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海上记忆
1946年到1947年短短的近一年中,上海思南路73号(原马斯南路107号),是中共代表团驻沪办事处即周公馆所在。尽管从挂牌第一天起,这幢建筑和这里进出的人,就受到国民党军警特务严密监视,但它却依旧如一座雾中的灯塔,在国民党统治下的上海,传播着中国共产党的光与亮。
作者:沈轶伦 2018-07-02 11:38
(0)
(0)
上海地方戏种沪剧有个著名选段《庵堂相会》。它介绍了200多年前(乾隆年间)青年寒士陈宰庭和乡绅千金金秀英在虹庙烧香邂逅,相互含情脉脉,一见钟情,金秀英为了婚姻自由,不顾家长的反对,冲破了封建婚姻束缚,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这个故事正是发生在虹庙里,在民间广为传播,动人的爱情故事,也为虹庙带来了更多的人气。
作者:李迅 2018-07-02 11:06
(1)
(0)
如果没有前期的烤炼、朴实和粗粝,哪能成就沁人的墨香呢?
作者:孙建伟 2018-06-27 15:55
(2)
(0)
上个世纪40年代,随着“的笃板”从浙江山区进军大上海,进入了全盛发展时期。
作者:陈正青 2018-06-26 13:21
(2)
(0)
我们曾枕着夏天的竹园作过许多梦,梦的纸船涉过童年少年的河。我曾多次到老家寻访残存的竹园,但再也找不到那翻飞的蝴蝶。益母草高过人头,竹子也在开花了。原先“阿囝哥”的瓜田,成了“白饭”的责任田,“白饭”正歇在田埂上吸烟。
作者:汤朔梅 2018-06-26 13:20
(1)
(0)
对王诗槐而言,以漕溪北路上的上海电影制片厂为圆心的这块区域似有魔力,似乎是一个永远不受外界干扰的场域。只要来到这里,看到这里的景致,他就又像那个初次来到上海的青年,怀揣着对艺术的初心。
作者:沈轶伦 2018-06-25 16:19
(0)
(0)
不多会,就有人上来问:“球票有伐?”虽然当时年龄小,但个子高,还穿着一身运动服,球迷们都以为我是专业足球运动员,肯定会有球票,因而,纷纷围了上来。有拿手表票的、有拿自行车票的、有拿缝纫机票的……虽然我很想换得一张这种计划供应的紧俏商品票子,但说实话,即便换得了紧俏商品票子,估计家里也可能买不起
作者:龙钢 2018-06-19 10:36
(2)
(4)
不一会儿,左邻右舍包的粽子呈现了,有三角粽、小脚粽、四方棕等等,看着心里喜洋洋的。待到下锅煮时,厨房里一股粽叶香飘出,弄堂里走过的路人也会说上一句,“这家人家粽叶蛮清香的……”,此时的我有点嘚瑟,亲自摘的新鲜粽叶就是不一样。
作者:龙钢 2018-06-16 14:49
(8)
(1)
1930年的虹口塘山路业广里到爱文义路普益里,再到南京西路静安寺重华新邨,最后到乌鲁木齐南路178号院,夏衍一家在上海住了近三十年。夏衍的后半生是在北方生活的,但他坚持保留了在上海的生活习惯和文化人的交游方式。
作者:沈芸 2018-06-14 07:05
(2)
(0)
上海人的实惠和小日子,在日常饮食里
作者:袁念琪 2018-06-13 14:49
(6)
(7)
冬天热腾腾、夏季凉爽爽的老白酒必能饮个痛痛快快。亲家间推杯换盏、碰杯喊干,家人根本不会有什么阻拦。 “投了人生不吃酒,花花世界白白走。”意思是投人生来到世上,能呷上一口老白酒是为人间的最大享受。若是连老白酒都吃不上一口,岂非在人世间白走一回?
作者:柴焘熊 2018-06-09 09:15
(3)
(0)
孩子在这里出生,在这里成长,直到日后长大成人,再结婚生子,一代代人的生活,就这样在四川北路上不断轮回着。
作者:吴德胜 2018-06-08 13:47
(0)
(1)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