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徐芳访谈 > 文章详情
【徐芳访谈】贺寿昌:创意城市画——既是描画创意城市的画,又是创意地描画城市的画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徐芳、贺寿昌 2018-08-08 14:51
摘要:所谓创意城市题材画既是描画创意城市题材的画,又是创意地描画城市题材的画……

徐芳:今年上半年,您的绘画作品接连参加了赴海外的四个展览,文化创意产业将是长业,也将是文化的美好未来……在增强文化创意产业渗透力、辐射力和带动力的当下,该如何聚焦文化创意产业高端方向、高端领域、高端环节,推动并依靠创新驱动形成文化发展的优势?

 

贺寿昌:是的。这是连我自己也感到幸运的事。先后被邀请参加了在欧洲几个城市举办的美术展览:六月是上海和布达佩斯市建立友好关系五周年,市里组织了十七位有名望的画家在布达佩斯举办了主题为“上海之韵”的画展,我的作品有幸被选中;今年也是著名建筑师邬达克来到上海的100年,他为上海留下了50多座标志性的建筑作品。有关单位精心策划了“向邬达克致敬”的艺术展览,先后在斯洛伐克和匈牙利展出,我有六幅作品被邀请参展;7月,“墨韵同行”中国当代水墨与油画交流展在柏林举办,我的二十多幅钢笔画作品被入选参展。

 

回想起来,这要得益于国家的“一带一路”的倡议,搭建了东西方文化交流的桥梁,为中国的艺术家的作品提供了走出去的机会。同时,通过艺术展览,使沿途城市的艺术界和市民感受到中国文化,感受到当今中国的社会发展。要感谢画展的中外主办方,这样的文化交流活动会越来越多,相信会有更多的艺术家,更多的好作品会随着“一带一路”走出国门。

中国商船来了(“向邬达克致敬”艺术展参展作品)

 

徐芳:您说得很好,在探索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方向上,您是一位践行者。在综述文化创意产业结构的升级、业态创新、链条优化之后——而且每一次,您都得尽可能地动用想象力,因为那不是能随意能够套用现成的标准与窍门?

 

贺寿昌:我虽是出身科班,但因为工作的原故,绘画这事丢了几十年。去年,在几位画界同仁的鼓励下,我举办了个人画展,出版了绘画书籍。绘画作为一种通过视觉表达激发情感的工具,是要反映精神内涵的重要的是绘画的内里对于人生经历感悟的表白能否一致。一致了,你的作品就能震撼人们感知感悟的心灵。

 

不管是中国人,外国人,生活在一个地球,一个时代,艺术的感受是相同相通的。比如在布达佩斯举办的“上海之韵”美术作品展,十七位画家不约而同都创作了以上海城市为主题的作品,表达的是他们家乡情怀和生活的感受。十七幅作品串联起来,满满的是一个讲述上海的故事,由于绘画特有的感染力,画展给予了匈牙利观众强烈的冲击。我是在看到这些参展作品后受到感悟,创作了“上海的魅力”作为参展作品的。

上海之晨(“上海之韵”美术作品展参展作品 )

 

徐芳:将一个地方——一段情感记忆,由一处客观地理空间升华为一系列蕴含着多重语意,投射了多重期待与想象,成为具有不同品貌,演变成一种联接着人们期待与想象的“文本化”空间。您的《村梦》系列,被选入柏林的“墨韵同行”交流展,您是否就这样一步步开始了画页上的跋涉?

 

贺寿昌:我听说“村梦”引起了柏林的同行们浓烈的兴趣。或许有更多的德国人想要了解中国农民的内心,或许是把我对中国农村的思考告诉了柏林人。直到现在,我和我的战友们还经常在梦中回到插队的农村——井冈山的新安县。在那里度过了自己的青春年代,在大山里,田野里,在农民家里。不管以后从事什么职业,插队的生涯使知青对老区的农村和农民留下割舍不去记忆。我们都有师傅,师傅们从工作、生活到日常习俗给你打上了烙痕,成了情怀

 

那会儿没有肉吃,家里给寄来的腊肉香肠啊就这么直接吃啊。冬天下大雪,馒头冻得像石头一样硬,放到碾糙米的柴油机的柴油里煎,吃起来好香啊。中国的知青族,就这样在中国社会的底层经受锻炼,类似的经历都成为这代人的宝贵财富。“村梦”的第一幅就是画我插队的村庄:走进大山,山谷中长长的那片田野,就是阳团村的所在,这里的每块田我们都种过。

 

在中国知青一代人中,没有不眷恋乡情的,不仅是怀念自己曾经插队的地方,由于生活的沧桑自然会关注到中国农村,农民的现状。几年前,我走访了南方一带的农村,目睹农村的老年和教育等问题,城里的人,农村的人都盼望过更好的日子。我以此为题材创作了组画《村梦》。因为我的性格深层有内秀的一面,尤其是钢笔画的气质,相对细腻。它能够成为一缕清新的晨烟,伴随读者一段静思静想的时光。后来我又以水车为模型做成了装置艺术,这个装置作品在现代艺术宫展出后被佛罗伦萨市的文化部门收藏了。

老屋——村梦组画之五 (“墨韵同行”交流展参展作品)

 

《村梦》

 

一个春的日子,雨雾迷蒙的早晨,

 

山也朦胧,水也氤氲。

 

古朴纯厚的村庄, 因城里人带来的喧闹,

 

有了些生气。

 

昨夜的一场透雨,

 

把村上的学路冲洗得更加漫长。

 

村里深处,人便依稀了,

 

只有雄鸡一族,能真真切切地拉扯着你。

 

青石依旧,虚门半掩, 体验着寂寞。

 

年轻人都拥进城去了,

 

发酵的城市因吸吮着古村,

 

年轻的活力越发光鲜肥硕。

 

只有老人们在这里看守着比老人还老的老屋,

 

还有老屋里的孩子和老屋外的溪流。

 

于是,小巷和与小巷相连的大路,

 

都安静得如同刚刚刮过大风。

 

走在村里,人如梦中。

 

期待着, 再过20年,

 

古村与城市相通,宁静与喧哗相连。

 

这都是城里人, 村里人,

 

不熄不灭的梦想 ——

 

徐芳:在您的画中的他/她(画中人物),或者与职业或者与土地与时空正发生对话?三联画《孤独的飞鸟》,画得特别像电影导演的分镜手稿,带给观者的感受却是立体的、动态的,具有流动的影像美。联想到您曾经的职业,戏剧舞台设计师,这之间有关联吗?

 

贺寿昌:是的,我曾经为这座城市的大型活动和戏剧创作设计过不少作品。谈到戏剧和舞台,它是一个和观众产生感情拉锯的关系。这里面时间和空间创新运用是非常重要的。

 

布莱希特注重主观的再现,可以选择一个公共场景,这样就使得戏剧事件的冲突在人们传统体验之外爆发出来,更具有典型意义。艺术的精髓要走向创新,走进现实和虚拟相融合的环境,以适应当今的审美需求。我做舞台美术、乃至以后推进创意产业、信息产业,时尚产业,从方法论的角度来说是相通的——是把形象思维和逻辑思维科学的结合,把传统元素解构,再在四维空间的条件下结构和重组。

 

这个理念用在美术创作上,能够提升创作者的观察生活和提炼生活的能力。比如如何研究邬达克在上海留下的优秀建筑?从人文角度看,可以说是这座城市选择了邬达克,成就了这名建筑家;邬达克把建筑的历史精华回报给上海,是互相成就的关系,是开放创新包容的海派现象的折射。我以舞台剧的样式,选择了邬达克一生中六个重要事件,构成了《孤独的飞鸟》(原名:向邬达克致敬)的油画作品,向匈牙利人和斯洛伐克人讲述了一个东方画家对于邬达克坎坷人生的感受。

孤独的飞鸟( “向邬达克致敬”艺术作品展参展作品)

 

《把门打开》

 

把门打开,

 

让那只鸽子飞进来!

 

他从西伯利亚的囚笼里飞出,

 

他带着对生命的渴望在徘徊。

 

这片土地接纳了他的灵魂和梦想,

 

他把一个个百年的经典供奉给上海。

 

把门打开,

 

让那只鸽子飞进来!

 

他从欧洲艺术殿堂里飞出,

 

他衔着天边最美的那朵云彩。

 

深夜的灯光映照出沐恩堂的圣火,

 

他用宫殿用摩天大厦书写着心潮澎湃。

 

把门打开,

 

让那只鸽子飞进来!

 

他在蓝蓝的天蓝蓝的海上歌唱,

 

他在鳞次栉比的楼群中盘恒。

 

吸吮着东方女神的乳汁,

 

他的心里溢满了对这座城市无限的爱。

 

徐芳:所谓创意城市题材画是描画创意城市题材的画,还是创意地描画城市题材的画?绘画的题材与形象内容通常来自于生活的环境。比如当那些云集在城市希望谋得机会的各地画家,看到出现在大街小巷的各类奇异而陌生的情景与形象时,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艺术家是有可能在一个充满刺激的都市环境里创新?

 

贺寿昌:所谓创意城市题材画既是描画创意城市题材的画,又是创意地描画城市题材的画。我对欧洲城市现状和历史的认知,主要站在创意城市的角度。欧洲的创意城市很多,如伦敦,巴黎,巴塞罗那等等,我在那些城市里有不少创意界的朋友。有一座城市引起我特殊的喜好,那就是佛罗伦萨。

 

一个人口不到百万的城市,在人类文明史上占据了那么重要的位置,是因为那是一个经历过两次文艺复兴的起源城市,是因为她引领过群英辈出、波澜壮阔的年代。她的外貌很古老,中世纪的模样,是因为意大利人要用城市形象告诉世界罗伦萨当年的辉煌和厚重。现代城市并不只因为有摩天大楼和现代交通而骄傲,而是在于其内在的活力以及对于人类文明的贡献程度。现在的古老面孔是历史几个世纪的时间定格。

 

如果你在城市街区中穿越,你的脚踏着石板路,让思路回到那个创新的年代,你会感到佛罗伦萨就是一座创新和沸腾的城市,更何况当下意大利百分之七十的时尚奢侈品的品牌企业驻足在佛罗伦萨,每天做着续写历史的创新实践。为此我画了一组钢笔水彩画,记录下我的体验,在配诗中写道:“就像阿尔诺河用廊桥结成维吉奥大厦和皮蒂宫的纽带,创新的基因永远是鲜花之城昨天,今天和明天的血缘”

钟声与阳光组画之四

 

《钟声与阳光》

 

超然卓立的圣母百花教堂

 

钟声吟咏着托斯卡纳的诗篇

 

坦诚得像但丁倚在旧街的路灯边

 

弃舍不去贝特丽丝天使般的容颜

 

当文明与佛罗伦萨相遇

 

天际外出现达芬奇的“飞鸟”和伽利略的“新宇宙”

 

当艺术与佛罗伦萨相遇

 

殿堂里闪烁着波提切利、米开朗基罗

 

和拉斐尔的熠熠光环

 

当时尚与佛罗伦萨相遇

 

浸注温暖的古城滋养了

 

Ferragamo、Gucci、Tod’s的经典风韵

 

就像阿尔诺河用廊桥结成维吉奥大厦和皮蒂宫的纽带

 

创新的基因永远是鲜花之城昨天、今天和明天的血缘

 

午后的阳光将这座城市的故事续写

 

端起一杯咖啡品赏阳光散落的每处细节

 

感悟或许会化作思絮

 

飞进清澈无尘的镜子 ⋯⋯

 

徐芳:在一些好莱坞大片中,上海已成为一个被反复视觉化的虚幻的都市背景。大量的文本和图像,也将上海重新“装修”成为一座带有“历史-未来主义”意味的迷幻之城。在您的笔下,上海是个在岁月中发展的主题吗?

 

贺寿昌:比如提起苏州河,上海人有太多的故事和亲情,我对苏州河的感情,是那些沿着河畔林立的老厂房,这些旧时的纺织厂、面粉厂、电机厂,曾经是是上海工业的骄傲,是上海工业建筑的经典,苏州河是它们运行喘息的命脉。今天这些老厂房已然脱胎成创意园区,进入又一个崭新的时代,不由人想起伦敦西岸。唯有苏州河水在静静的流淌,一道道的涟漪,泛着记忆的金光,仿佛是一个个河上故事的刻痕,时而清晰,接着又消失了。

 

我曾经沿着出河口逆流而上去追寻它的源头,去感受河上先人们如何摇着小舢板,从太湖流域,闯入大上海,像鸟儿筑巢那样在河两岸歇息繁衍。工厂,工人,民族工业成为这条河的代言词,也成为了上海的代言词。过去、现在与将来,谁也不会否认,苏州河都是我们的母亲河,如果我们还应该为她做点什么的话?那就是要更好的保护她,建设好她。

灿烂都市(“向邬达克致敬”艺术作品展“参展作品)

 

《城市•回望》

 

在黄浦江与苏州河的交界处

 

集聚着一代一代的建设者

 

老的

 

年轻的

 

执着的耕耘着

 

为着让城市变成花园

 

让花朵的芬芳润进每个人的心房

 

记住这副无怨无悔的肩膀

 

城市永远值得回望

 

徐芳:您的一组作品叫《四季无冬》,象征什么?不仅仅是说自然意义上的有冬或无冬,似乎是在人生的更高意义上,去追求一种整体性的氛围象征?这是您要表达的精神能量的呈现吗?

 

贺寿昌:这组画实际是在反映我们这个年纪人的人生态度。这个社会那么多元、复杂纷繁,也有灰暗的部分。但是研究历史就知道,总是有一批批人在推动向前的进步,这个叫坚守。也正是这一点给予了我绘画的灵感。几年前的时候,我做了一个《人在旅途》的散页集,大家都觉得“人在旅途”这四个字很好。里面有一首诗,我把它转载如下作为结束语:

 

人在旅途

 

既然有了爱好

 

就握起久违的画笔

 

走进天作造化的自然

 

去感悟永固永生的肌理

 

去整理似清似谜的故事

 

那是我与苍穹的私语

 

若能撩起你对岁月的思絮

 

我想,应该可以了

 

真的可以了......

冬荷("四季无冬"组画之八)

 

嘉宾简介:贺寿昌,1950年生于上海,博士。曾任上海市文化局副局长,上海市信息办副主任、 上海戏剧学院党委书记、上海文化创意产业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联合国创意城市网络上海设计之都办公室主任。作品入选在匈牙利、斯洛伐克、德国共同举办的美术展览,并多次作为上海市政府和相关部门的礼品赠送联合国组织和相关城市嘉宾,其装置作品的“水车”为佛罗伦萨市文化部门收藏。

栏目主编:徐芳 文字编辑:徐芳 图片编辑:曹立媛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