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一个日本人为什么要写中国故宫?《故宫物语》作者野岛刚这样回答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施晨露 2018-06-06 17:19
摘要:会说话的文物

“每次接受媒体采访,或是读者向我提问,第一个问题总是,你一个日本人为什么要写故宫?”野岛刚的普通话略有口音,很容易暴露外国人的身份,但表达十分流利,各种流行语汇使用恰当。除了普通话,他还能说流利的广东话、闽南语,是不折不扣的“中国通”。

 

1968年出生的野岛刚曾在朝日新闻社做过24年国际政治记者,曾担任朝日新闻中文网主编。2014年,野岛刚撰写的《两个故宫的离合》由上海译文出版社“译文纪实”系列推出,引起巨大反响,今年出版的《故宫物语》是他第二本关于故宫的书。在他看来,对于理解中国的需求,从来没有一个时代像现在这样迫切,而故宫正是理解中国的好教材。“思考故宫问题,就是思考中国,也就是思考两岸关系,更是思考包括日本在内的东亚现代史。”

《故宫物语》分享会在钟书阁芮欧店举行

 

为什么会对故宫发生兴趣?2007年,野岛刚被朝日新闻社派驻中国台湾,“当时岛内的两个政党正为是否要将台北故宫的文物归还大陆而争执不休,这让我作为一个外国人深感好奇,为什么会出现两个故宫这种局面?对中国人来说,这样的状况已经维持超过半个世纪而习以为常,但我以第三者的眼光来看,越深入研究越发现,两个故宫的存在,是中国近代史、海峡两岸的历史、关系的一个缩影。这是一个文物流浪的故事,而日本人相当程度上要为此负起责任。”

 

日本作者写故宫,让中国大陆与台湾两地读者都感到新奇的,或许正是他所独具的“第三只眼”的角度。野岛刚说,“在写故宫问题的时候,我已尽力排除意识形态,不管对于哪个故宫,都尽可能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下笔。《两个故宫的离合》一书在台湾地区和中国大陆的销售量都超乎我的预期,也得到不错的评价,我认为这是因为我以第三者的立场,带给读者新鲜的感受。”

 

新闻记者出身,使得野岛刚习惯于收集大量素材再开始写作。“2008年起,我开始正式钻进故宫的世界。我的习惯是要完成一部作品的内容,必须收集到几倍于此的素材。所以在写完《两个故宫的离合》后,还有很多素材积累。”这就是《故宫物语》的开端,野岛刚说,对于他研究故宫10年的历程来说,《故宫物语》是一部集大成、综合性的作品,不同于《两个故宫的物语》更偏重于政治、历史层面,《故宫物语》比较全面地介绍了故宫各个层面的内容,包括文物的故事,也包括与故宫有关的人物故事。 

 

文物有灵,文物能言,在野岛刚看来,文物是具有连续性地保存历史的载体,中国历朝历代都重视收集文物,把文物视作政权正统性的象征,这也使得文物成为历史最好的见证。从《翠玉白菜》到《快雪时晴帖》,从《毛公鼎》到《富春山居图》……《故宫物语》的主体部分第一篇“话文物”精选了36件台北故宫的“文化明星”,以此为棱镜,折射出野岛刚所理解的故宫世界。不只写文物本身,更写其产生的时代背景,写战时的颠沛流离,写战后的阴差阳错。 野岛刚特别喜欢现藏于台北故宫、被称为传世三大行书之一的苏轼《寒食帖》。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时,这件珍品流落民间。1922年,被日本藏家菊池购得。次年,日本东京大地震,菊池家遭灾,所藏古代名人字画几乎被毁于一空,菊池冒着生命危险,在烈火中将《寒食帖》抢救出来。二次大战期间,东京屡遭轰炸,所幸《寒食帖》一直安然无恙。二战结束后,1950年,《寒食帖》在离开中国近30年后,回归中华大地。对于《寒食帖》在两岸和日本的辗转颠沛,野岛刚不无感慨,“珍贵的文物自有其生命力和灵性,总能化险为夷,发生不可思议的奇迹”。

 

《故宫物语》后半部延续了《两个故宫的离合》的特殊视角,细写故宫的文物历史与八卦掌故。第二篇“谈故宫”的每一话都围绕着与故宫相关的历史人物与事件,特写故宫的过去。第三篇“访昔人”则为两岸四个故宫的历任院长与名人专访记录,借这些与故宫命运深深勾连的人物之口,揭露不为人知的历史细节。“故宫是两岸、东亚历史的缩图,也是理解中华文化的最好途径。通过文物故事,可以理解中国历史、中国社会,也能进一步理解中国人。”野岛刚说。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题图来源:主办方提供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