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活动 > 企示录 > 文章详情
汶川十年:一年未了情,一世永结缘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凤鸣 2018-05-12 23:57
摘要:如今,对于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尤其是汶川桑坪中学异地复课的师生而言,那场伤痛和蝶变,那段与碧桂园的情缘,已经整整延续了十年。

从成都机场出来,沿着都汶高速一路北上,在郁郁葱葱的山谷和一个接一个几乎首尾相连的隧道中轮番穿梭,两小时后,一座整洁的小城跃然眼前。

 

夜幕早已降临。民族风情浓厚的小楼旁,有人在兜售熟透了的甜樱桃;身着藏羌民族服装的姑娘小伙在锅庄广场携手起舞,舞毕趁着余兴,一群人围着广场中央共饮青稞咂酒……一切都那么平静祥和,只有随处可见的“涌泉之恩,滴水相报”及锅庄广场上的“汶川人民欢迎广东亲人回家”的大幅标语,揭示着这个小县城不一样的深重历史。

 

这里是汶川。如今,对于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尤其是汶川桑坪中学异地复课的师生而言,那场伤痛和蝶变,那段与碧桂园的情缘,已经整整延续了十年。

 

汶川街景

 

校舍成废墟,1500名幸存学生如何复课?

 

“地震发生的那一刹那,我们在走廊嬉戏,突然周围摇晃得很厉害,最初还以为是同学在打闹。”当时年仅12岁的羌族女孩朱瑶瑶在汶川县桑坪中学念初一,年龄太小,当时就懵了,“突然就听到有老师在喊:地震了,快去操场!”

 

那一日,里氏8.0级的特大地震造成汶川县近50万人伤亡或失踪,举国震惊。相比之下,桑坪中学的师生们无疑是幸运的——1500多名师生全部幸存。但校舍已成废墟,学生只能回家等待。上学,瞬间变成了奢望。

 

2008年5月底,在距离汶川两千多公里之外的顺德北滘,碧桂园集团董事局主席杨国强在车里的收音机听到一条信息:“……灾区情况特殊,有些学校为了补回耽误的课程,还在想办法复课。由于地处山区,次生灾害不断发生,学生在本地复课困难,全县有1.4万多名学生急需转移……”

 

杨国强立即致电一位远在北京的记者,表达自己想要用碧桂园旗下学校的校舍接收失去校园的师生复课,电话一打就是一个小时。

 

在此之前,碧桂园集团针对汶川大地震的爱心之举已经展开——以碧桂园集团董事局主席杨国强女儿杨惠妍名义捐款壹仟万元成立“汶川地震受灾儿童援助基金”,将灾区所需各类物资,派送到各灾民安置点。

 

初涉异乡温情满满

 

朱瑶瑶和她的同学们是在6月的一天听说,全校师生要去广东上学的。

 

“听到这个消息,心情有点复杂。那时候年纪小,毕竟刚刚地震了,大家都舍不得家里。但是,也不能一直不读书啊。”

 

心有忐忑的不只是学生,还有老师。陈俊良说,桑坪中学是当地最大的初级中学,他们希望整体复课,师生在一起不分开。为此,他去成都选了好几次学校,都因体量太大没能找到合适的,后来接触了碧桂园一拍即合,然而,去广东异地复课意味着要远离家乡。这些在青藏高原边上生活工作了大半辈子的老师,许多甚至没有出过省,这一去,意味着和家庭孩子长久的分离。

 

一切的担忧,在进站的那一刹那,被巨大的温暖替代了。

 

2008年7月1日清晨五点半,桑坪中学第一批600多位师生乘坐的火车专列抵达广州火车站。彼时,广州正是倾盆大雨,“难道广东不欢迎我们?”师生们走出站台,发现在暴雨之中,接站的一排大巴车上贴着“向英勇的汶川人民致敬”,广东碧桂园学校的师生等候多时,笑靥如花,秩序井然。

 

碧桂园学校老师学生在车站接桑坪中学师生

 

主要负责人“一年没睡过一个好觉”

 

心理上的不适尚未完全消散,生活上的不适接踵而至。

 

“没有坐过那么久的车,吐了一路,特别不舒服。”当时在桑坪中学读初一的学生王光强回忆说。而在之前,他从小到大离开汶川县城的次数屈指可数。

 

对家乡的想念也挥之不去。离家的火车上,一个孩子哭了,整节车厢的孩子跟着哭起来。当时通信并不发达,刚到放下行李,孩子们就满校园地找电话,每部IP电话前,都排起了长队。

 

广东的湿热气候让孩子们难以适应——“很多同学长湿疹、长痱子。”当时桑坪中学初一的学生马永翔回忆说。而女生们必须得穿上短装校服,有的女生的长发从来没干过,非得把按传统积蓄多年的长发剪了不可。

 

“知道孩子们不习惯,他们来了之后,我们想尽办法安抚他们。”时任碧桂园学校校监、碧桂园集团对桑坪中学异地复学的主要负责人之一梁炽娟表示,碧桂园为这批前来异地复课的学生配备了心理辅导老师、医生,学校食堂还专门请了两位川菜师傅调整伙食。

 

“我负责内部管理,必须要确保复课的这一年不出问题,家长、学生、老师、社会都要满意,压力很大,几乎一整年都没睡过一个好觉。”梁炽娟说。

 

为了让孩子们尽快适应新环境,学校的活动几乎未曾间断过:唱歌、拔河、文艺汇演、书法美术……桑坪中学地处川西,学生大多没有到过海边。为了开拓学生的眼界,碧桂园集团将1500多名师生带到了珠海,圆了不少孩子的“大海梦”;师生们还被带到了位于广州大学城的广东科技馆,与前沿科技亲密接触。一个学期下来,先后出去了10多次。

 

校舍建设一月内完工,实现“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学生安全更令人担忧。1500名师生,分散在三个校区,与广东的学生们在一个校园上课。不同地域背景,不同的家庭环境和不同的饮食文化,管理难度很大。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必须把三个校区集中起来。杨国强决定,在暑假期间,改造原本已准备投入招生的江门五邑碧桂园学校,作为桑坪中学在广东复课的校区。

 

这并非一次简单的改造。江门五邑碧桂园学校当时规划是一所小学,仅仅设计了12个班,而桑坪中学一共有22个班级需要容纳。除了教室,厨房、餐厅、活动场所、宿舍都需要扩建。要在一个月之内完工,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是7月21日收到通知的,当天我就从顺德赶去了江门。”时任桑坪中学复课点办事处主任吴锦伦说,从那天开始,工作人员几乎24小时不停歇地加班加点,他作为总负责人,天天往返顺德和江门之间,监工、协调、沟通办学许可证……一个月下来,光是给代步车加油,就花了9000元。

 

8月27日,江门五邑碧桂园学校扩建工程顺利完工。随后两天,40多辆大巴把学生从各处送到五邑碧桂园学校,9月1日,开学典礼如期举行。

 

“我们为开学典礼做了很多准备,从宿舍、课桌、实验室等各类设备设施,到学生的校服、作业本、学习生活用品等,一应俱全。”梁炽娟介绍。

 

桑坪中学后来整体并入汶川中学。十年后,在汶川中学教学楼的展示台中,笔者看到了当时桑坪中学异地复课的校服依然被完好保存,“碧桂园”三个字传递出沉甸甸的温暖。

 

桑坪中学江门五邑复课点08-09年度开学仪式

 

一年未了情一世永结缘

 

“在广东复课的一年时间是一段抹不掉的经历,这是一份情,一份大爱,值得我们当时的师生永生珍惜。”陈俊良说。

 

十年过去,生生不息。当年的孩子们都已经长大成人,而在碧桂园的这一年,毫不夸张地说,是很多孩子的人生转折点。

 

朱瑶瑶的梦想,是当一名解放军。

 

“我真的觉得我们应该感恩!”朱瑶瑶说,灾难发生之后,解放军叔叔们第一时间前来救援,后来也是他们提供了极大的支持参与援建。她也想像他们一样,长大之后能够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感恩社会。

 

2014年,年满18周岁的朱瑶瑶正式参军入伍。2016年,朱瑶瑶转业,成为九寨沟县一名政府机关工作人员。2017年8月8月,一场地震再次袭来,震中正在朱瑶瑶所在的九寨沟县。

 

经历过上次那场大地震的朱瑶瑶敏感地察觉到这场灾难的到来,她快速跑出房间喊其他人出门逃生,组织大家到空旷的广场上避难。随后她又第一时间前去救援受伤的游客,并和其他同事一起把伤情较重的游客转移到附近的医院。

 

灾难突如其来,医院人手不足,朱瑶瑶一整晚都忙着救援。危急时刻,她展现了一名人民公仆的真正素养。

 

“汶川地震的时候,我还是一名学生,党和政府以及广东人民帮助了我们。九年后地震又发生在我身边,而我自己就是一名政府工作人员,我也想帮助更多的人,我想这就是一种感恩。”朱瑶瑶说。

 

九寨沟地震中,朱瑶瑶(右二)与同事一起参与救援

 

而马永翔则走上了另一条人生道路。他说,在广东的一年,完全改变了他的眼界。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学校组织他们与国华纪念中学的学生联谊,“当时看到国华纪念中学的光荣榜上有很多哥哥姐姐都很厉害,还有一些去了国外的名校,内心很受激励,就觉要以他们为榜样,好好学习。”

 

从那时起,马永翔变得更加刻苦,“每天5点起床背书,晚上也会增加学习任务。”功夫不负苦心人,复课一年里,马永翔成绩不断进步,最初他是年级第十名,到复课快结束的初二期末考试,他考了全年级第一。

 

十年后,他已经是成都信息工程大学的在读研究生。

 

为了纪念与碧桂园的深厚情谊,汶川中学校园里的一条路被命名为“五邑路”。而桑坪中学参与异地复课的部分老师调入水磨中学。近年来,这份粤汶两地之间的感情仍然通过教师跟岗学习、视频教室捐建、结对帮扶等多种形式在延续着,生生不息。

栏目主编:李吉 文字编辑:崔家琛 题图来源:作者提供
题图说明:桑坪中学的学生在碧桂园异地复课的教室里上课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