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海上记忆
如今的光新路道口,是由地下通道、地面铁路、上面立交三层组成,安全便捷。从志丹路到光新路地面路段已在围墙之内,是火车通行的专道;行人与非机动车走地下通道;机动车在立交桥上行驶。随着交通路上一长溜的绿化带,我散步到光新路道口,总会在此驻足逗留片刻:当年的大丰化工厂华丽转身为高层民居;道口的值班岗亭还伫立在原处,似乎要向乘客证明,它才是从绿皮火车到高铁进程中最有发言权的见证者。
作者:张林凤 2018-12-25 16:06
(1)
(0)
上海不仅有邬达克。1935年,赵深、陈植、童寯的“华盖建筑师事务所”打破洋人在沪建筑设计界的垄断地位,胜过公和洋行,赢得上海浙江兴业银行设计。这标志着第一代中国建筑师的胜利。中国建筑师大展身手的时代本该到来了,但日军的炮火又使得一切中断。可是于炮火中,他们坚持教学,培养第二、第三代建筑师。童寯晚年没怎么回过上海,但这一代建筑师留在上海的建筑,带着他们青春时代的斗志和追求,一直留在这座城市里。
作者:沈轶伦 2018-12-24 16:08
(3)
(0)
那时的菜场,大都设在小马路上。由于四川北路附近没有菜场,多伦路又不通公交,便被“选”为了菜场的“最佳”场所
作者:龙钢 2018-12-24 16:06
(2)
(0)
为了改变现状,保护好上海地区唯一的明代住宅。市和区有关部门经过反复调研,精心勘测,悉心论证,决定对“南春华堂”实施整体搬迁,异地保护。新居的选址也颇费思量,被安置于光启公园西南隅,融入了全国文物保护单位“徐光启墓”的一部分,即为现在的“徐光启纪念馆”
作者:李迅 2018-12-24 16:06
(2)
(0)
虹口区的区名,就是来自境内的虹口港。它是黄浦江北岸的一条支流,南北流向,入口在扬子江路(黄浦江和苏州河交汇处)。明朝时称“洪口”,清顺治年间,因“洪”系明朱元璋年号“洪武”之“洪”,为清廷所忌讳,官方文书乃以谐音改称“虹口”,从此一直延续至今。
作者:王坚忍 2018-12-21 18:00
(3)
(0)
面对八倍于我的敌人,新四军战士英勇顽强,展开了殊死血战,击毙日伪军100余名, 43名新四军指战员壮烈牺牲,其中浦东籍战士29名
作者:陈志强 2018-12-21 17:42
(3)
(0)
儿歌是童趣,是每个人童年生活的乐趣,也是成年后美好的记忆。如今,上海的家庭多独生子女,家庭居住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小孩除了读书做作业,难得会有与邻家小孩结伴游玩的机会,我真的不知道,现在的小朋友中是否还有属于自己的儿歌童谣。
作者:薛理勇 2018-12-08 08:32
(4)
(2)
20多年后,严建平才了解祖父严独鹤的另一个身份——在人生最后岁月,除了静坐书斋,几乎不再提笔写作的严独鹤曾是驰骋报业的新闻人。重庆南路三德坊7号,见证过祖父的奋斗,也守护了祖父的沉默。
作者:沈轶伦 2018-12-07 10:04
(5)
(0)
这些穷苦农民个个一贫如洗,赤着脚,挑着担,踏上了横沙的土地。“家无一担,赤脚上横沙”这句民谣,生动地反映了横沙岛第一批开拓者的贫苦情景。这批贫苦农民一共有三四十人。来到横沙后,他们怀着一个天真的想法,想在这里建立一个世世代代能安居乐业下去的美好乐园。
作者:柴焘熊 2018-12-03 11:04
(5)
(2)
1924年7月15日,城隍庙发生了火灾,大殿等建筑全毁。同年11月26日,又发生大火,烧毁东楼,殃及殿宇。二次火灾损失严重,重修经费甚大。
作者:谷梁 2018-12-02 11:04
(3)
(0)
赤脚医生”成为全国学习的新生事物,王桂珍顿时成为家喻户晓的先进人物,不仅被誉为中国第一位“赤脚医生”,其形象还印在1977年上海市壹斤版的粮票上。1971年,一部以王桂珍为原型的宣传赤脚医生的电影《春苗》也出现在祖国大地,在全国各地广为宣传。1974年,重点介绍王桂珍的纪录片《赤脚医生好》也在全国放映
作者:唐国良 2018-12-01 11:04
(2)
(0)
八十年前,战火纷飞,复旦大学一路西迁,1938年3月21日,在嘉陵江边开学上课,此后在此办学整整八年。当年在嘉陵江边,坐在台阶高处,作为在渝复旦大学的教授,卢前何曾预料,他教女学生诗词文章的场景,会以另一种方式重现——1956年,在上海的复旦大学内,中文系教授黄润苏给更年轻的复旦学生讲解诗词。这是弦歌不辍的一个场景,也是薪火相传的一份力量,记录这段故事,也是记录下那个年代,我们民族可歌可泣的往事。
作者:沈轶伦 2018-11-30 14:08
(3)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