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抗日老兵郝柏村:不能拿2300万台湾民众,当作“台独”国父梦的豪赌资本

港澳台 2019-08-12 06:03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 修文
“我反对台独,但不反对‘台独’公投,但你们敢吗?”

 

本月8日是郝柏村的百岁寿诞。当天,历时10年、由他撰写的25万字《郝柏村回忆录》在台北发布。囿于身体状况,郝柏村本人没有出席,但主办方仍在现场为老人准备生日蛋糕。其子、台北市前市长郝龙斌,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等蓝营大佬出席。

 

已入期颐之年的郝柏村一生传奇,经历过抗日战争、国共内战、两岸对峙和海峡融冰,当过炮兵、军官、蒋介石侍卫长、台军参谋长、防务部门负责人,退役后出任当局行政机构负责人。虽然在某些史观与大陆不尽相同,但他与所有中国人一样坚持“一个中国”、坚决反对“台独”。

 

“台湾人无论血统、语言、文字、风俗习惯,都是正统的中华民族一部分,孔庙、关公及妈姐,都是台湾人崇敬的信仰中心,亦如大陆各民族。”他在书中写道。

 

 

“但悲不见中华同”

 

“保台反独绝非空,但悲不见中华同,两岸和平统一日,家祭毋忘告乃翁。”郝柏村仿效南宋诗人陆游作诗一首。

 

郝柏村在《回忆录》自序中说,他所参与过的保台战役,绝非是为了台湾“独立”,保台反“独”是他的终身目标,和平、民主、均富、统一是挡不住的历史巨流。最令他忧心的是,台湾人不认同中华民族,必将带来无穷灾害。

 

“我反对台独,但不反对‘台独’公投,但你们敢吗?”郝柏村问道,如果不敢,就证明一切“台独”理论和主张,都是骗取善良台湾人民的选票而已,“‘台独’就是骗局”。

 

在他看来,两岸统“独”不仅是政治问题,也是战略问题,亦是力量强弱问题。武力战对台湾而言就是死路一条,且时间已站在大陆那边。“台独是绝路,我们绝无必要冒险,不能以台湾2300万人的生命财产,作为少数人‘台独’国父梦的豪赌资本。”

 

作为蒋经国时代的参谋总长、李登辉时代的行政机构负责人,郝柏村以“九二共识”亲历者的身份谈了看法:“九二共识”是台湾人民现阶段安全福祉的保障;是走向和平统一的正道,统“独”没有模糊地带,过去以“中华民国”为招牌的“台独”时机已过去了,站在中华民族的立场,以“虚统”掩护“实独”的时代过去了。

 

在新书发布会上,郝龙斌说,父亲整本回忆录的中心思想就是“振兴中华、保台反‘独’”。在事先录制的影片中,郝柏村也向与会者强调,共产党也好,国民党也好,复兴中华的目标是一致的,只是道路不同。

 

在抗日前线无法尽孝

 

100年前的8月8日,郝柏村出生于江苏盐城的一户殷实之家。刚满6岁,父亲就将他送入当地私塾读书。1935年,郝柏村考取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12期。随着抗战爆发,前线军官损失巨大,这批学员不得不提前毕业。上前线前,他们获准回乡探亲,大家都知道,这很可能是与家人的最后一面。

 

19岁的郝柏村少尉带着父母和妹妹来到县城照相馆,拍了生平第一张全家福照片,结果也成了最后一张。二老在1940年与1944年先后病故,身在抗日前线的郝柏村无法尽孝。这张照片一直陪伴着他,从大陆到台湾。

后排中为郝柏村。

 

郝柏村学的是炮兵专业,毕业后来到重炮部队。相对于直接与日军搏杀的步兵,担任火力支援任务的炮兵不在第一线,这或许也是郝柏村没有殉国的原因。不过也有惊险时,1938年底日军攻陷广州。在撤军的过程中,郝柏村所乘的车辆遭日本军机扫射,身边的驾驶员当场牺牲,他也满头是血。伤愈之后,他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75年后,他在医院体检时才发现,头骨上竟然还嵌着一枚金属弹片。

 

到了1958年解放军炮击金门之时,郝柏村已升为师长,就在小金门前线。后来面对“台独”势力称金门炮战“与台湾民众无关”时,他说,麾下十分之一士兵是台湾人。

 

 

之后郝柏村官运亨通,先后出任金门防卫部中将副司令、领导人办公室侍卫长、台军参谋总长并升为一级上将,成为岛内风云人物。然而,由于与当局意见相左,在李登辉与民进党的夹击下,郝柏村被明升暗降褫夺兵权,随后也逐步淡出台湾政坛。

 

“同志仍须努力”

 

虽然曾与大陆兵戎相见,但郝柏村一直认为根在这边、思乡心切。

 

1999年4月4日,在阔别家乡盐城61年后,无官一身轻的郝柏村与夫人郭婉华带领儿孙、亲友50多人首次返乡祭祖。一个甲子的光阴,飘泊在外的游子终于归来。在父母坟前,郝柏村长跪不起,泪流满面。

 

进入本世纪以来,郝柏村把精力放在抗战研究上。2001年 7月,他带领20多位台军退役将领赴广西桂林参访,其中包括5名上将、多名中将和少将。这是自两岸恢复交流之后,台军最高级别的退役将领访问团,在海峡两岸引起巨大反响。2014年他重走华北、华中、华南抗战路线,2017年10月再度踏上了大陆土地,重走了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台儿庄战役等路线。

 

虽然岁数上去了,但郝柏村身体不错,定期游泳、打高尔夫球。不过,近年来两件事情对他打击很大。一是去年9月相濡以沫的夫人郭婉华离世,享年97岁。1949年两人在重庆结婚,夫人是国民党高级将领郭寄峤的侄女。两人结婚69年感情甚笃,育有子女5人。

 

另一件是自己罹患中风,于今年4月被紧急送往台北三军总医院救治。之后虽然身体好转,但已不如以前,百岁生日那天郝柏村也没能出席公众活动。

 

百岁可称人瑞,郝柏村一生可以说是大江大河出将入相。当然老人还有未完成的心愿。郝龙斌在新书发布会上说,父亲最想跟大家讲的一句话就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相信是说给海峡两岸听的。

栏目主编:洪俊杰 文字编辑:洪俊杰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

最新评论
打开上观新闻APP,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