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海上记忆
手抚桥钉,听江声滔滔,似乎在祝福故乡的家人安好,也似乎是从中汲取力量,来不断确认自己从哪里来,未来要到哪里去。有多少上海人,就有多少个与外白渡桥有关的故事。
作者:沈轶伦 2019-07-09 11:30
(0)
(0)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普通人的生活还很拮据,许多商品实行凭票制供应,生活垃圾品种也没有现在这么“丰富”,国家也没有专门制定相关的垃圾分类法规,但市民们普遍有垃圾分类的习惯,居委会在各个弄堂和小区设有湿垃圾及剩饭剩菜倾倒的瓷缸,市民有湿垃圾会自觉地倒在瓷缸里;同时,相关部门也设有专门的废品回收站,废报纸、废纸、牙膏壳、玻璃瓶等废旧生活用品,市民会积少成多,拿到废品回收站去卖,而垃圾箱里基本没有“值钱”的垃圾
作者:龙钢 2019-07-02 17:17
(31)
(0)
1932年,上海的租界开始大规模的门牌号重新编制,历时两年,到1934年基本结束。公共租界的苏州河以南的区域和法租界区域,均以外滩为起点,东西向的马路一律以靠近外滩一侧为小号,向西逐渐放大,如靠近外滩的沙逊大厦为“南京路20号”,而远离外滩的大新公司是“南京路830号”;英租界和法租界基本上以爱多亚路和福煦路(今延安东路和延安西路)为界线,两租界均以靠近分界线一侧为小号,公共租界南北向马路以分界线处为小号,向北逐渐放到,法租界则相反,南北向马路也以分界线为小号,向南逐渐放大;而苏州河北岸的虹口美租界,大致上以吴淞路或虹口港为界,以东的区域,东西向马路,以靠近吴淞路的一头为小号,向东逐渐放大,而以西的区域,以靠近吴淞路或虹口港为小号,向西逐渐放大。
作者:薛理勇 2019-07-01 17:22
(1)
(0)
1954年,每天上学、放学路上,10岁的许承先都能看见家对面正在建设中的中苏友好大厦。和许承先一样,模范邨的居民们日夜见证着这项大工程的进展,也迎来了自身命运在新时代的故事。
作者:沈轶伦 2019-07-01 15:41
(0)
(0)
在上海的历史地图上可以看到,在南京路(大马路)与河南路的交叉路口,清清楚楚的标着称之为“抛球场”的区片地名和弄堂地名。这里为什么被叫做“抛球场”,这“抛球场”是什么体育场馆吗
作者:薛理勇 2019-06-27 14:53
(1)
(1)
在父亲身边坐定,安安静静地在装饰有檐口线脚的窗边远眺黄浦江,她看见轮船往来,看到船上悬挂的波兰国旗,看到船员在甲板上工作。这一切叫她心驰神往。原来大楼的外边是黄浦江,黄浦江那边是东海,大海的那边有别的国度、别的人民、别的文明。在这里,她知道了一个外面辽阔的存在。整个童年,父亲没有带她出过一次国。但恰恰就是在外滩18号,在父亲办公的房间里,在当时还颇为封闭的中国,陈丹燕的心里埋下了要去旅行的朦胧渴望。
作者:沈轶伦 2019-06-27 14:07
(0)
(0)
旧时的《崇明县民国县志》上还有这样的记述:“宋珩,字楚玉,廪贡生,寄海门。通音律,善琵琶。初贾公逵得四弦指法于在湄,传李连城,珩从连城受转关护索,又自出新意为《夕阳箫鼓》曲。铿锵动听,然不轻奏,非心所敬弗弹,盖旷远有名士风。”原来辗转了这么多年的名曲,名曲与上海有这样的缘分。
作者:柴焘熊 2019-06-20 17:44
(0)
(0)
当时的托儿所里,你过得开心吗?给你的人生带来了怎样的影响?曾经的小朋友,你今天是否已白发苍苍?
作者:沈轶伦 2019-06-20 17:43
(0)
(0)
阵阵新风扑面。城里涌动着渴望改变的气息。外婆去香港探亲,回家后为黄昱宁带来小小的金坠子、米老鼠图案的运动套装、随身听、自动照相机、邓丽君的唱片……原来,控江新村外有一个上海,上海外有一个香港,香港外有一个世界。
作者:沈轶伦 2019-06-17 19:26
(2)
(0)
不管外部的世界如何变化,老城隍庙核心的肌理稳定不变。这里不是城市与世界接轨的前沿,反而沉淀下市民应对生活变化的智慧。
作者:沈轶伦 2019-05-31 19:45
(2)
(0)
粽子香,香厨房;艾叶香,香满堂。桃枝插在大门上,出门一望大麦黄。这里端阳,那里端阳,处处都端阳
作者:柴焘熊 2019-05-31 18:56
(0)
(0)
1949年5月,这是一位普通上海市民亲历的上海解放前后的日夜
作者:陈正青 2019-05-26 20:07
(6)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