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观见 > 文章详情
孕妇坐出租被害,凶手竟是上海正规公司外地籍司机
分享至:
 (13)
 (1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竹工 2016-02-22 12:53
摘要:最令陶先生和家人无法接受的是,任女士被害时乘坐的竟是正规出租车公司的车辆。

今年1月31日晚7时40分许,怀孕3个月的任女士在闵行区莘庄龙之梦与朋友聚会后告别,发一条微信告诉丈夫陶先生上海下雪了,自己已坐上出租车。谁也未曾想到,这竟是她与丈夫最后一次联系。次日凌晨,陶先生接到信用卡被取现的短信提示。

 

经松江公安分局刑侦支队全力侦查,该案于2月2日告破:任女士乘坐的闵行大华出租车驾驶员方某将其杀害,用其信用卡取现、套现共计2万余元,并连夜逃回河南老家。

 

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妻子失联后手机接到信用卡取现短信

 

陶先生至今记得事发那天中午,他和妻子一起在家里吃了午饭,又陪她为中学同学购买了一份礼品。他们原打算2月2日一起回江苏如皋老家过年。

 

如果不是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他们将在今年3月拿到新房的钥匙,并在今年8月迎来孩子的诞生。当天下午,陶先生将已有3个月身孕的妻子送到莘庄龙之梦与同事看电影、吃晚饭,自己则搭高铁到江苏常州会朋友。

 

陶先生记得,当天下午妻子和同事看了一场3点半的电影,随后一起吃晚饭,7点30左右出商场打车回家。7点40分左右,任女士告诉他自己上了出租车:“上海的雪也下大了”。 

 

此后,夫妻二人的微信对话里,只剩陶先生一遍一遍地呼唤妻子的声音。

 

从莘庄龙之梦到任女士位于松江九亭的家中,正常情况车程不会超过30分钟。但是陶先生无法再与妻子联系,陶先生母亲发的短信也未收到回复。

 

真正令陶先生心情急转直下的事发生在2月1日凌晨12时44分。他的手机接连收到6条短信,提示以他的名义为妻子办理的信用卡在ATM机上取现操作,但因为信用卡限额,只有一笔2000元提款成功。

 

意识到情况可疑的陶先生拨打了110报警。心急如焚的家人曾前往莘庄周边寻找无果,陶先生的父亲记得,回到小区门口时已是凌晨3点40分。

 

2月1日中午11点30分左右,陶先生在松江新桥派出所看到了银行ATM机附近的监控,取款人带着口罩、身着厚外套,头上还裹着一件衣服:“肯定不是我太太。”

 

被害人遭弃时仍有呼吸

 

松江公安分局刑侦支队很快展开案件侦破,并于当天下午锁定任女士乘坐的闵行大华出租车驾驶员方某有重大作案嫌疑。2月3日,在派出所守了三天三夜的陶先生得到结果:犯罪嫌疑人方某在河南老家落网,妻子已经遇害。据了解,方某有赌博陋习,事发时已欠下十几万元赌债。他从任女士处获得的钱款,部分已用来偿还债务。

 

当晚上8点左右,在获得任女士银行卡和密码之后,方某就以捂嘴、捏鼻的方式使其窒息昏厥。随后他用绳子将任女士反绑,用胶带封嘴后放进后备箱。据其交代,当晚11点左右,他将车停到广富林路的通波河边,抱出任女士时发现仍有呼吸,但他随即将其丢入河中。陶先生说,警方告知自己,妻子系溺亡。

 

随后,方某驾车回到自己洞泾自己暂住的群租房里,偷拿其他租客的衣服乔装打扮,撑伞出门,多次打车后到达三处ATM机取现。凌晨1时许,他驾车连夜赶回河南老家,还曾找朋友帮忙刷信用卡套现1万元,其中4000元作为“手续费”。

 

2月7日大年夜下午,在老家陪伴岳父岳母的陶先生接到电话,妻子的尸体已被打捞到:“她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好像只是睡着了。”

 

辗转三个派出所次日立案

 

案件尘埃落定,但陶先生回想报案过程仍有感慨。

 

当他发现自己信用卡被取现后,立即拨打110报警,被告知可与事发地闵行公安分局莘松派出报案。但与派出所电话联系后,又被告知成年人失踪24小时后方可到常住地的松江公安分局九亭派出所报案。

 

2月1日天刚蒙蒙亮,陶先生就拨打信用卡中心客服,确定信用卡使用地点皆为松江公安分局新桥派出所辖区。

 

上午9点,陶先生冲到九亭派出所报案,将自己掌握的情况和忧虑告知窗口民警。窗口民警则告知陶先生到ATM机所在的新桥派出所报案。

 

陶先生和亲友一起前往新桥派出所,途中曾电话联系新桥派出所,对方再度询问为何不到九亭派出所报案。陶先生坦诚情急之下,自己曾在电话里爆了粗口:“当时我很着急,只想把自己知道的情况都告诉他们,只关心派出所能不能受理,我哪知道该去哪个派出所、以什么案由来报案?”

 

“当天派出所确实接到了一个咨询来电,称妻子失联、信用卡被套现。”闵行公安分局表示,由于电话中警情不明,当事人是成年人,建议可以先去取现的地方寻找,如发现情况不对可以再次向警方报警。此后当事人并未到该派出所报案。

 

松江公安分局则表示,他们已向相关派出所了解情况,陶先生到九亭派出所报案时已经自己查询到了取现ATM机的位置,因此建议他们直接到新桥派出所报案以尽快调取视频监控展开调查。陶先生打电话到新桥派出所时情绪较为激动,反映的信息较为碎片化,新桥派出所还曾打电话到九亭派出所核实、询问情况。

 

“公安受理案件应该是‘先受理再移交’,也就是说在任何一个派出所都可以报案。”一些法律界人士处认为,这起案件中无论是任女士疑似被侵害失踪,还是陶先生信用卡被取现,在相关法律规定中公安机关都应“受案”,而多部法律在提到公安机关“受案”时则用了“立即”这样的词。

 

而且报案人往往遭遇紧急情况,不可能掌握很多信息,也不可能熟悉公安分工寻找最合适的报案地点。他们建议:“公安应该跨前一步,更多站在报警人的立场考虑问题,进一步向市民释放善意,面对报警人提供的‘碎片化’信息更耐心地倾听和理解。”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成年人疑似失踪案件如何报案一直较为棘手。按照《公安机关查找疑似被侵害失踪人员信息工作规定》,“查找疑似被侵害失踪人员信息工作由失踪地县级公安机关刑侦部门管辖。失踪地不能确定的,由失踪人员居住地县级公安机关刑侦部门管辖。”该规定还明确“其他部门接到有关失踪人员的报案报警后,也应当登记受理。”

 

但在案情没有经过基本调查之前,很难确定失联当事人系“被侵害”。在现实中这样的情况有不少系夫妻矛盾所引发。

 

嫌犯是来自正规出租车公司

 

最令陶先生和家人无法接受的是,任女士被害时乘坐的竟是正规出租车公司的车辆。

 

“当时警方来调查,我们担心是不是司机被人利用,没想到是涉及杀人这么严重的犯罪。”方某所属的闵行大华出租车公司相关负责人对于这一案件直呼“没想到”:“方某平时蛮客气的,看起来很蛮本分的,话也不多。”

 

公司负责人说,方某2013年4月入职。当时该公司缺司机,向市运管处提交申请要求招聘80名非沪籍驾驶员,方某是其中一员:“要获得服务卡,必须经过培训,还要提交户籍地派出所开具的5年内无违法犯罪记录证明。这些手续方某都是齐备的。”而在公司看来,方某工作近3年表现一贯良好:“从不拖欠分子钱,也未有乘客投诉”。

 

但警方调查发现,方某曾于2011年在奉贤因赌博被行政处罚,他已欠下十几万赌债,作案后部分赃款用于还债。此外,仅凭其每月5000元的收入,要抚养家中4个孩子。

 

上海市人大代表厉明在上海两会上也曾谈及出租车管理问题,坦言昔日作为上海城市形象品牌之一的出租车服务已于过去不可同日而语。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评论(1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