,居然认出了爵士乐队中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年乐师,当年查克先生和女朋友来跳舞时就认识他,当然那时,他是乐队里的青年演奏员。
作者:崖 青 2017-02-27 10:29:09
 (6)
 (0)
在一些人眼里,所谓“身价(成功与否)”之高低,就是看谁“五子”之富、之豪。豪者便是“成功人士”,反之,自然是苟且者,是狗熊了。
作者:齐世明 2017-02-26 09:43:53
 (6)
 (15)
不知大家有没有这种体验,如果在陌生的城市有盛馔慰藉,你跟这个地方一下子就亲近起来了。一个有许多美食的城市,温情指数自然也不会低。
作者:王丹枫 2017-02-25 09:05:49
 (8)
 (13)
零星的节气对联较多,全年二十四节气对联很少见,也较难撰作。《楹苑随记》中记录了江西德安钟希逵老先生所作“二十四节气”联,在已知的二十四节气全联中可谓最全,妙绝。
作者:毛雨松 2017-02-24 07:29:02
 (7)
 (10)
汪曾祺是为有趣之人。在家里烧水煮面条,等水开时,他会画上一幅小品,一朵荷花与一只蜻蜓,味道十足,题跋就写等水开。他一直被人们誉为美食家,笔下所写故乡佳肴,虽是家常菜,却令人艳羡。
作者:李辉 2017-02-23 08:00:53
 (4)
 (14)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瓢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一百多年来,此首诗意隽永婉约、情感真挚深沉的《送别》之歌,一直在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传唱。其作者就是李叔同,而最初孕育此歌之地,就是民国初期风云际会的上海。
作者:王琪森 2017-02-23 07:22:48
 (9)
 (14)
认识孙渝烽老师有很久了。几十年来,上海市文联组织大大小小的活动,时常看到他的身影,因为他既是电影演员,又是配音导演兼演员,形象与声音都是出类拔萃的,所以一到需要表演的场合,把他拉出来演一段,可谓家常便饭。孙老师总是张口就来,把现场弄得热融融暖乎乎,深受欢迎和尊敬。
作者:刘巽达 2017-02-22 07:32:59
 (6)
 (0)
最近,“减负”二字重热,所侧重侧面多在学多学少,考和不考。“朝花”约得李荣先生此文,以与少年的娓娓答复,独抒深见,或许可有助于我们打开纠结于“多少”“考试否”之外,另一层思考维度。
作者:李荣 2017-02-21 15:30:11
 (2)
 (13)
春节前后,工作稍闲,终于发现自己不再困缚于日常忙碌中了。于是去爬山,在天天登山的过程中,我渐渐发现曾经忽略了大半年身体的存在,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哪里酸、哪里微痛、哪里有力量,身体中的每一个部位都积极地向我传递着丰富的信息,它们似乎在用热烈的语言鼓励我,让我运动起来,坚持下去。
作者:流沙 2017-02-20 12:59:04
 (2)
 (16)
想不到鸽子鸡在树上打起鸣来字正腔圆,嗓音更加嘹亮,和它小小的个子极不相称。它那独特的“起来起来”的呼喊,整个村庄都能听见。
作者:魏鹏 2017-02-19 07:26:40
 (6)
 (9)
这是您接待同辈文友的地方,也是接待萧红、萧军这些学生的地方。因窗外会有人窥探,您不愿看这些面孔,就坐在临窗的第一张椅子上,背对他们。
作者:韩建刚 2017-02-18 07:27:58
 (4)
 (1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二届微电影大赛
创意设计产业信息
文创领军人物
举报中心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