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手的工作因为疫情没了,这个985研究生投递了上百份简历丨我的就业故事②

伴公汀 2020-05-03 06:42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頔
“真希望找工作也能像网上追剧一样,可以提前付费看大结局。”

“已经在安排座位啦!”前些天,收到了胡楠的微信。她在朋友圈里发布了一条状态,告诉大家自己已经远程租好了在上海的住房,寥寥数语掩饰不住喜悦与期待。

从大三下学期尝试实习开始的漫漫求职路,看上去似乎终于走到了胜利终点。只不过,哪天能开学、何时能上班,都还是未知数。

实习了3家单位、定好的工作岗位被取消、一个月投递上百份简历……作为上海一所一流高校新闻传播学院的应届研究生,胡楠的求职经历,本不需要如此坎坷。

今年全国高校毕业生预计将达创新高的874万人。疫情之下,大学生们的就业市场也遭受了巨大冲击。作为其中一员,如果没有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此刻的胡楠已经返回上海,如自己所憧憬的那般穿上职业装,坐进繁华商圈的高层写字楼,一边进行着正式上岗前的实习,一边忙碌地迎接毕业。当然,过去的3个月里,一切都谈不上“如果”。

“真希望找工作也能像网上追剧一样,可以提前付费看大结局。”

“背水一战”实习获得留用

去年10月底,胡楠进入一家知名的快消公司,这是她从大三下学期开始连续第三份实习。那时,不少大公司面向应届生的秋季招聘渐近尾声,一批学生已觅得心仪工作,早早“上岸”。

胡楠去年3月就开始寻找暑期实习,一来选择面广,而来留用机会也大。可由于没有经验,原本期望进入营销或互联网行业的她最终进入一家广告公司,感觉能学到的东西有限,两个月后她就转入一家半导体行业做设计营销,本科材料学的专业背景加上踏实肯干的态度,让她获得了领导好评。然而由于公司效益不佳,招聘名额取消,原本说好的留用机会也没了。

经原同事推荐,胡楠去年10月进入了一家快消公司实习,这是一家她原先一直想去的公司,还曾经面试过。这份实习虽没有明说可以留用,但可能会被推荐进入校招项目。“不能留用让人很纠结,但那么好的公司不去实在不甘心,大不了春招再说吧。”一时激动,胡楠没有考虑那么多,只把这次实习当作“背水一战”。

到了12月,胡楠的工作小有起色。“要不要考虑留下来?如果需要的话我来介入。”部门经理主动提出,建议她多盯一盯人事部门。按照人事部门提出实习满3个月才能转正的要求,最早需要等到1月22日,正赶上过年,胡楠与公司说好,春节回来后就办手续。

“那一刻,觉得一切都圆满了!”安排好春节在家办公的内容,带着公司的电脑,走出办公室,胡楠如释重负,乘上了返回家乡福建的高铁。

一年没回家,加上工作有了眉目,胡楠与家人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日子。“每天看看剧、打打游戏、聊聊天、打打牌,特别‘high’!”假期“续费”的消息传来,胡楠满脑子想到的,只是好好享受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假期。


十拿九稳的工作打了水漂

计划赶不上变化。

随着疫情蔓延,学校通知学生不得提前返校,公司也随即宣布暂停所有实习生的实习。在与老板沟通后,胡楠退掉了2月3日返回上海的高铁票。

那段时间,实习生们陆陆续续办理了离职手续,公司的线上销售业务却因为疫情变得火爆起来,一名来自社会招聘的员工火线入职,顶替的恰是胡楠原先的岗位。胡楠隔三差五给人事发消息,关心的问题慢慢从“我什么时候能去上班?”变成了“我还能继续留用吗?”

“目前还有这个计划,但不确定会不会继续保留,先让你们经理内部推荐一下吧。”2月25日,按照人事的要求,胡楠将简历等资料发给了部门经理,但直到3月3日才收到回复。“他说已经去找过人事了,但建议我也去找找其他的工作,不想耽误我……”

话虽没挑明,背后的意思谁都明白。交接完工作,胡楠心头一阵空虚:突然之间,工作没了。

“像是被发了一张‘好人卡’。”出房间坐上餐桌,胡楠感到说不出的压抑,前些日子的轻松自在荡然无存,甚至不敢抬头直视家人。一场疫情,原本几乎十拿九稳的理想工作打了水漂,让她感到说不出的郁闷与委屈。

“倒霉”的远不止她一个。中国人民大学就业研究所和智联招聘联合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IT管理、硬件开发、公关媒介、IT质量管理、广告会展等职业的就业景气指数出现了明显下降,求职竞争变得愈发激烈。

胡楠的一位在互联网公司实习的同学,春节前就已准备转正答辩,疫情迟迟无法结束,便在2月中旬回上海上门找公司面谈,得到的回复是,受到疫情影响整个部门都要减员,留用的机会也没有了。另一位已经在张江一家微电子企业找到工作的同学也面临同样困境,周边一批公司普遍都在人员调整,连正式员工都难幸免,更不必说是新招的学生。

在学院的就业信息微信群里,辅导员一直会发布各类招聘信息,找到工作签完合同的同学就会退群。到了3月,学院150多名应届研究生,还有许多人在群里,甚至还有退了群又进来的。

发出100多份简历未被录用

接下来一段日子,胡楠电脑浏览器的收藏夹里多了不少网站:智联招聘、前程无忧、实习生、牛客网、国聘网……求职微信群和华师大双选会、上交双选会之类的微信公众号文章也收藏了不少。

秋招错过了,开学遥遥无期,春招只能在网上进行,胡楠开始真正尝到了焦虑的滋味:“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找到工作。”

只要看到带有“营销”“管培生”“新媒体运营”“电商运营”甚至是“营销助理”之类的关键词,她都会投一份简历,前前后后发出了100多份。早先,她最感兴趣的岗位只有数字营销——通常只有大公司才有这种岗位。

每个公司的线上面试方式和内容都不一样,胡楠却觉得同样吃力:“线上沟通更紧张,大家的脸都怼在摄像头前,面试官低头记了一点什么,会担心是不是哪里说错话。”不可避免的网络延迟则常常会使多人群面变得混乱不堪。

“你对加班怎么看?”一位面试官曾这样问胡楠。她回答:“日常工作还是应该高效完成,尽量不加班。”“如果每天下午5点布置任务呢?”“这应该不是长期状态吧?”胡楠脱口而出。结果自然不了了之。

“还是希望录用一个有从业经验或专业背景的员工,疫情之下,还是希望上岗就能上手。”一家几周里多次沟通的公司,最终也没有给出录用的答复,让她很受打击。还有一次线上面试中被为何没有在前一次实习中获得留用,胡楠嘴上答道是疫情原因,心里却开始了自我怀疑:是不是因为我的能力不行?

近期一项调查分析了毕业生获得录用的原因,有相关实习经历、求职目标明确和社会实践经验丰富成为主要因素。对于没有获得录用通知的学生而言,“太迷茫,不知道该选什么”“未满足用人单位要求”“简历投递太少”等则是主要原因。可见,没有提前进行职业生涯规划,没有明确的求职动机和目标,使得不少学生在就业市场中处于被动,无法找到合适的工作。同时,待遇未达到期望值、工作内容不喜欢、等待其它机会也是重要的影响因素。

放假在家学会了编程

几乎每隔两三天,胡楠就要参加线上笔试或面试,有同意录用的,胡楠因为对公司运营和岗位成长前景等方面的顾虑婉拒了。更多时候则是石沉大海、杳无音讯。每经历一次,胡楠对自己处境的认识就更清醒了一分。

“是不是我面试的表现不好?是表达能力有问题,还是总结能力、宏观思路不对头,或者都不行?”她拉来妹妹和妈妈充当模拟考官,开始针对性训练。

“‘985’研究生也别觉得自己多厉害,要求别太高。”妈妈一针见血,“现在大家工作都不好找。”

微信群里推荐的岗位也一天天“水”了起来。慢慢地,胡楠的求职门槛越降越低:“只要岗位差不多,就先干着吧,先就业再择业。”

可是,看到不少岗位仅仅要求大专学历,胡楠心中还是五味杂陈:上了这么多年学,干一个大专就能干的岗位,到底是为了什么?“这太恐怖了。”她忍不住自言自语。

晚上关灯后,胡楠常会在黑暗中辗转反侧:如果当初读研不转专业,也许现在工作早就找好了吧?读研3年我干了哪些有意义的事?原先公司里那个职位真的有吗,还是仅仅为了安慰我?一连串的问题常常在脑海里翻滚,却思索不出答案。

上百份简历投出去,工作还没定,肉眼可见的焦虑,弥漫在家里的每一丝空气。还在读本科的妹妹也被“传染”,尚未复课的她最近正准备着下半年的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却也跟着为未来担忧起来:“姐,看你找工作感觉好累哦,过两年轮到我了可怎么办啊……”

屡次求职不顺,胡楠开始痛定思痛,每天定时早起学习。8点半起床后,她会先练习英语口语,然后看看新闻和最新的求职信息,并根据职位要求修改、投递简历。下午,她会打开视频网站,观看线上教学视频,学习使用编程软件Python,常常一看就是就是两个小时。“以前也想过进入互联网行业,却一点基础也没有,好几次想学都半途而废,这次正好赶上了好机会。”一段时间下来,她已经掌握了基本的编程知识。

“多个本领多条路,既然最近有时间了,就多学点东西吧。”父母也安慰胡楠,“就算真的一时半会找不到,也没关系嘛,我们养你呗。”家人的支持和鼓励,帮助她度过了这段“至暗时刻”:“换作在学校,需要独自承受一直找不到工作的压力,大概我会崩溃吧。”

“估计薪资会降低不少,你能接受吗?”原先快销公司的经理终于主动来电,对她之前的工作能力和态度都表示了肯定。“也许之前的岗位真的是为我而留的。”一通电话让还在等结果的胡楠又重拾了信心。

“只要能入职,不管要不要加班,不管有多少工资,我都不在乎了。”经过了度日如年般的两个月,这一次,胡楠终于选择了把握机会。

春暖花开,城市复苏,各行各业也都恢复了原有的秩序。随着复课返校的确切日期一天天明朗起来,很快,胡楠就将返回久违的校园,走进惦念的办公室,准备好迎接人生的下一篇章。

(文中人物为化名)

栏目主编:张骏 文字编辑:吴頔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

最新评论
打开上观新闻APP,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