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说声“谢谢”并不难
分享至:
 (6)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石飞 2018-03-14 07:23
摘要:“这位老先生八十多了,我也七十多了,你看看,谁该给谁让座?哪有这样的教授,没有强迫他人给自己让座的特权!”     

日前,我送一位文友去南京火车站,返回要到竹山路站办事,地铁途经19个站点。一号线是热线,弄不巧要在车上站个把小时,心里有些打怵。未想到,车箱里人并不很多,还有空位。可能是时辰尚早,高峰未到的缘故。


与我坐在一起的是位老先生,须发皆白,看样子离八十不远了。一聊方知,他已经82岁,姓刘,是苏北老乡,在南京干了40年建筑工,儿子大学毕业留校任教,卖不动苦力了,便随儿子一起生活。他到终点药科大学站下,比我还要多乘5站路。


过了两站,车厢里的人多了起来。一个50出头、手提公文包的男人,对老者身旁的年轻女士大言不惭地说:“尊老你懂吗?你该把位子让我。”


    其实,那女士年龄也不算小,少说也有四十。见对方不理睬,男子便傲慢起来:“我是大学教授,需要保持好精力,准备上好课,你知道吗?”说着想要动手去拉人。刘老先生见状,当即起身说道:“教授,来,我让你坐。”这家伙毫不客气,居然真的坐到了刘老先生的位子上了。我连忙起身,把刘老先生拽到我的位子上:“你是老哥,要让也该我让。”

 


我是个生性耿直的人,有话憋不住,便开始对这个教授奚落起来:“这位老先生八十多了,我也七十多了,你看看,谁该给谁让座?哪有这样的教授,没有强迫他人给自己让座的特权!”


这时候,周围的乘客怒了,讽言与批评扬开了。“教授又怎么样?”“教授怎会是这样的德性?”“十之八九是冒牌货!”眼看众怒难抑,他难堪至极,灰溜溜地起身,蛇一般钻向其他车厢。


车到安德门站,上来一位孕妇。刘老先生立即起身让坐。这时候,我的座位已经与他隔开了,而且是对面,中间站着好多人,不便拉他过来坐我的位子。这时候,一位小伙主动示意:“老爷爷,您坐我的位子吧!”老刘连声说“谢谢,谢谢”,却没有去坐,“年轻人要上班出力,我是闲人没事,还是你自己坐着吧。”这一幕让我感动得几乎要掉泪,心里感叹:“多有修养的老人啊!”下车时,我专门走到老刘跟前紧紧握了握他的手说:“老人家,再见,多多保重!”


对于公共设施、公共服务,公民的享用权是平等的,先来后到,以序而为,谁都没有高人一等的权利。在此前提下,社会提倡礼让需要帮助的特殊群体。譬如在地铁、公交等公共交通中,人们应该主动给老、弱、病、残、孕等让座。这是社会文明的表现,也是个人道德素质的表现。然而,文明要靠倡导,道德要靠提倡,以道德绑架或施行强制手段,显然并不可取,也有悖法治精神。去年曾有媒体报道,某老人强令一女青年让座,对方不让,他竟然坐到女性的身上,引起强烈反感。女青年不让坐并不违本分,让了即是文明礼貌;老人强行逼迫,显然大错特错,轻者说是老而不尊,重者说涉嫌侵犯他人人身权利。如此一来,原本是应该受到尊敬礼让的对象,却变成了令人恶心诅咒的对象,这不能不值得老年朋友警醒。


我经常听到这样的抱怨:“说声谢谢就那么难吗?”其所指的是,有些享受了让座礼遇的老、弱、病、残、孕者,一副理直气壮、理所当然的派头,连一声谢谢也不说。这样的人未免不识好歹、缺乏涵养。他们这样做,无异于给让座者的文明行为泼冷水,甚至叫人后悔不迭——“我干吗要给这种缺乏德性的人让座呢?”说声“谢谢”并不难,但其意义非同小可,对于营造社会文明氛围至关重要。

(本文编辑朱蕊)

栏目主编:伍斌 文字编辑:朱蕊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