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活动 > 扫描新街镇 > 文章详情
14岁少年两次捐髓救母:只要能救妈妈,我什么都不怕
分享至:
 (14)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俞宏浩 2018-03-29 15:14
摘要:“真的很感动,大家都在鼓励我、帮助我,我只有更加努力,好好学习,在日常的生活里更多地传递给他们正能量,多去帮助他们,才能够回馈这份支持。”

小年夜前一天,隋翼远给妈妈的房间铺上了蓝格子新床单,换上了粉白花色新枕巾,再喷上点空气清新剂,又把地板擦得锃光瓦亮。

 

这天,是妈妈出院的日子。对于这个正在上海市普陀区中远实验学校读初二的14岁小伙子来说,这已经是一年半内第二次迎接妈妈的回归。他要把整间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尽可能做到无菌化,守护自己的妈妈。

 

2016年7月,隋翼远的妈妈不幸得了急性髓系白血病M5b,在首发治疗期间多次病危。捐献骨髓是唯一一种治愈该类白血病的方法,当时只有12岁的隋翼远毅然决定捐髓救母。2017年10月,妈妈病情再次复发,隋翼远又一次为妈妈捐献了骨髓,再次救回了妈妈。

 

一切已经准备妥当,家门口突然传出一阵声响。隋翼远抬头一看,妈妈正站在那里,笑着看着他。

 

“我回来了。”

 

“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知道妈妈得病时,隋翼远第一反应是“妈妈很快就会回来的”。

 

爸爸很乐观,他告诉隋翼远,妈妈就是生病住院了,别的什么也没提。隋翼远也没有多想,暑假快要结束了,他刚从奶奶家回来为开学做准备,整个家里的气氛没有一点异样。

 

两周后,隋翼远渐渐觉得不对了。尽管爸爸在表面上还是和往常一样,但妈妈依然没有回来。他再一次询问了爸爸,这一回,爸爸坦白了。隋翼远心里“咯噔”了一下,但在这个12岁少年的概念里,急性髓系白血病M5b不过是一种“比较严重的病,很快就可以治好”。

 

直到看见妈妈暂时出院回家后灰白的脸色和嘴唇,隋翼远才知道这个病的厉害。平时妈妈很喜欢听音乐,精神状态也特别好,但现在,她却非常低沉,只是一个人坐在那里,并没有什么兴致,连音乐也不听了。

 

他开始担心和害怕了,但他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轻松。为了让妈妈开心,每天不管什么时候回来,他都会先到房间陪妈妈说会话,分享点学校里的趣事,想尽办法逗妈妈笑;他还会帮妈妈洗洗脚、烧烧水、分分中药,用小锤子帮妈妈敲敲腿,只要妈妈一动嘴,他就麻利地帮她办好。从前很少做家务的他开始学着主动帮父亲分担,以前周末总喜欢玩玩游戏、去同学家串门的他,也开始自觉安排好学习和休息的时间,不让父母担心。

 

“我觉得乐观比压抑更能排解内心的压力,我父母都很乐观,所以我自己也要乐观,好好照顾自己,不能让他们担心。他们已经很累了,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隋翼远说。

 

隋翼远在家做饭

 

捐献骨髓是唯一一种治愈该类白血病的方法。在这段时间里,隋翼远和他的家人们一起去医院试了试骨髓配型。为了降低发生排异的概率,骨髓尽可能需要由直系亲属捐献。其他家人的配型都不太成功,但幸运的是,隋翼远与妈妈的骨髓匹配度高达99%。当即,他就向爸爸提出希望能够捐髓救母。

 

几乎所有人都反对隋翼远这个决定。根据中华骨髓库发布的《捐献者须知》,造血干细胞捐献者的年龄需要在“18-55周岁”之间,他的年龄显然太小了。父母都觉得他并不适合,更担心捐献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一定的影响,但隋翼远依旧坚持自己的想法。

 

“爸爸让我考虑一个晚上,但其实当天晚上我没怎么考虑,睡得很香,因为那时候已经下定决心了。我不知道捐髓具体是怎么操作,有什么影响,但只要能救我妈妈,那我就不怕。”隋翼远笑着说。

 

“妈妈就在我的身边”

 

躺在病床上,隋翼远静静地看着天花板。

 

那是2016年12月12日,骨髓移植日。早上6点,他被叫醒完成了每日例行验血,7点,又打了最后一次动员剂。几分钟前,他看到了自己的妈妈。妈妈对他说:“儿子加油!”他却对妈妈大喊:“妈妈加油!”

 

这已经是他在医院的第6天了。5天前,为了更加方便地提取造血干细胞,隋翼远开始通过肌肉注射动员剂,将大量存在于骨髓中的造血干细胞动员到外周血中。原本这段日子他还打算坚持上学,可是第一天打完后,他就出现了头晕、高烧41度的过激反应,只能住院。

 

因为发烧,他的睡眠通常是断断续续的,胃口也变得很差,有时候甚至会突然一下子感到无法下咽。不过,他更担心自己捐献时细胞活性不够,于是便努力让自己能多吃一点,多睡一会儿。

 

隋翼远和妈妈击掌

 

这5天里,隋翼远睡得最舒服的一次是在医生旁边的病床上。当时,医生告诉他,只有烧退了才能够捐髓,随即便起身走向药房去开药。看着医生的背影,隋翼远突然感到一阵光明与踏实,便沉沉地在床上眯了半个小时。再次醒来时,医生让他服下了退烧药。

 

“药真好用,吃下去后,感觉很有精神,觉得自己身体特别好,一定可以救妈妈。”隋翼远说。

 

12日上午10点,医生进来了。隋翼远病床旁的大机器开始运转,粗了不止十倍的采集针插进了他的双臂,骨髓缓缓地从一只手臂里抽取出,通过这台机器把造血干细胞“震荡”出来,骨髓的其它部分再缓缓地从另一只手臂里流进他的身体。

 

他的胸口开始出现了一点反应,“有一点点难受”。他有点晕,想趁着迷糊睡去,但他必须竭尽全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因为只要他的血压下降过多,骨髓抽取就会减缓甚至停止。机器的警报声提醒着他自身血压的不足,每响一次,他都不得不用力捏紧手中的压力球来强制提高自己的血压;每捏一次,扎针的皮肤就会收紧一次,采集针就会硬生生地顶一下,疼痛难忍。

 

爸爸在一旁看着他,不停地给他讲许多有趣的事情,希望能分散他的注意力,稍稍缓解一点疼痛。他一动也不能动,听着爸爸的故事,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他把这块“白板”当成了草稿纸,脑海里不断运算着一些数学题;数学题算完了,他又开始期待自己几周后的期末考试可以考得很好,然后得到一副新的耳机。

 

隋翼远和妈妈

 

但他最挂念的还是自己的妈妈。忽然,他意识到自己和妈妈就躺在一层楼里,妈妈就在对角的房间里,自己现在就是在通过自己的努力救妈妈。他咬了咬牙,坚持了下去。

 

“妈妈就在我的身边,我能感受到,所以我真的特别安心。”隋翼远说。

 

时间一分一秒在流逝,别人3个小时能抽完的,隋翼远却抽了整整6个小时。当医生再次走进病房,将针管拔出后,隋翼远不顾僵硬的手臂,忍着疼痛支撑起自己,想赶紧下床去看看妈妈。不料想,刚走了一步,整个人就瘫倒在地上……

 

第二天,隋翼远再次完成了骨髓采集。这一次一共持续了4个小时,从大腿抽出,再由手臂注入。采集完成后,隋翼远休养了整整一周。

 

这次的手术很成功,可2017年10月复查时,妈妈的病情再次复发。依然没有一丝犹豫,隋翼远第二次走进了同一间病房,第二次经历了两天的骨髓采集。

 

采集前,隋翼远安慰妈妈:“别担心,你看,每次抽细胞我觉得自己都聪明了很多,不会有事的。”

 

他已经有点淡忘了第一次的过程了,直到躺上病床后,他才依稀回忆起了一点片段。粗长的针管再次扎进了他的手臂和大腿,但这一次,他却更加坚定:“不能前功尽弃,一定要再一次救回妈妈!”

 

“感恩所有人的支持与鼓励”

 

2018年的春节,隋翼远一家团聚在一起,幸福地吃了一顿团圆饭。

 

尽管因为需要处于无菌环境,妈妈和他们隔了一道门,但最重要的,还是一家人能聚在一起,一个都不能少。

 

在捐髓的日子里,除了家人和医生外,同学、老师、学校、街道也在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帮助、鼓励着隋翼远。每天,都有同学将当天的作业整理地整整齐齐送到他的家里。为了不落下功课,隋翼远每天坚持自习,遇上不懂的问题时,只要他在班级群里说一声,同学们便会立刻回应,并附上详细的解题过程。有一次,隋翼远问了一道题的解题方法,班级群里居然刷起了屏。

 

隋翼远同学们的寄语

 

为了支持隋翼远,大队长带头手绘了一张卡片,全班同学都在上面签上了名字;大家还给隋翼远录了一段简短的视频,一起高喊:“隋翼远,我们想你了,快回来跟我们一起考试吧!”学校和基金会共同为隋翼远送去了慰问品和资助,而街道则是通过自己的力量,动员起更多人帮助隋翼远一家。

 

“真的很感动,大家都在鼓励我、帮助我,我只有更加努力,好好学习,在日常的生活里更多地传递给他们正能量,多去帮助他们,才能够回馈这份支持。”隋翼远说。

 

“他真的特别乐观和积极,每天都很开心活泼的,班上同学和他的关系都特别好,我们私底下都觉得他很厉害。”隋翼远的同班同学,柳和盈说。

 

在隋翼远的班主任申慧青看来,这段日子里,隋翼远成熟了不少。在从前,隋翼远有点孩子气,经常“走着走着鞋带散了,穿衣服一个领子在里面一个领子在外面”,而现在,他“成熟了很多,懂事了很多”,成绩也没落下,在班级里名列前茅。

 

“最关键的还是家庭教育,他的父母每次拍照都笑得很灿烂,这样的环境和心态给予孩子的帮助是最大的。学校对于学生更多的还是潜移默化的教育,我们强调的是善良、乐观和正能量,与这些相比,成绩绝不是第一位的。”申慧青说。

 

隋翼远同学自己做的信封、鸭妈妈和小鸭

 

现在,隋翼远的妈妈每天晚上都会在家唱歌。在她的带动下,爸爸也加入了“演唱会”,而隋翼远则会坐在书房里,听听轻音乐。从前,隋翼远想当科学家、当医生、当律师、当军人,而现在,他想在妈妈康复后和一家人一起去旅行,吃他最爱吃的“面条和小笼包”,并想学点音乐,把创作音乐当作自己的业余爱好。

 

“音乐的力量很伟大,也很能感染人、安抚人、给人力量。我现在的梦想就是家人能够健健康康的,也希望自己能够快点长大,这样才有能力去帮助更多的人。”隋翼远说。

栏目主编:董齐兴 文字编辑:崔家琛 图片编辑:项建英 编辑邮箱:jfhuodong@163.com
图片来源:隋翼远提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