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读书 > 文章详情
【读书】琅琊榜:稚子之约
分享至:
 (10)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海宴 2016-01-12 15:31
摘要:霓凰郡主瞧瞧梅长苏,见他也一副无奈的表情,便只好站起身来,道:“苏先生说百里勇士过刚易折,练武的路子错了,若被人寻出破绽,几个稚子便可击而倒之。”听到这种评论,百里奇面上肌肉一跳,微带了些怒色。梅长苏忙笑道:“是我妄言了。两位放心,百里勇士能练到这样也不容易,我是不会随便毁人前程的。”

面对言豫津的挑战,萧景睿虽有些哭笑不得,但也只得站起身来。见到他两人对面站着相互抱拳,庭上诸人中有好几个都不禁笑了起来。这俩小子从小撕咬到大,还连走带爬的时候就曾经在彼此的小脸上留下过牙印,但要说正正经经地对打,竟还真的从没看见过。

 

可正当大家满怀期待之心凝望着两人开打后,没过几招全体观战者就已忍不住在心里“切”了一声。这哪里是重要的对战?分明是场表演赛。萧景睿倒还罢了,一贯的中规中矩,可言豫津却是铁了心要显摆,把他最有型最好看的身法全亮了出来,像只花蝴蝶似的满场翩飞,有时萧景睿的攻势不小心挡了他准备要展示的招数时,他还要瞪人家一眼,百忙之中尚不忘了要选择角度向郡主露出迷人的微笑,害得霓凰郡主笑得直不起腰来,喘着气摆手道:“小……小津啊……够了够了……我知道的……你从小就最帅……”

 

这样一场开幕战后,现场的气氛自然一下子轻松到了极点。很快就有人陆续出场请战,一时间精彩场面不断,倒也确是一个个身手不凡、各有长处。

 

大约四五场之后,最大的黑马百里奇终于站起了身,向已胜了一场但中途也已休息过一场的一位大梁人抱了抱拳。在如此场合,不可能犹疑,对方当然立即站了出来。

 

“这个人不是京城本地的,你认识他吗?”言豫津凑近好友耳边问道。

 

“李逍是武当本代最杰出的弟子,卓爹爹常对他赞誉有加,内功极是扎实,倒也算是百里奇的一个对手。”萧景睿低声道。

 

两人窃窃私语时,场中已交上了手。武当历代高手不绝,其内功心法、招数身法,自然都有其超众之处,即使是面对百里奇这样的高手,李逍也是攻守得当,一招一式拙朴中蕴含威力,转眼数十招过去,竟未呈败象。

 

然而就在众人为李逍使出的一招绝妙的“此消彼长”叫好之际,霓凰郡主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气,同时蒙挚运气大喝一声:“不可!”余音未消,李逍的身子已飞了出去,被蒙挚闪身接住,扶坐于地,再看时他已满额冷汗,面色惨白。蒙挚握住他软绵绵的右臂微一探查,眉头便紧皱了起来。虽然幸得刚才运出十分内力的一声喝阻所护,百里奇未能震断他臂上所有筋脉,但臂骨已断,主筋也伤得严重,虽然那年轻人咬牙未曾呻吟,但从那惨然的目光中可以看出,他已明白自己今日这一伤,只怕日后修为再难精进。

 

“这是寒医荀珍先生所制的断续膏,连敷三日,半月内不使力,便可痊愈如初。”梅长苏不知何时已静悄悄从侧边绕了过来,将一盒药膏塞进李逍的衣袋里,轻声道,“你要信得过荀先生,安心休养,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

 

荀珍的断续膏是江湖上可遇而不可求的绝世奇药,一个都不怎么认识的青年竟送了整盒给自己,李逍震惊感激之下竟连伤痛也忘了,呆呆地瞧着梅长苏说不出话来。

 

蒙挚向梅长苏略略点了个头,招人将李逍抬了下去。百里奇这时已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仍是目光漠然,仿佛刚才的痛下辣手根本不算什么。

 

“戚使臣大人,”太子因为刚才提议点到为止,此时觉得大没面子,第一个发怒道,“大家善意切磋,贵国的武者怎么如此没有仁心,太过分了!”

 

其他候选者也都纷纷投来愤怒的目光。那北燕正使起身傲然道:“我们谨遵了太子的旨意,并未曾见血。何况比武较力,难免伤损,我国中一向崇敬强者,天下俱知。郡主乃军旅豪烈之人,当知战场之上,并无‘仁’字,我们百里勇士何错之有?”

 

梁帝面带不豫道:“朝堂并非战场,贵国勇士鲁莽了,下次不可。”

 

话虽如此说,但毕竟人家是在比试,梁帝也不好发怒惩处,落人口实,只能斥责一句,在对方恭声应诺后,暂且略过不提。

 

然而接下来,在北燕使臣冷冷的笑容中,大家发现百里奇的目的根本不是抓住机会展示武技而已,他一连挑战了包括两名大渝人在内的七名对手,虽然没有再下断骨之类的狠手,却也让他们多多少少带了些暗伤。最后只留下言豫津和萧景睿不予理会,不知是瞧不起他们呢,还是太瞧得起他们了。

 

眼看着百里奇再次获胜归座后,并无再起身的意思,萧景睿面色凝重地站了起来,冷冷地向他一抱拳,道:“在下萧景睿,向百里勇士请教。”

 

百里奇今天是第一次被人挑战,眸中精芒一闪,可回头看了看本国的使臣,见他向自己摇了摇头,表情立时转为木然,摇头拒绝道:“我累了。”

 

萧景睿知道自己的名字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大梁的皇子,怀疑对方是因此而拒绝,忙补了一句道:“在下宁国侯谢玉之子,特来请教。百里勇士如果疲累,可以稍歇片刻,再行指点。”

 

百里奇又回头看了看,北燕使臣仍然摇头,于是他又道:“今天不打了。”

 

其实众所周知,萧景睿生性不爱争强斗胜,像比武这种事他一向认为无论输赢都不必结怨。可是今天百里奇所作所为实在过分,有时明明对方已经败退,他还非要硬追上彻底击倒不可,不由激起了这个温和青年的怒意,因此血气上涌,竟主动出场进行挑战。他憋足了一口气,想要拼着受重伤也非得挫一挫百里奇的戾气,没想到一开始就被软绵绵地挡了回来,偏偏那人又真的是连打了好几场,非要说他“装累避战”之类的话,以萧景睿温厚的性格又实在说不出口,竟只能气怔了半晌,方道:“那请百里勇士与我约一个时间,你我择日再战。”

 

百里奇喝了口茶,第三次摇了摇头,冷冷地道:“改天还有什么再战的理由吗?这儿这么多人,你要实在想打,另挑一个好了。”

 

梁帝见他坚持拒绝,不由心头一动,侧头看了蒙挚一眼。禁军统领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忙俯身在他耳边道:“陛下切莫误会,北燕人并非示弱,只是知道景睿和豫津一定身份贵重,刚才又显然与郡主相熟,不想过于得罪大梁权贵罢了。其实景睿并不是百里奇的对手。”

 

梁帝闻言虽神色如常,但心里不免有些失望。百里奇今天如此逞能,身为大梁君主,他当然还是希望能有一个本国人争回些颜面,可惜看这样子只怕难以如愿了。正心中郁闷之时,突然看见下方梅长苏不知在与郡主悄悄私语什么,霓凰听后一脸惊诧之色,不由问了一句:“霓凰,你与苏卿在说什么?”

 

霓凰郡主迟疑了一下,勉强笑道:“没什么……”

 

梁帝在眉上微微挂些嗔色,沉声道:“不可欺君哦,到底在说什么?”

 

郡主笑了笑道:“霓凰怎敢。苏先生不过是稍稍评论了几句刚才的对战,确无他言。”

 

“哦?苏卿有何高论,不论说来大家听听。”

 

霓凰郡主瞧瞧梅长苏,见他也一副无奈的表情,便只好站起身来,道:“苏先生说百里勇士过刚易折,练武的路子错了,若被人寻出破绽,几个稚子便可击而倒之。”

 

听到这种评论,百里奇面上肌肉一跳,微带了些怒色。不过北燕使臣却把这番话当成是大梁人想找回点场面而已,当下傲然道:“这种话放在谁身上都可以,先生若是高人,不妨寻一寻他的破绽,再找几个稚子来击倒他多好啊。”

 

梅长苏忙笑道:“是我妄言了。两位放心,百里勇士能练到这样也不容易,我是不会随便毁人前程的。”

 

他明明是在道歉,可那话听着比叫板还要扎心,北燕使臣正志得意满呢,听着怎么可能舒服,立即道:“这位先生若是有这般本事,不妨当着陛下的面试一试,我们百里勇士虽然疲累,可也不敢扫先生说大话的兴致啊。”

 

“哪有这么快的,”梅长苏仍是一脸温和的微笑,“就算能立即找来几个稚子,我至少还得教几天呢。好了,就算是我胡说吧,两位别在意……”

 

北燕使臣一听,这话怎么越听越说得跟真的一样,要就这样不理他了,倒像怕他似的,百里奇一拳一脚争来的面子,如果被人在口舌上赚了回去,日后四皇子知道了只怕会说自己这个正使无能,当下冷笑道:“先生要调教人,我们等着就是了。请陛下指个日子,保证随叫随到。”

 

梅长苏表情有些为难,喃喃地道:“我在京城又不熟,哪里去找这些稚子……”

 

其实要找什么稚子,只要他说一声,在场每一个大梁人都能立刻帮他找到一大群,可是大家谁也拿不定他到底说的是真的还是只想气气百里奇而已,都没敢开口。

 

北燕使臣见他这样,越发肯定他是虚张声势,立即火上浇油道:“这有何难,听说贵国京城的武馆里有很多小学徒……”

 

“武馆里的孩子太强了,我怕百里勇士吃亏。再说找几个练过武的孩子来围攻,也不公平啊。”

 

见这人到如此地步还要继续吹牛,北燕使臣气得一咬牙,道:“无妨,我们并无怨言。”

 

“不好,”梅长苏摇着头,“要找弱一点的……这宫里,还有各位的府上有没有比较弱的孩子?”

 

众人谨惧,未敢答言,怕不小心帮了倒忙。只有景宁公主不太明白这个状况,加之不久前才刚刚被掖幽庭的惨况刺激过,马上接话道:“宫里有啊,掖幽庭里有好些小孩子的,都是瘦骨嶙峋的,真可怜。”

 

“掖幽庭的罪奴啊,”梅长苏小声自语道,“倒是比找寻常人家的孩子合适些,不过陛下是否准许……”

 

梁帝见他的目光向自己看来,一时也无法确认他到底是希望自己答应呢,还是不答应。正犹豫间,蒙挚的声音细细入耳:“请陛下恩准。”

 

梁帝对本国这位第一高手在武学上的信任是毋庸置疑的,立即道:“朕准了。来人,前去掖幽庭,挑几个孩子来。”

 

梅长苏追加了一句:“记住,要弱一点的啊。”

 

北燕使者被他气得不轻,恶狠狠地道:“罪奴可也是人啊,先生叫这些孩子平白送死,倒也真是忍心。”

 

景宁公主看到自己随口答的一句话造成这种后果,正着急呢,忙接着话锋道:“是啊,这不是让那些孩子去送死吗?父皇,这样绝对不行!”

 

“公主放心,我还是有些把握的。”梅长苏劝道,“再说身为罪奴,能为陛下效力,就算死也应该。更何况一旦赢了,陛下还会有重赏的。”

 

景宁公主听了更气:“他们每日在宫中劳役,赏再多的银子也没地方花,当然是命比较重要啊!”

 

“说的也是,”梅长苏仰头想了想,“这些小罪奴心中毫无希望,只怕行事懈怠,不好调教呢。这个主意错了,不该选他们的……”

 

北燕使臣本来看到他们已经选人去了,还有些惊诧,此刻见梅长苏又有退缩之意,心中登时又安定下来,讥讽道:“先生真是嘴硬,到这时候了还要强撑,其实只要认一句错,我们百里勇士也不是小气之人。”

 

梅长苏凝目定定地看着他,直看到他有些不自在了,方叹了一口气道:“苏某再三给你台阶下,你就是不肯下来。既然非要试一试,就只好对不住百里勇士了。”

 

北燕使臣气结,正要反击,刚才奉旨去掖幽庭的太监已回来,禀道:“陛下,奴才带来五个孩子。”

 

“嗯,都叫上来。”

 

“是。”

 

跟在太监后面,五个小小的身影瑟缩着上殿,蜷成一团跪伏于地。

 

靖王原本就已开始觉得疑惑,现在看到庭生就在其间,心里更是明白了大半,看看殿中人的注意力都在那边,忙找了个机会悄悄跟坐在身旁的皇妹景宁说了几句话。

 

“抬起头来,报报年龄,都是哪家罪臣的后人啊?”梁帝语气冷洌地道。

 

五个孩子都吓得不轻,在太监的低声催逼下,方一个个颤抖着声音断断续续地回禀。轮到庭生时,他煞白着一张脸,小声道:“罪奴……十一岁,原太和……大学士敬奎……之孙……因科场案……问罪……”

 

梅长苏突觉心头一酸,忙端茶啜饮,掩饰了过去。现在想象当年,在被收监入掖幽庭,得不到外界一丝帮助的境况下,祁王的女眷们竟能同心协力,为庭生这个侥幸降生的遗腹子谋得一个假身份,庇护他逃过太子和誉王的斩草除根,实在是值得让人对她们又敬又叹。可惜令人心伤的是,这些义烈女子们饱受折磨,现在已经没有几个存活于世了。

 

五个孩子回禀完毕,梁帝都没太放在心上,“嗯”了一声后对梅长苏道:“苏卿看这些稚子可还使得?”

 

“五个太多了,不能太占百里勇士的便宜,三个足够,”梅长苏随意看了看,指了含庭生在内的三个人,“臣恐怕要带回住处去调教两天,陛下能否恩准?”

 

“朕准了。如若两日后能胜,朕有重赏。”

 

梅长苏叹息一声:“陛下固然深恩,不过公主适才言之有理,这些孩子是罪奴,赏金银也无处使用呢。”

 

梁帝不禁笑道:“你误会了,朕的意思是重赏你。”

 

“呃?”梅长苏一怔,“臣就不必了。要出力的都是他们,不如陛下还是赐些他们能消受的恩宠吧。”

 

“他们自然也要赏,”梁帝见一旁的北燕使臣听到此时,已气得面如土色,心中不由大是愉悦,“如果赢了,朕赏……呃……赏……”

 

他正想着该赏什么呢,景宁公主插言道:“父皇,您可得要下重赏,他们才肯出死力,苏先生才好调教。女儿的意思嘛,对这些罪奴最大的恩赏莫过于除其苦役,让他们能出掖幽庭自寻立身之所,父皇就算赏金山银山,也不如赏这个啊。”

 

梁帝见小女儿今天实在是太同情这些小罪奴了,为了让她高兴,加上那几个孩子都没什么要紧的,并未多想,当下点头应允:“好。朕就依你,若是他们立功,朕恩准免其苦役,着内政厅妥善安置。”

 

景宁公主大喜,“谢父皇。儿臣就知道父皇是最圣心仁德的。”

 

“你啊,就是心软。不过女孩儿家嘛,心软也没什么。”梁帝慈爱地看了她一眼,这才转向众人,“今日就暂且散了吧。两日后郡主文试之前,我们且先看看苏卿调教的本事。”

 

大家立即站起身来,齐声道:“遵旨。”

 

梁帝扶着内侍的手站起身来,起驾回内宫。殿中人恭谨肃立,等他离开后方陆续散去。太子和誉王这时全都赶了过来,想要询问梅长苏的惊人之举是不是当真的,只有靖王不声不响,独自一个人离去。

 

梅长苏眸中露出赞赏的神色,仿若情不自禁般夸奖道:“没想到靖王殿下竟如此沉稳有度,不多言,不多行,无论出现任何场面都不曾见他惊诧失态过,实在是大有皇子风范啊。”

 

太子和誉王一听,原来麒麟才子喜欢这种的,立即就把满肚子的问话都吞了回去,只淡淡打了个招呼,便同样“沉稳有度”地走了出去。

 

梅长苏一句话打发走了两个皇子,一回头就看见霓凰郡主抿嘴忍笑地向他点头,一脸十分佩服的表情,便也回应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这时萧景睿牵着庭生,言豫津牵着另外两个孩子一起走了过来。国舅公子隔着好几步就开始问:“苏兄,你有把握没有?我们刚才确认过了,这三个孩子可真的不会武功哦。”

 

“没关系,谁生下来就会武功啊?景睿,麻烦你跟侯爷禀报一声,这三个孩子也要住在雪庐。”

 

“这个没什么问题,”萧景睿还是有些疑惑,“可是苏兄,两天后还是先让我去挑战一下吧,我总觉得……”

 

“好啦,”梅长苏安抚道,“你放心好了,苏兄自己练不成,调教人还是可以的。”

 

“苏兄说可以就一定可以,你就别死皱着眉头了,”言豫津笑道,“本来就没我帅,一皱更不帅了。”

 

大家一起笑了起来,心情也都轻快起来,只有那三个孩子垂头缩身,仍是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梅长苏知道一时之间也无法让他们完全放松,所以并没有急着跟他们说话,只微微打了个手势,示意三人跟着自己,与郡主一路同行至宫外,霓凰看见先出来的弟弟已规规矩矩站在那儿等自己,而梅长苏有相熟的朋友一起,应该不需要穆王府备车相送,因此也不再多留,道别而去。宁国府和言府的马车恰好驶了过来,梅长苏带着孩子们一起上车,途中仍然不问话,只是掀开车帘,让他们看外面的街市风光,同车的萧景睿瞧着庭生沉静的侧脸,回想起当初见他时的情形,心中渐渐明白了过来,不由转头看了梅长苏一眼。

 

面对这含着询问之意的目光,江左盟宗主浅浅一笑,点了点头。

 

 

 

虽说梅长苏信誓旦旦地保证他会认真调教这三个孩子,但随后两天来探查情况的人无一不发现,其实他过得逍遥轻松至极,除了在院中地上画些奇怪的线点让孩子们踩着练习以外,他几乎一整天都半躺半靠在树下的长椅上,而辛辛苦苦陪着演示身法、跳来跳去的人却是飞流。

 

可饶是如此,所有来客仍然被他以“独门秘技要保密”为由,只准在院门口瞧上两眼,便匆匆请了出去,令这个调教过程平添了几分神秘感。只有萧景睿比较特殊一点,勉强可以进来坐一会儿。

 

不过看的时间多了,渐渐也就有了些不同的感受。第二天晚上,萧大公子再次进雪庐问候兼代人打探情况时,已惊讶地发现几个孩子行动的速度明显呈级数增长。

 

“从昨天下午算起,他们也才练了一天半而已,居然进步这么快,要看清他们的每一步动作,我必须要凝神才行了!”

 

“这些孩子虽然瘦弱,但他们所拥有的忍耐力、意志力和专注力都远远超过了普通的成年人,绝对不能小瞧,”梅长苏一面用手势指挥着飞流为被训者调整步伐,一面随口答道,“不过就算他们资质再好,两天时间还是练不成什么的。”

 

“啊?”萧景睿吃惊道,“那你的意思是……”

 

“别着急嘛,”梅长苏微微一笑,“要单靠这些孩子们去击倒百里奇当然有些痴人说梦,真正能发挥效力的其实只是这套步法和与之相称的剑阵。”

 

“可是……可是……”萧景睿更加着急,“可是再精妙的配合与步法,没有相符的实力也根本发挥不出来啊!百里奇内力雄厚,就算拼着一动不动挨上两剑,这些孩子们也扎不动他吧?”

 

“景睿,”梅长苏目光温和地看着他,“你习武多年,不知道什么是借力打力么?”

 

“借力打力需要手法引导巧妙,可这些孩子根本都不谙武技啊!”

 

“手法一时间当然练不成,不过这套剑法配合起来,玄妙之处你到时看了就知。再说那百里奇越刚猛,他的弱点就越柔脆,我已经知道他的罩门在何处了,所以才敢在圣驾面前妄言。怎么,你信不过苏兄吗?”

 

萧景睿愣了一下,忙道:“怎么会。苏兄学渊天下,景睿不敢不信,只是担心万一……”

 

“放心吧,这件事虽好玩,但若真有风险,我就不会玩了。”梅长苏淡淡地道,“你再多耽搁我一点儿时间,把握就会少一分哦。”

 

萧景睿吓了一跳,赶紧道了一声:“苏兄忙你的,我这就出去。”说完立即退到了院外。

 

梅长苏眼见着他的身影远去,眸中方才闪过一抹异样的神采,喃喃自语道:“果然心实的孩子不好欺瞒……是不是因为你自己扎实平稳,不求捷径旁途,所以才知道越花哨、越玄妙的东西,其实越不可靠呢?”

 

飞流听到他说话,立即闪身过来,大大的眼睛凝望着他。

 

“不是啦,不是在跟我们飞流说话,”梅长苏温柔地笑着,抚摸少年的额发,“飞流辛苦了哦,他们还必须要练得更熟,要让人眼花缭乱才行,这样苏哥哥才唬得住人哦。”

 

“太慢!快!”飞流重重地点头。‘

 

“没错,”梅长苏鼓励道,“现在还太慢了,要加快。”

 

飞流立即转身,又专心投入到调教三个孩子身法的任务中去了。梅长苏放松腰身向后仰靠,目光虽仍是看着场内,但心神已有些飘荡,不知过了多久,才被飞流的一句话惊醒。

“大叔!”飞流站在院子中央,气呼呼地说。因为他突然停止而待在原地不敢动的三个孩子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都怔怔地僵立着。

 

梅长苏刚刚回神,居然很是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飞流之意,忙道:“今天已经练得有些晚了,飞流带弟弟们到西厢房睡觉,不要再出来了哦。”

 

“睡觉?”

 

“对,睡觉,明天要早早起来练习,这才是好孩子呢。”

 

飞流瞧瞧正屋,又歪着头想了想,似乎觉得当好孩子比较重要,便带着三个小徒弟进了西厢房,很快就关上了门窗。

 

梅长苏缓缓起身,进了自己的日常起居的正屋。正如飞流所说,蒙挚已坐在桌前,一见他进门,立即站了起来。

 

“今天有些累,蒙大哥帮我关窗户。”梅长苏一面使唤着大梁第一高手,一面直接上了暖榻,盖上厚厚的毛毯。

 

“你倒还轻松,”蒙挚关好窗户后反身坐在他的榻沿旁,眸色深深地盯着他的脸,“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想干什么?”

 

“蒙大哥是问什么?”

 

“别装糊涂!我问的是你昨儿揽的差事。虽然我一直配合你,可百里奇的身手我观察得很仔细,过刚易折的确是他的毛病不假,不过要让三个稚子击倒他,就算是你也办不到吧?”

 

“蒙大哥不信?”梅长苏幽幽笑道,“再过一天就有结果了,你到时候再看吧。”

 

蒙挚的视线如同焊铸过的一般凝在他面上,好半天才吐出一口气,紧绷的双肩松懈了下来,沉声道:“果然,百里奇是你的人……”

 

梅长苏搓了搓冰冷的双手,放在嘴边呵了口热气,“猜错了。百里奇不是我的人,只不过你们现在见到的人,并不是真正的百里奇罢了。”

 

“到底怎么回事?”

 

“要想在这帝都之内翻云覆雨,达到我想要的那个目的,当然自己要先成为一个重要的人才行。太子和誉王再看重我,也比不上皇帝陛下的青眼相加。所以当初布这个局,原本只是想自己出马,大大地出一个风头。”梅长苏的视线移向西窗方向,仿佛是想穿透那窗纸,看到西厢房那个小小的孩童似的,“如今为了庭生,稍稍变更了一下计划,反倒感觉更好、更自然。也算是上天助我吧。”

 

“这么说,在北燕使团过江左盟境内时,你们就已掳走真正的百里奇,然后李代桃僵?”

“是。其实再好的易容术,久了都会有破绽的。只不过百里奇一向深居于皇子府中,不常被人看见,且性情粗蛮,面目丑陋,使团中大家都不愿意仔细直视他。再加上假扮他的人心思极是细腻,所以这些时日丝毫未露破绽。”

 

“那北燕此次先抑后扬的策略……”

 

“他们出发时就是这样定的,先让那百里奇隐藏实力,之后再奇兵突起。我们的人不过顺水推舟,完全照他们的计划行事,这才不会招人疑心。”梅长苏淡然道,“我才跟一个人说过借力打力的话,对方要是完全不出招,我们反而不好出手呢。”

 

蒙挚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心中已明白了大半。以他的武功修为,加之观察的是授业过程中的初练,当然能立即看出这套步法和剑招的攻击力都不强。但是同时,等它们被练熟后,却有一个极为明显的功能,那就是使人产生视觉上的误差与混乱。当一个人的身形移动及出招过程让你看不清楚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会本能地认为那一定是极为精妙、威力惊人的武功。那三个孩子到时候要做的就是让人看不清他们的身法和出手,这样当百里奇倒下来的时候,大家才会觉得他一定是被那奇巧到无法辨识的武功击倒的。

 

“不过让孩子们来,实在还是有些冒险,毕竟金雕柴明和郡主都是超一流的高手,眼力一定不差。可是为了庭生,似乎也只能这么做。”蒙挚叹道,“我明晚再来看看,如果他们的身法练得纯熟倒也罢了,要是仍有瑕疵,就得要再想想办法了。”

 

“那就拜托蒙大哥了。”梅长苏一面笑道,一面第二次将手指放在嘴边呵气。

 

“盖着毯子还冷吗?”蒙挚握住他的手,只觉触手冰凉,心中一阵疼痛,“还没到冬至日你就这样……以前你根本不怕冷的,我还曾经听说靖王为这个开你的玩笑,说赤焰军的少帅就像个小火人,能够雪夜薄甲,单骑逐敌上百里,擒回营后丝毫不见瑟缩之态……可你现在,身子伤损得如此严重……”

 

“好啦,”梅长苏抽回双手,将毛毯拉高,口气十分的清淡,仿若刚刚出唇,就融化在了风中一般,“所以我才不喜欢常跟你见面的。我和过去早已不是同一个人,你总是这样比,不过徒增伤感而已。我现在不想有任何软弱的情绪,请你以后……能不说这些就不说吧……”

 

蒙挚凝视着他苍白如雪的面容,铁打的汉子竟眼眶发红,忍了又忍,方低声道:“你说得是,倒是我婆婆妈妈了,跟个娘儿们似的!”

 

“谁敢说我们大梁第一高手像个娘儿们?”梅长苏露出微笑,舒缓他的情绪,“不过像霓凰郡主那样的,虽是女子之身,又比哪个男人差呢?”

 

蒙挚朗声一笑,长身而起道:“可不是。我们也要时刻在意,不能被郡主比了下去啊。”

 

“蒙大哥要走了吗?”

 

“是,你也早些休息,明天我再来,如果没什么要紧的,我就不现身了。”

 

梅长苏“嗯”了一声,准备起来相送,却被蒙挚强力按住。他不是拘泥礼节之人,笑笑也就没再坚持。

 

次日,蒙挚果然未再现身,可见三个孩子练习的状况令人满意。晚饭后梅长苏又略略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安抚他们第二天不要紧张,便让这些孩子提早回房了。

 

不过雪庐却并没有就这样宁静下去。大约一个多时辰后,一个意外的访客深夜到来。

 

未完待续……

 

(注:《琅琊榜》由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本栏目版权归上海观察所有。不得复制、转载。栏目编辑:许莺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