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65岁儿童文学作家周锐自比“有尾青蛙”,如何维持不枯竭的想象力,他有绝招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施晨露 2018-07-16 14:28
摘要:把练习化为游戏,用想象力托起生活

“我一直说,我是一只有尾巴的青蛙,这尾巴就是天真、纯情和永不枯竭的想象力。”与“童话大王”周锐的对话一开始,他便关心“我们能讲多久?”“因为一说就很容易说开去。”爱讲故事的人的本性一下子暴露了。

 

周锐生于1953年,65岁了,但丝毫不会让人觉得在和“爷爷辈”聊天,说到兴头,他的眼睛笑得眯起来,配上两道粗粗的眉毛,表情格外生动,让人不由得被他的情绪、他的故事所感染,也会不由得感慨:“天真”于他,是再般配不过的形容。

《有故事的书法》在上海书城“全国新书发布厅”首发,周锐展示了他的书法

 

周锐这回带来的不是他的老本行童话故事,而是一本叫做《有故事的书法》的新书。书里收入了周锐书写的71幅书法作品,其中有不少兼有书法和绘画,是他给71位作家、编辑、校长、书店经理等好友的题字,加上阐述其人其事的短文,便成了“有故事的书法”。比如题写给儿童文学作家梅子涵的“梅花N弄”,既有他的姓氏,又包含了喜好唱歌的特点,“花”是“梅花”和“花样多”的双关语,“N”创造了书法作品引入英文字母的先例,也指梅子涵的创意多多,“弄”字祝愿他“弄”出更多名堂,为儿童文学界带来更多创意思维。类似的还有写给沈石溪的“不鸣则已”,写给汤素兰的“湘兰独秀”,黄蓓佳的“岁月小船”等都蕴含了朋友之间多年的相识相知之情。

写给梅子涵的“梅花N弄”

 

求字者络绎不绝,周锐却说自己从没有真正练过书法,直叫人瞪大眼睛。“上学时大家都写过毛笔字,后来用不上便荒废了。成为儿童文学作家后,经常有去校园的机会,校方会邀请题字留言。我一直是用硬笔写的,有一天心血来潮,选了放在一旁的毛笔。在那之后,我就抓住一切可以用毛笔题字的机会,但很长一段时间,家里始终没有准备笔墨纸砚。”学国画也是一样,周锐说,自己是一个“很大胆的人”,从来不是练好了再去呈现,而是大胆地呈现出练习的过程。他翻开书中一幅结合了书法、国画和自己诗文的作品,“这是我第一次尝试这样的结合,一旦成功了,我就知道还可以这么做下去”。

写给沈石溪的“不鸣则已”

 

周锐强调想象力,“就像爱因斯坦说的,想象力是比知识更重要的东西”。然而种种原因,人的想象力往往随着年龄增长而退化。周锐说,自己的这本书法集并非关于书法的技法指导,更多求的是文化意义上的共鸣,想启发和提醒大家,想象力是人人都有的东西,只是可能在成长过程中被埋藏起来了。“孩子的世界里,幻想与现实是一体的,最佳的父母是要保护好孩子的想象力,成年人也可以发掘出自己的想象力,做一些有趣、有意思的事。就拿练书法来说,它不是枯燥的,只要有想象力,生活里的一切练习都可以化为游戏。”

 

周锐笔下的汉字确实充满游戏性,他写“快乐悦读”,“快”字扭动着腰肢,“乐”字笑得眉眼弯弯,“悦”字的右半边像个快乐的兔子跳了起来。他用特有的儿童文学作家的童心、童趣和想象力,为喜欢书法的小读者大读者,打开了一扇书法之趣、书法之美、书法之乐、书法之爱的奇秒大门。书法,原来可以如此不拘一格,可以如此表情达意。

 

《有故事的书法》是周锐“有尾青蛙看中国”系列的第一部作品,接下来,他还想推出“画说京剧”,同样是自己写故事、自己来画。“对于一个国画的初学者来说,戏曲人物画当然不容易,不过我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如果自己画不出来,就干脆不写这本书了。”周锐乐呵呵地说。

 

“让自己快乐,始终在学习。”这是周锐的人生态度,大概也是他那条“尾巴”一直在摆动的原因。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题图来源:新华传媒提供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