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海上记忆
上海滩那些永远消失的店铺,还有好多,比如弄堂口的老虎灶,烟纸店等等,我看到好多文章在回忆它们。我最近翻阅资料,无意中看到一百多年以前《申报》上的一篇文章,感叹上海城里通了自来水管道以后,老百姓喝上了自来水,结果水铺打烊了,到黄浦江挑水的工人没有饭吃了。我不禁哑然失笑,那些挑水工后来也都一定会找到新的活儿干,饿不死的。我们撇开怀旧的恋恋不舍,其实,这些店的消失,也是时代的一种进步。
作者:陈正青 2019-02-20 17:56
(10)
(1)
到了正月半。此时,家家户户过年时蒸的糕已吃完,民间又开始用米粉做茧团、银子。所谓茧团,即是米粉做的粉团,长圆形,两头大,中间细。所谓银子,有点类似于烧饼,中间用小碗的底压上 一个浅印
作者:柴焘熊 2019-02-19 15:36
(2)
(0)
螃蟹在河里悄悄行进,碰上拦网游不过去,就沿着拦网向两边爬。蟹的特点喜欢循光而行,一见到灯光,就很快地朝灯光处爬去,爬出水面后就吐白沫,发“嗞嗞”的声响。
作者:陈志强 2019-02-19 14:52
(0)
(0)
“海碗”的传说,书院民间有别的版本。一为以前沿海居民出海打渔,离多聚少,每当出海归来,众人相聚把各种食材煮熟,再用一只大瓷碗盛放,共同享用。此碗便称“海碗”。另一种说法是,渔民飘于海上,常遇风浪袭击。众人将自家所带菜肴放在一个锅里煮,然后围聚分享,以示众志成城。日子久了,这只随船在海上飘荡的大碗,理所当然成了“海碗”
作者:孙建伟 2019-02-18 10:48
(3)
(0)
2008年5月,奥运火炬传递到上海。传递当天,火炬手王汝刚按照安排,到南京东路上等待上一棒火炬手跑来。就在王汝刚接到火炬跑起来的一瞬,他忽然意识到,这段路——从朵云轩到张小泉刀剪店,正是1969年他站在卡车上,醒悟自己要离开上海的地点。从小到大,王汝刚到过南京东路无数次,但时隔近40年,这两次经过南京东路的经历里,蕴藏了种种人生意味。
作者:沈轶伦 2019-02-15 11:16
(5)
(0)
曈曈旭日上红墙,多少佳人理晓妆。戚畹招邀浑不应,大家争赴喜神方。
作者:薛理勇 2019-02-11 11:53
(2)
(0)
不知道娘舅知道后是否打过阿三,只晓得舅姆家那年春节没吃上汤圆。为了不让躺在床上的宁波老外婆知道,舅姆厚着脸向邻居借了一些糯米粉,大年初一早上,仍让老宁波外婆吃上了猪油汤圆。但煤灰汤圆的传闻,却在弄堂里传开了,弄得阿三整个年过得灰头土脸的。
作者:任炽越 2019-02-03 14:48
(2)
(0)
那些年准备年夜饭,家家户户都在灶披间里忙碌着。你家做蛋饺,他家做蒸糕;你家做汤团馅,他家做馄饨馅。腊月二十三四后,每幢楼里最热闹的地方就数灶披间了,年味也是最浓的地方。
作者:龙钢 2019-02-02 14:47
(103)
(0)
那天,当铲到蛇时,一时还难以辨认,正在旁边的一位崇明老乡看了,立马叫了起来:“蛇”。笔者听到这一叫,吓得扔了铁揪就跑,跑得远远的,看其他人“处理”了,再被老乡叫回去。此后,笔者铁揪每一次铲下去,都吓得要死,生怕又铲到蛇。就这样胆战心惊地挖了三个多月的河。等到春暖花开的1979年的三月底,笔者所在的那一段南北横引河终于挖好了,由于当时还没有通船,河中水清澈见底
作者:龙钢 2019-01-26 10:55
(42)
(0)
20世纪60年代,公平路码头的西部改建为客运码头,停靠上海至青岛、大连、温州等线客货班轮。此地的老居民记得,走过公平路,经常能看到码头上工人作业时的繁忙景象,船舶的鸣笛声隔了几条马路都能听到。那时,南来北往的客货运轮船,每天都会迎来送往各地旅客,装卸各类货物。也就是在1960年,杨怀远复员来到公平路码头,进入上海海运局去海轮上工作。
作者:沈轶伦 2019-01-25 12:02
(1)
(0)
大沽路506弄永庆坊,是一片建于1925年的旧式里弄。有楼房89幢,砖木二层结构,建筑面积8994平方米。从小带孙未的姨婆,和孙未一起住进了一幢石库门的底楼。从设施较为现代的公房,一下子住到石库门,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和一个年迈的老人朝夕相处,也加深了孙未的这种印象。
作者:沈轶伦 2019-01-23 14:19
(1)
(0)
但有一条河道却纵贯浦东大地,“鹤立”于众多河道之中,这就是浦东运河。
作者:陈志强 2019-01-23 12:14
(0)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