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人物速写 | 孙未:压力不过是局部阵雨,“懒惰”一点没什么不好
分享至:
 (0)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施晨露 2018-03-12 14:03
摘要:“仿佛随时可以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

上海女作家孙未新近出版了4本随笔集,光看名字就颇有黑色幽默的味道,比如《早起的鸟儿有子弹吃》,又比如《放弃自己的一百零一种方法》。10年前,孙未也出过两本随笔集,名叫《我们这个时代的病》《我们这个时代的爱》。在上海书城“全国新书发布厅”里谈到10年间的变化,她坦言,过去的话题比较大、比较沉重,而在游历过世界之后,她发现,“不用有那么大压力、不要为别人的标准所困”。

 

孙未算得上年少成名,19岁加入上海作协时是当时最年轻的会员。她在电视台做编导多年,也当过影视公司总经理。“高薪但不高兴”,她这样形容过去的职业经历。成为专职作家后,因为写作和讲学,她游历过17个国家,在60多个城市居住过。“中国人很希望成为成功人士,也就是‘别人家的孩子’,逼婚等等问题都是因为别人的标准产生的”,去年,她在奥地利、瑞士、意大利交界处一个小镇生活,“镇上的饭店要到晚上7点才开门,端上菜还要两个小时,但镇上的人并没有什么不适应。在这样的生活节奏下,会对过去的人生产生质疑:那么卖力做什么?”

 

再比如职业生涯,孙未说,我们习惯于不踏错任何一步,从挑选专业到步入社会,但一个孩子怎能预见未来的自己是什么样的、喜欢什么、擅长什么?“在我去过的小镇,60岁的蛋糕店老板突然开始写小说了。还有一个爱尔兰小镇,白天各种职业身份的人,夜晚都成了诗人,聚集在咖啡馆里朗诵自己的诗作。”采访间,她时不时迸出金句,“要仿佛随时可以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而不是好像永远不会死,总是在为末日做着准备,却没有一天真正活过。当职业不是享受,而是变成一种谋生手段,就会渐渐成为一种专利——大家都忘记了不只是诗人才能写诗,不只是歌手才能歌唱。”

 

孙未写犯罪小说、金钱小说,之前的长篇小说《岁月有张凶手的脸》《单身太久会被杀掉的》和金钱系列《豪门季》《富人秀》等都颇受欢迎。但她直言更喜欢自己在文学期刊上发表的作品,而那些她更中意的作品,光看名字,就与前者泾渭分明。“我不是文艺女青年,要把自己的生活先料理好,才能文艺、才能做梦。我也不是淡泊名利,但要考虑投入和付出的比率。我的乐趣在写作,而写作也能让我维持自己的生活,只要达成这样的平衡,懒惰一点也没什么不好。”这种态度算不算得上时下流行的“佛系”?孙未摇头:“现在说的‘佛系’是什么都不去做,但其实,佛学的概念是讲求付出多少,回报多少的。”说着又笑了起来,“我是不是把佛学解释得太世俗了?”

 

对于小说家来说,写随笔多少有些不务正业的感觉。但孙未觉得,自己10年间累积下来的这些随笔短文,都来自生活,也离生活更近。“希望成为一个做早餐煎饼的人”,她这样形容自己的理想,“在清晨的街道上,微笑着将早餐煎饼亲手递给那些赶着上班的人。”在随笔集里,她还描述过想成为一名冒雨送快递的快递员,颇有异曲同工之意。她喜欢人与人之间近距离的交往,而在网络空间被陌生人关注,则是让她觉得“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有人请她在作品集上为友人签名、表明是她多年书迷,她张大了嘴巴:“我认识她吗?真的不是我推荐她读我的作品吗?我以为所有读者都是我亲自‘安利’的。”说着,另一摞书被推到了她的面前,都是读者收集的旧作,她的嘴张得更大了。

 

这就是孙未,以自己的步调写作着、收获着。她讲述在欧洲的经历,开车出去半小时就换了一种天气乃至语言,刚才还下着大雨,一会儿又是大晴天。“世界这么不同,每个人都可以活出自己的姿态。因为别人的标准而产生的压力,不过就是局部地区的一场小雨而已。”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题图来源:主办方提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