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吴同文住宅外观酷似一艘大游轮,你能读懂邬达克建筑背后的密码吗?
分享至:
 (8)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海燕 2017-12-17 07:08
摘要:邬达克为这些中国业主选择了上海滩乐意接受的精致而非传统的现代性意向,透露出一种上海独有的时尚和优雅,与那些体现外国势力强大和傲慢的建筑相区别开来。

走在上海的大街小巷,我们总能与邬达克建筑不期而遇。这些建筑背后有什么意涵和象征意义?昨天下午,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左琰在邬达克旧居做“邬达克建筑的装饰语言”讲座。她从邬达克在上海的三个代表作——国际饭店、大光明电影院和吴同文住宅入手,剖析这位建筑师设计风格的形成因素和风格转型的趋势特征,以及他的这些作品中神秘装饰符号背后的象征意义。
 


他的代表建筑都是中国业主
 


“邬达克是一个勤奋好学而有宗教情结的建筑师。”左琰讲到,邬达克受家庭的熏陶,一生充满着浓厚的宗教情结,他在中学时最喜欢的科目是神学、圣经和哲学,曾梦想将来成为牧师。


“我们可以发现,与其他外国建筑师不同,邬达克的几个代表性建筑都是中国业主。”左琰说,早在20世纪20年代,邬达克在家信中常抱怨在上海因业主的新古喜好只能设计传统风格的建筑,任何现代激进的风格都被视作德国风格而遭致拒绝,为了跟上欧洲新设计趋势,邬达克在上海工作期间请父亲长期寄来欧美的专业杂志供他参考和借鉴,如德国的《建筑师》 、《柏林建筑世界》 、《营造大师》以及美国的《建筑论坛》,《建筑实录》等。


频繁的欧美旅行和欧美建筑杂志的最新资讯给予了邬达克丰富的创作灵感。20世纪20年代,他的建筑实践呈现出极为丰富的风格样式:英国式、德国式、法国式、西班牙式、意大利式等。20年代下半叶,邬达克在上海逐渐站稳脚跟,几乎每年夏天都带家人回欧洲避暑旅行。他到访了意大利、法国、英国、德国、瑞士、奥地利、匈牙利以及美国,充分吸收了来自多种文化和地域的建筑母题,并将它们巧妙融合。


左琰说,邬达克的作品没有简单模仿和复制各种传统风格,而是针对上海本土的气候和业主的需求强调建筑氛围的营造和建筑意义的发挥,为业主提供了广泛的折衷主义的设计作品。比如哥伦比亚住宅圈的项目充分体现了邬达克擅长演绎多种国家和民族建筑风格的优势。


在左琰看来,邬达克用了近20年完成了建筑创作的不断成熟与突破。伴随着时代的潮流变化,邬达克从早期20年代的新古典主义、哥特复兴、折衷主义蜕变到30年代的表现主义、流线型现代风格,其风格演变跨度较大。细究后发现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不同的东西方业主文化审美的差异性。旅居上海的西方业主来自不同国家的公司或地产商人,他们往往有特定的风格或因市场因素受限而需要体现自己的民族背景,而为中国业主创作的作品则方向明确,他们作为社会文化精英需要用一种新的风格潮流来彰显自己在政治和经济上的成功。

 

面对中国业主,邬达克被要求寻找一种能表现“现代化”和摩登的建筑语言,没有风格上的束缚。邬达克为这些中国业主选择了上海滩乐意接受的精致而非传统的现代性意向,透露出一种上海独有的时尚和优雅,与那些体现外国势力强大和傲慢的建筑相区别开来。

 

左琰在讲诉邬达克的作品。

 

接着,左琰分析了邬达克的三个代表作品——国际饭店、大光明电影院和吴同文住宅。
 



国际饭店:摩登上海的代言人
 



20世纪30年代初,处于事业巅峰期的邬达克主持建造了位于城市商业黄金地带的22层大酒店——国际饭店。为了改变中国酒店业长期只满足国人需求的局面,由盐业、金城、中南和大陆四银行组成的四行储蓄会决定在上海投资兴建一座高规格的具有时代新形象的酒店大厦,为世界各地的外国客人提供最有吸引力的酒店服务,这一重要使命落在了邬达克身上。在这之前,邬达克已为四行储蓄会成功设计和建造了位于外滩汉口路转角处的四行储蓄会大楼。


作为现代化的标志,摩天大楼是一个城市国际地位和影响力的重要象征,在之后的五十年里牢牢占据了上海城市的最高点,展现出这座城市令人震惊的发展速度。

 





国际饭店所使用的建筑表达手法——顶层层层收进和立面垂直划分,楼顶像去掉尖顶的金字塔,既有哥特风格的影射,也有表现主义的细节和反映现代品味的装饰元素,折射出国际建筑界争论的主要话题。美国摩天楼建造始于芝加哥的一场大火,美国城市自1890年开始不断长高,从芝加哥到费城、纽约,而1925年巴黎工业艺术和装饰博览会的成功举办将一种新的装饰潮流迅速向国际传播,正逢美国的高层建筑建造势头强劲,催生出大量新的摩天楼装饰风格和形式。值得一提的是1929年邬达克曾到访美国的纽约、芝加哥等城市,对学院派摩天楼的设计和建造热潮亲眼目睹,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国际饭店的室内设计堪称后期装饰艺术的典范,大楼使用了多种贵重材料,用创新的手法将合金和各种木材结合起来,并注重内部空间微妙的色彩平衡。庄严的储蓄所大堂位于底层,柱子表面覆以黑色玻璃,墙壁曲线形,装饰图案呈平行的水平线条。二楼餐厅的墙面镶板用柚木,三楼休息厅的墙面镶板则为乌木和大理石制成。

 

 

国际饭店的装饰在力求传统中式风格与现代国际装饰风格之间取得平衡,色彩体系里除了中国传统的红色、黑色和金色外,也有不少珍贵或新颖的材料——金、银、铜、铝等。客房家具陈设非常简练,但制作材料相当考究,均为进口核桃木和柚木。其中烧烤屋是酒店最奢华的场所之一,墙壁覆以嵌银的奥地利胡桃木,舞厅地面由美国枫木制成,装饰繁复的天华吊顶上还装有嵌灯。

 
大光明电影院:时尚和现代的交锋



20世纪30年代,数以百计的歌舞厅和夜总会在上海像雨后春笋般地冒出来,使得这个城市夜生活仿佛一个巨大的迷宫,继纽约、伦敦、东京、巴黎、柏林和芝加哥之后,上海在30年代亦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都市之一。建于1933年的大光明电影院具有强烈的时代气息,是邬达克为上海繁荣的影院界做出的最重要设计,也奠定了其本人作为那个时期上海最有影响力的现代建筑师的地位。

 

大光明电影院

从大光明电影院的历史来看,它的前身和原址是始建于1928年由潮州籍商人高永清与美商合资兴建的大光明大戏院,最初戏院由美国人经营,为古典主义样式,但1931年戏院因管理不善与放映激起民愤的电影而宣告停业。英籍华人卢根(Lo Kan)创建的联合电影公司收购了它并聘请邬达克在原址上重建一座新的戏院。邬达克很快说服了业主,将新戏院标准定位在一座全新、现代的电影院上。重建的大光明电影院于1933年落成,号称“远东第一影院”,兼电影厅和音乐厅两种功能于一体,能容纳2000多人。设置了可以容下整个交响乐团的大舞台,配备了与美国同步先进的空调和音响系统,其宏伟的构造、完善的设施在当时的建筑界引起很大的轰动。大厅的形状和钢筋混凝土上的拱券,不均确保了良好的音响效果和所有席位的视线无阻,还为安装开利(Carrier)空调留下了足够的空间。

 

大光明电影院


这个摩登都市的重要标志物有着极其迎合现代感的外观特征,其沿街立面由长长的水平和垂直板相交构成,与当时欧美的设计并无二致,一高一低两个块面组合中竖起一个高达40m的轻盈矩形高塔,由磨砂玻璃和钢结构构成,上面安装着醒目的“Grand Theatre”的剧院名字。当夜幕降临时,这个高塔通体发光,瞬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灯箱广告牌,将剧院的招揽性和装饰性合二为一。


大光明电影院的内部设计延续了建筑的现代感,也融入了邬达克非常个性化的形式元素。入口大厅直接通往二层的主楼梯气势非凡,左右对称的大台阶上各有三排铜质栏杆,成为整个室内装饰风格的点睛之笔。这些栏杆由铜质圆管和扁管组成,所有线条都不是直达,都需要经过一定转折和特殊处理。从这些栏杆造型可以看出,邬达克没有完全照搬欧洲的现代风格,而是在崇尚机械美学的现代外衣下深藏着高贵和奢华,流畅的线条曲中带直,局部精美的纹样以及精湛的工艺都流露出邬达克对法国装饰艺术风格的积极回应和对上海商业都市本质的完美契合。


室内整体环境选用了暗重色系,其中黑色包括了比利时人造大理石、黑漆抛光的剧院大门、具有装饰艺术图案的铝嵌条等不同形式和肌理的材质,也大量使用了金、银和铬钢等现代感十足的金属。新闻报曾评论道:“大光明的装饰,极堂皇富丽之致,色调有浅绿,有鎏金,有鹅黄,有深黑。目之所接,绝无一丝烟火气。” 从高耸的入口大厅、宽敞的楼梯台阶、二楼休息厅再到不规则椭圆形层层退阶装饰的观众厅顶棚设计,处处都可以看到大体量上几何块面的张扬奔放与细微处曲面折线内敛生动的博弈,体现出建筑师对材质、色彩和细部装饰的稳健拿捏,也透露出邬达克特有的审美口味和典雅气质。


吴同文住宅:游轮设计背后的精神诉求

 

有着“远东第一豪宅”美誉的吴同文住宅(俗称“绿房子”)。主人是一位中国颜料商,上海滩名门望族吴家的后裔,也是苏州望族贝润生的“乘龙快婿”。1935年邬达克受邀为其量身定制了这栋超一流的现代派住宅,也许是吴同文和邬达克这两个上海滩名人的人生经历和社会地位相当,彼此有精神上的默契,当邬达克呈现给业主一艘令人充满遐想和期待的梦之船的建筑概念并在其外表裹上了一层业主幸运色绿衣时,业主爽快地答应了。

 

住宅外观犹如一艘停泊在港湾的大游轮,其优美的“船弦”弧线和直线组成的“船体”简洁而富有动感,逐层向上收缩的露台犹如轮船的甲板向水平方向舒展。该住宅无论从规模、设施、色彩或风格都是上海滩独一无二的,是中国和欧洲生活方式的一个混合体。


吴同文住宅

邬达克在接下来的三年里努力为业主打造出一个符合其生活品味和社会身份的住宅来。底层平面被一条车道划分成两半:南侧是社交生活空间——酒吧、弹子房,而北侧是祖屋和吴太太的佛堂,其他楼层全部为套房。在这个住宅里,邬达克要将中国式大家庭模式结合现代生活方式来布局,按照不同社会身份为每个家庭成员配备了清晰地私人空间。该住宅安装了最摩登的家具以及空调、电梯等现代技术设备,其中非标准的荷叶形电梯为世界最老的电梯公司——美国奥迪斯公司制造。这个“古董电梯”堪称上海也是全国第一座私宅电梯,弧线形轿厢内部配备了精致奢华的木装修设计。


在这位著名建筑师留给上海的最后作品中,充满流线型的动感身躯里深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隐喻和象征意义。1935年国际银价危机对上海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中国金融业也遭到重创,城市经济一蹶不振,邬达克建筑事务所曾经热闹非凡的景象一去不复返,若没有该项目委托,他几乎无力维系公司而要倒闭关门,这个项目无疑成了他渡过这段艰难岁月的“救命稻草”。


在邬达克看来,当时的东方人非常渴望西方的生活方式,同时也坚持本土的传统生活理念,不容易接受全部西化或离经叛道的现代风格,因此邬达克创造出一种新旧结合、中西融合的形式非常自然,较好地满足了客户的需求。我们不禁要问,这艘船在于业主意味着什么?对于建筑师邬达克在上海的封笔之作又意味着什么?上海这座城市,在两次世界大战的间隙中如同一个巨大的避风港,为每个从远方驶来的生命之船提供暂时安全的停泊处,绿房子不也是邬达克借由实现中国业主的远大梦想而把自己旅居上海的特别经历做了一个再恰当不过的暗喻吗?回不去的家乡,挥不去的乡愁,且让这份越来越深的思念化作作品中倚靠在船舷边看海的人,此刻的邬达克和主人吴同文重叠合一了。


“邬达克密码”的来历


左琰表示,在大光明电影院和吴同文住宅中,邬达克为自己的作品留下了一些奇特的抽象装饰符号,对于匆匆走过的人来说并不注目。这些符号显然不是拼音字母,但颇具象形意味,仿佛某种暗藏深意的外来文字一般,被称作“邬达克密码”。大光明电影院外观和内部都有着流畅的线条和现代感十足的装饰语言,但不难发现影院大厅黄黑格子相间的大理石地面上嵌入了多个邬达克设计的奇特的装饰符号。对此学界说法不一,有的学者认为其中藏匿着建筑师的名字L.E.HUDEC,而另有学者认为这些古怪符号的几何形态中包含着邬达克姓名的左右结构、汉字的上下结构以及匈牙利国旗的双十字图案等要素。这些符号的使用不尽相同,有些零散地铺设于大厅地面作为装饰,如底楼地面上成排布置在大理石格子地面的正中央,有三种样式随机分布,而有些则隐晦地进行组合后构成了电影院入口大门、大厅内铜质栏杆扶手以及暖气外罩的装饰语言,甚至还以此构成一幅巨大的抽象画用于观众厅门扇饰面。这类手法在吴同文住宅中也得到了相似的运用。修缮后的大光明电影院底层疏散通道被改造为展示大光明电影院历史文化变迁的陈列区,称为“大光明电影历史长廊”。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长长的通道两侧墙面上邬达克这些抽象难懂的装饰符号竟然被重构成为墙面装饰语言,这可以看作是修复设计师对建筑师邬达克的一次隔空致敬。行走在这条历史走廊上,仿佛穿越到了20世纪上海的黄金年代,与建筑师一起感受时代的脉动,或许这是建筑师隐晦纠结的内心独白,抑或是建筑师为自己作品留下的特殊签名,这些都随着时间的推移都变得遥远而神秘,一切都自待后人去猜想吧。


链接


“上海邬达克建筑遗产文化月”由邬达克文化发展中心、邬达克纪念馆策划与组织,每年12月如期举办,今年是第三届,文化月的主题是:“守住城市记忆,留住上海乡愁”,本次讲座是文化月活动内容。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