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海上记忆
上海人对地下路网的探索,可以上溯至上世纪60年代,塘桥基地开挖的那条隧道。1995年4月10日,解放日报头版头条曾刊登题为“地铁,向世界证明”的报道。那一天,上海地铁1号线全线通车,上海人盼了多年的“地铁梦”才算真正实现。在那张黑白印刷的解放日报上,有两张珍贵的历史照片,均由摄影记者周红钢拍摄:一张是通车前夕,运营人员在擦洗列车的座位和门窗,让列车以闪亮之姿迎接检阅;另一张是新闸路的地铁主控中心内,技术人员在电脑前进行最后的系统检测,确保地铁通车万无一失。那些为上海地铁奉献了最初光和热的人们,在这个属于地铁的本命年,我们要找到你。
作者:舒抒 2019-09-16 15:48
(6)
(2)
第二天下午,他提着一大堆见面礼就“上门”去了。吃了晚饭后,全家赏月时,准岳母大人取岀“毛脚”送上门的月饼,喜滋滋地想让大家尝尝这名店的美味。打开盒盖却傻眼了,盒内不见月饼的踪影,却放着几只硬邦邦的大饼。小伙子见状,一下子楞住了,结巴着不知怎么解释。
作者:任炽越 2019-09-11 10:56
(5)
(2)
史凤梅后来从事文化交流演出,多次把旗袍文化带出国门。徐萍早已离开了模特行业,和丈夫一起做国际贸易。在T台上的那段青春岁月很短暂,但给徐萍和史凤梅留下了一生的影响。作为新中国第一支时装表演队的模特,史凤梅说:“我想我们的出现,最重要的意义就是让当时中国老百姓的身上,多了一点色彩,让他们知道,原来我们可以这样穿,同时也促进了老百姓消费观念的改变。这就是我们这代模特存在的意义。”
作者:吴桐 2019-09-10 17:19
(3)
(0)
亚洲最古老的交响乐团、中国近代历史上第一所独立的高等音乐学府,中国第一家交响音乐博物馆,交织成了这片空气中漂浮着音符的街区。倘若当年那个梳着麻花辫的大提琴女孩还在,走过这片街区,会不会感到惊喜?她当年未曾实现的梦想,是否已变成了现实?
作者:吴桐 2019-09-09 11:16
(0)
(0)
如今,国棉九厂的厂区保留了当时的办公楼,位于杨树浦路2086号,是如今上海市黄浦江杨浦段滨江指挥部办公室。百年工业历史与未来滨江蓝图在此交接棒。站在这里,遥想当年,从黄浦江上吹来的春风,是否也拂动过女工奚翠珍的旗袍和鬓角的发丝?
作者:车佳楠 2019-09-08 11:10
(5)
(0)
他是27年前邓小平亲吻的农家儿,如今成为旗忠村的年轻村干部。回村!接过农村改革接力棒
作者:王闲乐 2019-09-08 10:44
(19)
(1)
南京西路860弄1号前是一个花园。晚风徐来,空间敞亮,大家捧着西瓜,一边吃一边聊着天,直到月满西楼,才尽兴而归。赵开生现在闭起眼睛,回想当时大家到底都聊了什么。大家聊白天演出时碰到的种种事情,聊弹词、聊二胡、聊琵琶,竟然没有聊过吃喝享受的事情,也没有聊过去哪里玩。年轻时的人们,好像总也不知道困倦。记忆里的那些夜晚,他们聊到起劲,还会开腔唱起来,或者动手演奏起来,悠扬的调子,随着晚风飞扬,一如当年的青春,永远生气勃勃。
作者:沈轶伦 2019-09-06 12:31
(5)
(1)
从1958年入住,到1995年去世,赵祖康在兴国路324号度过了近40年光阴。他的孩子们也在这里结束了学生生涯,进入社会。两代人在此见证上海的沧桑变化,也在这里完成交接棒,各自出发,融入上海又一段精彩旅程。
作者:沈轶伦 2019-09-02 14:04
(6)
(2)
可是当我船从东海渔场避台风撤回来时,复兴岛码头已经靠得密密麻麻的。不能靠复兴岛,我船被码头调度去黄浦江龙华段避风。大副上岸领了蚊香和蚊帐,我们鸣笛开往龙华。龙华为黄浦江拐弯处,处于江的中上游,江面开阔,很适宜作避风锚地。在前桅上挂一黑球,表明我们是抛锚避台风的。天热,当天傍晚,我们几个下水游泳,水流湍急,顺流而下,我呛水了,是一位和我同姓的江湾五角场人,带着尼龙绳和救生衣来救我
作者:王坚忍 2019-09-02 13:10
(2)
(1)
江湾体育馆是座弓形顶长方形的室内体育馆,观众坐的座位是水泥台阶式的,座位号都是用油漆标在水泥台阶上的,观众按票子上的座位号对号入座。有些观众怕水泥台阶弄脏裤子,大都准备一张废报纸垫在水泥台阶上观看比赛。
作者:龙钢 2019-09-02 13:10
(11)
(1)
昔日的国棉十七厂早已全厂搬迁到江苏大丰,原址现为上海国际时尚中心。著名的锯齿形厂房下,如今各种时尚品牌陈列,店铺播放时代流行乐声,入夜霓虹闪烁。但黄宝妹又怎么会忘记呢,她在这里度过的近乎半个世纪。13周岁第一次坐小舢板从这里上岸,这是她第一次遇到国棉十七厂的时刻。
作者:沈轶伦 2019-08-28 13:36
(6)
(1)
那一刻我好激动啊,一步冲上前去,一把夺过她手中那个装书的袋子…记得那天晚上在早早吃过晚饭后,我便兴奋地和我妈一起坐到了桌边,拿出牛皮纸开始仔细地给书一一包上一个封面。当然事实是,就在我妈在给书包封面时,我已迫不及待地拿起一本读了起来。
作者:黄嘉宇 2019-08-28 12:56
(1)
(1)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