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读书 > 文章详情
【读书】爆发第三次“炮打张春桥”
分享至:
 (2)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叶永烈 2015-11-04 13:43
摘要:真的,“凡事有三”。继1967年的“一·二八”、1968年的“四一二”两次炮打张春桥之后,忍耐了八个春秋,第三回炮打张春桥在1976年春天开始了,到了清明节那天,达到了高潮——轰轰烈烈的“四五”运动。第三回炮打张春桥,不光发生在上海,而是席卷全国,声势浩大。

真的,“凡事有三”。继1967年的“一·二八”、1968年的“四一二”两次炮打张春桥之后,忍耐了八个春秋,第三回炮打张春桥在1976年春天开始了,到了清明节那天,达到了高潮——轰轰烈烈的“四五”运动。第三回炮打张春桥,不光发生在上海,而是席卷全国,声势浩大。

 

说实在的,两个“一号文件”上,都没有张春桥的大名,明眼人都知道,毛泽东对张春桥投了反对票。要不,为什么一回提名邓小平,一回提名华国锋,偏偏不提似乎注定要当总理的张春桥?

 

炮口,再次对准了张春桥!

 

街头流传新编儿歌:

 

三人十只眼,

 

阴谋篡大权。

 

唯恐天下还不乱。

 

同志们,怎么办?

 

就是要和他们顶着干,

 

要把他们的阴谋来揭穿!

 

所谓“三人十只眼”,谁都明白:江青、张春桥戴眼镜,两人八只眼,加上姚文元,不就“三人十只眼”了!

 

另一首新儿歌,也够辣的:

 

蚍蜉撼大树,

 

边摇边狂叫:

 

“我的力量大,

 

知道不知道?”

 

大树说:

 

“我知道,

 

一张报,两个校,

 

几个小丑嗷嗷叫。”

 

这里的“一张报”,指的便是上海的《文汇报》;“两个校”则是“四人帮”当时的据点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常用“梁效”这笔名发表大块文章,攻击周恩来,批评邓小平。至于“几个小丑”,指的便是“四人帮”。

 

第三次炮打张春桥的导火线,就是那“一张报”。

 

3月5日,是周恩来的诞辰。新华社在这天凌晨播发了沈阳部队指战员学习雷锋的电讯,内中提到了周恩来对雷锋的题词:“憎爱分明的阶级立场,言行一致的革命精神,公而忘私的共产主义风格,奋不顾身的无产阶级斗志。”全国各报差不多都在3月5日全文转载了这一电讯。然而,3月5日的《文汇报》与众不同:第一版醒目地刊登于会泳手下那个文化部写作组以“初澜”笔名所写的大块文章。这“初澜”是于会泳挖空心思才想出来的,取义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蓝,蓝萍也;青,江青也。“初澜”即“出蓝”的谐音。新华社那条电讯,被挤到第四版去。据说,因“版面不够”,删去了电讯中周恩来的那四句题词。可是,也就在这个版面上,居然腾出位置,刊登了吹捧毛远新在辽宁“政绩”的两部电影的广告。

 

3月5日《文汇报》一发行,《文汇报》社不断接到读者质询电话;“为什么删去周总理的题词?”

 

“三五”事件尚未平息,“三二五”事件又风波迭起。

 

那是20天后,《文汇报》头版刊登《走资派还在走,我们就要同他斗》的新闻稿。

 

文中有一句话,深深激起了读者的震怒。那句话说:“党内那个走资派要把被打倒的至今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扶上台。”

 

所谓“被打倒的至今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是当时对邓小平的“专用代词”,谁都一看就明白的。至于“党内那个走资派”,显而易见,是指周恩来。

 

“《文汇报》骂周总理是‘党内走资派’!”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众多的读者反反复复琢磨着《文汇报》头版的那句话。短短几天之内,《文汇报》接到抗议信件420多封,抗议电话1000多次。

 

“《文汇报》如此狗胆包天,后台是张春桥!”本来,愤怒的汽油早已撒遍中国大地,《文汇报》“三五”、“三二五”事件的火花,点燃起反张春桥的熊熊烈火。

 

张春桥的神经,像二胡的弦,一下子拧紧了。

 

张春桥的眼睛,天天盯着《内参》;张春桥的耳朵,夜夜听着各地爪牙从长途电话中传来的密报。

 

3月11日,福建省中部并不很出名的三明市,街头突然贴出长篇大字报《论扩大共产主义思想的宣传——批判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张春桥》。作者是三明市农机公司的赵大中。大字报明确指出:“张春桥是坏人!”

 

3月25日晚,南京大学有30个小组上街刷大标语:

 

“揪出《文汇报》的黑后台!”

 

“谁反对周总理就打倒谁!”

 

南京轰动了!

 

这时候,来往于南京站的一列列火车,成了大学生们刷大字标语最集中的地方。因为火车一开动,刷在车厢上的大字报便成了“流动标语”,北上北京,东进上海沿途点火,全国轰动。

 

大学生们最得意的一条大字标语,便是:“谁反对周总理,就砸烂谁的驴头!”

 

“驴头”是谁?一想到张春桥那如驴之头,个个哑然失笑。

 

其实,前文已经说过,姚文元在1976年2月11日的日记中,就有预感:

 

天安门有反革命传单曰:打倒张、姚,还有什么“打倒少壮派”。“少壮派”一类是国民党、苏修的惯用语。为人民的敌人所仇恨,“打倒”,不胜光荣之至。……我手无寸铁,就一支笔,且是铅笔。“打倒”除杀头坐牢之外,就是把我这支笔剥夺掉。

 

姚文元在3月27日的日记中写道:

 

南京冒出一批针对上海的大字报,还有“揪出赫鲁晓夫式的野心家”、“反对抢班夺权”一类标语,据说弄了一批学生(大多是高干子弟)上街。

 

这是阶级斗争尖锐化的表现。

 

每次运动发展到一定时候,反动势力都要跳出来“示威”一番。也好,让革命群众多看看。只是中央政治局太迟钝了。

 

又快到“四·一二”了,又要“炮打”了。

 

主流是好的,革命群众精神振奋地在批邓中前进。“同右倾翻案风对着干,敢挑千斤重担夺高产。”这是工人阶级的声音。朝农批资产阶级法权达到相当深度。

 

清明节将要到,发现南京、北京、太原都有借此搞“悼念”总理的活动而闹事的苗头。

 

姚文元日记中所谓“南京冒出一批针对上海的大字报”,这“上海”其实应写作“上海帮”!

 

3月30日,王洪文对《人民日报》总编鲁瑛下达“指示”:“南京事件的性质是对着中央的”,“那些贴大字报的是为反革命复辟造舆论”。

 

王洪文的话,为南京事件定性。

 

3月31日,南京人民对“驴头”指名道姓了。南京市中心一座大楼上,醒目地挂出大字标语:“打倒大野心家,大阴谋家张春桥!”

 

4月1日,南京铁路中学校园水泥地上,刷出大字标语:“打倒张春桥,清除隐患,挖出定时炸弹!”

 

从南京传来的每一条消息,都使张春桥惶恐不安。他无法稳坐钓鱼台了。姚文元不时从《人民日报》那里,把“炮打”的消息告诉张春桥。张春桥忽地问姚文元:“你读《红楼梦》,最欣赏的是哪一句话?”

 

姚文元茫然,不知张春桥为什么突然提及《红楼梦》。

 

张春桥自己答复了自己的提问:“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说罢,一声长叹!

 

张春桥的话,倒使姚文元记起《红楼梦》中的另一句格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姚文元在4月1日的日记中写道:

 

南京“大字报”已点了张春桥的名,是“打倒”、“揪出”、“野心家”、“阴谋家”,……还是林彪在庐山会议上那一套。

 

昨晚政治局开六人“紧急会议”,我坚持起草一严肃的通知。今日主席即批准此通知,发江苏并发全国。估计这几条下去,会对这股猖狂反扑的妖风起当头一棒的作用,而使人民更加认识邓小平的反动性。但斗争不会就此止歇。

 

有一个地下资产阶级司令部在活动,这一点更清楚了。

 

姚文元和王洪文给南京打电话,充当灭火消防队。

 

于是,南京广为张贴《“四·一”电话通知》。这一电话通知,便是姚文元起草的:

 

中共中央电报通知

 

一、据了解,最近几天,南京出现矛头指向中央领导同志的大字报、大标语,这是分裂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转移批邓大方向的政治事件。你们必须采取有效措施,全部覆盖这类大字报、大标语,对有关群众要做好思想工作,要警惕别有用心的人借机扩大事态,进行捣乱、破坏。

 

二、对这次政治事件的幕后策划人,要彻底追查。

 

三、所谓总理遗言,完全是反革命语言,必须辟谣,并追查谣言的制造者。

 

四、任何人不准冲击铁路。

 

                                中共中央

 

1976年4月1日

 

不言而喻,所谓“矛头指向中央领导同志”,亦即“炮打张春桥”的文绉绉的代用词。

 

在4月1日晚,中共中央政治局开会,研究紧急局势。

 

4月2日凌晨,联络员毛远新给毛泽东写了报告,报告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情况:

 

主席:

 

4月1日晚,政治局讨论了几件事:

 

一、当前全国各地流传所谓“总理遗嘱”“总理给主席的诗词”欺骗了一些不明真象[相]的人,干扰破坏当前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南京已有人借故闹事,还要利用清明节(4月4日)搞什么扫墓活动,并要以纪念杨开慧烈士名义送花圈。北京等地也有很多类似的东西,这个动向值得注意。

 

除电话答复江苏等地外,中央可以正式发一文件,说明所谓遗嘱之类,是敌人造的谣言,干扰破坏当前的斗争大方向,要追查,不要上当。

 

二、今年五一节活动。

 

有的同志提出不搞游园活动了,应改革一下,还有见报也不好安排等。

 

讨论结果,五一节的活动今后可以改革,一年搞一次(国庆节)即可。但今年改变不利,当前国内外敌人都说我们乱了套,要钻空子,历年有活动,今年不搞影响太大。要利用这个机会体现安定、团结,庆祝反击右倾翻案风的初步胜利,鼓舞全国人民,今年五一节活动还是按去年的办法不变。

 

至于中央同志登报排列,可分三个公园分别报导,不搞通栏,只登政治局同志、副委员长、副总理,不搞过去上千人的大名单。

 

建议邓小平同志不出席,其它[他]政治局同志尽量都出席。

 

三、3月初主席指示,《毛主席的重要指示》暂时就传达到县团级,暂不扩大传达。目前干部已学习了近一个月,党员、基层干部普遍要求传达,是否可以考虑下一步再扩大传达到支部书记和各级机关的党员干部。

 

上述意见当否,请主席指示。

 

如同意,国锋同志准备正式向主席写报告。

 

                                毛远新

 

4月2日

 

张春桥陷入了第三次炮打之中。他,经历了一次又一次政治危机,已经横下一条心。

 

1974年4月20日,张春桥在写信给儿子张旗(小名毛弟)的信中,透露过自己的心迹:“在九届二中全会上,我思想上已准备全家被杀了……”

 

此后,在姚文元面前,张春桥曾露出一句真言:“爬得高,跌得重哪!”

 

前两回的炮打,他靠江青、林彪替他解围。这一回,怎么办呢?

 

(注:《“四人帮”兴亡》(增订版)由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本栏目版权归上海观察所有。不得复制、转载。栏目编辑:许莺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名家简介

上海作家协会一级作家,教授。1940年生于浙江温州。196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11岁起发表诗作,20岁时成为《十万个为什么》的主要作者,21岁写出《小灵通漫游未来》。主要著作有:“红色三部曲”——《红色的起点》、《历史选择了毛泽东》、《毛泽东与蒋介石》;《反右派始末》;《“四人帮”兴亡》及《陈伯达传》、《王力风波始末》;《邓小平改变中国》等。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