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读书 > 文章详情
天安门广场燃起反“四人帮”怒火
分享至:
 (0)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叶永烈 2015-11-09 13:21
摘要:就在姚文元希冀“枪毙一批反革命分子”的时候,南呼北应,南京的反张烈火尚未扑灭,蓦地,首都北京天安门广场烈火升腾,在丙辰年清明节总爆发了。

4月3日,姚文元在日记中写道:

 

继江苏、浙江等地后,反动标语开始在北京出现。昨天天安门人群激增,用所谓“悼念”总理发泄对运动的不满,发表反革命演说和反革命口号,有的还公开反共,这是没落垂死势力的挣扎和疯狂反扑的一种表现。他们是否已用完了它的后备力量,我看还没有。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如科学院、七机部)是它的基础。……而这一切说明:如果党内走资派得适(势),不仅是丧失社会主义革命成果,民主革命成果也会丧失。反共的“还乡团”会一起扑上来残杀、镇压劳动人民。还有一个搞匈牙利、林彪式政变的反革命口号是:“我们要民主!不要法西斯!我们要周总理,不要佛朗哥,更不要那拉氏。”还有的人煽动成立群众组织,“要坚强,要防止一个个被击破”。这也是林彪一伙的反革命口号……

 

中国这个国家,激烈的斗争不断,但解决矛盾(某一个方面、部分)却总是不彻底。为什么不能枪毙一批反革命分子呢?专政毕竟不是绣花。

 

就在姚文元希冀“枪毙一批反革命分子”的时候,南呼北应,南京的反张烈火尚未扑灭,蓦地,首都北京天安门广场烈火升腾,在丙辰年清明节总爆发了。

 

红色的广场,英雄的广场。1919年5月4日,3000多爱国学生在天安门前聚集,燃起了五四运动革命烈火。如今,四五运动又在这里爆发!

 

清明节——农历三月初五,阳历4月4日,正值星期天,涌向天安门广场的人们达200万人次!一个又一个白色花圈,郑重地放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无限哀思,一片深情,献给离世三个月的周恩来总理。据统计,从3月19日北京朝阳区牛坊小学的红小兵在纪念碑前献上第一个花圈,至4月4日深夜,共有1400多个单位献上了2073个花圈!

 

银花簇拥在纪念碑四周,诗如潮,歌似海。这一回,人们用一首首诗歌发出了心底的吼声,作为一发发炮弹,射向江、张、姚(当时王洪文的面目,尚未完全暴露)。

 

一首题为《向总理请示》的诗,在天安门广场贴出之后,飞快地流传开来,脍炙人口:

 

黄浦江上有座桥,

江桥腐朽已动摇。

江桥摇,

眼看要垮掉,

请指示,

是拆还是烧?

 

这里的“江桥摇”,正是“江”青、张春“桥”和“姚”文元的“合称”!

 

一首《赠某女士》,一时间万人争相传抄:

 

某女士真疯狂,妄想当女皇。

给你个镜子照一照,看你是个啥模样?

纠集一小撮,兴风又作浪;

欺上瞒下跳得欢,好景终不长。

……

 

这“某女士”何人?谁都一清二楚。

 

还有那首《大家看看什么人》,也是传笑一时:

 

真戏子,假党员,穿戴时髦臭美脸。

资产阶级野心家,天天梦想当太后。

 

《张三李四》之诗,人们悄声附耳作“注释”:

 

狐鼠幽会仙人洞,张三李四成了精。

乔装打扮“我独革”,恶直丑正惑君听。

 

“张三”何人?张春桥也。“李四”呢?那《庐山仙人洞》照片的作者李进,亦即江青也。

还有那需要“注释”的诗:

 

稗草妄自称乔木,腥风岂非出青萍。

诡言千番难成理,八亿心红眼自明。

 

那“乔木”,分明是张春桥的“桥”字,而“青萍”则指“江青”、“蓝苹”。

在天安门那众多的诗词中,忽地冒出许多悼念毛泽东前妻杨开慧的诗篇,颇为耐人寻味:

 

自古长江从天落,巾帼英雄有几何?

开慧烈士最忠贞,伴随主席鏖战多!

 

人们怀念杨开慧,那是因为江青是“白骨精”!有的诗颂杨贬江写在一起,更显示了人们的爱憎:

 

风中青草乱俯仰,骄杨挺立壮巍巍。

神州且为忠魂舞,高歌一曲颂开慧。

 

那“青草”,指的是江青,“骄杨”则不言而喻指杨开慧。

 

一时间,声讨“白骨精”、“女妖”、“新慈禧”的诗,铺天盖地。人们对江青的怒火,在胸中郁积多年,终于大爆发了!

 

一首《读3月25日〈文汇报〉有感》,斥责张春桥为“伪君子,卖国贼”:

 

三月二十五,妖雾起黄浦,

《文汇》充当马前卒。

攻击总理真露骨,

当用开水煮!

伪君子,卖国贼,

谋权篡政心太黑。

几番梦中称王侯,

无奈是鼠辈。

好儿女,皆揩泪,

总理灵前列成队。

驱妖邪,莫慈悲,

要以刀枪对!

 

令人捧腹的是一张题为《给〈文汇报〉开的诊断书》的大字报,署名“赤脚医生”。人们拥着挤着,围在大字报前。于是,不得不由一个小伙子高声朗读。一边读,人群中一边发出轻蔑的哄笑声:

 

给《文汇报》开的诊断书

 

《文汇报》负责人:

 

读贵报3月25日奇闻,真为你的身体担心,让我给你检查一下吧:哦,原来发了高烧,发烧引起神经错乱。建议赶紧治疗,否则亿万人民不饶。治疗
方法:

 

一、把你们的意图写到题目里去,大张旗鼓地讲嘛!古云:人逢喜事精神爽,死到临头便发狂。可以再发表令人一目了然的文章。那时人们的眼睛就会闪光——红光。同时你们的眼睛也会闪光——绿光。这样会收效如神。除不如仙人之外,自然病除。以为上策。

 

二、停刊万年吧。大为遗憾,不能除根,引为下策也。

说得对,吃我的药;说得不对,分文不取。见笑,见笑。

                                                                                                赤脚医生

丙辰清明

 

思念总理,总是伴随着斥责奸佞之辈。一首《斩河妖》,锋芒直逼江、张、姚:

 

斩河妖

 

读3月25日《文汇报》翻案奇文,怒火满腔,挥笔疾诗。

翻案图穷匕首见,攻击总理罪滔天。

浦江摇桥闪鬼影,誓斩河妖红霞现。

 

诗中“浦江摇桥”,指的便是“江”青、“摇”文元和张春“桥”。

 

悼总理,斥妖魔。人们用诗痛斥姚文元:

 

谁说清明是四旧?

谁说清明习惯臭?

年年奠祭我先烈,

今发禁令何理由?

 

又有诗道:

 

前番悼念,又哄又压。

今朝扫墓,变本加厉。

言称四旧,用心毒辣。

 

还有的诗,诅咒姚文元道:“谁言献花是旧俗,明朝他死定无花!”

 

更有“万万千作词,千千万抄写”的《捉妖战歌》,从南京传至北京,痛快淋漓地斥骂江青和张春桥:

 

妖风起处,定有妖精,

妖为鬼蜮,必显灾情。

乱党乱军,祸国殃民,

尾巴高翘,始露原形。

原名狸精(江青笔名“李进”的谐音——引者注),

化名蒋亲(江青的谐音——引者注),

年方六十,实在年轻。

奇装异服,迎接外宾,

妖态百出,不得人心。

攻击总理,手段卑鄙,

蒋帮敌特,配合密切。

欺骗主席,罪大恶极,

狐假虎威,借助钟馗。

鬼喊打鬼,贼喊捉贼,

当年武斗,她是罪魁。

有个同伙,妖法更多,

名叫蠢翘(“春桥”谐音——引者注),最会奸笑。

两妖合作,收集喽罗,

篡权计划,有纲有目。

先夺舆论,伪装老左,

谈古论今,蛊惑人心。

侈谈什么,儒法斗争,

无非想当,封建皇帝。

自己复辟,不须放屁,

打击正直,排除异己。

滥用法权,施出诡计,

既想遮天,又想盖地。

 

广州半导体材料厂青年电工庄辛辛从羊城写信给《人民日报》编辑部,发出了南国人民的声音:

 

我们的呼声

 

支持邓小平!打倒张春桥!

 

支持邓小平!打倒姚文元!

 

支持邓小平!打倒江青!

 

敬爱的周总理,永远活在我们革命人民心中!

 

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发出了同一个声音——打倒江青、张春桥和姚文元。然而,却没有提到王洪文。王洪文的面目,在当时还不很暴露。副主席的光圈,周恩来追悼会的主持人,16次陪同毛泽东会见外国首脑给人们留下的深刻印象,使得王洪文还没有遭到“千夫指”。

 

那些日子里,王洪文显得异常活跃。在“四人帮”之中,他是唯一没有被群众点名的,他显然比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的处境要主动得多。为了保护他的三个同伙,王洪文扔下钓鱼竿、鸟枪和扑克牌,打出了副主席这一王牌。

 

当初造反之际,张春桥为王洪文撑腰。如今,王洪文又庇护张春桥。

 

天安门事件爆发后,张春桥和姚文元只能躲在人民大会堂里,用望远镜观看广场上那澎湃的怒潮,捏了一把冷汗。

 

王洪文却坐着轿车在天安门广场东钻西窜。看了一圈之后,王洪文给从上海“选拔”、安插在公安部中共核心小组的祝家耀打电话:“你还在睡觉啊!我刚到天安门去看了一下,那些反动诗词你们拍下来没有?不拍下来怎么行呢,将来都要破案的呀!要不,到哪里去找这些人呢?你们应该组织人去把它拍下来,要考虑到将来的破案!”

 

这时,张春桥作了重要的补充:“要派便衣去!便衣很起作用,只有便衣才能深入到群众中去,了解最重要的情况。”

 

于是,大批穿着便衣的公安人员,混进了天安门广场那愤怒的人群。

 

姚文元指派一批记者,也混进了人群。

 

记者们编造假情况,印在《情况汇编》上,混淆视听,把正义的怒火诬为“反革命事件”。

 

王、张、江、姚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接见了这些记者。

 

姚文元介绍说:“他们就是搞天安门情况的。”

 

王洪文马上以副主席的身份,表彰道:“你们有功劳呀!”

 

江青的话最多,不断地说:“我们胜利了,祝贺你们!”

 

江青还“亲切慰问”他们:“你们挨打了没有?”

 

王洪文高高地举起酒杯,对记者们高喊:“干,我们为胜利干杯!”

 

干毕,张春桥才说出了几句至关重要的“指示”:“那帮家伙写反动诗,就是要推出邓小平当匈牙利反革命事件的头子纳吉。他们的后台,就是邓纳吉。我们的报道,一定要注意把天安门事件与邓小平挂起钩来!”

 

(注:《“四人帮”兴亡》(增订版)由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本栏目版权归上海观察所有。不得复制、转载。栏目编辑:许莺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名家简介

上海作家协会一级作家,教授。1940年生于浙江温州。196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11岁起发表诗作,20岁时成为《十万个为什么》的主要作者,21岁写出《小灵通漫游未来》。主要著作有:“红色三部曲”——《红色的起点》、《历史选择了毛泽东》、《毛泽东与蒋介石》;《反右派始末》;《“四人帮”兴亡》及《陈伯达传》、《王力风波始末》;《邓小平改变中国》等。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