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海上记忆
上世纪20年代供外侨居住的 “哥伦比亚圈”,1949年后是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的办公地点,如今,经过再次华丽转身,这里成为时尚地标。往昔人们生活的痕迹,赋予这里历史的沧桑感。
作者:沈轶伦 2018-10-16 14:28
(2)
(2)
新华医院,这家在昔日大同公墓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医院,早已享誉沪内外。金秋十月,悄然迎来了她建院六十周年的日子。
作者:施敏 2018-10-08 13:24
(4)
(0)
国庆当天的一场重头戏则是节日之夜的放焰火。当时市区北部放焰火地点放在虹口公园(现为鲁迅公园)、杨浦公园和闸北公园。而笔者站在中山北一路广中路口,既能近距离看到虹口公园放的焰火,又能远距离地看到杨浦公园和闸北公园的焰火,有时还能看到市中心人民公园放的焰火(当时没现在那么多高楼),是个绝佳的观看焰火的地方。因而,每年国庆放焰火时,这里总是人最多。
作者:龙钢 2018-09-30 09:12
(2)
(0)
2001年,随着动迁,邹振环一家离开张家宅。之后,曾经阡陌纵横的居民区成为一片建设工地,新大楼拔地而起,曾发生在这里的风云人物传奇和无数平民百姓的故事都随之四散。 而就在改变邹家命运的1978年,日本纪录片大师牛山纯次选择以张家宅地区作为介绍20世纪70年代末期上海的经典案例,拍摄了纪录片《上海新风》。张家宅及其建筑虽然大多已经消失,但关于这里的影像和记忆,以另一种方式留在城市的深处。
作者:沈轶伦 2018-09-29 19:14
(5)
(0)
这是上世纪70年代末的日子,青年画家陈逸飞躲到他的老师身边画画——天津路414号,当时是上海市美术学校所在地。 这所隐身于老居民区里的学校,当时条件很差,窄小、破旧,采光不良,甚至还不如今天一间儿童画室,却默默见证了陈逸飞在出国前一批作品的诞生。
作者:沈轶伦 2018-09-25 13:19
(4)
(0)
2001年到2004年,毛尖住在天钥桥路上的一幢公寓里。 以这里为圆心,她开始触摸到和以往熟悉的高校氛围迥然不同的生活方式,也更触摸到城市那些年自我更新的脉动频率。 在这条以休闲购物和美食闻名的马路上,上海用自己的迅疾变化,上演了一场场魔法秀。
作者:沈轶伦 2018-09-14 20:12
(3)
(0)
1986年1月,陈云收到一封来信。信来自金山县(今金山区)张堰镇,署名是79岁的陆士华女士。来信所求,是陆女士申请享受烈属待遇。金山县信访办会同县党史办、民政局,迅速作了调查,查明陆士华确系李一谔烈士的遗孀。回溯到1925年,“五卅运动”发生这一年。这一年,对金山青年李一谔来说,是个分水岭。
作者:沈轶伦 2018-09-11 15:51
(0)
(0)
从此,每到日暮黄昏,太阳懒懒地下了山,困倦的城市,早早地合上了夜幕。情人墙旁,成双捉对的情侣,趴着、伏着,从外滩公园到金陵东路,全长1500米,江堤旁,挤满了一对对,一双双情侣,虽然,“左邻右舍”的悄悄话,声声入耳,好在,大家都很投入,全然不在乎。
作者:陆林森 2018-09-11 10:49
(3)
(3)
那时自己真年轻,从来不知道苦是什么,累是什么。在荒废、等待了十年以后,我像学生那样再度走进教室。拼命抑制住驿动的心。我以416分的高分进入上海高考的前列。结果我人生的第一次高考,被单位以政审不合格的名义落榜。
作者:毛时安 2018-09-10 15:52
(1)
(0)
虽然当年,我自己刚入职教师这一行不久,对社会上重又出现尊师重教的体会还不深,但父母亲告诉我,这样的尊师重教情景,他们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这句话让我印象深刻。
作者:龙钢 2018-09-10 15:46
(1)
(0)
改革开放的大潮开始涌进这个小渔港。原南汇县委、县政府决定将这个地理位置独特的小渔港列为重点开发区,并将“芦漕港”定名为“芦潮港”。关于这一更名,据一位“老水利”介绍,当时沿海兴修水利工程需要向上级写报告,有位水利技术人员将“芦漕港”改为“芦潮港”,认为与当地芦苇揺曳、濒海临潮的特征更加贴近,“漕”与“潮”是谐音,还有着更为深刻的双重含义,即象征改革开放大潮与东海之潮汹涌澎湃之意。
作者:陈志强 2018-09-10 15:22
(0)
(0)
从西仓桥街到合肥路不足两公里。但在1936年,以中华路为界,跨过去,就是两个世界。前者属于老城厢,后者属于法租界。颜梅华在合肥路上长大成人、读书习艺。在这里,他见证亲人去世、经历家道中落,在这里,他从习字为乐到决定绘画为生、立足艺坛。
作者:沈轶伦 2018-09-10 14:53
(0)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