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华为离职江湖㉖丨昔日的华为元老跑去凤凰山里办了个书院
分享至:
 (3)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頔 2017-12-15 13:15
摘要:“离开华为的人都是很感恩的。不说百分之百,十个人里至少也有九个。”

与鲁青虎见面前,记者反复搜索资料,试图确认一件事:这个曾经的“华为海外某地区部副总裁”,与网络上查到的“凤凰书院执行院长、聚寿山书院教授、中华孔子学会国学教育研究会常务理事”,真是同一个人?

 

如果是,这样的转型,前后反差可太大了。连“青虎”这个名字,也颇有些传统文化的意味。

 

挂断电话,老远看见一位戴眼镜、穿布鞋的先生冲记者招手微笑,只需一眼,心中的“小疑惑”便有了答案。

 

鲁青虎

 

《文化的力量——华为成功之道》,这是采访前不久,鲁青虎在深圳宝安区福永街道凤凰书院开讲的题目,虽说已经成了国学教授,但他的心却始终没有离开过华为:“离开华为的人都是很感恩的。不说百分之百,十个人里至少也有八、九个。”

 

“为什么这么说呢?文化的力量。”

 

改变人生的演讲

 

“进华为之前,根本不知道这家公司。”

 

鲁青虎说话不紧不慢,轻声细语中透着沉稳,不像是在开玩笑。1992年从南京邮电大学无线系毕业后,鲁青虎回到了老家江西,进入南昌市电信局工作,接触的企业多是爱立信、朗迅、贝尔、阿尔卡特这样的外企。那时尚走在“农村包围城市”阶段的华为,还在开拓县级市场,未能在省会城市市场分一杯羹。

 

工作4年,鲁青虎积攒了近20天的年假,趁着休假,他便来深圳访友,也想见识一下改革开放的窗口,这个20多岁的年轻人很快喜欢上了这座城市的氛围。“朝九晚五还是节奏太慢。别看我表面上不张扬,其实内心是好动的。”来到深圳,鲁青虎顺便投了几份简历,也收到了几家外企抛来的橄榄枝。

 

然而一顿午饭,彻底改变了他的职业生涯。

 

鲁青虎和中华孔子学会会长、北大教授王中江(左一)

 

受同学邀请,鲁青虎前往华为参观,他至今还记得那天的场景。在科发路1号,科技园的1号楼门口,他便有了第一感觉:这家公司,有点不一样。

 

何出此言?鲁青虎发现,这家公司楼前的保安,站姿挺拔,器宇轩昂,显得格外精神。后来他得知,华为的保安,接收的都是3个部队退役的军人:国旗护卫班、中央警卫团和驻港部队,都是千里挑一。

 

进入2楼展示厅,鲁青虎发现走廊两边挂着不少时任中央领导人前来参观的照片,江泽民、李鹏、乔石、李瑞环都曾来过。“作为通讯行业从业者,我竟然不知道有这样一家企业,感觉自己有点孤陋寡闻。”

 

在华为时的鲁青虎出差泰国

大约11点半,在食堂等同学下班的鲁青虎,看见一位长者走上了讲台,举止打扮都十分朴素,面对一众年轻员工滔滔不绝起来。有三段话,给鲁青虎留下了深刻印象。

 

“以后华为最大的问题是钱太多了,发给你们的钱也会很多。你们如果要买房,一定要挑大阳台的。”不仅是华为人,连不少企业外的人初次听到那段描述,都会被深深震撼:“因为发给你们的钱用不完,老搁在床底下会发霉,要经常拿到阳台上晒一晒。”居然还有这么描述未来的!作为在普通家庭成长起来的年轻人,鲁青虎与台下其他人一样,都心潮澎湃。

 

“我们每天的工作,我们每卖出一台设备,都是在直接爱国。”这一点,鲁青虎倒是深有体会,那时国内的的通信行业,还是外国企业的天下,据他了解,外企员工出差都要住四星级以上的酒店,相比之下,自己去北京出差住宿费标准仅有30元上下,外企利润之丰厚可见一斑。“那个时候,如果外企程控交换机一线卖2000元,华为卖1000元就行,还是有丰厚利润。因此,而且我们每卖一套设备,国家可以直接节省外汇,这就是实干兴邦,就是爱国。”这样一番解释,将鲁青虎“圈粉” 了,用他自己的话说,是“讲到了心坎里”。

 

 

“通过我们的努力,我们要把设备做到全球。他们现在在我们家门口竞争,我们以后要到他们家门口去竞争!”这是第三段话,好一个“把五星红旗插遍全球”!

 

也许接受爱立信、朗讯、阿尔卡特等公司的邀请,收入会高一些,但如果自己的工作能切切实实与“爱国”挂上钩,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当天下午,鲁青虎就敲开了华为人力资源部办公室的门,交了一份简历。

 

随后的近半个月假期,他直接留在了深圳,参加了华为的入职培训,抽空回南昌辞去了原来的工作。

 

回想起那三段话,如今已是儒学专家的鲁青虎,不仅啧啧称赞:“不知道任总当时有没有读过《大学》,这不明显就是‘齐家,治国,平天下’么。难怪那么有煽动力。”

 

台上那位长者,自不必说,就是任正非。

 

“我一直是任总的粉丝”

 

现在,常常在外讲课的鲁青虎,还会以一名亲历者的身份,讲起华为的成功之道。说起当初用一段演讲就把自己带入华为大门的任正非,他毫不掩饰自己的仰慕与欣赏:“很多员工都爱看任总的文章,起码我就是他企业管理思想的粉丝。”任正非的一篇篇文章,他如数家珍,任总的精神,他也在一步步用行动实践:“每篇文章,都像一面战鼓。”

 

清华大学钱逊教授,聘鲁青虎为聚寿山书院教授,其中此次受聘的还有有朱汉民、苑天书等学者

 

“以奋斗者为本,不让雷锋吃亏”,是华为企业文化中一以贯之的重要内容之一。深深信奉这一点的鲁青虎,初入公司,便主动申请,要去“艰苦地区”。

 

第一站在云南,坐在穿梭与崇山峻岭之间的巴士上,没有安全带,紧攥扶手的鲁青虎,手心直冒汗,“太吓人了,不敢松,下面就是万丈深渊,那时候就想,如果去了阿尔卡特,肯定就在省会城市出差了,怎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来。”

 

在这样的条件下,鲁青虎还是打响了“开门红”,他用两个月时间将楚雄州电信局的一套华为供应会议电视系统维修完善,让这个华为原本在云南市场的设备“包袱”得到了电信局和当地政府的认可,原先连续不断的投诉也变成了表扬信,他自己也成为了接下来的华为公司云南省网会议电视项目组的组长,华为在云南省的省级通信网络市场由此打开。后面两年,鲁青虎在西南西北等地工作,他所负责运作的华为新业务项目,成功率达到了70%—80%,这在公司内部也是并不多见的。

 

鲁青虎说话时有个习惯,常常会吸一下鼻子。“这是在青海落下的病根,那边的空气水分非常少,对鼻腔粘膜伤害很大。”由于鼻粘膜破裂、流血、凝结,呼吸不畅,晚上睡觉时,每半小时他都要醒来一次,用棉签沾水把鼻孔湿润一下,就这样坚持了近四个月。“重大项目每个员工必须坚守,不然这个项目就不会交给我们华为来做。”他说,1997年时,任正非写了一篇文章,题为《华为的红旗能够打多久》,提出要建立一支“狼性文化”的团队,那时的华为人,的的确确都可以用“锲而不舍,奋不顾身”狼性精神来形容。

 

 

有付出自然有回报,鲁青虎的坚持很快便迎来收获。到了1998年底,鲁青虎2年多的工作收入,已经足以使他在南昌市区全款购买一套120平米的住房,而他自己也被调动到了北京,担任华北片区新业务部经理。“以奋斗者为本、不让雷锋吃亏,所以公司还真的是说到做到了。”

 

“当时的感觉,其实不太辛苦,反而还蛮兴奋,因为公司的文化很公平。”鲁青虎回忆,在公司内部,人人必谈华文化,和亲朋好友谈,和同学客户谈,甚至单位的司机在接待客户时,也在滔滔不绝和客户谈文化。

 

坚持不懈的精神在华为的发展历程中一次次体现。2001年,受到金融危机影响,运营商投资信心大减,订单量也严重萎缩,前一年业绩接近翻番的华为,那年的业绩仅仅从220亿元增长到了225亿元,来年更是减少到了221亿元,连任正非都直言:“华为的冬天来了。”那一年,华为将华为电器出售给了美国艾默生,换回了一件“过冬棉袄”。“有一首日本歌曲,叫《北国之春》,任总那时组团去日本,发现日本民众在经济萧条时仍然昂扬向上,后来他每到艰难的时候,都会听这首歌,听了不下百遍。”他回忆,有些员工在那时选择了离开,但更多的人在任正非的号召下,在困难中解决问题、完善体系,终于在2003年,迎来了风雪后的春天。

 

理科生因华为与国学结缘

 

公司迎来新机遇,鲁青虎个人也面临着转折。

 

2003年前后,转危为安的华为将更多视野投向了海外市场,开始号召员工前往海外,彼时的海外市场,大多都是难啃的骨头,早已被知名的国外企业攻下了山头,而华为作为一家在国际上尚且名不见经传的中国企业,想要取得突破,无疑难上加难。

 

鲁青虎的印象中,在新加坡的一个国际通信展上,华为在展台将设备罗列出来,很多国外运营商甚至要求打开设备瞧一瞧。“他们怀疑这是个空壳,想知道当中是不是真的有板件,他们不信任你。”

 

调去深圳总部不久的鲁青虎,此时并未申请前往海外,毕竟刚刚落脚,一时不想放弃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他被调往运营商解决方案部负责,随后又去组建了全球案例培训部,虽然级别没有变,却离核心部门越来越远了,考虑到个人发展,与爱人商量后,他决定再试一试,便递交了出国申请。不久,公司调他去了全球业务与软件部门任副总,负责全球项目支持,一年多里便跑了20多个国家。一年之后,又被派往亚太片区组建华为软件公司,计划把业务与软件在亚太的销售、服务和研发等三大模块整合在一起,探索新的管理模式。

 

然而在每年例行的体检中,鲁青虎渐渐发现自己的身体出了状况,才30多岁,血糖就已偏高,“我太太是医生,坚决要求我不能再做了,年纪轻轻就糖尿病,以后几十年怎么办?”考虑到实际情况,公司将他调回了国内,还让他修养了一段时间,但回到总部,他却再难回复到当初激情燃烧的状态。“人呐,真的就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公司对我挺好的,但下来心里面的气就是提不上来了。”于是在2009年,鲁青虎告别了奋斗13年的华为。

 

虽然离开了,但华为带给他的影响,却还延续至今。作为一个理科生,鲁青虎与国学结缘,也是因为华为。

 

2002年时,公司发起了一个中高层管理者的文史哲培训班,面向总监以上的干部。每年利用大约一周时间全封闭培训,邀请北大、人民大学等名校学术大家进行文史哲方面的授课,鲁青虎连续5年参加了这项课程,接受到汤一介、楼宇烈、王博等众多国学名家的熏陶,“基本上每场不落。”正是这一些列的课程,为他打开了国学天地的大门。

 

对国学产生兴趣,则是在更早以前。初入华为,在云南时,鲁青虎发现身边有同事非常喜欢读《论语》等经典,还买书送给客户。“在一线同客户打交道,如果只谈技术和商业,其实还不够。如果人文素养高,更容易建立朋友关系,获得尊重。”在鲁青虎看来,一个有修养有学识的人,大多数人都回愿意与他打交道。

 

企业高管的书院情怀


 
割舍IT行业,鲁青虎踏上了国学弘扬之路。


 
离开华为之后,鲁青虎自己创办过智能穿戴方面的公司,也加盟过智能电网方面的公司,五六年的打拼,所见、所闻、所感,让他深刻体验了华为之外的市场江湖,华为文化与其他企业文化在他心中一直在做对比。

 

凤凰书院

 

“有些企业对华为的文化,有点‘叶公好龙’的感觉,把文化贴得满墙都是,但执行力却脱节了。”离开华为时间久了,鲁青虎却更深感华为文化之美,这个美就体现在华为的价值创造、价值评价、价值分配相对而言,更公正、更公平,这些才是企业文化的核心。于是,鲁青虎转而开始兴办书院,从事中华文化和企业文化相结合的研究和传播工作。


 
2015年,他成立了丰德修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这是一家运营管理书院的专业化团队。“书院是一个文化管道,一端连接学问纯正的传道学者,另一端这是积极求知的社会大众,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复兴古老书院,新建现代书院,让中华传统优秀文化有效润泽大众。”


 

绮云书室开业,左三是首讲教授,当今新儒家代表人物,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陈明

 

目前,他已经兴办了梧桐书院、孔子荟丰德国学院等民办书院,还在主导运营凤凰书院、绮云书室等官办书院,还与包括北大、复旦、人大、武大等国内具名校大家合作,构建了由十多位名家组成的国学学术委员会,近两年举办的国学活动近百场,受众群体超过4000人次,也被越来越多的深圳乃至全国的国学专家所认同。

 
2017年4月,在山西大同,聚寿山书院院长、国学大师钱穆之子,清华大学的钱逊教授,为他颁发了聚寿山书院教授证书,同时获聘的学者还包括了岳麓书院研究院院长朱汉民教授、中国文化书院秘书长苑天舒教授等。中华孔子学会国学教育研究会也聘他担任常务理事。现在在坐落于深圳凤凰山风景区的凤凰书院,这间由莫言亲笔题写院名的书院,鲁青虎主要讲三门课,一门是“王阳明的悟道之旅”,一门是“孙子兵法的致胜之道”,还有一门就是“文化的力量:华为的成功之道”,对象则是政企管理者与教育工作者,他们对鲁青虎授课的内容都十分感兴趣。除了中国人寿、中国电信、宝安中小企业,甚至连清华深圳研究生院也曾多次邀请鲁青虎授课。

 
“想通过国学赚钱,在我看来,现在还没有太成功的模式,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也不会有暴利。”鲁青虎开办的国学班,大多都是公益向社会开放,在他看来,书院首先应该是一个精神的殿堂,“这在我心目中挺实在的,我不希望把它做得太商业。”

 

(文内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