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政情
挑战与艰难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的时代,但即便感叹“浮云能蔽日”,也别忘了“雾散终有时”。古往今来总是如此:纵有一时之“乱象”,也无碍终究之“清流”;纵然前路或仍有坎坷,也不会因此而停下奋进的脚步。所以,任凭有多少风浪、多少挫折、多少诱惑,认定对的路,就坚决走下去。
作者:解放日报评论员 2017-01-01 08:22:23
 (1737)
 (14)
2016年即将在意外不断的乱局中告别,我们会迎来一个更乱的2017么?
作者:张骥 2016-12-31 07:00:34
 (18)
 (16)
一些长三角地区老板们,想法简单得甚至难以反驳:哪里能赚钱就往哪里去。这种想法曾经促进过经济发展——制造业赚钱的时候,人、财、物投入了工厂。而当制造业生存面临困难,这些资金自然要寻找下一个赚钱之处。
作者:孔令君 2016-12-30 08:31:50
 (95)
 (18)
这就是一个充满“反转”的时代。太多沉重的案例在警示我们,愈加开放的网络社会,愈加需要一个“把关人”。问题是,这个靠谱的“把关人”在哪里?“他”又怎样才能让人们觉得靠谱?
作者:吴志远 2016-12-28 15:22:19
 (1118)
 (14)
也许很多年后,人们还会想起即将过去的这个2016年,一个充满着变数、疑惑、混沌、未知、矛盾、焦虑,当然也不失趣味、欣喜、感动和希望的年份。这一年发生的许多事,其影响至少在目前还远未释放完毕;这一年留下的许多问题,也不知何时能有一个真正的解答。 2016年的最后一周,“观见”想与你聊几个这一年热起来的关键词,它们背后折射的多是一些普遍性的思索,且往往关乎我们“何去何从”。第一篇谈谈“吃瓜群众”。作为“吃瓜群众”,当我们终于不用别扭地使用僵化的、假模假样的官话套话,当我们越过那些伪装的崇高,绕过陷阱、枷锁之后,当我们来到新的技术带来的新天地,获得随时言说的可能时,忽然发现,我们喷薄而出的,不过是巨大的,连绵不绝的——瓜子壳!
作者:左流之 2016-12-27 14:15:52
 (32)
 (17)
当高调成了少数人的选择,并且高调让一些人感觉到“不爽”、“不平衡”、滋生“仇恨”,那么大多数人就会用集体道德的途径,认定高调的少数人,就是规则的破坏者,就会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这样的思维定式一旦形成历史惯性,要改变起来异常艰难。
作者:马想斌 2016-12-08 20:37:54
 (722)
 (1)
A股市场因一人言而涨跌的现象并不罕见。作为一个仍在走向成熟的市场,出现这样的现象不奇怪,但也不应见怪不怪。
作者:洪平 2016-12-05 17:31:15
 (123)
 (1)
那些真正的骗子从不暴露自己的底牌,而是小心谨慎地使用个人前台,设计细致慎微的舞台装置,全力避免后台被发现。再看看罗尔,他连过去透露自己有几套房的公众号文章都没有意识到要删,显然这不是真正的骗子,也不是一个好的演员。
作者:左流之 2016-12-02 09:12:15
 (273)
 (20)
空谈善恶并不解决问题。已经实施的《慈善法》禁止个人募捐,其立法的初衷就是试图规避个体募捐的“利己”,而让慈善活动的受益人,成为“不特定的大多数人”。如此,针对“罗尔式募捐”的反思难道不应该是“为什么我们要将爱心捐助给个人”?
作者:马想斌 2016-11-30 15:00:01
 (249)
 (17)
马克思说:你失去的是锁链,获得的将是全世界。被锁住的人却说:你恨老板,不是站起来打碎什么枷锁,而是成为更大的老板。
作者:左流之 2016-11-24 11:19:44
 (545)
 (19)
为什么在伦敦是把书像宝一样藏起来,到了中国,却把书像垃圾一样丢出去?隐藏在“地铁丢书”策划者心底里的,是对书的利用和轻贱。这不,“丢书大作战”又丢到大学去了。
作者:马衣 2016-11-17 19:37:55
 (1360)
 (7)
调查业在美国大选中受到的冲击,再次令人反思社会科学的客观性、真理性和确定性是否可能。但我们需要明白,社会调查的精确预测性并非是判定这个行业“科学与否”的判决性标准,因为有些自然科学或其领域也并非能够达到完全的精确预测。
作者:王迪 2016-11-15 05:26:00
 (167)
 (16)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二届微电影大赛
创意设计产业信息
文创领军人物
举报中心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