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任我行 > 文章详情
5年走过三十多国家两百余城市,大胡子许捷从IT男到“摄影师+旅行者”的奇幻旅程
分享至:
 (5)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宝花 2018-06-27 16:01
摘要:从IT男转行做摄影主题游,“大胡子”许捷如鱼得水。

见到“大胡子”许捷前,好几次都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他即将带团出发的信息,摩洛哥的异域风情、尼泊尔的撒红狂欢、芬兰的神秘极光,都是看起来令人心驰神往的线路。这并不奇怪,因为许捷带的团都有一个“大胡子带你去摄影”的专属前缀,参团的几乎都是摄影师发烧友。

 

这次见到许捷真人时,他前一天刚从一个16天的美国摄影团带团回来。人如其名,尽管只有30来岁,留着一脸络腮胡的大胡子许捷在人群中辨识度挺高,说话不急不缓,思路却很清晰。虽然刚从旅途中归来,他说一年中很多时间在外面,倒时差这件事对他来说已经不是最大问题了。

大胡子许捷工作照


 

【为一张CF卡,配了一部单反相机】

 

环游世界,看遍世界各地的美丽风景和风俗人情,这个听起来很美的职业,并不是许捷的第一份工作。学了十年计算机的他,早先就职的公司是盛大网络。

 

当时的盛大网络公司内有各种兴趣小组,摄影小组是其中之一,许捷加入了其中。在一次公司员工之间举办的摄影大赛上,许捷拿了一个阳光普照奖,奖品是一张用于储存数码照片的CF卡。如同蝴蝶不经意扇了下翅膀,引起了万里之外的一场龙卷风,这张小小的CF卡也完全改变了许捷后来的人生轨迹——为了给CF卡派上用场,他专门去买了一部单反相机,由此与拍照结下了不解之缘。

 

“买了单反之后,我就每天上下班都带着它,看到感兴趣的东西都拍,因为我相信只有经常练习最后才能找到感觉。”许捷回忆说,从2007年购入单反相机到2009年三年的时间里,他前前后后拍了十万张照片,直到人生中第一部单反被拍坏。

长白山天池

 

2012年,他应聘进入春秋旅游成为一名营销策划人员,参与了公司一次长白山考察的活动。因为喜欢拍照,许捷在考察过程中照旧拍了许多风景照,这些照片被当时公司的管理层看到,觉得拍得很不错。自此,许捷就多了一项工作,每次公司要出去考察、推广新的目的地或线路,都会派他前往,一方面收集目的地的照片、文字等材料,另外他自己也可以拍到一些不错的照片用到后续的营销推广环节。在这个过程中,他也接触到了更多摄影爱好者和摄影圈内人士。

 

有一天,几个喜欢摄影的朋友问许捷:“大胡子,我们能不能跟着你一起去考察、去旅游?我们自己付考察的费用”。这个问题瞬间让许捷眼前一亮,“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摄影本来就需要交流和分享。作为旅游摄影师,自己能去到游客去不到的地方,能拍到别人不能拍的画面,为什么不能让所有爱好摄影的朋友和自己一起去探索世界呢?于是,2016年,许捷在公司的支持下开办了“大胡子带你去摄影”这一主题摄影旅游品牌,正式将兴趣转换成了工作。

 


 

【绝美照片背后的苦与乐】

 

现在的许捷,坚持每个月带摄影团走一个目的地,一年12期都是不同的路线。美国、加拿大、欧洲诸国、非洲、东南亚都走了个遍,明年他还准备带团去南极看企鹅、冰川和极光。在旅途中带回大量美图和视频的同时,许捷也交到了许多朋友,其中不少都是六七十岁的“忘年交”。

 

去年11月,许捷带着一群摄影爱好者在加拿大旅游。当时的加拿大已经开始下雪,一对退休没几年的夫妇已经是第二次跟着许捷走摄影团,那天这对夫妇饶有兴趣地在河边拍起了照片。许捷拿出相机,自告奋勇地帮他们拍了9张剪影照片,不同的光线和背景下,两位老人互相依偎的身影十分温馨。原来,这天是正好是他们结婚30周年的纪念日,许捷的这组照片,成了两位老人不可替代的珍贵记忆。

两位老人30周年纪念日的剪影照

 

拍摄这样一组照片,许捷有自己的想法:“9张照片是朋友圈九宫格的数字,而用剪影则代表着他们一路走来肯定有着许多艰难的时刻,无论遭遇多大的困难,只要夫妻携手、不离不弃,必能共渡难关,迎来五彩斑斓的未来。”原来,两位老人2015年跟着许捷走日本的摄影团时,老先生当时刚从脑梗中恢复,身体状况还不是最好,两人一路相互扶持,妻子更是一路精心照料。而此次的加拿大之行中,老先生已经完全康复了,这令许捷非常感动和感慨。现在,这对老人已经跟着许捷走过五六个地方,成了他的“铁粉”。

 

旅途中,许捷也会遇到并不那么热爱摄影的游客,对于摄影团起早贪黑拍照的行程,他们并不完全适应。有一次,许捷和团友在俄罗斯弗拉基米尔准备拍日落,旅行团抵达时天空有云层,大部分摄影爱好者都选择等候。只有一位团友觉得把时间花在等候上不太合算,不停地发牢骚抱怨,许捷只好建议他去旁边喝咖啡:“这是摄影团,只要有一个摄影师愿意等太阳出来,我们就必须守候。”整整3个小时后,接近地平线的落日终于从云层背后透出光来,瞬间所有的建筑都披上了一层美丽的金光。原本已经上了大巴准备离开的摄影师们看见这个情景,都兴奋地从车上跑下来抢着拍照,只有那位不愿等候的游客独自尴尬。

弗拉基米尔日落

 

在许捷看来,自己带的摄影团相对比较高端,这主要是行程设计和人力成本比较高,并不代表是那种吃喝玩乐的“享受型”旅游,有些游客对此会有误解。事实上,摄影团对于有些游客来说不仅谈不上享受,可能还会非常辛苦。

 

比如,在黄石公园拍摄的时候,为了拍到黄石公园标志性景点之一大棱镜的最美时刻,摄影团每天只有四个小时的睡眠时间。晚上21点的日落基本要拍摄到22点左右,而凌晨5点的日出,则需要在凌晨3点半天刚亮的时候就往外面赶。他们的16天美国摄影团,至少有一半这样的不眠之夜。在芬兰拍摄极光时,因为极光出现的不确定性,他和团友们经常会在晚上23点左右出门,在零下20多度的天气里,站在齐腰深的积雪里守候极光,最长的时候要等一个晚上,就这样在当地连续拍了4-5天……

大棱镜日落

 

一些了解内情的朋友曾对许捷说,你的工作太辛苦了,换我肯定做不下来。许捷却乐在其中,因为他的确热爱摄影,也时常在旅途中有特别的收获。

 

今年1月,许捷带着一个旅游团在缅甸拍摄蒲甘佛塔,整个行程中计划了5次拍摄。当他们在某天早上3点多爬上塔顶拍好佛塔日出后,导游告诉他们,出于文物保护的考虑,从当天十点起那里的佛塔都不允许攀爬了,取而代之的是瞭望塔和土堆,今后游客只能去那里拍摄佛塔。摄影团无意中收获了一次蒲甘佛塔的“绝拍”,成了此行的一大惊喜。在美国纪念碑谷,赶在凌晨去的许捷拍到了一大片无与伦比的美丽星空。而清晨的黄石公园,水池上冒着袅袅的热气,周围安静又空旷,令人仿佛置身于亿万年前的蛮荒世界。但到了正午时分,冒着白烟的黄石公园则“像是灾害现场”,全然失去了清晨的那种神秘感。网上常说摄影师拍的都是“照骗”,和真实环境完全不一样,而许捷则认为,只有在对的时间,才能看到这些不一样的美景。

缅甸蒲甘佛塔晨曦


 

【热爱摄影,是对美好生活的追逐】

 

尽管2012年才开始办护照,现在许捷的护照已经换到了第三本。对于设计线路、摄影,他有很多自己的想法,这也令他对摄影团的品质有更多的坚持。

 

在许捷看来,现在很多游客选择自由行,并不是因为他们不想跟团,而是他们想玩一些自己喜欢的、特别的内容,摄影主题游就是这个细分市场中的一块。所以,每次设计线路之前,许捷会询问他的一些“铁粉”希望去哪里,随后再根据他们的需求进行“反向定制”。也就是说,许捷所主导的春秋旅游的摄影定制团,不再是旅行社提供线路给游客选,而是游客先有需求,旅行社再按需定制路线。

黄石公园的白雾袅袅

 

为了让摄影团在对的时间去到对的地方,看到对的风景,去每个旅游目的地的时间和具体行程安排都大有讲究。比如,6-7月适合去俄罗斯,那时是他们的白昼节,拍摄的时间可以很长;每年的9月到来年的4月可以去东南亚,避开他们的雨季;去日本主要是春天和秋天,去拍摄当地的樱花和红叶。具体到某一个景点也有讲究,比如刚刚结束的美国摄影团,仅仅黄石公园一个景点,40个小时内许捷的摄影团就安排了五次进出,就是为了在最美的光影下拍到满意的照片。

日本岚山红叶小火车

 

许捷说,拍到一张好的照片,机会、机遇、机位缺一不可。摄影团钟爱的日出日落景观,拍摄的主角并不只是太阳,而是太阳处于从负六度到六度之间夹角区域的时刻,这段时间内的每一秒景观都在变化,光线、云层、色彩、水里的倒影分分秒秒都可能不一样,湿度不同时,晚霞的颜色也不一样。这段时间,也是拍摄的黄金时间。

 

当然,为了追逐这些时刻,摄影团的辛苦也不言而喻。凌晨三四点戴着头灯在乡间小路暴走赶路,零下20度的雪地里走半小时,在高处爬上爬下、在沙漠里跋涉,这些情况都可能遇到。真正热爱摄影的人对这些辛苦不以为意,但也有一些参团者会觉得这样的行程很脏很累。“所以参加摄影团的人其实还是需要有一些素养、对摄影有一些追求,参团人的心态很重要。”

摩洛哥的色彩

 

现在,跟着许捷参加“大胡子带你去摄影”团的以中老年摄影爱好者为主,这些人通常有一定经济基础、健康状况良好、时间相对宽裕,也把摄影当成了自己精神生活的一部分。一句网络流行语说:“单反是大爷们最后的倔强,丝巾是大妈们最后的骄傲”,这份小小的坚持,恰恰代表了他们对年轻状态的向往,对美好生活的不懈追求。

栏目主编:李宝花 文字编辑:李宝花
本文图片和视频均由许捷提供。题图为许捷拍摄的尼泊尔撒红节狂欢。
  相关文章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