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海上记忆
以前的上海人一般将胖头鱼洗净后剁成两爿,入油锅煎成金黄色后起锅,留适量余油,入葱姜煸炒至香,然后把鱼头、粉皮(可以用粉丝替代)放入锅中,加上酱油一起装入砂锅中,用大火煮开后改为小火慢煮,嗜辣者可以放入干辣椒。上海人称之为“砂锅鱼头”或“粉皮鱼头汤
作者:薛理勇 2018-11-30 10:32
(3)
(1)
在绕过大半个中国之后,戴小京又回到复兴中路518弄。建筑看起来没有丝毫变化,整修也是修旧如旧,道路两边的梧桐树,还是像当年一样将婆娑树影投射在公寓的拉毛外墙上。当年的他,是南下的幼童,对这城市感到陌生好奇。看着弄堂里洋房里的法国老太太忙进忙出,对上海有许多期待。现在的他,已经到了当年法国老太太的年纪,而门口的树也需要两人合抱了。唯一未改的,是他的一口京片子,抬头念出门楣上的字——米丘林公寓。
作者:沈轶伦 2018-11-24 12:04
(6)
(0)
连环画家收入高,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已住上了花园洋房,吃西餐、买相机、戴手表。连环画家的生活比较好过。很多国画家没有收入,却一样要养家,难免生活拮据,日子难过。所以,此刻放下身价,和连环画家合作,既是延续艺术生涯的考虑,也是养家活口的需要。
作者:汪观清 口述 魏松岩 整理 2018-11-24 11:18
(2)
(0)
外滩的高大建筑这么多,一如影视作品里那样,里面住户的生活却很逼仄琐碎,影视作品并不常触及。可这琐碎里也有大气,这逼仄里也有包容,这界限分明里有刻骨铭心的暖。这是滇池路生活送给秦畅的一把钥匙。怀揣着这份对上海人生活的理解,她真正进入了这座城市深处。
作者:沈轶伦 2018-11-16 11:24
(3)
(0)
海碗,则是浦东渔民出海时经过长期的生活积累而特制的一种盛菜器具。因为,它能抗击风浪,大家都能共用。用它烧盛河八鲜,而不用海鲜,也应了“出海人不能当着海神吃海鲜”的这句古训,其敬畏海洋的理念,也一直延续到今天
作者:陈志强 2018-11-16 10:01
(6)
(0)
人们远远地路过这一区域,就能闻到一股怪怪地动物内脏的味道,加上当时东风肉类加工厂后面就是沙泾港,沙泾港泛起的臭河水,特别是夏季,大家都是匆匆掩鼻而过。
作者:龙钢 2018-11-15 17:08
(4)
(1)
便俯下身子,将铁钩子往洞里戳,边戳边听戳的声音,如果听到有戳到硬壳的回声,铁钩子戳不进去了,便基本可以判断出洞里面有蟹,这时我们会小心翼翼地先将洞边的泥土扒开。此时还不能“打草惊蟹”
作者:龙 钢 2018-11-15 17:07
(2)
(0)
坍坍涨涨,涨涨坍坍,逐渐并涨成了现在的崇明岛。 这仅仅是史志上的说法。在民间,关于崇明岛的形成其实还有着多种多样的传说。
作者:柴焘熊 2018-11-11 14:16
(2)
(0)
一百年前的今天,一战宣告终止。在费穆编剧的电影《世界儿女》里,巍峨的欧战纪念碑高耸黄浦江边,主人公国新的父亲说:“这座纪念碑,是纪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争自由而牺牲的人们!”有些东西,有些情怀,我们已经只能在照片、影视剧里看见,而在记忆里荡然无存,仿佛从来没有过那一幕。克罗齐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是否可以理解为,历史的真相只存在于我们的精神中?
作者:邢建榕 2018-11-11 14:14
(8)
(0)
100年前的秋天,复旦大学部分学生发起戊午阅书社,每人捐洋两元购置书籍,自主管理,由此形成了复旦大学图书馆的雏形。走过百年历史,今天这座图书馆里,每一本书,或多或少都是过去一个世纪里某一个时段的见证者。
作者:沈轶伦 2018-11-04 17:13
(3)
(0)
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初,陈伯吹在上海大夏大学半工半读,兼职做幼儿师范的教师,同时应北新书局的邀请担任《小学生》半月刊的主编开始,六十六年中,他回复读者、作者的信件估计有数千封之多,”而且对于回信十分认真:“这是他从事教师、编辑、作家工作几十年养成的习惯,无论来信是小学生、中小学教师,还是作者或出版行业的领导,他都热情洋溢地回信,从不敷衍。”
作者:唐吉慧 2018-11-04 08:20
(6)
(0)
野猫洞的地理位置十分奇特,其形状似野猫出入的洞穴,入口处比较狭窄,约100余米,里面南北纵深长约1000余米,东西宽度自入口后逐渐扩展至700余米。过去这里仅有一条南向北的小路,很狭窄。但水系发达,四面环河,曲径通幽的水巷很像水上迷宫,而且与外河沟通,河道两岸芦苇茂密。如果不熟悉这里的地形,很容易迷路。
作者:陈志强 2018-11-03 16:50
(2)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