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探班 | 舞台剧《繁花》开排:好的东西就好好地摆在舞台上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诸葛漪 2017-12-26 08:17
摘要:静待《繁花》盛开

静安文化馆排练厅响起沪剧名家王盘声《志超读信》,咿咿呀呀上海话夹着老唱片独有的沙沙声,时间仿佛一下子停滞了。“小毛”“银凤”正在为一场六十年代戏对词,这是舞台剧《繁花》第一季。

 

2018年1月26日《繁花》将在美琪大戏院首演,今年11月20日《繁花》建组排练,比预定的12月1日早了10天。导演马俊丰说,“我真没料到《繁花》排起来这么复杂。原著浩瀚,有许多细碎的人物线索。我们扎进来发现信息量巨大,有很多做案头工作时忽略掉的人物关系。”

 

编剧温方伊为《繁花》剧本前后改了10稿,“人物情感和人物关系逻辑性非常强,句句有潜台词。剧本一句话常常引起巨大的争议,最后在书中找到答案。”马俊丰说,“我们排练每一秒都有新发现,演员也很勤奋,他们很久没有像这样对一段文本进行掘地三尺的思考。”

 

排练厅台子上扔了很多《繁花》小说,有任何人物问题,都可以去寻找。“之前制作方做了很详细的人物出场表、故事脉络,排练后我们发现有巨大的作用。”

 

舞台剧《繁花》改编自金宇澄同名长篇小说,第一季以60-70年代与90年代两条时间轴为经纬,叙述了在上海城市变迁与时代转型大背景下,阿宝、沪生、小毛等上海市民阶层小人物的成长经历与生存状态。对于选择这支“青春繁花”的主创团队,金宇澄说:“他们是更具有国际视野和自我追求的一群年轻人。他们更知道自己要什么,并努力朝着这个方向去追求。”

 

演员们与金宇澄聊天,寻找他创作人物背后的故事。“金老师推荐了一些和他小说中的某个人物气质很像的朋友。我们曾经带着李李的扮演者拜访一位和金老师笔下李李很像的饭店老板娘,和她交流,从生活中捕捉真实的人物形态。舞美设计师李柏霖走遍小说中的大自鸣钟地区、思南路地区,一个一个弄堂去敲门,问‘阿姨能不能到你家看一看’,和里面的居民做一对一的沟通,去听他们的故事。”

 

“写一个人物最多写到他的三成,把很多的东西留白,留给观众自己去体会。”金宇澄的话启发剧组,做人物表达,不会试图给出一个所谓的结论,更多的是对人物行动的探索和体现。

 

制作人沐海云说,“每个演员看小说的时候有他的解读,只要他对这个人物的解读是合理舒服的,那么他呈现的状态,可以让读者自己去读解。金老师说,《繁花》像一个超市,他希望每个走进超市的人可以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每个人都可以是不一样的。”

 

对话舞台剧《繁花》导演马俊丰

 

上观新闻:《繁花》整体清淡,没有强烈的戏剧冲突,会否给舞台剧带来难度?

 

马俊丰:我以前通过剧情、人物关系的变化组建戏剧场面。这次排演《繁花》更多是人物心理的放大,人物行动线和日常生活关系的梳理。我们内部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叫“最大公约数”,就是一个人说了不算。当我一个人决定这样做的时候,很多人会来问为什么这样做?我就必须给出非常合理的解释,才能继续往下推进。这也是我觉得这部戏非常有魅力的地方。

 

上观新闻:很多改编自著名小说的舞台剧,容易被原著束缚,你怎么考虑这个问题?

 

马俊丰:我们对书迷负责,但是又不能让普通观众觉得难以接受,所以还在不断做平衡。很多戏剧过于尊重原小说,或者说过于怕对原著产生破坏性影响。《繁花》不一样,它给了我们一个平台,有极大的空间让我们去弥补,有时甚至给我们一种错觉,可能我们对角色的掌握比金老师还丰富,比如说一个人的星座。我们戏里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星座,十年前没人会这么排戏,我们知道星座其实没什么用,但现在就可以有这么一个切入方式。有了星座可以勾勒出一个角色的行事方式,这些都很有趣。

 

上观新闻:《繁花》有小说,有舞台剧,今后还可能有影视剧,观众会进行比较。

 

马俊丰:我很早给自己建立一个观点,戏剧演出始终是为观众服务的。戏剧演出,只有在观众走进剧院的一刹那才成立,不然就成了戏剧文本。对我个人来说,我很看重观众的评价。但是观众的构成又非常复杂,所以我到底要为哪一类观众负责,是很难准确描述的。

 

和其他版本比较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想过,但还原小说中的一些场景还是要努力的。比如说常熟老宅,我们用密密匝匝的一场戏来表现它,因为它太精彩了。如何确保这个场次以一个长镜头的方式展现在观众眼前,这也是一个难点。我觉得,好的东西就好好地摆在舞台上。

 

上观新闻:除了以小说为基底,舞台剧《繁花》会加入主创个人元素吗?

 

马俊丰:艺术家都会有自己的思考。比如说,什么是上海的,我们每天都在进行大量的基础工作和无用功,把自己认为是上海的东西给剧组其他人看。但这种东西说不清楚,它就是一种感觉,一种认识,没有很强烈的理论传承。比如上海的画报、建筑、街道都会影响到创作。

 

其实我不是上海人。明年我在上海是正好十年,这十年我的坐标是非常分散的。哪些是我需要表达的坐标,加在戏里面,其实我内心也是有判断的,可能是地理坐标,更多的可能是情感坐标,我会轻轻地放在里面。这其实也是艺术家对自己的负责。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图片编辑:笪曦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