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海上记忆
我同汝去哀郎由,绰泼绰泼速速谋。 不惧何人诺废害,办琶悄悄竹杠抽。
作者:薛理勇 2019-01-06 11:44
(2)
(0)
1910年,“总会”落成,三角形电梯带着“西门子”打造的标记,从德国启程来到上海,成为“西门子”电梯落户在上海的“第一梯”。在风云际会的上海滩,这部造型奇特的三角形电梯“落地”“总会”后,引起了一番躁动
作者:陆林森 2019-01-05 11:42
(3)
(0)
两小时后下楼,发现我的车竟不翼而飞,我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朋友们见状,便帮我寻遍整个大院,还到一墙之隔的河边寻找,车就是不见影踪。隆冬季节,天寒心也冷。回到家中,一夜合不上眼,眼前总是晃动着心爱的自行车的影子。
作者:秦绍德 2019-01-05 11:37
(5)
(1)
从小呆不牢自己的房间,喜欢有事没事的在老宅里晃悠,但唯独不敢走近通向主楼黑色大楼梯的走廊和连着宅子后花园的小房间。有个影子住在那儿,我奶奶生前一直叫它“外国魂灵头”,如果小人不乖做坏事体,要被它捉得去的。直到有一天,我看到家里煤气单,老宅里的“外国魂灵头”原来有个名字叫“依麦摩顿”。他究竟是谁?
作者:顾蓓蕾 2019-01-03 18:24
(6)
(0)
岁末回眸,盘点2018年出现在“知沪”版上的部分人和事。不难发现,这座城市始终向人才敞开怀抱。以1978年的奇迹之年为线,可以看到这座城市悦纳人、改变人,而人也塑造城市,推动上海进步。
作者:沈轶伦 2018-12-31 12:21
(6)
(0)
古树旁边有一块上海市园林局和当地政府立的石碑,上面的文字说明古银杏为宋代所植,高20米,胸径6.45米,根围10.5米,冠径15.9米,在上海市8株千年古银杏中排列第二,被上海市绿化管理局编号为“上海市古树名木第0002号”。史书记载,福泉寺始建于元朝至正二年(1342年),比南汇建城早44年,初名甘霖院,因寺殿后有古井,井水清洌,所以命名为福泉寺。在福泉寺建成之前,这里是东海之滨的一座无名寺庙,寺内原有古银杏两株,一雌一雄,后一株被毁,仅存一株雌性古银杏。
作者:陈志强 2018-12-31 12:13
(2)
(0)
末期,有一种“小灵通”的手机问世,体积小巧,话费优惠。只是小灵通必须在区域范围内有通讯塔,使用起来往往不灵通。记得以前有个说脱口秀的蔡“嘎樑”(意即戴眼镜的),曾经这样调侃小灵通的:“手拿小灵通,站在风雨中,昂首又挺胸,就是打不通。”令人捧腹,却是刻画得非常形象。
作者:张林凤 2018-12-26 09:16
(3)
(0)
如今的光新路道口,是由地下通道、地面铁路、上面立交三层组成,安全便捷。从志丹路到光新路地面路段已在围墙之内,是火车通行的专道;行人与非机动车走地下通道;机动车在立交桥上行驶。随着交通路上一长溜的绿化带,我散步到光新路道口,总会在此驻足逗留片刻:当年的大丰化工厂华丽转身为高层民居;道口的值班岗亭还伫立在原处,似乎要向乘客证明,它才是从绿皮火车到高铁进程中最有发言权的见证者。
作者:张林凤 2018-12-25 16:06
(1)
(0)
上海不仅有邬达克。1935年,赵深、陈植、童寯的“华盖建筑师事务所”打破洋人在沪建筑设计界的垄断地位,胜过公和洋行,赢得上海浙江兴业银行设计。这标志着第一代中国建筑师的胜利。中国建筑师大展身手的时代本该到来了,但日军的炮火又使得一切中断。可是于炮火中,他们坚持教学,培养第二、第三代建筑师。童寯晚年没怎么回过上海,但这一代建筑师留在上海的建筑,带着他们青春时代的斗志和追求,一直留在这座城市里。
作者:沈轶伦 2018-12-24 16:08
(3)
(0)
那时的菜场,大都设在小马路上。由于四川北路附近没有菜场,多伦路又不通公交,便被“选”为了菜场的“最佳”场所
作者:龙钢 2018-12-24 16:06
(2)
(0)
为了改变现状,保护好上海地区唯一的明代住宅。市和区有关部门经过反复调研,精心勘测,悉心论证,决定对“南春华堂”实施整体搬迁,异地保护。新居的选址也颇费思量,被安置于光启公园西南隅,融入了全国文物保护单位“徐光启墓”的一部分,即为现在的“徐光启纪念馆”
作者:李迅 2018-12-24 16:06
(2)
(0)
虹口区的区名,就是来自境内的虹口港。它是黄浦江北岸的一条支流,南北流向,入口在扬子江路(黄浦江和苏州河交汇处)。明朝时称“洪口”,清顺治年间,因“洪”系明朱元璋年号“洪武”之“洪”,为清廷所忌讳,官方文书乃以谐音改称“虹口”,从此一直延续至今。
作者:王坚忍 2018-12-21 18:00
(3)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