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海上记忆
在父亲身边坐定,安安静静地在装饰有檐口线脚的窗边远眺黄浦江,她看见轮船往来,看到船上悬挂的波兰国旗,看到船员在甲板上工作。这一切叫她心驰神往。原来大楼的外边是黄浦江,黄浦江那边是东海,大海的那边有别的国度、别的人民、别的文明。在这里,她知道了一个外面辽阔的存在。整个童年,父亲没有带她出过一次国。但恰恰就是在外滩18号,在父亲办公的房间里,在当时还颇为封闭的中国,陈丹燕的心里埋下了要去旅行的朦胧渴望。
作者:沈轶伦 2019-06-27 14:07
(1)
(0)
旧时的《崇明县民国县志》上还有这样的记述:“宋珩,字楚玉,廪贡生,寄海门。通音律,善琵琶。初贾公逵得四弦指法于在湄,传李连城,珩从连城受转关护索,又自出新意为《夕阳箫鼓》曲。铿锵动听,然不轻奏,非心所敬弗弹,盖旷远有名士风。”原来辗转了这么多年的名曲,名曲与上海有这样的缘分。
作者:柴焘熊 2019-06-20 17:44
(0)
(0)
当时的托儿所里,你过得开心吗?给你的人生带来了怎样的影响?曾经的小朋友,你今天是否已白发苍苍?
作者:沈轶伦 2019-06-20 17:43
(0)
(0)
阵阵新风扑面。城里涌动着渴望改变的气息。外婆去香港探亲,回家后为黄昱宁带来小小的金坠子、米老鼠图案的运动套装、随身听、自动照相机、邓丽君的唱片……原来,控江新村外有一个上海,上海外有一个香港,香港外有一个世界。
作者:沈轶伦 2019-06-17 19:26
(2)
(0)
不管外部的世界如何变化,老城隍庙核心的肌理稳定不变。这里不是城市与世界接轨的前沿,反而沉淀下市民应对生活变化的智慧。
作者:沈轶伦 2019-05-31 19:45
(2)
(0)
粽子香,香厨房;艾叶香,香满堂。桃枝插在大门上,出门一望大麦黄。这里端阳,那里端阳,处处都端阳
作者:柴焘熊 2019-05-31 18:56
(0)
(0)
1949年5月,这是一位普通上海市民亲历的上海解放前后的日夜
作者:陈正青 2019-05-26 20:07
(6)
(0)
“当大队人民解放军的英姿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几乎疯狂般纵笑了!我望着他们行进的步伐,我仿佛看见了盼望二十二年的奇葩瞬息生长又生长,突然亭亭玉立在我们的面前了!我仿佛看见了一个可以把所有反动匪帮一下打成泥浆的巨大无比的铁拳!这情绪,只有在饱受人家欺凌后,投入母怀的孩子方才可以想像!”
作者:孔海珠 2019-05-21 15:41
(2)
(0)
当年学校学生多,看场电影往往要包两场,分批看电影。笔者小时候看的国产片《春苗》、南斯拉夫电影《保卫萨拉热窝》、苏联电影《列宁在十月》等,都是在江湾电影院看的。除了学校组织集体看电影外,父亲也常在休息天带笔者到这家电影院看电影,可以说在笔者小时候的心中,江湾电影院简直就是电影的“圣殿”。
作者:龙钢 2019-05-18 20:06
(36)
(1)
如冥冥之中被外婆的心愿指引,朱松涛回到了母亲离开的城市。在上海老饭店,从切配开始,他有机会从头学习上海的文化,也从学吃上海菜、学烧上海菜开始,最终真正爱上这座城市。
作者:沈轶伦 2019-05-18 16:56
(2)
(0)
张园比武后,霍元甲名扬沪滨,成为无人不晓的民族英雄。霍元甲趁热打铁,在《时报》上以中国大力士的名义连登广告,提出了办武术学堂意愿。霍元甲遂成精武会的发起人和创始人之一。
作者:王坚忍 2019-05-17 20:06
(5)
(0)
邻居只要听到灶披间里有邓丽君歌声传出,便会也来洗衣做饭,即便只有一个水龙头,他们也会耐心地等待,因为他们也十分喜欢听邓丽君的歌曲。楼上的邻居则听到楼下在放邓丽君歌曲,会站在楼梯口静静聆听。那时候,楼里经常能听到邻居们合着录音机里的邓丽君歌曲,哼上一二段。久而久之,邻居们都会唱一些邓丽君的歌曲。
作者:龙钢 2019-05-17 19:58
(36)
(1)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