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业委会来了年轻人①|上海这小区业委会主任竟是85后老板,他还建了全国业委会交流群
分享至:
 (50)
 (5)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 谢飞君 2018-04-29 06:40
摘要:韩冰是一家版权图像技术公司的老板,但这几年占用他大量时间的身份是新虹桥雅苑的业委会主任。

 

编者按

业委会来了年轻人,这个领域不再是退休人员发挥余热的场所,越来越多的70后、80后甚至90后参与其中,他们充分利用互联网“去中心化”的特点,查阅学习规章条例使自己趋于专业,建立微信公众号、小区群,实现小区事务的公开透明。然而,做好业委会工作并不容易,很多人随着参与程度的深入,对基层社区治理有了全新的体会,不少人甚至“改变了自己看待世界的方式”。这个系列中的沪上业委会主任,在不同小区经历着不一样的故事,也为业委会带来了变化和思考。

 

“85后”韩冰的生活因为业委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春节刚过不久,韩冰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北京某小区的一位业委会成员,通过“众蚁社区”公众号找到了他,开口便是能不能到韩冰的小区看看。大概料定韩冰会答应,三位北京朋友当天就买了高铁票到上海;上海本地小区的业委会人员在线上交流中说到解决不了的问题,韩冰会找时间开车去小区,通过实地走访和业主聊天,“分析问诊”不同小区业委会事务中看似“奇葩”的矛盾点。

 

韩冰是一家版权图像技术公司的老板,但这几年占用他大量时间的身份是新虹桥雅苑的业委会主任。这个小区地处大虹桥板块,于2016年成立了业委会。在过去两年间,小区完成了物业改聘和多项重大工程改造。如果用时间来衡量,不见得高效,但年轻的业委会同行却人人佩服,因为韩冰所推崇的“依法依规一步步进行”,确保“刺头”业主无法通过“传谣言”或“找瑕疵”恶搞业委会。

 

“再坚持一年。”韩冰也经常给自己为期3年的业委会工作倒计时。但其实,他的工作不可能因为不当小区业委会主任而终结。在他组建的全国业委会交流群和上海业委会交流群,每天都有上千条新信息滚动,既有问题探讨,也有经验分享,已经成为天南海北不同小区的业委会参与者们抱团取暖的地方。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85后”年轻人在做的事,但他已经做了近3年,“‘众蚁社区’交流群里很多都是年轻人,一个新的时代正在到来。”韩冰说。

 

他的小区给树打点滴

 

“我去你们小区看看。”3月22日,记者像北京某小区的业委会成员一样,成了新虹桥雅苑的不速之客。总体而言,小区的地面清理、墙面维护都做得很好,并不像一个已经开发交付了10年的楼盘,尤其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小区绿化——好几棵灿烂开放的樱花树打着点滴,柚子树上挂满了金黄色的果实。

 

指着满树的柚子向路过的业主随口夸了句“你们小区业主的素质很高啊”,对方哈哈大笑:“我们这柚子400元一个,枇杷300元一斤。”原来,小区有人尽皆知的故事——以前小区的柚子也都是没成熟就被摘光,但新业委会成立后,一位老年业主散步时摘了一个柚子,就被邻居拍照举报到了业主群,最后“人赃并获”去到派出所,因破坏公物被罚400元;另一次,小区的枇杷熟了,又有人按捺不住夜间行动,结果他和“战斗成果”又一起到了保安室,最终在民警的见证下掏出300元罚金和一份检讨书。从此以后,小区的植物真正恢复了景观植物的功能。

 

小区两起高额罚款后,小区植物恢复了景观功能,再也没人摘柚子了

 

请绿化专家“诊断”后,小区给樱花树打点滴

 

“今年小区需要找专人清理柚子,算是一个开心的烦恼。”韩冰发现,小区的工作大体相似,建立一个规则后一起遵守,就可以进入良性循环;反之,会很被动。比如小区的花草前两年枯萎得厉害,最后业委会发动业主一起想办法,通过物业和热心业主应邀,把上海植物园的专家两次请到小区做诊断,得知“有些是开发商的问题,把喜阳的植物种在了背阴区”,才有了物业公司对症下药的拯救方案。如今,这个专家被聘为小区绿化指导老师,每个月都到小区视察一次,给出动态的专业意见,小区植物日益青葱。

 

还有每个小区都面临的“停车难”问题。以前的停车规定中,只有最初购房的180多户业主办理了小区内的包月停车月卡,后来的购房者不能享受月卡制度,新一届业委会在盘摸完小区的停车位总体情况后制定了新规,清理了不属于小区业主的“僵尸车”,将月卡向全小区业主开放,车位紧张的时间段实行“先到先得”,解决了小区停车的公平问题。

 

当然,也有几番深思后不主动去办的事。出于维护成本等因素的考虑,前任物业将小区的一处水池堆上石块变成了“戈壁”景观,有不少热心业主提出恢复原貌。但业委会在咨询了工程专业人员后,了解到改造花费颇巨,且水池在设计和建造上存在结构性问题(水池以前已做过两轮改造,但一直存在漏水情况,开发商的施工团队排摸后无法掌控准确情况),仓促上马项目改造很可能“花了钱却达不到预期效果”,最后业委会决定暂不列入小区急需推进的项目,等找到更专业的团队,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分享“连接”起一群年轻人

 

新虹桥雅苑的业委会工作如今已经上了正轨,但一路走来,有很多胸闷故事。

 

韩冰最沮丧的一次,是业主因对违章建筑态度不同发生对抗后有业主造谣,说他在小区横幅制作中贪污了60元。住在近千万的房子里,贪污60元横幅制作费,这样的反差,局外人看了能笑出声,但在小区却可以迅速传播且声援者众。很多参加过业委会工作的人对此类质疑并不陌生,但韩冰那会还只是刚刚接触业委会的热心志愿者,所以算是上了真正的“第一课”。最后他做了账目列表,把所经手的钱一分不差地发布到小区公众号上,才算平息了谣言。这给韩冰很大的启示,此后但凡涉及小区事务的讨论和开支,他都会通过微信公众号、小区业主群即时发布,尽量实现小区信息的公开透明。在这个过程中,他充分利用互联网“去中心化”的特点,查阅学习和业委会工作相关的各项法规条文,使自己趋于专业,并用文字记录下来,发到知乎、公众号等网络平台做交流。随着文章的更新,不断有陌生人加他微信,他发现这个领域不再仅是退休人员发挥余热的场所,越来越多的70后、80后甚至90后参与其中,他们有正常的工作和收入,都是利用业余时间参与小区事务,而且往往都有三大法宝:微信群、公众号和专业知识。

 

新老更替中的观念差异

 

越拉越多的年轻人因业委会聚到一起,反映出的普遍情况是做好业委会工作并不容易,“不管是单价10多万的高品质小区,还是普通的住宅小区,质疑和谣言都一触即发”。很多人随着参与程度的深入,对基层社区治理有了全新的体会,甚至“改变了自己看待世界的方式”。最近浦东某小区正经历一场新老对抗。现任业委会主任是一名中学退休校长,居委会认为他做得不错,小区里也有不少支持者,但有一部分年轻业主觉得不满意。质疑也不新奇,无非是“大家都吵成这样了?他怎么就还想当这个业委会主任,想想就有问题”,“小区某个工程改造花了20万,我听谁说花15万就绰绰有余了”,“那么多维修资金存银行,里面肯定有猫腻”……韩冰听到这些并不感到特别意外:“其实你们只有进了业委会,才会知道他们不容易”,4位热心业主瞬间安静下来。

 

因“众蚁社区”而聚的年轻的业委会参与者也会定期在线下相聚探讨小区治理

 

事实上,韩冰在接触了一些小区实例后发现,新老业委会的分歧不少是因为年龄差带来的彼此理念、文化、经济认知上的差异。比如对于小区的维修基金,老年业委会参与者会认为不花钱就是为小区立了功,但年轻人觉得该花的钱没有花,会影响小区本身的保值增值;又比如安装室外晾衣架,上了年纪的人会觉得那也是一种需求,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年轻人认为某一户室外安装了一个晾衣架,整栋楼的单价都少了2000元,必须杜绝。包括小区的工程操作中,不少老年参与者会把本该通过业主大会表决后招标的工程,拆成几个业委会权限范围内的小金额工程,这样操作省时省力,但很容易被年轻人质疑不合规范。

 

“不过,从本质上讲,业委会的参与者是同一类人,都是愿意付出的人。如果有一天,新老业委会的参与者能够坦然面对这种代际冲突达成和解,那会是一个全新的局面。”很多时候,参加业委会工作前,作为业主会对小区有很多不满,觉得业委会哪哪都没做好,但其实有些事也并不是业委会的权责范围,不少“革命”上台的业委会要面对的第一个问题,是如何把业主的期望值引导到合理水平。

 

“参与业委会的经历很奇特,‘起于感动,终于死心’的事也不少,我现在考虑比较多的是做些什么让业委会不再成为一个伤心地。”韩冰一直鼓励参与者在规则内做好业委会工作也保护好自己。最近,他在“众蚁社区”公众号上添加了一个小程序,试图通过简单的问答,科普一些与业委会有关的知识,让业委会参与者更专业。

(文内图片均谢飞君摄)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题图来源:谢飞君摄
评论(5)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