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华为离职江湖㉙丨高薪、狼群和精神家园,16万离职员工心中的华为是什么样
分享至:
 (6)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海燕 吴頔 2017-12-25 07:20
摘要:不管身在何处,不论怎样打拼,他们身上挥之不去的,是深深的华为烙印。

你有没有见过这样的组织,即使一直还没有被老东家承认,他们却以老东家为荣,矢志不渝地惦念着、传播着、践行着老东家的文化理念。

 

这个组织叫“华友会”,他们的老东家,就是“华为”。

 

近5个月来,我们采访了近30个华为离职员工。他们遍布深圳、北京、上海、杭州、南京、贵州、常州等各个城市,还有人定居波兰、西班牙等国,年龄从20多岁到60岁之间不等,工号跨度也从2位数到6位数,分布于华为发展的各个阶段。

 

这30个人是16万华为离职员工的一个缩影,他们各有各的故事,有人激情创业、有人回归乡野,有人另起炉灶、有人还在“折腾”……透过他们的回忆、讲述,那个低调而神秘的华为世界逐渐地清晰,散落在各处的华为版图变得完整起来。

 

不管身在何处,不论怎样打拼,他们身上挥之不去的,是深深的华为烙印。

 

高收入与高压力

 

在外界看来,华为几乎和高收入划上了等号。采访中,几乎每个华友都会谈到待遇。很多人坦言,当初就是奔着高薪去的。

 

到底有多高的收入?当年鲁青虎辞去国企铁饭碗转投华为,就是被任正非一番话击中。深圳南山咖啡馆,鲁青虎描述起那一幕。

 

那是在1996年,任正非对着一众年轻员工许诺,“你们如果要买房,一定要挑大阳台的。因为今后发给你们的钱用不完,老搁在床底下会发霉,要经常拿到阳台上晒一晒。”

 

任正非接着说,“我们每卖出一台设备,都是在直接爱国,如果外企程控交换机一线卖2000元,华为卖1000元,这样可以直接节省外汇,实干兴邦。我们还要把设备做到全球。现在他们在我们家门口竞争,以后我们要到他们家门口去竞争,把五星红旗插遍全球!“

 

这三段话,将鲁青虎圈了粉,用他自己的话,“讲到了心坎里”。16年后鲁青虎离开华为,在深圳凤凰山里开了家书院,以儒学专家的身份讲他热爱的华为文化。当年任老板这番话,他这么解读:“这不正是《大学》中的‘齐家,治国,平天下’嘛。”

 

力出一孔,利出一孔,这正是华为的价值观,也是任正非作为一位企业家的胸襟。在财富分配问题上,任正非善于分享、舍得分钱,他有一句话:“华为20多年来成功的秘诀就是‘分钱’。把钱分好,很多问题都好解决。”

 

华为招募的员工,大多来自985、211高校,不少人是贫家子弟,他们希望通过自我奋斗,改变命运。任正非的话虽“土”了点,但朴实有力,直入人心,吸引一波波学子投诚。华为则无疑给他们提供了最佳的职场机会。在波兰从事留学咨询服务的刘建云告诉我们,原先在中兴各种小计较,到了华为,就不再关心自己的工资条,因为他相信公司绝对不会亏待他的。

 

而当年任正非许下的诺言也都兑现了。根据华为的2016年年报,实现销售收入人民币5215.74亿元,17万员工的平均薪酬约为63.1万元人民币。据华友回忆,即使在华为的冬天,自身资金周转困难的时候,很多员工离职拿到的金额比他自己算出来的还要高。

 

不少华为人在工作期间积攒收入买了房,甚至有人笑言,如果当年公司置业在南山,而不是坂田,那么他们积累的财富要更可观。

 

而高收入的另一面是高付出。

 

工作强度大,条件苦,不归家,连轴转,这也几乎是每个华为人的工作常态。有人叹,工作节奏很快,都不好意思提早下班,就像在高速公路上开车,“你不动,后面人都在按喇叭,你只能硬着头皮前进。”

 

很多人还主动申请,要去“艰苦地区”,如果公司派你去海外,你犹豫,在华为是没有前途的。不少华为人多年在海外,却不能回一次家。若是去了非洲等地,可能还要面对疟疾和战争的危险。可能你难以想象这样的场景:正在办公室工作,突然联合国的人冲进来说要打仗了,几分钟内,雇佣兵就开着装甲车把他们带走,过一两天回来,办公室、公寓里,墙壁上、家具上都满是枪眼。

 

以家庭付出的牺牲,也是华为人所要承担的。公司一度有不少苛刻的规定,夫妻双方不能同时在公司;如果女朋友或家人在哪里,就不会派你去那里常驻。

 

但功不唐捐,“以奋斗者为本,不让雷锋吃亏”,这是华为企业文化中一以贯之的重要内容。任正非说过,要以贡献来评价薪酬。其实不仅仅是华为,腾讯、阿里、百度……这些创业公司也都崇尚加班文化,强调奋斗者文化。

 

 

当中其实有个“小平衡”和“大平衡”的考量。短时间内的作息小平衡,不一定会带来长期的大平衡。现在轻松惬意地“朝九晚五”,可能10年后等待你的,就是中年危机。而现在的努力奋斗,也许可以换来人生下半场的财务自由,以及日后从容选择的机会。

 

个人如此,公司亦如是。华为的成长史,就是一部追赶史、超越史。一开始必定要多付出一些,否则面临的就是被赶超、被淘汰。那些出征海外的华为人感受尤其明显,中国的一年可能追赶美国三年,这都是兄弟们用汗水换来的。

 

想通了这些,心态会更平衡,对“奋斗者为本”的文化也更能心领神会。所以,为什么离开华为的人都没有多大怨言,因为他的规则是很清晰的,愿赌服输,华为是一个讲信用的地方。

 

螺丝钉与狼性文化

 

通信圈内一度流传着这样的故事,一位在上海金茂大厦上班的华为人赶时间叫了一辆出租车,司机一路开车一路打量着他,快下车时忍不住问:“你们金茂大厦的保安,多少钱一个月?”

 

“你知道吧,进出金茂的人,西装笔挺的,肯定都是搞金融的。穿得比较像民工的,肯定都是华为的。”每次说起这个梗,李建勇总是忍俊不禁。离职后他做起了高级西服订制生意,自己却依然是一副很“华为”的打扮。

 

的确,华友们大多朴素,聚会上他们大多寡言少语,衣品低调,甚至有些不修边幅。可你还是会认出他们,可能是因为他们身上还隐含着的那股“狼性”,那副骨子里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韧性。

 

何为狼性?追根溯源,还得说到任正非。1997年,他写了一篇题为《华为的红旗能够打多久》的文章,提出要建立一支“狼性文化”的团队。

 

“狼性”,是一种奋不顾身。只要是华为想干的事,就一定要超越对手。据东方酷音创始人李斌回忆,当时华为和中兴争夺校园网,李斌就对那些学生讲,华为永远争第一,没有第二。为达目标,他们不计代价,也许是与任正非的经历与背景有关,公司上下都爱将攻坚克难比喻为“打山头”,翁震鸣至今还记得在欧洲打市场时的经历,有个项目被确定为关键项目,任正非对大家说:不管用1颗炮弹,还是6颗炮弹,你只管把山头打下来!

 

“狼性”,是一种百折不挠。任正非曾说过,“为什么我的能力比你强,是因为我经历的挫折比你多。”他的另一句名言是,烧不死的鸟是凤凰。起初听到对方曾在华为几次降职,还以为他混得不好,结果发现,恰恰是那些骨干被“折腾”得最厉害,几乎所有的高层管理者都不是直升上去的,今天你是部门总裁,明年可能就成了区域办事处主任,后年可能又到海外开拓新的市场。华为干部能上能下、几起几落,要经历任正非所讲的“凤凰涅槃”过程,必须经过磨难和洗礼,才能走向更生的道路。

 

在奋力拼杀的过程中,华为给他们提供了大舞台,许多人年纪轻轻就已独当一面,掌管着几十亿资金的大市场。网易云高管张波说,当年他在欧洲接待的,都是类似邮电部长这一级别的人物,对方年龄一般都50岁以上,而他那时才30岁,大场面开拓了大视野,这个机会不是其他企业都能提供的。

 

但“狼性”也意味着淡化英雄,群狼作战,讲究的是团队协作。海外团队在当地开拓市场,国内的技术人员也会前往海外提供支持,这才成就了华为以“7x24”的优质服务从知名外企手中虎口夺食的赫赫战绩,由于十多小时的时差,不少人通宵召开越洋电话会议,却无人心存不满。这就是他们成功的秘诀,看似平淡无奇,却是说易行难。华为不提倡个人英雄主义,而是发挥平台的作用,每个人就是一颗螺丝钉,所以他们也是低调隐忍的。这也和任正非的性格一脉相承。

 

在和这些离职员工的对话中,任正非的形象也变得丰满起来。

 

外人看来,他不爱交际,躲着媒体。有人递名片给他,他也不回,即使回,也就是简简单单一张纸,上面只写着“任正非”三个字。

 

员工眼中的他是那般亲切,鼓舞人心。任正非见谁都是讲鼓劲的话:“好好干,未来很好。”工号63号的孙进进这样说起最初的那段打拼岁月:“他记性非常好,很多人见过一次,第二天马上能叫得出名字。晚上加班,他会亲自数人头,安排司机去采购面包、牛奶和夜宵,发给加班的员工。”

 

有时,任老板也是情绪化的。当年张利华在会议上重新提议开发华为手机,任正非当场拍桌子反对。一场硬仗没打下来,他也会急得骂人,任正非说过,自己曾焦虑到得了忧郁症,彻夜睡不着觉,泪流满面,多次觉得华为可能过不去这个坎了。

 

更多时间里,这是一位爱学习的老人。60多岁了,他还在学习外语,在办公室里高声朗读。坂田那些中外科学家的路名都是任正非命名。他说过:“如果是坐两个半小时到北京的飞机,我至少看两个小时的书。我这一辈子晚上没有打过牌、跳过舞、唱过歌,因此我才有进步。”

 

更不用说,他的每篇文章,都像一面战鼓,激励鼓舞着公司上下的每个人。任正非让很多人对他有一种由衷的崇拜,这并不是靠公司政治的手腕,也不是靠驾驭人际关系,而是靠战场上的常胜不败。你跟着的将军总是可以准确指出方向和问题,总是打胜仗,怎么能不服?

 

花瓣与花朵

 

在深圳南山区采访李斌时,他动情地用过一个比喻——“当花瓣离开花朵”。起初不甚明白,后来才意识到,华为的Logo正似一朵花,8片火红的花瓣由中心向外绽放,这既是华为“以客户为中心”的聚焦,也是华为人对公司的眷恋。

 

这是一种难以割舍的感情。李斌说,离开华为后,他才发现更需要华为文化的滋养,任老板当初讲的话,如今感同身受,句句金玉良言。

 

很多创业公司依然保持着华为的印记,招兵买马也不由自主地向华为人倾斜,他们说,“价值观相近,容易沟通。”后来被华为出售的华三通信,如今就依然保持华为的基因:每一名新员工,都能收到公司发的睡垫;员工升迁考评遵循严格的技术导向;每过一段时间,华三都会组织员工开展民主生活会……甚至是华三创始人郑树生对媒体的低调,也与任正非毫无二致。

 

 

也因为华为,华友们也特别容易聚在一起。有段时间,有关华为裁员的传闻甚嚣尘上,北京华友会会长陈国龙坐不住了:“我很想告诉那些34岁以上、可能被华为清理的老员工,还有我在义务地服务你们,别担心,天地宽广!来跟我一起组织好北京华友会,抱团取暖,助人助己。”

 

华友会也是个颇有趣的组织,它和腾讯、阿里等离职员工组织不同,如果说这些离职员工组织更像是个资源互通的平台,华友会则多了些同学会的味道。虽也经常搞行业分享会,但并不热衷于融资,“我们就是一个公益的非盈利组织,实行AA制,如有剩余,就捐给前华为人慈善基金。”华友会会长俞渭华说。

 

虽说原先大家未必相互认识,如今也在各自忙碌,可华友会的链接依然深厚,维系这个链接的纽带,不是利益,而是对华为的关注、对华友的亲切。陈国龙说,有华友兄弟告诉他,平时见外人,要琢磨一下该说什么话,但和华友就不用——都是自己人。

 

也曾参加过几次华友聚会。有一次,俞渭华来上海,30个华友发起一次聚会,席间大家最热衷聊的就是任正非致歉一名离职员工的新闻。当时,这则新闻还未成为“热搜”,这些离开华为好些年的人第一时间在“心声社区”读到后,纷纷感叹,又不免猜测:“任老板为什么这么说,他在想什么呢?”

 

任正非在想什么呢?这些离开花朵的花瓣们,依然时时在意着老东家的一举一动,翻看他们的微信朋友圈,毫不意外会发现不少华为的影子。曾空降华为4年的追梦者基金创始人朱波,说起身边的华友,有点恨铁不成钢:“几个华为人坐在一起,我就知道他们在聊什么,聊的就是那‘一亩三分地’。”

 

但也别小看了这“一亩三分地”,这是这帮华友们的“前半生”,也有可能,还是“未完待续”。有人现在成为了华为文化的践行者,有人成为了华为的客户,还有人则对华为有些新的期待。李斌说,“你知道吗,我们在等待更大的江湖,哪一天,华为真正发自内心开放了,成为更伟大的公司,也许就不仅‘能上能下’,而且还‘能进能出’。”

 

花瓣依然想着回归花朵。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题图来源:东方IC 图片编辑:苏唯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