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业委会来了年轻人④|人类学研究生近乎全职干业委会,这个80后一手怼业主一手办实事
分享至:
 (8)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谢飞君 2018-05-02 06:47
摘要:夏航是人类学研究生,有段时间,由于身体原因在家休养,一不小心就入了小区业委会的“坑”。

夏航参与业委会,几乎是全身心的。这位80后人类学研究生,有段时间,由于身体原因在家休养,一不小心就入了小区业委会的“坑”。对他来说,参加业委会就是一次中国城市基层民主研究的田野调查。上任半年,每天围绕春申景城一期业委会事务发生的事,他都做了详细的记录,半年下来,已经记了满满一本笔记本。

 

人类学要求参与式观察,沉浸到被研究群体的日常生活中,记录,发现,最后走向学理。他说他之前看过一些论文,研究者都是到居委或业委会观察他们的工作,但直接参与、研究的至今还没有。于是夹杂着这一丝小小的私心,夏航决定参与其中。他为小区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也因为年轻,面对一些无厘头或不合理的提问、诉求甚至辱骂,他也会生气,也会“怼”回去:业委会不是24小时“淘宝客服”!因此也得罪了不少业主。

 

采访的那天,阳光明媚,夏航带着记者穿过小区的林荫小道去小区外的咖啡馆。一路上他对小区的一处处场景如数家珍,可以感受到小区改变给他带来的满足。这应该是支撑他做这件事的最大动力。

 

因为没人干,他入了业委会


夏航最初考虑参与业委会的原因很简单。楼上有户邻居装修,空调外机的位置很不合理,他向原物业反映情况,不仅没得到解决,物业还表现出一副“随意改变外机位置没有错,提意见的人没事找事”的推诿、嫌恶态度。那段时间,小区保洁、保安、公共收益等方面的问题也都日益严重,恰逢新一届业委会上任,许多热心业主希望可以帮助全由退休人员组成的业委会推进一系列改革措施。夏航也参与其中,却发现困难重重。于是业主们要求召开咨询会,希望业委会详细介绍小区的管理状况。第一次会后主任辞职了,第二次会后副主任辞职了……

 

这是珍藏在夏航手机中的小区美景,保住小区的美是他参与业委会的初心

 

由于原业委会委员纷纷辞职,小区开始改选业委会。虽然有不少业主经常在微信群里吐苦水、发牢骚,但一提参选业委会,都说没有空。想改变现状但发现没人真正参与,是夏航参选业委会的直接原因。而整个小区2100户业主,几番鼓励、呼吁以及各种动员之后,最后也刚刚够选出7位委员。“业主们必须明白,小区事务是需要实际参与,劳心出力的。只在微信群里抱怨,小区不会有任何改变。”


一份吃力不讨好的活


参与业委会的经历证明,业委会工作真不是一个“小白”一下子适应得了的,在夏航的笔记中,密密麻麻记着他的小区经历。


新一届业委会成立之后的第一次例会,业委内部就产生了分歧,争论激烈。会议开完,抱病的夏航回家直接躺倒了。邻里之间的不同诉求表现得更激烈,每个人都只站在自己的立场发声,情绪一失控,常常演变成争吵甚至推搡攻击。因为纠正小区不规范的停车收费、小区生活垃圾堆放等问题,夏航两次被人恐吓“搞死你”,还曾被人堵过家门,回家需要保安护送。

 

有些业主并不了解业委会是干什么的。年初有业主不停加他微信,询问2017年原物业管理时的物业费要不要交?他没回答,那位业主的家人就在楼组群里表达不满:“进了业委会就不一样啦,像个大老爷。”加上不明就里的其他业主在一旁煽风点火,气得他直接退了群。是否很难理解他为什么生这么大气?那是因为在他看来,交物业费是一个基本常识,在群里提醒了那么多次后,还问这样的问题,简直让人无语。


又比如,小区业主有两个大群,有接近1000位业主在内,有的业主群里24小时圈他。“业委会怎么就成了‘淘宝客服’?有些事情已经说过很多遍,小区内公示已经贴了一个多星期,业主群里也推送过很多次电子版,又或者一些事情应该直接由业主去找物业解决,结果都要求业委出面。”夏航不回复,就说他和当选前的态度不一样了。 不少业主认为,业委委员大半夜在微信群里回答业主的问题属于“都是邻居,能帮随手就帮了”,夏航实在忍不住:“在值班时间以外,我回答任何问题都算是加班”,就有另一位业主说:“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太不可思议了”


“到底是谁不可思议?”在一些人的概念里,业委委员是个“官”或者“公仆”,他们会把业委会成员当全职服务人员,必须有问必答,必须及时回答,回答态度必须好。“甚至有人问过我当业委是不是对以后的仕途有帮助?但实际上业委委员就只是牺牲自己的业余时间为大家做奉献的业主大会决议执行者。”夏航坦言,碰到这种事的时候,特别想马上辞职,比遭到人身威胁时都后悔参与业委会。


痛并参与着


围绕业委会而发生的事情,除了在业委会交流群会谈及,夏航从不向身边人谈起。虽然父母还算支持他参与到业委会事务中,但只要一听到儿子诉苦,就直接劝他“别干了”。从某种意义上说,就事论事怼回去,以及将大大小小的事原原本本记下来,是他梳理小区事务和自己情绪的一种方式。


怼归怼,事情一点没少干。新一届业委会上任半年,小区召开了三次业主大会,大幅修改了小区的议事规则、物业管理条约和维修基金使用规则,纠正了部分不合理的规则设置;解聘了原物业;通过公开招投标引进了万科物业。另外,把原物业管理时不合理、不合法的做法统统纠正过来,还逐一清理了停车费、广告收入等账目。这些动作使小区和全体业主的收益得到了大幅增加。

 

半年的时间,小区琐事记了满满一本

夏航向记者介绍说,以前物业费低,公共收益分成是物业25%,业主大会75%,但有些账目没法去深究。新物业虽然提高了物业费,业主大会的收益分成看起来也大幅收窄了——变成了分档式:120万以下他们六我们四,120-200万是五五分,超出200万部分三七分。在物业选聘方案表决时,有不少反对派拿着这个6:4大做文章,但以前一部电梯广告一年的收益是1400元,现在一部电梯在原来的基础上多加一块小液晶屏,一年却有了高出许多的的收入,小区一共74部电梯,即使6:4也比以前的2.5:7.5收入多,差距很大;另外以前不少业主习惯了直接私下交比较少的钱给保安,导致小区的停车费收入与实际停车数目应得的收入相差巨大。现在杜绝这一做法后,业主的收益也会比以前分得的更多。此外,他还包揽了业委会大部分跑腿、多方沟通等杂务。纷繁复杂的工作,用有些志愿者的话说:“给我两万一个月我都不想做。”


记者到小区时,新物业刚入驻了三个月,用夏航的话说,一切还在磨合中,业主和业委会有满意的地方,也有很多不满意。比如小区有改造项目,新物业供应商提供的报价,业委会通过多种渠道了解后,发现个别项目也虚高得厉害。“即使引入了一个优秀的物业,业委还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沟通,去监督。”


做好业委会缺什么


小区最近即将召开业委上任后的第四次业主大会,对停车管理方案和监控改造方案等进行投票,希望能改变小区停车混乱、大量外来车辆蹭停车的现象。但这其中的各个环节处处体现出小区业委会工作的不容易。


首先,就如同之前很多份公示一样,在公告栏贴了很久,在群里推送了多次,但总有业主希望一次又一次地把饭喂到嘴边。甚至还有业主故意刁难,说“群里发过?我年纪大不会用手机”,或者“公告栏贴过?字太小,我看不见”,甚至还有人说他文盲,不识字……


其次,前三次业主大会投票都是20位左右的志愿者及业委会委员每栋楼跑两三次地送票上门,余票再统一投入信箱,这个工作量之大,超乎想象。但有些业主似乎并不领情。不少业主嫌带好两证领票、投票麻烦。让他们领票,问业委会怎么不送票上门?送票上门,晚上九点半、十点去送,被人质问:“那么晚,你们觉得合适吗?”送票的热心业主一下班就急急忙忙赶回到小区,把送票时间提前到晚上七点,又有人埋怨,说孩子已经睡了,会被你们敲门吵醒的,以后白天来送。

 

换了品牌物业三个月后,夏航觉得小区总体环境还是有了明显的改观

 

除了这种“把饭喂到嘴边,还嫌弃怎么不是山珍海味”的业主,还有一些业主对公共事务漠不关心,但一旦牵涉到自身的利益,就有大把的时间拿出来和你耗。比如,因为新物业进场,禁止了一切私下交易,使有些车主无法再“享受”以前便宜的停车费了,一部分人就直接到业委会大吵:“我不管什么贪污受贿,我以前付多少现在也付多少!”然后用车堵门、辱骂、打架都发生过。和他解释,以前的做法损害了全体业主的利益,听不进去,因为除了自身利益,什么规则、法律都是空气。


作为一位人类学的研究生,虽然已经经历了不少外人无法想象的事,但夏航觉得他目前对业委会的理解还处于记录、观察的起步阶段。“人类学要求参与式观察,沉浸到被研究群体的日常生活中,记录,发现,最后走向学理。”在业委会工作方面,他觉得遇到什么性格,什么工作风格的共事者纯属碰大运,最主要的是大家目标清晰,方向一致,求同存异。如今他们小区的7位委员都有各自的分管领域,热心志愿者们也发挥专长,成立了各个工作小组(有物业选聘小组、监控改造小组、停车小组等等),但其实也就是那么十几个人来回地在各个小组转。外部环境也不是很友好。一方面,很多人觉得业委会就是捞好处的,“无利不起早”,每个小区都有类似的谣言;另一方面,业委会至今还是一个“其他”组织,既不是法人,也不是社会组织,没有法律身份,导致业委会很多时候只有义务,没有权利。


根据自己的经验,夏航列了一个业委会操作提示,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不越权。“凡事依法依规进行,程序上做到让人挑不出瑕疵。不拿一分不该拿的钱,不花一分不该花的钱。外面的各派人物对业委会的各种攻击、诽谤、质疑,都需要自己的行事来反驳。”而在小区具体事务上,则积极运用微信群、公众号等沟通渠道,把业委会在做的事,遇到的问题,遭到的攻击、诽谤都及时告诉业主。“毕竟,业委会最需要的还是小区业主的信任和支持。”

 

就像刘春荣在《社区治理与中国政治的边际革新》一书指出的那样:“鉴于城市的社区及邻里社会有可能成为一个民主参与的实践平台、社会资本的积聚场以及公共服务的新领域,社会科学家们有理由把目光投向基层生活,不仅要关心大尺度的制度变迁,而且要认真对待社区政治的演变,从基层的日常实践中重新发现中国政治。”夏航希望通过自己的参与,在中国城市基层民主最广阔的试验田上见证中国社会的变革。“做这些,是为小区,也是为自己,期待每一个参与者能得到更多的理解和尊重。”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相关文章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