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深度| 墨西哥将迎来左翼总统,他不是“墨版特朗普”
分享至:
 (5)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廖勤 2018-07-02 20:31
摘要:“奥夫拉多尔并不是典型的拉美民粹主义者,他的左派标签也无法完全涵盖他的复杂气质……他是一个更温和中立的政治家,他将用右手管理经济商业,用左手管理社会事务。”

在墨西哥“史上最大规模选举”中,64岁的左翼候选人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兑现了“我们一起创造历史”。随着对手的相继认输,奥夫拉多尔锁定大选胜局。


   
击中要害和“痛点”

 

正式选举结果预计将于数日后公布。目前,快速计票结果显示,奥夫拉多尔获得超过53%的选票,得票率超过第二名约30个百分点。

 

奥夫拉多尔曾两次冲击总统宝座却均以失败告终,这一次,他为何能扳倒强劲的对手,打破近一个世纪以来,由革命制度党和国家行动党交替掌权的历史?

 

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徐世澄看来,奥夫拉多尔的逆势崛起在于墨西哥民众对现政府的强烈不满和失望,他们寄希望于左翼来改变现状。腐败和暴力已成为墨西哥社会的两大顽疾,执政党革命制度党领导的政府并未有效解决。去年,墨西哥20多万人死于暴力。这次选举也沾染“血腥”,130多名候选人在竞选期间遇害,以致今年的总统选举成为墨西哥几十年来最致命的大选。

 

与此同时,虽然在拉美国家中,墨西哥经济表现不算差,近年来也能实现2%—3%的经济增长。但是,经济增速缓慢,增长乏力。涅托政府2012年上台时曾提出一系列改革,包括彻底改革僵化的能源、教育和电信行业,但是成效并不显著。

 

“对于奉行自由市场经济的现政府来说,确保社会公正、分配公平、地区发展均衡并非其施政重点,因为这些都需要政府发挥更大作用。而对关系国计民生的能源领域的改革,社会效应也未显现,导致选民对改革产生质疑。”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美洲研究中心副主任牛海彬说。

 

反观奥夫拉多尔,他在这次竞选中却承诺要为墨西哥带来一场“有序而深入的”变革。他提出终结腐败、减少暴力、解决贫困问题、消除社会不平等现象、剥夺上层人士特权……招招击中现政府的要害和选民的“痛点”。

 

在执政纲领中,奥夫拉多尔还提出,未来要削减总统和高官工资。这样,每年可省下数百亿美元来“济贫”——投入到穷人的社会福利项目中。同时,他还承诺提高养老金、为青年提供教育补助、对农民给予额外支持等一系列惠民政策。据《纽约时报》报道,奥夫拉多尔的政治生涯始于为农村居民提供公共服务,这让他对贫穷、社会不平等有更强烈的感受。

 

“是时候改变了,让奥夫拉多尔上台,看看会发生什么。”70岁的农民迪奥斯·罗德里格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生活在革命制度党的“票仓”伊达戈尔州,在墨西哥执政70多年的革命制度党几乎“掌管”了他的一生。这一次,他把票投给了奥夫拉多尔,“这是我第一次投票给另一个政党候选人。”

 

此外,徐世澄认为,奥夫拉多尔的竞选策略也“技高一筹”。一方面,他抓住了选民变革的诉求,以及对传统政治精英厌倦的心理;另一方面,他并未过分强化民粹和激进色彩,而是走温和路线,比如他的竞选联盟吸收了保守政党全国汇合党,他的竞选班子中也有企业家身影,这些都是对外释放信号,消除外界对他执政后会排斥右翼、打击外资的疑虑。

 

美墨关系怎么走

 

奥夫拉多尔被称为“墨西哥版特朗普”,两人均有民粹倾向,都反传统政客,而且性格都很火爆好斗。在奥夫拉多尔掌舵墨西哥后,这两个气场相近的人,会让墨美关系发生怎样的化学反应,已成为外界一大关注点。

 

对此,美国政治新闻网“政客”认为,尽管两人“性相近”,但奥夫拉多尔持反特朗普立场,他上台后可能会使美墨关系更趋紧张。

 

不过,分析人士认为,把奥夫拉多尔比作“墨西哥版特朗普”有失简单,美墨关系也未必会恶化。

 

和特朗普毫无从政经验不同,奥夫拉多尔可谓政坛宿将。他辗转多党,从最早的革命制度党到民主革命党,再到后来加入国家复兴运动党;他曾两次竞选总统;他还担任过首都墨西哥城市长,“墨西哥城市长是墨西哥的‘二把手’,权力仅次于总统。因为墨西哥没有副总统和总理的职位。”徐世澄说。

 

从墨美关系来看,奥夫拉多尔的对美态度也并非一成不变。他确实抨击特朗普的移民政策,要求“美国尊重墨西哥人”,誓言墨西哥人不会做特朗普的“仆人”。他也多次强硬回应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的施压,称“不会在农业和制造业等方面让外国占便宜”。

 

不过,在竞选期间,奥夫拉多尔也展现温和的一面,比如他提出与美国“友好睦邻”的倡议。在修墙这一敏感问题上,他希望与特朗普达成一项协议,劝后者放弃修建隔离墙,转而以发展经济和增加就业的方式减少非法移民数量。对于重谈北美自贸协定(NAFTA)也同样如此。奥夫拉多尔虽在前两次竞选总统时反对NAFTA,但这次他承认NAFTA对发展经济有益,并表示如果在他12月1日就职前仍未谈妥,之后可以继续谈。《纽约时报》称,奥夫拉多尔曾与私营部门合作过,他还任命了一个代表来处理NAFTA的谈判。

 

徐世澄表示,奥夫拉多尔对美会采取务实的实用主义政策,他会与特朗普对话,而非对抗。在这一点上,奥夫拉多尔与“激进反美派”,如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现总统马杜罗并不同。不过,奥夫拉多尔的对美政策应该会比墨西哥现政府强硬,外交政策中或有更多民族主义色彩。正如《华盛顿邮报》所说,在奥夫拉多尔眼中,近几十年领导墨西哥的技术官僚和亲美政客是“权力黑手党”,而早先领导墨西哥独立革命的领袖才是偶像,因为他们在大国面前更能挺直腰杆。

 

回到国内政治和社会治理,奥夫拉多尔是否也会像对美政策那样务实理性?奥夫拉多尔的反对者担心,这位左翼总统会加强国家对经济的干预、对社会的管控,会毁掉墨西哥长期以来推行的自由民主开放政策取得的成果。对此,牛海彬认为,奥夫拉多尔会扮演一个稳健、均衡的政治家角色。他在整体上会延续现政府的自由市场路线,因为,墨西哥对市场经济和自由贸易已有信念,即使墨西哥也将“报复”特朗普的征高关税政策,但并未扬言采取贸易保护主义。为此,新政府未来会走多元化的经济路线,一边密切与拉美的经济联系,另一边加强与欧洲、亚太的经济合作,“要把美国市场上的损失,从其他市场获得弥补。”不过,解决毒品、暴力、贫困等社会问题将是奥夫拉多尔未来的施政重点,这些都需要大规模财政投入。为此,新政府会面临财政增收与支出加大之间的矛盾。

 

“奥夫拉多尔并不是典型的拉美民粹主义者,他的左派标签也无法完全涵盖他的复杂气质……他是一个更温和中立的政治家,他将用右手管理经济商业,用左手管理社会事务。”《纽约时报》说。

 

扭转“左退右进”?

 

放眼拉美政坛,在政治风向“右转”的当下,拉美经济人口第二大国墨西哥将由左翼领导人掌舵,这对拉美政治走向将产生什么影响?

 

徐世澄认为,左翼登上墨西哥政治舞台将扭转拉美政坛“左退右进”的趋势,也将重新激活左翼政治力量,对古巴、委内瑞拉、玻利维亚等左翼执政的国家将是极大鼓舞。

 

而在牛海彬看来,作为拉美大国,墨西哥的政治动向对拉美地区具有一定示范效应。但是,拉美各国情况不同,比如在一些国家,左翼长期执政后形成治理疲态,民众就要给右翼政党机会,反之亦然。与此同时,巴西、阿根廷等国虽是右翼掌权,但领导人也面临极大挑战。“从墨西哥大选中可以发现,现在,拉美选民日趋理性,既要看候选人的选举承诺,也要看其兑现承诺的政策主张。拉美政局未来将更多呈现兼顾左右的态势。”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曹立媛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