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在嘉定上空画一道美丽彩虹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赵春华 2018-06-29 07:05
摘要:我决定去看看,看看消失有时的花和草,还有树,那些给人生机勃勃又怡人情愫的生命。 

不止一次、也不止一两个朋友调侃我:你是农学院毕业的吧?你怎么知道这么多花花草草的名字啊?其实,我哪里上过农学院啊?生于农村长于农村,从小对庄稼有些了解,又对野地里的小花小草感兴趣,看看书,问问村里人,便有了些花草方面的知识,也仅是皮毛而已。

 

也因此,对养花就有了一点点兴趣。跑得最勤的要数位于澄浏中路的花木市场了,买盆虎皮兰啦,文竹绿萝茉莉春兰等等,都曾搬进过宅居中,大一点的如发财树、巴西木等也请进过客堂间,然而终因养护知识的缺乏,存活者寥寥,只有绿萝和茉莉生气勃勃地活在窗台上、艳阳下。尽管如此不堪,依然消灭不了我对花草的喜欢。  

忽然发觉,澄浏中路的花木市场倏地消失了,仿佛魔术师施展了魔法,一下子把它变走了!

 

心中不免有些失落,为自己也为那些芸芸花木爱好者。君不见,即使不是休息日,去那里的人和车都川流不息,买营养土的,买花盆的,更多的是在市场里挑选自己喜欢的花或草或绿叶葱葱的树木……

 

有一天,我到朋友那里喝茶,他那茶好,且一有好茶他都要分点给我,曰:好茶共享。他说,我要调个花盆,去澄浏中路花木市场,发现拆迁了。看他一脸的无奈,我也只有同情的份儿。

山穷水尽时却见柳暗花明。又一次去他处喝茶,他告诉我,找到新的花木市场了。在哪儿?我问。他说,沿永盛公路往南,抵宝安公路左转近百米,穿过宝安公路入市场,行百米左右即到。我根据他说的路线,当即说,这是上海包装城啊!

 

我决定去看看,看看消失有时的花和草,还有树,那些给人生机勃勃又怡人情愫的生命。那是一个双休日的近午,初夏的阳光有些燠热了,但一走进上海包装城东区,眼睛里满满的色彩。曾经的脏乱差忽然匿迹了,各幢楼房墙面变成了色彩各异的色块,翠绿与天蓝相邻,赭红与姜黄相间,深红与深赭比肩,似乎田野里各种植物与生命的色彩在一声令下后都集结起来了,整齐有序地排列着,我心缤纷,暑热退避,情绪为之感奋。

我走进叫做缤纷花城的花店,主人热情地迎了上来,哇噻,这么多漂亮的花哟!我走近摆放着各种蝴蝶兰的地方,粉红的,淡黄的,洁白的,千百只蝴蝶静静地展开翅膀,展现自己的色泽与美丽。我说,这蝴蝶兰在夏天也能盛开呀?主人说,现在科技发达了,一年四季都有。小发财树长在陶罐里,铁兰的细叶丛中长出了一柄粉色的“羽毛扇”,墨叶碧玉,袖珍椰子,观音莲,如意……都是些小巧玲珑的小盆景。我走进插花区,各种形态的插花瓶中,挺立着小雏菊、康乃馨、百合、玫瑰、扶郎、相思梅、红豆,还有一种叫跳舞兰的呢!主人陪着我参观,他告诉我,我这里还有进口的针垫、冬青、公主、帝王花哩!

 

走出这家花店,已是午饭时分,我去旁边一家小饭店解决肚子问题,便步入了“九万里花海”。这名字起得气派,花木市场也气派,成千上万的花儿,成千上万的绿色,浩浩荡荡,郁郁葱葱,壮哉,盛哉!一对中年夫妻正在换盆,一辆卡车正在装一棵高大的发财树。一个年轻、个子不高的小伙子问我想买什么花?我说,先看看吧。他说好的,带我一边看一边介绍,使我增长了不少知识,鹤望兰、凤梨、金钱树、变叶木、广东万年青、螺纹铁、两辫发财树、量天尺、采春峰、金钻、心叶藤……许多是我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

这时,一个三十五六岁的汉子走过来,向我介绍花木的小青年便对我说,这是我们老板。我一下子对他感兴趣了,“老板是哪里人啊?”“河南人。”我要他谈谈为什么到这里创业。他笑笑说,我19岁就到嘉定了,先在秋霞圃边开了花店,后到澄浏中路花木市场,去年那市场拆迁了,我就到这里来了。我对花木有感情,也因花木结缘,我和我爱人结婚11年了,现在房子也置在嘉定啦!说着,他把在花丛中忙碌的妻子叫了过来,妻子笑得一朵花似的,对我说,我们的孩子都上学了,是花木让我和丈夫缔结良缘。  

 

我祝福他们事业发达,家庭幸福。年轻的花木老板说出一句出乎我意料却又富有诗意的话来:马陆要在这里打造一个花圃小镇,我充满信心,这是要在嘉定上空画一道彩虹啊!

我走出“九万里花海”,看到还有好几家花店也业已开张,又见路旁花圃小镇平面图,上面设计了花卉盆景跳蚤市场、古玩区、水族区、奇石交易区等,心想,再假以时日,这里定能成为人们放慢脚步、放松心情,采撷几许缤纷生活和一份闲情逸志,安放情操和对绿色憧憬的地方!

 

(本文图片由作者拍摄并提供)

栏目主编:伍斌 文字编辑:朱蕊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