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长三角“大咖”② | 裸心谷叶凯欣:人回归自然的需求很大
分享至:
 (6)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 谢飞君 2018-06-01 07:06
摘要:裸心的成功,是天时地利人和。

“你好,我是叶凯欣。”带着依旧纯正的香港口音,叶凯欣伸出手作自我介绍。她瘦削清秀的脸上有着成年人少有的灿烂笑容。前往专访区的一路上,步子轻快干练。

 

叶凯欣为人熟知是因为裸心谷,但在此之前,哈佛大学建筑系毕业的她就参与了上海新天地的改造项目。叶凯欣的先生是裸心集团的创始人高天成,来自南非。因为从小在乡村长大,高天成对大自然有一种天然的渴慕。他们经常去远离城市喧嚣的山区村庄度假,又总是苦于找不到符合心意的高品质度假酒店,久而久之,就萌发了自己打造一个“世外桃源”的想法。

叶凯欣和丈夫在裸心谷

彼时,绝大多数中国城市人对于乡村和自然的渴望还在沉睡,而叶凯欣和高天成在莫干山租下废弃的农舍,并改造成裸心乡,一个高品质民宿。他们的第一批客人大多是和他先生一样在中国工作的外国人,但这仅仅是开始。从2007年以来,当高天成和叶凯欣带领裸心团队渐次打造出裸心乡、裸心谷、裸心堡以至裸心社等一系列生活方式产品,“裸心”把绿色、自然的生活理念从度假模式延伸到了联合办公领域,以及更多的可以影响人们生活方式的触点,而外界看到的是持续不变的商业成功。问叶凯欣其中秘诀,她归结为她和先生不断洞悉出的人们对于更美好生活品质的向往和潜在需求。

 

上观新闻:有人将裸心度假产品的成功归结为赶上了民宿发展的黄金时代,你个人怎么看待“天时地利说”?

 

叶凯欣:我们确实是幸运的。裸心的成功,是天时地利人和。十几年前,没有人说民宿,也不会说乡村旅游。我和我老公都比较爱旅游,喜欢自然、原生态的地方,到了那里就想找地方住下,但很多地方的住宿环境往往品质不高,我们并不是需要这些地方有富丽堂皇的装修,不是追求大理石、水晶灯之类的一些星级酒店的标配,我们对于奢华的理解,恰恰是返璞归真。我们希望能在一个有趣味的地方住下来,可以到周边徒步,可以吃当地的菜,可以自己烧烤,可以在室外泡浴享受一份静谧……可以说,我们最初的想法就是把自己当作消费者去考虑,按照自己的需求在自然中打造一个空间,让生活在繁忙都市里的人可以有真正的“逃离”和身心休憩之地。

裸心谷别具特色的夯土小屋,融合南非野奢风情、当地夯土建筑以及竹顶结构

 

这十多年,让我们脱颖而出的地方正在于用不一样的角度带给客人裸心度假的体验和生活方式。“裸心”不是旅游景点也不是酒店,不是一个沉闷的千篇一律的场所,它是让人们去休息、分享、沟通以及创造美好体验和回忆的所在。裸心度假村的硬件设施和环境都是经过精心设计、建造的,但这只是第一步,我们的团队不断在服务上下功夫,在摸索怎么给客人更好的体验。比如在软件上加入新的元素,让客人的每一次到达都能体验到细微的不同。我们是把自己过去的经验和自己对生活方式的理解放到了作品中。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去做,也希望别人喜欢。

 

上观新闻:从裸心乡、裸心谷、裸心堡到裸心社,就产品而言已经从度假拓展到了办公,这种变化是基于你作为设计师的兴趣还是对于地产发展的判断?

 

叶凯欣:我觉得都不是。我们一直倡导要给人们提供新的更美好、健康的生活方式。无论是度假旅游,还是工作,都是一种生活方式。裸心就是一个生活方式的品牌,反映出我们对于生活的需求,并且一直在创新。既然工作是我们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办公也需要有更好的服务,当我们把为度假村提供的服务带到裸心社,就会有不一样的办公体验。所以外界看我们是从酒店跨界发展联合办公,但我并不觉得这是太大的跳跃,我们确实把做裸心系列度假产品时积累的经验都应用在了裸心社上。

 

叶凯欣在裸心堡开业晚宴上身着苏格兰风情礼服为宾客致辞

从度假到联合办公,裸心提供独特体验的初衷是相通的,而且我们发现客户群也是相通的。度假村的不少客人也成为了联合办公的会员,裸心社的很多会员在计划假期时也会很自然想到带家人去体验裸心的度假村。我们未来的业务还会更多元化,这样可以从不同的接触点去满足人们对有品质的生活方式的需求。

 

上观新闻:未来的多元化发展现在有明确的方向吗?

 

叶凯欣:未来我们仍然会在度假村这块业务上继续扩展。中国那么大,人回归自然的需求很大,我们还会去开发,同时会去探索城市居住的问题。城市办公是一个大的题目,居住也是。如何在拥挤的大城市给人更好的居住体验,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课题,未来将在这方面有一些突破,从零开始去创造一个新的产品。

 

上观新闻:这两年全国各地掀起了民宿热,有不少民宿尝试通过众筹或者资本运作的方式快速复制,和他们相比,裸心更具知名度,有融资复制的便利,为什么没有这么做?

 

叶凯欣:在这方面我们一直比较谨慎。裸心谷获得成功之后,很多地方政府都曾到裸心谷来考察,不少地方还抛出了橄榄枝。但我知道,要做好一个度假村,其实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从前期选地到施工建设,都很复杂。我们从来不是哪里有需求就去哪里,因为任何一个项目落地,都需要一个非常有远见的当地政府的支持。度假村不可能是独立的存在,它和周边的交通、大环境密切相关。比如苏州裸心泊,裸心是和苏州高新区一起合作的,我们喜欢那块地,但更看重苏州高新区对该区域的长远布局。任何一个项目都需要当地政府投资去做道路、景观等配套措施,这可不是开发商能凭一己之力搞定的事情。

裸心堡

相比前10年,裸心度假村系列未来会扩展得快一点,我们会用以往积累的经验到不同地方去做新的探索。今年苏州会开裸心泊,未来一两年,在上海崇明、绍兴、重庆、南京、成都等地都将会有裸心系列的度假村。

 

上观新闻:这是否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城市人觉知了自己的乡村情结?

 

叶凯欣:裸心的概念,最初是我先生高天成想出来的,他是一个企业家,比较有商业头脑,裸心的商业模式和理念都来自于他,他是南非人,特别爱自然,他到中国来找创业机会的时候,就特别怀念乡村,就想到自己去创这样一个地方。而我是一个设计师,我负责把他的梦想去做落实。

 

我们2007年有了第一个项目裸心乡,很小,但身边的朋友都很喜欢。当时外国客人比较多,都是在上海工作生活的外国人。过了几年,中国的中高层人士开始向往体验式的旅游生活,后来就有了裸心谷,这恰好也是中国消费习惯开始改变。十年前,有经济实力的人可能先想到购买名牌来彰显自己的品味,可是到了某个程度,他们越来越向往一些基本的东西,比如山间的宁静、新鲜的空气、和家人和朋友一起共度的时光等等。裸心要创造那种独特的体验和温暖的记忆,而不仅仅是实物。

上观新闻:裸心的诞生和发展正好经历了中国消费市场的需求升级。

 

叶凯欣:是的,这个需求升级和裸心倡导的理念相符,而我们也试图把这种理念带回到每一位客人的生活中去。比如关于绿色环保的理念,我们最近正在采用新科技生成客人入住后的耗水耗电等指标,并可以去和最近10位入住者的数据进行比对,通过直观的数据差异,鼓励顾客环保生活,而不是像入住酒店时那样一入住就把灯都打开。

 

最近几年,我们发现科技、互联网对人类生活的改变非常大,我们自己做业务时也会考虑通过技术更新升级改善客户体验。比如度假村活动中心都用iPad为不同的客人设计不同的徒步路径,他们按照各自的线路去徒步,首先不会迷路,其次不会出现很多人挤在一起的情况,提升体验。

 

我们做市场营销也和很多品牌不一样,我们有自己的销售团队,和客人建立的是直接联系,这样一种密切的关系,对裸心而言就是更高的忠诚度——有的客户本来是企业客户,后来他自己会再带家人来体验。裸心至今积累了13万的微信粉丝和超过10万个电子邮件。我们做度假村的同时会举办音乐会、马拉松、铁人三项、还有日常健身活动等等,我们通过活动把生活理念分享给客人,哪怕在他们离开裸心后,还是会给他们留下印记,去持续引导他们在生活上的改变。

 

上观新闻:这一波的民宿热,不少人到乡村“大展拳脚”纯粹是到乡间去造某一类房子,你怎么看这一类的民宿?

 

叶凯欣:这也是好事。我曾被告知有人在某个地方“拷贝”了裸心系列的房子,我并不介意,因为我一直觉得硬件是次要的,更重要的还是客人的体验,而这种体验的创造是很微妙的,可能是饮食、空气或者宁静……所以我一直说,裸心在创造体验。我们去到每个地方做新的裸心系列,都是创造一种适合当地的体验。年轻人这一代,他们到底向往什么样的生活?这本身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吸引人们的肯定不会仅仅是一个建筑形态。我想,新的民宿参与者终究也会领悟到这一点。

(文内照片由受访者供图)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